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园之矩阵帝国>第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小说:家园之矩阵帝国 作者:弓箭手 更新时间:2019/3/28 23:15:03

严格来说,死徒是魔术协会一个研究的失败成果。

魔术协会究竟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已经没人记得了,因为魔术协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只记录事件,不记录时间。

而建立魔术协会的,自然是一群被称作魔术师的人,那是一群天天幻想着想要到达那个被称作根源的地方的人,前仆后继,乐此不疲,后来,其中的一些人开始研究企图在抵抗近乎为零的空间内让时间流无限加速,并通过观测宇宙终结之时可能会出现的根源,这个理论本身就存在着不确定性,而且要完成合格实验更是需要数百甚至上千年的时间,而这个时间的长度,恰恰是凡人所不能企及的,为了能够活着看到这个结果,一些人开始探索可以无限期延长寿命的办法。

这个实验失败了,却产生了一种靠进食生肉或吸食血液才能维持自身肌体的完整却可以从某种角度上实现不老且不死的生物——死徒。

死徒是借由魔术师研究一种失败的药物经历了某种过程转变而成的。

虽然死徒有简单的意识,可以在欲望的驱使下进行活动,但是严格区分的话,死徒并不能算作活人,而应该算作是死人。

这种药物通过空气、飞沫、接触、体液甚至血液都可以传播,药物进入血液后进入生效期之后,会出现皮肤红疹、溃烂,呼吸道感染,毛发、指甲等快速生长,并伴随严重的饥饿感,最后会失去理智,攻击并啃食其他动物,吸食血液,并且对被啃食的对象造成二次感染。

死徒就这样像吸血鬼一样,靠吸血来增加自己的族群,就像瘟疫一样,传遍了整个欧洲,直接引起了魔术协会和教会的冲突,那一场灾难,死了两千五百万人,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而此刻,装着造成那样一场灾难的药的瓶子摔碎了,瓶子里的药水洒了一地,这里是一百层,距离地里四百多米,药水挥发,随风一吹,用不了一会儿,方圆四个街区里的人将无一幸免,一个小时以后,半个城区的活人就都会变成死徒。

下完命令的云,转身从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跑了出去,都没敢从卡尔的身边过,刚刚卡尔中枪的时候,云惊呆了,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一定不会示意狙击手攻击卡尔,谁能想到卡尔的身上有那么多目标不选,她偏偏选择了目标那么小的手臂。

云没有进电梯,而是选择走安全通道,冲进通道之后,云来回地穿梭在楼梯上向下翻跃。

只是意想不到的是,挥发的药汽在很短的时间里,已经随着大厦的通风系统传遍了大厦的每一个角落。

一声门被撞开的声音,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进楼梯间。

云落在阶梯上,这个人就横冲直撞地挡在云下楼的路径上。

只见这个人狂乱地喘着粗气,不停地咳嗽,双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翻着白眼,眼球突出,喉咙里还不时地发出痛苦的**声。

这么快就出现了第一个中毒者,看来魔术协会的人一直在改进药物。

云双轻轻手点在两边大腿上的武器荚仓上,仓盖弹开,从荚仓里弹出两把匕首,云伸手拔出匕首,看着这个中毒者,现在是药物的潜伏阶段,等到药物完全发挥效用的时候,也就是这个人死去的时候。

没过多久,这个人倒在地上,开始浑身抽搐,最后口吐白沫,一动不动了。

云没有动。

很快,地上的人猛然睁开眼睛,翻白的眼球两个红点向下转动,本来漆黑的瞳孔变成了猩红色,像行尸走肉一般爬起来,口中发出好似饥饿的野兽一般的喘息,转过身来,发现了云,张着嘴里的獠牙,吼叫着,冲向楼梯上的云。

这么快就可以演化成死徒了?

在云的印象里,死徒的演化一共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药物中毒之后的潜伏期,药物进入人体之后,首先会破坏组织细胞并产生变异,会出现咳嗽、打喷嚏,或是像起疹子般的发痒,并且会伴随不自觉的新陈代谢加速,由于这个现象和人题过敏或接受外部刺激之后产生的类似呼吸道感染或者过敏的反应,所以平常根本没有人会去注意这种事,很多人,就是因为在这个阶段的不在意,才会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第二个阶段是爆发期,毒药腐蚀了患者大脑的部分细胞,从而影响患者大脑的功能,使患者的智能低下,处理外界事物的能力逐渐丧失,严格意义上来说,患者此时已经无限接近于脑死亡的状态,此外,因为之前发生过度的新陈代谢,所以本体需要摄入很多能量,来弥补过度的新陈代谢产生的大量消耗,偏偏能量又只能从外界摄取,表现到实际行动上就是食欲的亢进,只要看到、听到、闻到生物的存在,立刻会冲过来追杀被他所盯上的猎物,实现所谓的狂暴化。

第三阶段是就是末期,此时的患者在脑细胞死亡后迅速被药剂腐蚀,而灵魂则能被固定于肉体之内,全身的皮下组织开始腐烂,并发出恶臭,脑部除了极少数的感觉部分以及延脑的生命维持中枢仍然正常运作之外,其它部分几乎完全遭到破坏而腐烂,因此只能靠所谓灵魂残留的意识活动,且动作变得迟缓,不具备思维能力,只保留了最原始的需求,食物需求,并且因为毒药破坏了细胞繁殖,想要维持肌体的运作必须进食其他生体或吸食血液,因为脑部大量腐坏,使得脑神经回路变短,使视觉、嗅觉和听觉变得十分敏锐,但是同样因为腐坏,导致肌体变得十分脆弱。

其实这些被药侵蚀过的人在经历了第二阶段之后,就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如果非要下一个定义的话,应该被称作活死人,而且因为药理的作用改变了药剂传播的途径,被死徒抓伤或者咬伤,使死徒的体液或者细胞残留于体内,都会变成死徒。

云向左跳起来,左脚蹬墙面借力,向右飞去,右脚蹬楼梯扶手,然后发力,从死徒的头顶越过,左脚一蹬死徒的后脑海,借力落在了死徒的身后,死徒摔在楼梯上,挣扎着爬起来,云没有和死徒纠结,而是转身继续向楼下跳去。

“老板,大厦里面发生什么事了?这些人的移动速度怎么变得这么快!”

云又向下跑了十层,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娇甜的声音,听到这话之后,云停住脚步,看向楼上,移动速度快?跟着就听见楼上隐隐传来一阵低沉的嘶吼声。

云听着这急促且沉重的脚步声,顿时眉头一皱,按住耳机问道,“还有什么特征?”

这不对,死徒的移动速度并不快,可是这个死徒的移动速度怎么这么快?短短的几秒里,竟然能向下跑四层!

耳机里又传来了那个娇甜的声音,“好像力量也比一般的死徒要大上许多,我看到有一个魔术协会的人被两个死徒硬生生撕成两半!”

嗯?云的眉头皱得更近了,按照以往的资料来看,普通人中毒之后,都会经历上述的三个阶段,像这样跳过了原本该有的第一期和第二期症状,直接进入第三期症状,而且还力量大得能把人直接撕扯成两半的情况,从来没有过。

云大力推开安全通道的大门,冲出楼梯间,撞碎了克里奇大厦正门的玻璃,从台阶上一跃而起,身后跟着一大群张牙舞爪追着他的死徒。

落地之后云并没有逃命似的飞奔而是闲庭信步地把手中干净的匕首插回了武器荚仓。

只见远处一个闪光,跟着一道晃眼的光束砸进死徒群中。

被击中的死徒直接被光束穿透飞向下一个死徒,所有被这道光束击中的死徒都被炸裂了,周围的死徒都被爆炸带来的冲击力掀翻。

“果然还是阳电子填充弹好使!”

云直接被气浪掀了一个踉跄,差点就整个人摔在地上。

阳光下,那个带火红色面具的女人此时换了一个装束,扎着马尾,长发及背,身穿一件黑色皮衣,里面一件紧身免袖作战背心,腰上挂着一条战术腰带,下面是一条黑色的作战裤,脚上一双黑色的伞兵靴,身后斜背着一个背包和一支AK-117,手中拿着一支同样的枪,身上只要看得见的地方都挂着弹夹。

女人歪着头,看着云,因为带着面具,所以看不出表情。

“别笑了,我这人懒。”云从女人身边经过,接过女人递过来的枪,拉枪栓查看弹药,“给我两茬弹药!”

“真不知道你每次都是怎么知道我面具后面的表情的~”女人的声音很俏皮,一边说着一边摘下皮衣里衬上挂着的弹匣递给云。

云的语气邪邪的,“你浑身上下哪儿我不知道~”

“你坏!”女人举起拳头捶了云一拳。

云揽过女人的肩,双双离去。

不到一个小时克里奇大厦方圆五里之内,视野范围内,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其他的人已经全部变成了死徒,而这少数的几个人,就是云带领的小队,情报中的魔术师,已经都被死徒干掉了。

于此,伊比利亚政府军就派出了快速反应部队,控制了伊比利亚外围的所有通路,并对城区外围派出重兵进行了封锁,凡是活物目前阶段都休想踏出城区半步,但凡有靠近城区的人,都被士兵据枪或喝退或击退。

云在前面跑,女人在后面跟着,两人就这么在空荡的楼宇间穿行着,这里是伊比利亚城中心的居民区,云和其他队员约定的撤退地点。

伊比利亚这座城市的生活习性很特别,白天所有的人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但是就是不会出现在家里,居民区只有日落之后才会陆续有人,这是云非常喜欢这个地方的原因之一。

只是居民区的安静,和居民区外面的喧闹,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尤其是枪炮的声音。

听着一阵很密集的弹幕的声音,云寻声看去,“港口那边怎么了?怎么会有战车?”

女人解释道,“联邦军的人正在港口和雨伞公司的士兵交火。”

“哼,又是一群被国家抛弃的士兵。”云说完,继续朝约定的集合地跑去。

两人来到靠中心的一幢居民楼前,云抬头看了看,“我们走。”

女人跟着云,进了居民楼。

云站在一扇民居大门前,抬手敲了敲铁门。

铁门打开,里面站着一个粗壮粗壮的大汉,带着一个和云脸上的面具款式一样的面具,只是颜色是黄色的。

大汉把二人让进屋里,操着一口蹩脚的汉语,“时间有限,只能找到这里了。”

云走进客厅,坐在了客厅里的组合沙发上,摆摆手,“一个临时的安全屋,不需要这么讲究。其他人呢?”

话音未落,民居的房门被敲响了,大汉站到门后,听着约定的节奏的敲门声,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带着绿色面具,一个带着黑色面具。

两个人走近房间,带绿色面具的人上身穿一件浅色的紧身运动夹克,下身一条战术裤,身后背着一柄剑,腰两侧横挂着两柄短剑,大腿上挂着武器荚仓。

从身材上可以判断出,带黑色面具的是一个女人,短发,身穿这一身连体的紧身皮衣,两手前臂的护甲上各反插着一柄短剑。

绿色面具坐进云旁边的独座里,“风一直没有联系过,雷在制高点控场。”

云点点头,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不多了,都先休息一下,日落就撤退。”

几个人的耳机里同时发出那个很甜的女声,“老板,我们需要尽快撤退,气氛不打对劲。”

绿色面具按下耳机问道,“雷,能确定是什么原因不对劲吗?”

“我感觉有异常的魔力波动。”

云一皱眉,当机立断,“我们现在就走,如果有魔力波动的话,那说不定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人都已经到了。现在城区里都是死徒,我们可以趁乱走。”

0

第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