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四三 情海生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三 情海生波

小说: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4/3 13:54:56

当时晚间三更多的时候,两人在客栈里,陡然闻得风声响起,一时同时起身,从窗口窜出去。

那时两人循着长街,看到两个僧人直奔一处豪华所在,却是王宫禁地。

两僧赫然是梵象梵蝎,而在禁宫侧墙里,却是两人在此接应,却是梵豹梵蝎。

四僧窜入了禁宫内院,直朝后花园方向奔去。

后花园里百花齐放,有几只野鹿在树丛间睡卧,几只竹鸡在地下伏着。

两只白鹤闻得脚步声,一时惊飞到了树梢顶上,一只小牛发出了低低鸣叫。

这时四僧完全不理会这时的动物,一时直奔一处假山石而去,假山石足有两三人那么高,从上有个人工水源从上至下淌水,落到了地面的沟渠中,来回循环。

那时,这梵象僧一时到了这假山石之侧,拿到了一处凹陷,陡然假山石左右分开。水流也左右分开,中间显出一洞,四僧全数进入暗洞,直奔地下而去。

地下暗洞,却是很大,足足十几丈方圆,豁然开朗一处地宫,那里四个师门环形而立。

一门上刻着石虎图案,一门刻着佛珠图案,一门刻着怪兽图案,一门刻着木棉花的图案。

这石虎图案代表早年的西南夷的图腾崇拜,虎为尊,而后来也有其他怪兽加入了图腾崇拜。

佛珠代表睿智聪慧,豁然超脱,而木棉花代表英雄之姿,永无褪色之奇。

那时,这梵象僧启动了这石虎图案的石门,石门陡然开启,露出一处石室,梵蝎进去了。

那时,梵象进了怪兽图腾的石门,梵豹进了佛珠图案的石门,而梵狼进入了木棉花图案的石门。

不多时,陡然间传来了三声惨呼,三僧同时从石门内窜出来,却是看到梵豹,梵蝎,梵狼同时倒飞出来。而梵蝎伤了左肩头,急弩险些划断了肩骨,血肉模糊,梵豹伤了左臂,看来被灼伤了皮肤,多半是毒烟所致,而梵狼最惨,被一只劲弩划过了左肋,渗入半寸,鲜血淋漓。

梵象倒是倒是稍显幸运,从里面用僧袍袖筒卷出一个水晶球,却是叫人艳羡。

那时,梵狼三僧看到似乎这时梵象得手,一时就准备撤出了这地洞,回转上面。

陡然间,一个人从侧翼滑过来,一掌拍向了夺来水晶球的梵象。

梵象回身发掌,立时和此人对掌,立时两人掌力交接处,陡然是红蓝交辉,十分乍眼。一时看去,这个人却是屠三蛟来了。那时梵象四僧同时吼道:‘梵天圣法,妙谛无边。梵天圣法,妙谛无边。“

四处嗡嗡作响,屠三蛟稍显不支,稍稍退却三步,运气抵御。

那时,陡然一个人从不远处电闪而至,却是登时一杖击向了面前的水晶球,赫然是米箍儿到了。

这时梵象都是猝不及防,想不到这小丫头,居然不怕梵门咒语,同时水仙杖凌空划来。

那时,四下里梵象都没想到,这一仗来的十分凶猛,而他躲闪稍迟,水仙杖之气早已侵袭了面前水晶球。当时水晶球似乎迸发了急速炫光,一时散开,当的一声,撞向了水仙杖。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水晶球竟然和这水仙杖同时炸开了,水晶球碎片散射,水仙杖杖头球茎被割裂,四下散射毒雾,当时这米箍儿似乎早有准备,一时左手袖子一抬,遮着自己的面目,同时抛出了断掉的水仙杖,同时急速撤开三步。

而那时的梵象僧却是糟了池鱼之殃,登时觉得眼珠剧痛,哎哟一声,大叫着捂着左眼向后撤开。

那时他的左手缝隙里出现了血流,看来是被水晶球碎片划破了眼珠,瞎了一只眼。

那时这散射的球茎毒雾却是陡然侵袭到了适才受伤最重的梵狼之身。

梵狼当时左肋流血,而球茎之毒陡然散开,却对流血破口的梵狼造成了重大杀伤。

梵狼陡然觉得半身发麻,一时眩晕,几乎跌倒,幸而被身侧梵豹扶住。

当此时四下里宫内侍卫云集,呼啸而至,到了地宫下。诸僧没想到,此次夺舍利不成,却被小丫头击碎了水晶球,不惜断杖而为,十分可恶。不但此时夺舍利无果,而且水仙杖废掉,也可能打开昆仑仙境无望了。几个人恼怒之下,登时将怒火发泄到了面前的米箍儿和侍卫身上。

几僧除了这受伤微显眩晕的梵狼之外,都是大开杀戒,眨眼间击杀十几个侍卫,夺路而走。

当时屠三蛟早在混乱中,杀出了重围而去。

那时的米箍儿却被侍卫们苦苦围着,虽然出了暗洞,进入院子里,却还是难逃众人合围。

当时褚羽和丛媛嘉来时,这里变故早生,而这时见到米箍儿无路可走,一时两人飞身落下。

褚羽使出了龙结界,一时击飞了面前三位侍卫,击伤一个护卫,丛媛嘉拉着这米箍儿窜到了屋脊上,示意褚羽快走。

当时,褚羽面前被三个侍卫围攻,一时单掌出去,拍向了其中一个人,此人却是泯然不惧,当时和褚羽对了一掌。褚羽顿觉浑身震颤,宛如被气刀割裂血脉,一阵阵的颤栗从腰间直传到了肩头。

他看出来,此人并不是真正的侍卫,而是那东华洲的戮仙尊者假扮,此为十足的报复。

当时,褚羽嗷的一声,窜出了三丈来远,到了两女所处的屋脊上,带着两女急速奔行。

后边的戮仙尊者急速追击,直到他们都奔出了东面城垣,进入灵山之地。

那里草丛浓密,树丛茂盛,几个人堪堪进入这里的树林里,他开始不支,大口喷血。

当时,两女扶着他,四处躲避这后面穷追不舍的戮仙尊者。

两人一时到了一处山石之侧,却是看到后面那戮仙尊者急速追来,杀气腾腾。

而此时褚羽着实被伤的不轻,和当初在积血石遍布的暗洞里,与之过招截然不同。那时戮仙尊者的内力降低了至少三四成,杀伤力自然有限。况且那时褚羽有备而战,而此时却是等同于被假扮侍卫的戮仙尊者所暗算,伤势自然沉重许多,昏昏欲睡。

当时这里的两女看到这戮仙尊者早已逼近到了面前三丈来远的位置,自然是心生畏惧,但是当此关头,也只好奋力一搏,死战于他了。

当时这戮仙尊者看到两女都是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一时心摇神驰,心道:‘今日必定先摘得鲜桃,再弄死你们两个小美人,呵呵。“

那时,他又奔进了几尺远,一时可以和两女呼吸可闻,而两女看到了他稍显色眯眯的眼神,一阵烦恶,一阵紧握兵刃,急于一战。

当时,忽然一道大红斗篷从山石上滑落,一时陡然间卷起了面前三个人,朝着山崖上急速奔去。

那却是鬼影玄宗的弟子鬼留鲲陡然从山上滑下来,大斗篷展开时,卷走了三人,宛如疾风卷走了树叶,毫无费力,眨眼间上升了三四丈高,落到了山上一处狭窄平台上,十分稳当。

当此时,这戮仙尊者稍显气恼,懊丧间,却看到了一侧来了屠三蛟,也到了山石之下。

这里的一处山石,却是孤立的,四处不过两三丈方圆,背后是个石梁,三面都是空地。

当时鬼留鲲见势不好,两个人在此窥伺,不如早走,一时卷着三个人,急速飞向了石梁。

待得他堪堪走到了石梁中央,那屠三蛟的劈风掌陡然击中了石梁中央,石梁垮塌。

但是,鬼留鲲的轻功却是他们都瞠目结舌的,在石梁断去的时候,只是微微的一阵下沉,就此继续抬升,窜到了对面地上,接着继续狂奔。

那边就是一片的坦途,他的轻功不是屠三蛟和戮仙可比的,纵使带着三个人疾奔,也是急如暴风。

一时奔出了三十多里,直至出了灵山地界,到了河边,才堪堪收步。

这里却是一片的草地,东面是大江拦路,南北皆是淡淡的沼泽,无法通行。

当时,那江边大石后,陡然站出了两个姑娘,却是公输斑华和文静秀。

当时,鬼留鲲都是一呆,看着公输斑华脸色不善,而文静秀却是显然被她劫持。

鬼留鲲笑道:‘斑华,何必如此呢?我对不住你,你何必如此对她呢?’公输斑华脸色冷峻,说道:‘这位大爷,切莫和我如此讲话,我们很熟吗?嘿,我真是傻,以为你会和我双宿双栖,白头到老,你却是弃我如敝履,另交新欢,叫我情何以堪?“鬼留鲲叹道:’别闹了,好不好,强敌在侧,不可久留,等到了安全所在,再说此事,好不好?”公输斑华却稍显倔强,摇头道:‘’不,就在此说,请丛姑娘和米箍儿为我们作证,我是不是无理取闹,其意自明。“

当时丛媛嘉和米箍儿眼看她如此执拗,却也大为意外,加之后面强敌将至,如果拖延下去,真是十分凶险。那时米箍儿淡淡笑道;‘姐姐,你师妹乔英芮怎么的来找你了?’

那时公输斑华超乎寻常的冷静,也不回头,说道:‘米箍儿,你不必扯谎,我师妹我知道,断然此时不会离开火乾道半步,她喜爱掌门之位,更甚于任何东西,你不必骗我。“

那时,米箍儿看着丛媛嘉,吐吐舌头,暗道不好。丛媛嘉也是束手无策,面对如此情形,无可叫她放下面前的情敌。鬼留鲲也没想到这时的女子,一旦知道自己被骗了,却是一反常态,变得不可理喻。心中暗自懊恼:‘我真不该动了非分之想,那时和她欢爱几晚,虽然是打通了她闭塞的情关,令其自悟,可是倒也给我自己惹来了麻烦,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哎,看来自己的梦还得自己圆啊。“

鬼留鲲忽然变得低沉语调,似乎十分伤心,捂着心口,一时说道:‘斑华,你知道吗,你如此说,可叫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少日来,我都是对你日思夜想,在我见到你第一个晚上,我就失眠了,哎,真是的,我从未见到你这么端庄淡雅,温顺恭良的女子,我从未见过。哎,可是我天生的冤孽,我当时就想这么个大好女子,却被埋没在火乾道的烟尘中,不可自拔,我真是替你不值啊。所以当时我动了邪念,带你去了虚空瀚界,领略了无限风光,最后还是侵犯你了,我真是罪过啊,想起来我都是糊涂的很啊。“当时他说的十分动容,公输斑华当时心摇神驰,心神微分,似乎回到了当时的激动情形之中,一时抓着文静秀的手,稍显松动。

鬼留鲲陡然续道:‘哎,不好,卿花帮的人来了,哎哟——“

当时他说的十分真切,宛如亲临其境,连一侧的两女都是信了,一起抬头看去。公输斑华却也是在此心神激荡的时候,一时心潮涌动之际,闻得这卿花帮的人来了,当时一呆,回头看去。

这时鬼留鲲陡然前窜一丈多远,陡然间掠走了她面前手里的文静秀。

那时文静秀都是吓得面如土色,一时两人回到了丛媛嘉三人身侧。

公输斑华发现自己上当了,一时苦笑道:‘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巧嘴。’

此时鬼留鲲低沉说道:‘斑华,我对不住你,其实,我还是爱你的。“

那时,公输斑华捂着耳朵,泪水盈盈,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在想什么。

陡然间一道人影,陡然到了公输斑华身侧,却是屠三蛟。当时丛媛嘉大骇之下,一招龙探爪,一时急速拉动之下,公输斑华陡然前窜,踉踉跄跄的到了诸人面前,躲过了侧翼的偷袭。

屠三蛟眼看着他们在此,一时怒吼着直扑向昏迷的褚羽。

与此同时身后的戮仙尊者咆哮而至,杀招迭出。

一时,丛媛嘉和米箍儿合战屠三蛟,而鬼留鲲和公输斑华,对战面前敌手戮仙尊者。

鬼留鲲若论轻功,当可无匹任何对手,但是论攻势强劲,却不可与六尊者之首对决。

而当时丛媛嘉和米箍儿对战这里的屠三蛟也是十分不支,险象环生。当时,一侧的文静秀只好扶着摇摇欲坠的褚羽,一时急的直跺脚,却也无法。

但是人若走运,则鬼神难当,此时一片 毒蜂从江边掠过,看来是准备回转山间巢穴。

当时米箍儿退却了三步,丛媛嘉心领神会,当时独自划出了风烟剑,阻隔了屠三蛟的攻势。

屠三蛟看时,米箍儿陡然发出了凌厉的哨声,宛如召唤之术,这里的毒蜂陡然转向下行,直扑向了面前的屠三蛟,和那一侧的戮仙尊者。

屠三蛟和戮仙尊者当时骇异之下,纷纷用袖子遮住了这眼前,唯恐被毒蜂蜇伤。

两个人一时慌忙间,自然无暇进攻诸人。鬼留鲲当时喊声走,诸人冲进了江中。

诸女在前划水奔行,当时鬼留鲲带着昏迷的褚羽断后,一时毒蜂并不散去,围攻两人,两个人真是气恼非常,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直入江中,而无可奈何。

直到了一盏茶功夫,灵力才稍稍消散,毒蜂恢复自由,飞向了山里。

1

四三 情海生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