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园之矩阵帝国>第十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小说:家园之矩阵帝国 作者:弓箭手 更新时间:2019/7/19 0:03:52

  N。C。0027年四月2日,AM9:34:31…32…33…

暮春的早晨,阳光明媚,微风透过落地窗,吹进屋内,带着丝丝寒意。

“阿嚏——”

被窝里的张仂琪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的想要翻身,却被旁边一堵坚实的肉墙挡住了。

等等!她是一个人住,哪来的肉墙?

混沌的脑子骤然清醒,她猛地睁开眼睛,映入视线的是熟悉的碎花窗帘和小巧的椭圆形床头柜。

呼!还好,是她的房间,没错……

她松了口气,笑了笑,估计是做梦,还是个春梦。

正当她闭上眼睛,准备继续发梦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从后面伸过来,正好罩在了她胸前那盈盈一握上,最可恶的是,大手还很不老实,令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哆嗦的转过头,身边坐着竟然有一个从上到下都很陌生但是又感觉很熟悉的男人!

轻轻撩开被子,张仂琪发现被子下面脱得就剩下她自己了,一脸惊恐的她,抢走了被子堵在胸前翻身掉下了床。

她胡乱爬起来,害怕的靠到衣柜门上,发现男人也在看她,四目相对……

山洞里。

女孩儿靠坐在山壁上,胸口的伤口不断的涌血,染红了半边身子。

“起来,我带你走。”男孩儿伸手要架起女孩儿,被女孩儿一把推开,女孩儿痛苦虚弱地吼道,“你别闹了,行不行!”

“不行!我说过,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死!”

女孩儿推开还想上前的男孩儿,“别逞强了,这次你做不到了,你走!你走啊!”

“小冰不要!小冰!”

浑身是血的女孩儿用尽身上最后的力气将男孩推出身边的山洞,跟着,穹顶掉下来的碎石把山洞封死。

安心猛然睁开眼睛,蹭地一下做了起来,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这句话并不能应用到安心的身上,安心不是第一次从这个梦里惊醒,这个恶梦,这么多年来,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侵入安心的睡眠里,就像诅咒一样,缠绕着安心,挥之不去,逃之不离。

捂着有些发疼的额头,安心回想着昨天他都干了些什么,手无意中摸到了一个女人的胸,软软凉凉滑滑,如果冻一般,盈盈一握……

等等!他经常是从女人的床上醒来,但是,他昨天找女人了?他不记得这个城市有他熟识到可以上床的女人。

额……安心尽量让自己昏沉的头脑清醒些,可眼前的场景有些出乎安心的意料,床下男人和女人的衣服混了一地,床上被子床单枕头一片皱褶,身边的异样让他回过神来,因为女人不但躲开了他的手,还抢走了盖在他身上的被,再环顾四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女人,陌生……但是却又很熟悉的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夜情吧?

“啊——!!!!!!”惊恐的尖叫声从张仂琪喉咙里爆发出来,墙皮都给震松了……然后她左手抄起枕头就往男人身上招呼。

她的家进贼了,不,是进狼了,一只色胆包天的狼!

“哎呦,我去……”安心捂着耳朵,感觉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面对女人突然歇斯底里地发难,安心竟然有些招架不住,整个人从床的另一边滚了下去……房间里充斥着女人河东狮一般的吼声。

也不知道这楼的隔音效果怎么,这要是把邻居引来,那可是不必要的麻烦啊!说都说不清楚。

安心也是胡乱地爬起来,不对,他还没穿衣服,赶紧从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内裤和裤子套上,扣好了皮带扣……

张仂琪缩到了屋角,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俨然一副你离我的小被子远点的架势,浑身的酸痛还有大腿间一种快要磨破了的疼痛,张仂琪拉开被子看到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尤其是胸口……显然面前这个男人对她做了不可描述而且人神共愤、丧尽天良的事。

不过,他的身上也挂了彩,前心后背遍布抓痕。

她反抗过吗?她抚住隐隐作痛的额头,该死,竟然又喝断片儿了……

安心的女人不少,但是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跟陌生女人,他这还是第一次,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连想说点什么打破一下尴尬的气氛都找不到词。

但是很快,安心捕捉到了另一个更可怕的信息,那就是床头柜上摆放着两个小红本,上写三个烫金大字,结婚证……!

安心再看看女人,那眼神里仿佛如狼似虎的要把自己吃了似的,不是恨,而是充满了欲望,“那什么……姑娘,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张仂琪这才回过神来,刚才竟然在看到他那黄金比例的六块肌时,走神了,还呆呆地松了抓着被子的手。她慌慌张张地抓起地上的裙子胡乱套在身上,下一步就是找武器自卫。男人那精悍的身材,想要杀她灭口简直易如反掌。

她往旁边的床头柜飘了一眼,想用闹钟当武器,可是闹钟不知所踪,柜子上只有两个红本,封面赫然印着三个烫金的大字——“结婚证”?!

狠狠一惊,她抓起红本翻开来,里面印着两个名字:张仂琪、安心,还有一张合影,新郎显然是床上的男人,而新娘,哦买嘎得嗯!除了她还能有谁?两人笑容幸福灿烂,新婚之喜很足嘛!再看看登记日期,四月一日,昨天?!

昨天,对于张仂琪来说,是个不堪回首的日子,一想到这,她就恨不得自己能打洞,然后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但是,眼前这个家伙该怎么解释,怎么会和他结婚?

该不会是那个女人为了搞她,把她弄进哪个电视台的整人秀节目吧?再看看床那边一脸尴尬的安心,这货肯定是电视台找来整她的群演。

张仂琪直接从床上跨过去,扑倒了安心,双手掐着安心的脖子可劲儿地摇,“你是哪个电视台的,我要起诉你们,你们的节目卑鄙!无耻!肮脏!下流!龌龊!侵犯个人隐私,还有涉嫌做假证,这可是违法的!”说完她把结婚证往安心脸上狠狠一甩,起身满屋子寻找隐藏的摄像头,万一他们给她拍了小视频给更新到国产区去,那就成了惊天大案了。

这小蹄子下手够狠的啊!一切发生得那么猝不及防,措手不及,把安心给整懵了,抓起结婚证,揉着脖子,爬起来把呼吸捋顺了,打开结婚证看了一眼……鸡泽斯!他竟然和这个女人结婚了?

啊!安心捂着发疼的脑袋赶紧回忆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记得,昨天他在公园里独自喝酒,然后这姑娘好像也喝醉了坐他旁边,还拿起他的酒就喝,还莫名其妙地两个人聊了起来,但是聊天的内容貌似是各说各的。

就喝了一顿酒而已,怎么就从单身男人变成了已婚男士了?这身份上的跨越着实让安心适应不了。

后面的事还没来得及想,安心的思绪就又被张仂琪拉回现实,因为张仂琪已经把自己的小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但是没有找到所谓的摄像头,她恼羞成怒,冲过来再次要掐他的脖子,“快点把摄像头交出来,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安心下意识地抓住张仂琪的手,向上一抖,只见张仂琪被扔了个纵向转体720度,随着张仂琪的一声咏叹调,正好仰面摔在床上。

张仂琪觉得她至少有一点想对了,这个男人要杀她灭口真的是易如反掌。因为安心在她落在床上一瞬间,已经扑在她身上,双手掐着她的手腕。

张仂琪这样咬牙狠狠地瞪着安心,这个男人一定是这样对她不可描述的!

安心被这样瞪得很不自在,喘了两口气,“你别这么冲动行不行?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怎么谈?”张仂琪警觉的问道。

额……结了婚就不能随便对待了,是吧?想到这,安心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你看啊!结婚证是真的,人也是真的……”

张仂琪突然说到,“你先放开我!”

安心起身做了个无害的动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半天没有站起来的张仂琪,可能是自己刚才太莽撞了,这丫头估计让自己给扔懵了。可是,这种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其实张仂琪并不是被安心那一下弄懵了,她也在回忆着,究竟这一天一夜都发生了什么。

只是记得,昨天,愚人节。

网上说,小心这天被朋友愚弄了。但是张仂琪没有被朋友愚弄,而是真的被自己的男友夏天明抛弃了,就在学校的操场上。

“琪琪,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天明,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我没开玩笑,真的。”

“为什么?”

“我爱上林子轩了。”

“……”

“我真的很爱她,我和她都……”

“我要和天明结婚了!”林子轩不知从哪里走过来,挽住了夏天明的手臂。

“琪琪,我……”

“你不要再说了!”张仂琪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强忍着不让自己发作,愚人节,她确实被愚弄了,被老天愚弄了。

“琪琪,对不起!”

张仂琪不知道是怎么来到她和夏天明第一次约会的公园的。她在公园外面的拉面馆里,点了十二瓶啤酒,然后自嘲的笑了笑,这里是他们第一次吃饭的地方。张仂琪从骨子里就不是个懦弱的人,所以此刻,她也一样,但是泪水却还是不自觉的流下来。喝完酒,她鬼使神差地在小公园里逛了起来。被冷风一吹,酒劲上来了,头一晕,就坐在安心坐的石凳上。

安心守着一打罐装XO喝着,今天,他一个很重要的人跳楼了。安心这些年一直在找这个人,但是,当他找到的时候,却是看到他落地的一瞬间。

张仂琪坐过来的时候,安心正拿着一罐XO浇在头顶上。大概是看到了张仂琪身上的落寞,让安心有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抠开一罐XO,递给了张仂琪。然后抹去脸上的酒。

喝了一口酒,安心闭着眼,说,“我跟你说啊,我兄弟是个好人,特别好的一人。”

张仂琪也说道,“我对爱情真的失望了!”

“他死的不值啊,特别的不值!”然后安心咬着牙恶狠狠的又说了一遍,“特别不值!”

张仂琪一脸的委屈,语气肯定的回答道,“特别不值!”

“我问你啊!”安心喝了一口酒,“为什么好人都没好下场!”

“是啊!我付出这么多谁看见啦!”

“嗯?!我看见了!”安心特别肯定,点指着自己的前方,越说越痛心疾首,“他死的时候我看得清清楚楚,可是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帮不上!”

“对,什么用都没有,现在谁都敢欺负我!”

“细想想啊!我一过气的富二代,就是一个兄弟,就只是因为钱,帮不上,呵呵呵,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堂堂一大小姐,我现在沦落到让人抢了我男朋友,让一个伪千金,你说我还活着干嘛啊?”

“呵呵呵呵……我安心发誓,我发誓,我一定要发财!我跟。”安心想了一下,然后大声说,“我跟我媳妇发誓,我要发财!一定!”

“我也发誓,我明天换个男人,对吧?我大不了找个人闪婚行吧!”说到这,张仂琪很深情地看着身边的这个感觉很熟悉的陌生人,“我太需要人理解我了!”

安心点点头,“我能理解你!”

“我真希望能有人理解我!”

安心回头看向张仂琪,“我希望有人能理解你,我也希望有人理解我!”

张仂琪一举手中的易拉罐,“来,理解万岁。”

“理解万岁!”安心举起易拉罐很豪放地和张仂琪碰了一下,又喝了一口酒,手抓着张仂琪的肩膀,看着张仂琪精巧的脸,“我跟你说啊!我没媳妇,要不咱俩领个证啊?”

张仂琪一挑眉,“你带证件了吗?”

“这!”安心从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塑料袋,然后晃了晃。

“你是有备而来吗?”说完,张仂琪眼神迷离地看着安心。

0

第十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