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九八 石人乍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八 石人乍现

小说: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4/16 9:23:19

四处松柏交映,泉水叮咚,奇石林立,飞瀑如虹,云海超然,百花齐放。这松花水瀑云石六观,乃是这著名栖明山奇观,可谓是魔界全无,九界仅有的大景观。

两人立足一处望海石前,这石头上往西看,就可以遥望海滩风景,而可闻涛光依旧,可见海潮汹涌。

故曰望海石,两人在望海石前驻足,这望海石却是个历经无数日月精华所凝集的奇石。多少日子都可以吸纳日月光华,山川锦绣之气,还可以闻得山顶的钟鼓之音,松畔旖旎之色,和缱绻晨曦之灵韵。

此时,两人陡然间觉得这块望海石,突然缓缓动了动,似乎震颤下,开始开裂,而这石头足足一丈许的个头,此时却是从中开裂,宛如跳脱下蹦出了一个石人,却也是五六尺高,宛如个侏儒般,微显矮胖,就像个小木偶人,胖墩墩的,笑容可掬。

那时这小石人却是十分好动,一时抖了抖身上的石屑,一时笑了笑,露出了一嘴白森森的牙齿,两人当时惊骇间退却。这个小石人却是陡然双掌一揽间,携着两个人陡然飞向了西侧的海岸。

倏忽间,两人几乎毫无反抗能力,就被小石人带出了几百里,跌落海中。

那时这小石人跳到了海水中,尽情嬉戏,宛如到了家里般,玩闹非常,鸣叫声直冲霄汉。

这时两人看到小石人十分憨态可掬,笑容可人,顿时对他敌意大减,于是出了海水,到了岸边安坐。

玩了小半个时辰,小石人才笑吟吟的出了海水,到了岸边,向两人眨眨眼说道:“嘻嘻,你们真巧,你是我遇到了第一个人,不,是一起遇到两个人。嘿嘿,你们是哪里来的?”这时褚羽说了,小石人挠挠头,忽然说道;‘哦,你们是从魔界来的,好吧,可是你们都有名字,我却没有,你看怎么办?“

那时丛媛嘉沉吟片刻,说道:“我观你朴实,憨厚,膂力很大,不如叫朴膂劲,如何?“

那小石人笑的可甜蜜了,又叫又跳的,喊道:‘好姐姐,好名字,我就是朴膂劲,朴膂劲,哈哈,我有名字了。’当时他在地上滚了三滚,顿时弄得满身沙土,可是却浑然不觉,一抖身之下,砂石全部无踪。似乎他对砂石十分迷恋,也对砂石吸附十分不以为然,可以说在石头砂砾间简直如同到家般,应对自如,可以瞬间吸纳石头砂砾之形,宛如自己收回了自己的毛发相若。

当时,这小石人也是身前披着一层防护层,宛如石裙般遮住下身要害,其余部位都是外露,倒也不觉得如何难看,反正他也是石灰色的,与白猿的肤色毫无二致,不细看是难分出他没穿衣裤的。

当时,朴膂劲笑道:“哥哥姐姐,你们准备去哪啊?”褚羽说到了那时的宫内之事,那朴膂劲说道:“我虽然没见过离火信,但我早已在石胎中得知,这离火信是崇元道观的弟子,善使用火遁术和登云香之毒,所以此事确信无疑是他干的,他的做法,无非是记恨当年向公主木栖求婚不成之事吧,真是鼠肚鸡肠啊。”褚羽两人没想到他如此精通各路人马的来历,还知道这时离火信来报复国王王妃的来由,真是刮目相看了。褚羽说道:“你若无事,跟我们去看看宫里的惊变,好不好?‘朴膂劲说道:”好啊,反正我也是无事,跟你们去吧。’当时朴膂劲不由分说,驾着云头,陡然起身拉着他们,直奔长陵国地界。

可是,他这功夫却是倏忽千里,一时过了国境,一时发现,陡然回转,缓缓降落地面。

这是那长陵国东侧的小镇,叫做梨园镇,这里既然叫梨园镇,自然是戏子颇多,优伶遍布,堪称是此地最大的戏场,为举国最大的娱乐之都,各处的戏子都是习武如常,武戏居多,文戏居末。

凡是霸王别姬,伍子胥出征,秦始皇统一天下,汉武帝伐匈奴之戏码,都是十分畅销。

梨园镇里,多数人都是交口传颂昨夜之武戏何等精彩,昨夜之哪个戏子更加出名,更加风姿绰约,更加婉转旖旎,更加叫人终身难忘。

三个人一路走来,直奔一处福安客栈,在此坐下吃饭。

这朴膂劲却是一刻不安宁,到处转转,看看四周的人,都顿觉好奇。那时不少人都是悬刀佩剑,一时褚羽叫回了他,唯恐他胡乱莽撞下,和人结怨,就不好了,同时和他说起来江湖礼数,宫廷规则,他都是宛如耳旁风,转眼间就忘到了九霄云外了。

那时,四周来了七八个人,都在此来吃饭,恰逢十分客满,店家都十分过意不去,再三和这人解释,这个人却是陡然发怒,一拳打中了店家的左颊上,店家陡然飞出去多远,跌到了柜台底下。

那时几个伙计都是悬刀佩剑杀出来了,三拳两脚间都被此人打倒在地,哭喊着受伤不轻。

那时周围有个人低低说道:“嗨,这时那王宫两个侧妃之一诗意妃的弟弟,就是国舅,谁敢惹他?”

那时不少人开始蔫溜,倒也有不少的好事之徒,一时观望。这时这诗意妃的弟弟般列储从外面带着人直奔窗边这褚羽三人的位置,却是直接喊道:‘快滚,让座给我们,快滚。’

褚羽两人不想惹事,却也是就想离开避祸,那时一个人却是不巧推到了这朴膂劲的肩头,一时没推动,登时大怒,一拳打向了朴膂劲的头顶,朴膂劲笑吟吟的不躲不闪,只闻得那个惨叫一声,胳膊震断,飞身跌后三尺,被那里的般列储一把拉回来,一时般列储看看这小侏儒,笑道;“小侏儒,你还有两下子,哈哈。‘这时的朴膂劲虽然是初出茅庐,但也是知道侏儒是个不好的词语,当时大怒,举手之下,一招击出,褚羽喊道;“别伤他。’当时为时已晚,这朴膂劲一招击出,和般列储相对,轰然一声,般列储宛如全身遭遇了大锤袭击,气息闭塞,浑身骨骼都咯咯作响,但是他还是顶住一招,向后三步划出,还是呕血当场。四处爪牙知道他厉害,不敢逗留,一时拉着国舅爷仓皇败走,周围人当时交口称赞,一时雷鸣般掌声响起,赞誉声,称赞声,喧闹声,喝彩声,都叫朴膂劲稍显飘飘然的,笑吟吟的乐得所在。

当时褚羽三人出去了客栈,褚羽才告诉他,千万压制火气,不可任意生事,一旦遭遇高手,那就是万劫不复了。朴膂劲调皮的眨眨眼,说道:“嘿,如果遇到那个国师柯建宇,或是离火信,自然我会小心的,而他们这点微末功夫,我可以应付的,你们放心吧。”

褚羽他们既忧且喜,喜在他们有了个好帮手,可以助力,忧在他不知世故,唯恐一时惹祸,无法收场。

三人直过了小镇,进入荒野,这一片却是偌大的荒野,过去后就是那前面的国都长陵地界。

荒野丛林多雨,到处鸟啼虫吟,乌鸦从树梢掠过,白鹭翱翔,细雨缠缠,三人只好到一处竹林暂避。

正如诗云: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一排排的木屋,错落有致,一圈的石墙围栏住了这里的木屋,木屋烟囱上炊烟直冒。

那时,三人去敲击那里的木门,却是久久无人应答,一时这朴膂劲似乎等不及了,一推之下,门扉打开,显然这门是虚掩着的,三人缓缓进入院里,院里却是种着各色鲜花,芳香扑鼻。

那时,看去这里,简直是花海,树都,花树交错,海棠花尤为艳丽多姿,梧桐树赫然风姿绰约。

而这里几十间木屋,却是空无一人,叫他们十分惊异,搜遍了好几间屋子,都是毫无人声。

而忽闻一阵琴音,宛如余音绕梁的高山流水,又如天籁之音从远空云端下来,落入风尘间叫人心神俱醉,不时地散乱低迷的琴音,叫人心摇神驰,褚羽望着丛媛嘉,都微微的不可自制,简直就要拥住对方亲昵一番。两人运气压制,强力抵制下,再看那朴膂劲却是懵懂无知间,全无感应。

那琴音戛然而止,四处寂静如初,可是他们三个人都无法判断琴音所传来的方位,宛如是天上掉下来的飞瀑声音,或从地下涌出来的泉水叮咚,无从得知弹琴人的所在位置。

0

九八 石人乍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