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一六零 各有归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六零 各有归属

小说:缱绻修仙路之九界传说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5/16 15:17:08

冥魂僧说道:‘你难道死了也如活着,活着也如死了不成。“行空合什说道:”贫僧肉身不足为念,只要佛法在身,则不会幻灭,肉身如何,都不再重要。佛性若常,更说什么善恶诸法,乃至穷劫无有一人发菩提心者?故吾说无常,正是佛说真常之道也。又,一切诸法若无常者,即物物皆有自性容受生死,而真常性有不遍之处,故吾说常者,正是佛说真无常义。佛比为凡夫外道执于邪常,诸二乘人于常计无常,共成八倒,故于涅槃了义教中破彼偏见,而显说真常、真乐、真我、真净。“

冥魂僧说道:‘大师执意不从此议了?“行空说道:’我一不图利,二不图名,谋来佛坛为尊何意?求来众生仰视又有何益?”

冥魂僧当时气得微微站起,就要发怒时,忽闻得一个人哈哈笑着,走进了大殿。

诸僧道都纷纷站起,这里来的是哀牢山卧禅僧,据说此僧在睡梦间,或仰卧侧卧都可悟通禅道,故称为卧禅僧,十分出名,在这里名声不错,闻名四海。

那时冥魂僧看到他来了,登时皮笑肉不笑的过来搭讪,合什做礼。

这卧禅僧也不坐下,反笑道:‘贫僧不好坐着,一旦坐着即打瞌睡,鼾声如雷,故而不坐了,站着和诸位道友谈吧。“住持行空自然是暗中邀约此僧,以遏制这来此滋事的冥魂僧。

冥魂僧笑道;“大师你避居哀牢山多日,恐怕鼾声太大,惊醒了无数苍生好梦吧?”

哀牢山卧禅僧笑道:“大师你多日来深入浅出,从天竺至无量,一慈二悲三喜四舍做的不错吧。据说可以通达天机,下至于渊,上至于天,都可以通透如常,贫僧真是望尘莫及。”

冥魂僧看到他挖苦自己,一时冷笑道:‘看来此次这澄江寒拓寺,上下之间,唯有大师你武功最高,我就要领教一二了。“卧禅僧说道:”冥魂僧在此,我安敢班门弄斧,岂不是叫北面紫来佛国都瞧不起老僧,认为我一时猖狂,还敢以莹莹之火斗大师日月之辉,真是贻笑大方。“

冥魂僧杀机一动,登时不可遏制,一掌就要劈出,这时卧禅僧 早已穿出了大殿,到了殿外空地。

那边冥魂僧陡然一提僧袍,倏忽间到了殿外空敞,可算是掌力如飞,恰逢三冬飞雪,春柳绽絮。

那边卧禅僧也是掌力凝结,短发快收,都是细致的掌法,守御为主,进攻比较少。

冥魂僧却是十分霸道,也是掌力夹杂了不少迦叶婆罗功,威力很大,看的旁观僧道心惊胆战。

这卧禅僧的细致绵掌,在大和尚的大开大合掌力打压下,二三十招就已相形见绌,险象环生了。

于是,卧禅僧陡然该换了掌法,却是通玄般若掌,大开大合,宛如金光乍现,瑞彩千条。

可是,饶是如此,也挡不住他三十招,忽然间两人四掌相对,砰地一声,卧禅僧就被震飞了三尺开外,滑出了五六尺远,到了一处屋檐下水缸边,才堪堪站住,喷血当场。

那时,诸僧道都是愕然,但凭着掌力惊魂,当可胜过大喇嘛嫡可利,可是此时僧道间就算诸人齐上,也未必可以抵御这一个恶僧冥魂了。

那时陡然间一看到这冥魂僧,陡然到了一处大鼎之后,当的一声,一拳击出,陡然间这大鼎飞了出去,直奔那边屋檐下的住持行空,及如暴风骤雨,声势夺人。

那边的行空僧一时驻足之下,内力运于袍袖间,不敢硬接此鼎,而是从左侧翼击中了鼎上耳朵处,当的一声,大鼎滚了一个翻,铛啷啷落地,呼啦一下,里边的香灰,香蜡都纷纷跌出,满地狼藉。

可是,此时这行空僧却还是十分难受,愕然退后三步,震得半身发麻,全身气血震荡间,陡然喷血。

那时,诸人看的真切,此时若要斗这冥魂僧,简直是自寻死路,卧禅僧还可以抵挡一下,而行空诸僧却是半招也接不住,简直任由他嚣张,无计可施。

此时,这边嚣张的冥魂僧却是继续推到了第二个大鼎,陡然飞向了那边的一个石柱,那是连接大殿的一个立柱,如果被大鼎击垮,则大殿都有倾斜之险。

诸僧道惊愕间,谁都无可抵挡这来势汹汹的大鼎,一时惊呼出声。忽然褚羽从屋脊上落下,陡然落到了这大鼎前面七八尺处,一时单掌开碑,陡然间气劲盘结右掌,怦然击中了面前大鼎。

当的一声,震耳欲聋一声响,诸僧道耳膜剧震,一时捂着耳朵推开,连受伤的卧禅僧都不例外。

那时,褚羽一掌下去,大鼎裂成了四半,左右分开,铛啷啷散片落地,褚羽毫发无损。

那边的冥魂僧却是一时愕然,没想到还有后生可以接自己一招,一时愤恨间,陡然身形暴涨,沸腾半空,一时双掌错动,却是那掌影宛如五朵莲花,绽放当场,四处悲风切切,叫人闻之色变。

这时行空诸僧喊道:‘五莲悲风掌。’其实五莲悲风掌是蔺叔夜的绝学,可是在此迦叶婆罗功的促进下,五莲悲风掌可比蔺叔夜使出来,威力大了十几倍,陡然宛如泰山压顶,横空而下。

褚羽陡然使出了云阙手,一时内力之花三朵尽数展开,内力如潮,全力反扑五莲悲风掌。

轰的一声,两人掌力相碰,宛如万道华彩绽放,白光,夹杂着蓝色气韵,还有那莲花之影,风行之下,四处飞沙走石间,诸人退却时,这里轰然沙尘落下时,这冥魂僧却是陡然跌出了三四步,落地时喷血,一时暗道厉害,稳了稳心神,拱手说道:“你是何人?‘褚羽说了。

冥魂僧陡然飞身倒着上了屋脊,逃之夭夭。

这时诸僧道都来拜谢,丛媛嘉从屋脊上落下,和诸人见面叙礼。

诸人都对褚羽他们感激不尽,如果不是他们前来,则可能古刹尽毁,尸横当场,一地狼藉了。

经此一战,褚羽竟然将三朵内力小花,合成一朵莲花,分成了紫粉蓝三色花瓣,九朵里各三朵同色。

褚羽直觉丹田充盈,前所未有的局面叫自己十分舒泰,宛如 万千火龙在体内游走。

在此逗留到了次日清晨,两人才拜辞了诸僧道,回转昆明南城。

南城之侧,街道边,看到了那尹公勋一时包着左肩,缓缓行走,而一侧的明雪僧似乎稍稍跛脚,看来伤了左腿,一时两人竟然从高崖跌落都没死,真是奇迹。但是唯独不见甄公满回转。

两人都去投奔了南城普叶寺驻扎,看来他们是熟悉此间的,故而在此借宿。

那一夜,月白风清,这尹公勋却是飞身直奔了王宫,一时没入了后花园之地。

那时一个妃子在此独自梳妆,面色微白,裙摆藕荷色,一身绫罗锦绣装,三分贵气叫人羡慕。

那时尹公勋陡然从窗口飞了进去,抵达这妃子背后,从后搂住了她。

似乎她并不吃惊,而是低低说道:‘你胆子这么大,真是的——“尹公勋微微吁气,说道;”我想通了,我不掩饰了,我怕什么,反正老皇帝也命不久矣,你是我的,我的。“

那时他们在塌间缠绵良久,才各自整理衣物,对着侧卧,嘻嘻直笑。

那时尹公勋搂着她半裸的香肩,说道:“你真是受苦了,我叫你如此苦守在此,实在是罪过啊。”她低低说道:‘我有你念着我,此生足矣。“尹公勋淡淡吻了吻她的额头,说道:’你憔悴多了,我也心疼你啊,可是今日去了一趟无量山,却险些葬身湖底,几乎回不来了,所以我第一个就想来见你,真的。”她低低叹道:‘哦,你真是绝处逢生,值得庆贺。’尹公勋说道:‘其实,我也是苦的久了,好久没见你,适才弄疼你了吗?“她轻轻锤了锤他的肩头,指了指左肩一处,笑道:”你看,这是我给你留下的勋章。“那时尹公勋才看到那里赫然有个清晰可见的牙印,不知何时留下的,一时痴笑。

正所谓:“夜半缠绵无人时,只做世上无人知。徘徊宫闱险地间,如履平地为卿迷。

寒宫美姬多苦楚,不见君王来润滋。啾啾凤鸣难望穿,秋风悲雨怜潺溪。“

0

一六零 各有归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