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园之矩阵帝国>第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小说:家园之矩阵帝国 作者:弓箭手 更新时间:2019/4/4 21:03:13

两个代刑者都严阵以待的对着云,既然已经确定了云是冠位魔术师,那就必须严肃对待,因为冠位魔术师的强大,远不是他们三个可以轻易应对的,就像刚才一样,冠位魔术师驱动魔术,是毫无征兆的。

为首的代刑者右手从披风里闪出来,指间夹握着三个十字架,三个十字架瞬间变成了三柄短剑。

云看着三个代刑者的反应微微一笑,“嗯?这就打算要翻脸了吗?”

“魔术师猎人,你杀了圣堂教会的代刑者,今天不给我们一个交代,休想这么离开!”宽大的帽兜遮盖着代刑者的大半边连,又是黑夜,只能看到一张嘴,看不到表情。

“你们从西南城区外的教堂开始,跟了我一路,”云说着把手放到了步枪的握柄上。

“路又不是你修的,还不许我们走了?”左后边的代刑者开口说道,“话再说回来,就算是我们跟着你,我们也没对你出手,你为什么要杀我们的人!”

呵呵!云干笑了两声,真是被这群人的无耻打败了,就连无耻的手段都这么没有创意,“反正早晚都是要动手的,何必惺惺作态呢?”

为首的人发出了两声很狂傲的笑,“不要以为一个冠位的魔术师就天下无敌了,神圣的力量不是你能够窥探的!”

“哦?你们当我这个冠位是靠买答案考来的吗?”

为首的人踏前一步,“冠位?我们圣堂教会不是没有相当于冠位魔术师实力的人!”

“你说的那种人,我没见过,但是你,我今天肯定不会放过。”

云话音未落,代刑者二话没说,一拖右手,左脚蹬地飞冲向云。

云右手握住枪,然后端枪,对着代刑者就是一顿精准扫射。

代刑者见状硬生生停下脚步,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子弹打在衣服上擦出一道道火花,被子弹的冲力打得倒退了两步。

子弹打完了,云继续把步枪甩到身后背着,双手顺手拔出了武器荚仓里的匕首,反手握在手中,右手置前,左手护住自己的身形,“现在,你可以进攻了。”

“不用魔术吗?”代刑者的语气中略带愠怒,“你太小瞧人了!”

魔术师之所以被称作魔术师,就是因为魔术师精通各种各样的魔术,人类可以存在天才,但是几乎没有全才,一个魔术师,尤其是冠位魔术师,生平的所有时间肯定都用来钻研魔术了,否则也不会到达这么高的水准,所以,是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的。

一个魔术师不用魔术,作为敌人来说,这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你不知道吗?为了应对战斗多样性,魔术协会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开体术科了,想不到吧!”说着,云一卖狂,“来吧!别害怕!”

代刑者二话没说,再次挥剑冲向云。

云后左脚后撤了半步,右手横格开代刑者刺来的三道剑刃,回手刺向代刑者。

代刑者动作一僵,蜷起的左脚瞬间向前脚跟蹬地,行进的路线硬生生地停了下来,并向后退了三步才堪堪躲开云刺过来的一刀。

就在代刑者挥剑再次冲向云准备发起进攻的时候,一道白色光柱从天砸下,正中代刑者的头顶。

光柱里一声渐渐缥缈的撕心裂肺的嚎叫。

嚎叫声随着光柱散去,地上只留下了一个浅坑,浅坑里面是一摊烧焦还冒着眼的灰烬。

突然之变,剩下那个代刑者不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冠位魔术师。就算是冠位魔术师驱动魔术的时间再短,再毫无征兆,驱动魔术也是需要抬手动作的,刚刚云与代刑者一直在近战搏斗,根本没有时间驱动魔术,也就是说,在方圆几百米的范围里,还有一个冠位魔术师。

小小的一个班加西竟然同时出现了两个冠位魔术师。

云则是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楼顶,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楼顶上站着一个人影,只见这个人影负手从楼顶跳下,轻飘飘地脚尖脚掌脚跟依次着地,此人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路灯瞬间亮起,一道道光柱打在了在场的所有人身上,除了云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害怕地看向自己的头顶。

云看着这个身穿蓝色西装的人,看到袖口上的火鸟纹章,“火鸟纹章?阿尔弗雷德家族?”

“肯特斯·艾尔梅洛伊·冯·阿尔弗雷德。”肯特斯操着一口纯正的牛津音,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阿尔弗雷德家族不是以擅长火系魔术著称吗?什么时候也精通圣光系魔术了?”

肯特斯左边嘴角上扬,微微仰头低眼看着云,“时代在进步,所有人都需要拓展新的领域以适应进步的需要。”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掌握两种属性的冠位魔术师。”肯特斯得意骄傲地看着云,“就比如我。”

“那你是来给圣堂教会做帮手的?”

肯特斯摇摇头,“我观察你很久了,我所认识的魔术师里,大多都是些偏离常规道德的人,而你,却显得与众不同,虽然我很想和你过上两招。”

“我们可以试试~”云说着转向肯特斯,双手把战术匕首插回武器荚仓,右手很随意地托到自己脑袋的右前方,一个光团突然出现在掌心上方。

肯特斯笑道,“我是冠位,你也是冠位,如果不约定结界的话,你知道冠位魔术师之间的争斗会对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创伤吗?”

云握碎了光团一甩手,光团化成一道光柱,斜指地面,严阵以待。

“嗯?不用魔术吗?”肯特斯还是面带微笑,“的确,你有这个资本,如果不是你颠覆了魔术协会这些年学术研究至上的观念,魔术协会近几年也不会这么注重体术科。”

“没想到我的影响力竟然可以大到改变魔术协会的传统。”

“时代在进步嘛!”肯特斯笑了一声,“好了,我来这里是为了处理卡尔·莫利亚惹下的麻烦的,至于你和魔术协会的恩怨,我现在还没精力也没兴趣介入,你走吧!”

“就这么让我走吗?”肯特斯说的每一个字,云都不相信,“你也是冠位,在魔术协会中的地位肯定不低,就甘心这么错过一个扬名的机会?”

“我说了,我们都是冠位魔术师,以我的成就,我没有把握能战胜你,同样你也没有把我能战胜我,若是一战,我承担的风险要比你多,所以,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出手的。”肯特斯说完一指地上那一滩灰烬,“那个,就算是我的诚意了,再不走,我们可就都走不了了。”

远处战斗的声音离这里越来越近。

云看了看北方声音传来的方向,又看了看肯特斯,点点头,“那就多谢了。”说着,云解除了手中的魔术,拽过背后的步枪,换了一个弹匣,继续朝约定的地点跑去。

肯特斯身后的人看着云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上前一步战到肯特斯侧后面问道,“就这么让他走了?”

“不然呢?”肯特斯微微扭头瞥了一眼这个人,“打个两败俱伤让他把我们都杀了?我们在魔术协会熬到现在不容易,况且,他与我们又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不如做个人情,日后也能为肯特斯家族扫除一些障碍,两全其美。”

“明白了。”这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就退回去了。

一阵风轻轻吹过,肯特斯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哼笑了一声,回过头来自嘲的笑了笑,朝北部城区缓步走去。

云一路朝着班加西市政厅广场跑去,路上也遇上了几股被死徒追着的武装队员、魔术师和代刑者,但云大多都没有交集,只是能帮的帮上几枪,不能帮的也只能帮上几枪。

没过多久,

N.C.0020年7月3日,AM3:50分。

天马上就要亮了,云没有想到,短短的十几公里,竟然走了一夜,班加西的整个北城区,被冲天的大火烧了一夜,不用问,肯定是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干的,他们有义务掩盖因为这些非常规力量对社会造成的创伤。

从救下的一个雨伞公司的武装队员口中得知,如果日出前还不能消灭城中的这群行尸走肉,日出之后军方将会采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把班加西夷为平地,以减小这些未知原因变异的人所造成的损失。

云微微一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比利亚有这种东西吗?算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眼看就要到市政厅了。

虽然云已经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眼前的情况着实让云又吃了一惊。

市政厅广场被一圈钢化玻璃的围墙围住,而玻璃墙外围,是层层叠叠的死徒,而云现在站的这个地方虽然是大街上,却显得异常平静。

整个围墙外除了死徒发出的低吼声和砸玻璃墙的声音,再没有其他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所有的死徒似的,让这些死徒丧心病狂地朝市政厅汇聚,这不正常。

还有一个,他的小队去哪里了?按道理说,他们守在这里肯定是会与死徒发生大规模战斗的,可是这里并没有战斗。

兵贵精,不贵多,小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云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个人都有过人的手段,都能独当一面,如果不是实力很强劲的对手,是不可能打败他们的,尤其,还是这几个人凑到一起的情况下。

应该是他们没出事,他和火身上有同心结,如果对方出了事,相互能感应到,只要找到他们就好,而且还得是尽快找到,天一亮,想走都走不了。

眼下要面对的,是得硬生生从这人山人海的死徒中杀进去,才能进入市政厅广场。

云正在思考着,一阵风吹下,一个人影从风中从虚无逐渐变成实体走出来。

这个人和肯特斯一样,也身穿西装,脸上带着一个和云同款的蓝色面具,举止颇为优雅。

云看了他一眼,“你去哪儿了?”

“我一直在暗处看着你们~”从声音上可以判定,蓝面具后面的脸一定在笑。

“还以为你在什么地方睡过头了呢~”

蓝面具很轻松地说道,“你以为肯特斯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就放你走?两个冠位魔术师的对决充其量就是五五开,这么大的取胜概率,不搏一把是魔术师的性格?~”

“也对,魔术师因为掌握着神秘力量,所以都比较高傲。在不清楚我的实力的情况下,他必然会和我一战,顺便扬个名。”云说着看了一眼蓝面具,“你不会是一直都在跟着我吧?”

“对,找到你之前,我去顺便搞了一下我们的撤退方案。”蓝面具说着一指头顶的天空。

只听隐隐约约一个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从高处来,越来越近,一架CH型双旋翼直升机从二人的头顶飞过,降落在了玻璃围墙里面的市政厅广场上。

只是,这个动静,肯定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代刑者,魔术师,武装队员,但凡是想活着从班加西出去的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会想尽办法赶来这里,不过,在城外戒备的政府军是不会让这架直升机轻易飞走的。

云纳闷的看着蓝面具,“你这是打算把人都招来?”

“你没发现吗?我们无意中掉进了别人的陷阱。”

“陷阱?”云更纳闷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他去克里奇大厦夺征召令,被卡尔·莫利亚发现,引发了大规模的变异,然后军方封城,这些都很正常,能有什么陷阱?

“伊比利亚军方一直在做一项秘密实验,好像是在研究某种生物武器,我们今天惹的麻烦,让军方认为是他们的实验出了某项问题,如果这件事公之于众,势必会引起统合政府、联盟和联邦的注意,搞不好还会引发战争,所以,军方下了死命令,要销毁一切可能会外泄的证据。”

云点点头,越是大国就约不允许一切会颠覆自己势力的可能性因素存在。

只是,“那你又是怎么知道。”

“我听到的~”蓝面具看着毫无表情的白面具耸耸肩,“我的魔术属性是风,只要有风的地方,都是我的能力范围。”

0

第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