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一零五 阻群芳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零五 阻群芳妒

小说: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4/19 10:29:56

褚羽不懂他所言之天地浩劫为何意,但是叫他十分恳切,言语间略带抽搐,喉头哽咽,身体僵直,看来是临危之像。于是褚羽连连点头,答应他去找她们,止阻刀兵。

那时这石鬼才登时盍然而逝,化作一块石碣,显然在目,周围的人都是大呼道:“这是个石妖啊,快跑啊——”四周人马争相传颂,这里岳阳江头出了石妖,还是说的津津乐道,三人成虎啊。

褚羽他们却是无法,只好沿着江头四处寻找这两女踪迹。

沿着江边,两人在一处草丛近江处,捉了两尾鱼,烤着吃,沿途向西寻找。

为何向西,两个人也是茫然若失,但是直觉告诉他们,那两女一旦决战,该是朝着石头多的所在,而石头最为玄奇的所在,该是孔明所谓八阵图之地,即是白帝城附近。

两人一路吃着烤鱼,从此地过了秭归,直逼白帝城附近,八阵图之地石林赫然在目。

那时这里却是发生了激战,激战双方正是裴殊影和诸乾淋两女。

诗云:魔界王妃好妒美,裴殊影前多娇蕊。为谋天王一笑间,却遭王妃夺灵碑。

石鬼为伴天为媒,地造沧桑何卑微。突然浩劫凌九界,两女落到下界回。

而诸乾淋之所以能够和裴殊影下落回了地面,来到了白帝城,是因为她们有三世的情仇。

第一世,她们是姐妹,可是却喜欢同一个男人,最后姐妹反目老死不相往来。

第二世,她们是同门师姐妹,但是这裴殊影有了男子相欢,却遭诸乾淋妒恨,向师尊揭发,故而致使裴殊影被逐出了石门,最后郁郁而终。第三世她们都坐到了魔界尊位,可是裴殊影为九灵使者,而诸乾淋为王妃,两人高低有别,裴殊影最终没斗过诸乾淋,被其打入了石鬼界,与石鬼为伴,恨恨不已。

最后在天灾浩劫的当口,她们都是被天缘所赐,同时跌落尘埃,一时陷入决战之态。

两女都是此时精疲力竭,四下里石林里的石头倒塌了一大片,石屑落了一地,满地狼藉。

此时两女面对着那片被打碎的石头,都是哈哈大笑,笑的十分诡异离奇,十分传出多远。

裴殊影当时恨恨说道:“诸乾淋,时到今日,你告诉我,你除了对付我,对付过很多魔界女子,阻止他们接近天王意外,你还做过什么,你时至今日,还有何益?你的男人你还是约束不住,约束不住。‘

诸乾淋叹道:“你个死蹄子,我也是有心无力,不然你们这种小丫头,有多少我就杀多少,绝不宽恕。‘裴殊影说道:”哈哈,你也许不知道吧,在天王的脑海里,还残存着幻樱蔺的影子,你却是挥之不去,可是你比较狡黠,你居然认了此事,还收了小太岁为义子,我不懂,你为何可容的幻樱蔺,而唯独不容我接近天王,为什么,为什么?“

诸乾淋一手驻地,身子匍匐着,笑道:‘你和幻樱蔺不可比,幻樱蔺从未想过取代我,而你总想着取代我做魔王妃,这是你们的最大区别。对对,你说得对,我也知道这小太岁可能是他们的种,可是一来幻樱蔺比较识趣,不和我抬杠,二来她也是识大体的人,从未因此和我摊牌,加之九灵道不可没人管,如果九灵道失控,云台幽使独自坐大,则魔界毁了,所以我只好不闻不问,宛如不见,你懂了吗?“

那时裴殊影良久仰望苍穹,而沉默无语,好久说道:“唉,我错了啊,我错了啊,那时我在石鬼界见到过一处石碑,上写着魔界的功德,写到你诸乾淋时,却是这样几个字‘此女,阻群芳妒‘,初始我也不懂,我也不信,不认为你是可以阻群芳妒的人,可是如今我懂了,魔域天王有你在侧,自然是甘心被其喝骂,被其要挟,这不是贱,而是你真心爱他,才有此举。阻群芳妒则为护男人,保护丈夫免受桃花劫,而我错了,错的一塌糊涂,所以我认了,我不如你诸乾淋啊。“

诸乾淋一时泪水涟涟,听到“阻群芳妒‘几个字,心头宛如万把钢刀在割削自己的心头血肉。

多少日夜,自己要去对付这些桃花劫里的女子,杀伐果断,任意处置,成了她诸乾淋的代名词,可是为了魔域天王,她甘愿为此,为此“阻群芳妒”,杀戮太重,故而在魔界成就了邪王妃的恶名。

多少年来,都是魔域天王被人崇拜,而她被人喝骂其多心好妒,猜疑心重,而她都认了。

多少个日夜,她都是殚精竭虑对付桃花劫之事,而自己也是时常失眠,彻夜不合眼,也被那些被杀的冤魂所扰,不得安寝,而此时被裴殊影道破了此事,登时心神俱碎。

两女最后居然一手相接,尽泯恩仇,笑着一起化成了飞烟,没入了江水之上。

褚羽他们眼看这两女一时死去,都是唏嘘不已,眼看着这时诸乾淋和对头一笑泯恩仇,倒也是赞服不已。可是,石鬼所言之莫大浩劫,究竟是什么呢?

当时褚羽他们也没看到,此时那石鬼所言莫大浩劫如何显形,故而沿途从白帝城水路东回鄂境。

巫山峡谷之地的地灵府,早已是面目全非了,看不到地公地婆,翁流云,参商二星,和云阙地磁道人等等人马,只存了空空荡荡的巫山。

核心人马都被地公地婆带入了地狱界首,看护门庭,其余能够跑的都跑到了巫山之外,比如六尊者,和五散人之中的鹿骧,辛钵和凌均,问谛,四宗客,还有那枯星几个人都流离在外,各有建功。

巫山空穴,人马错开,介入东侧江南江北的江湖,登时将四处的局面搅得微微混乱。

因为此时第七界冰原界的垮塌,看来九界之地需要整合改编,所以那时在仙境准备升迁或罢黜的人马,都各自滞留在了当时所在的界首,等待新的机遇。

而当时鲜于三鸣连葭盈在石鬼界,当时就被抛出了此间,落入江湖之中。

而那时的苏绾宫阑成却是加入了灵兽界,进而无事,还在灵兽界可以安然处之。

当时,他们已经进抵至巴东下处,休息在了巴东城里,进驻客栈。

而客栈里,陡然传来了一个惊人消息,在这里出了个美女侠客,来去无踪,十分灵动,倾国倾城。

当时处于两人暗自狐疑:“巴东美女侠客?难道是新出了大人物,岂能失诸交臂呢?”

当时客栈里却是风起云涌,议论此事者十分浩大,简直比之仙境逸闻都要轰动。

一个关西老客淡淡说道:“这女侠真是善变,时而行侠仗义,时而又阴晴不定,叫人深信一句话啊,女人心,海底针啊。‘四周一个带着皮帽子的汉子,正了正帽檐,说道:”嘿,可不是吗,女侠见的多了,什么关东赛青玉,崂山李青璇,苏杭齐古玉等等,哪个不是铁骨铮铮的巾帼红颜。可是这女子据说柔弱的很,三股风都能把她吹走,偏偏武功玄妙,宛如一道青烟,飘忽来去,来无踪去无影。’

褚羽两人心道:“江湖谣传,难免夸大其词,言过其实,以讹传讹了。”

这一个山东汉子说道:“嗨,看来这也是仙境跑出来的人啊,你看这几日都不见巫山的动静,多半是里面出了岔子了。”关西老客调了调大拇哥,一时说道:“这位老弟所言甚是啊。‘

那带着皮帽子的汉子说道:“可是,这阴晴不定,忽正忽邪的劲,如何解释?”

山东汉子说道:“既然是女人,当真是猜不透的话,与是否仙境中人自然毫无关系。”

周围几个人点头称是,关西老客说道:“嘿,这几日可是频繁出现了怪事,前几日在岳阳水里捞出了黑鬼,跟煤炭似的,哈哈,可是这个人转瞬间就死了,还留下了什么传言,说天下将乱,不知是球意思?”

一个鄂西人口音很重的说道:“那石鬼也是说为了奴人,哈哈,看来石鬼也爱奴人了。‘

他所言之奴人,即是女人,只是口舌转不过劲来,才如此出声。

那关西老客几个走惯了江湖之人,也知道他所言之意,山东汉子说道:“可是石鬼若说为了女人,该真是事实,不然这家伙怎么在死前提到啥天下将变呢?”

戴皮帽的人哈了口气,说道:“哎哟,看来真是有点乱,我建议大家都不要去北面地界,唯恐出现了两个胡王南下之事。‘他所言之胡王,即是高巅奇王和驳灵岐王。

当时,驳灵岐王带队南下进攻卿花帮,此时却是销声匿迹多时了。

关西老客点头说道:“说的极是,另外这几日都别去做别的,我看不如去贩马,多半还能赚几个子。”那时,山东人说道:“可是,事情未有显形,唯恐有点风险啊。‘关西老客说道:”这就是商道,等大家都看懂了,商机何在啊?“那山东人点头称是,连道高明。

那时忽闻外面脚步声,马蹄声急促,一队人马匆匆东去,搅得这里的人都纷纷付账东去。

那一堆人直奔东侧的峡谷,却是在一处山坳间歇足,马匹都吁吁直喘。

当时有人看到了一处山棱处,一个人正和一个女子在此缠斗,陡然间不知怎么地,这男人就此惊呼一声,从山棱上跌下来,骨碌碌的到了半山处,却是魔星在此。

而击败他的女子,就是传说中的于迦罗。

0

一零五 阻群芳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