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曙光1279>第六章 楼头残梦五更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楼头残梦五更钟

小说:曙光1279 作者:言于然 更新时间:2019/4/3 13:53:59

  第六章楼头残梦五更钟

  腊月二十三,小年。

  如约而至的鹅毛大雪,却没有阻止人们对年节的向往与热情,临安城西市街上仍旧人潮攒动,而那半尺多的银装素裹,也很快便化成一地泥浆。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临安所有勋贵,天没亮就进宫与天家同迎新年。岳家一门三候,五房岳霆子岳纲承缉忠候,由于岳峥襄樊所立战功封冠军侯,原祁门候爵位从大房转至二房由岳雷子岳观继承。有资格参加新年进宫的岳家勋贵就有十数人。

  已时末刻,未到午时,岳家进宫的大队人马,就匆匆返回來了。看时间他们多半是没有在宫里领宴。岳家在京进支子弟,全都齐齐排在街道两边恭候。

  热闹非凡的岳王街上忽然安静了下来。放眼望去,却是街角一架牛车缓缓驶来。

  一路上,不知多少王公大臣的车马驴轿,纷纷避让。

  就在这个喧哗的闹市北街,有一条只能过一辆马车的小巷,小巷两边都是高高的围墙,围墙尽头只有一户人家,不大的门里边,别有洞天,占地有半亩,左右各有一排厢房,之中五间正屋一字排开。硕大的客厅里,正中一巨大的火盆两边各有六七人,相互紧张对持。其中一方领头的是一中年道姑,身形高挑消瘦,指掌干硬如精铁,隐现青色,抓功臻至化境,便是消失江湖四十年的原天山派弃徒梅洛。早年因为杀了师傅全家,在绿林间销声匿迹。对立的另一方头领仇九,面白无须,五短身材,身形如球,他的白猿通臂、棉掌、弹腿功夫极高,是少林寺俗家高手。

  只听仇九说道:“梅舵主,自从当年天降警示,和我大光明教圣教主一起降世的圣铁被你们方使者首先发现,南北双方商定先由你们南派查询转世教主三年,如果三年没有结果,改有我们北派查询,双方以后以一年为期,轮换查找圣教主。现在三年之期已到,希望你们信守承诺,把相关消息提供给我们,由我们继续查找教主。”

  梅洛回道:“仇旗主没有接到消息吗?近两天两位使者将汇聚临安,商议教主之事,你我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仇九微微楞了下,正要说话,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声撕裂了外边的风声,远远传来,哪惨叫声撕心裂肺,叫的凄惨,却显然是一两百米外的瞭望哨,哪一声惨叫之后,大雪中的声响再度平静下来,“啊——”惨叫声再度响起,两声惨叫间隔只是瞬间,第一声叫声还在百米之外,第二声乙到了大门外。大厅里的众人齐齐大吃一惊,仇九和梅洛双双抢出。

  “嘭”的一声巨响,只见院门遭到猛烈撞击,碎裂成几块,向仇梅二人飞来。仇九双掌探出,化出无数掌影快速击向碎门块,同时双脚并出攻向敌人的下三路。梅洛则腾空而起,如鬼魅般的身形,劫天爪向来人面门抓取。两人拳脚刚刚递出,眼前便出现无数血红掌影排山倒海而来。“啊、啊啊———————”咕噜噜抢出门外的三五人,惨叫着顺着厅门又滚了回去。

  “是千手千佛掌!”

  众人只见一身形巨大的喇嘛走进大厅道:“邓域和方天化越来越不长进了,迎接教主的事情怎么派这么几个废物来做。”

  大厅中一半人跪下叫道:“属下参见副教主。”

  这时一个留着长须,一身文士打扮的人,数九寒冬一边摇着折扇一边道:“阁下好像已经脱离我圣教,没有资格评论两位使者吧。”

  其因是丹巴在三十年前,前教主升天后,抢夺教主之位时就被左右光明使者联合驱除出教。

  丹巴阴冷的目光瞪着书生道:“你是谁?”

  书生道:“小生大光明教甲乙木旗副旗主孔杨。”

  丹巴一边用长袖憎袍使出铁袖功向孔杨攻击,一边道:“无名小卒,以下犯上。念在同教份上,留你一命。”

  孔杨看到丹巴抬起右手,急忙用梯云纵轻功飞退。“啪”的一声,孔杨感觉胸口如遭雷击,整个身体被击的一丈多远,登时儒衫被口中喷出的鲜血染红。

  丹巴扫了一圈众人道:“你们有谁说出转世灵童下落,本尊就不难为大家,不然休怪本尊不客气。”

  一时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丹巴看众人不说,一声长啸,众人就感觉有万千小虫钻进身体里,痛苦不堪。纷纷晕厥过去。

  冠军侯府西厅。

  外边虽然下着小雪,房间里烧着地笼,温暖如春。

  在一屋子衣着光鲜,大富大贵的贵人中,一个老者身着麻衣道袍,头发只简单用木簪笼住。鹤发童颜,面如重枣,三流花白长须,双目光华内敛。

  此麻衣道袍的老者,便是当代道教泰山,武林北斗,全真教丘处机邱真人。

  丘处机此次进京,是受岳观相请,入冠军侯府给岳家长孙岳鲲治病的。

  三年前其祖父葆真公岳甫刚刚从吏部尚书至事,恰逢岳甫公长子诞下灵儿,取名岳鲲。岳鲲出身时和其他婴儿并无二至,岳鲲满月,侯府为岳家长子长孙办满月酒。

  由于当年金国女真占领山东时,曲阜衍圣公就率领孔家降了女真。到了蒙古人灭亡了金国,又再次降了蒙古。将三姓家奴和汉奸的嘴脸做到极致。

  大宋几代帝王急欲树立岳家忠君爱国为典范,以消除山东孔家投敌的不利影响。

  未到已时皇后谢道清就在太监总管王春的陪同下,来到侯府代宋理宗传旨,敕封岳鲲为武略郎。皇后谢道清自己赐下礼物九担,宫里其他皇妃也都托皇后送上礼物六担三担不等,一时间临安岳王街贤德坊,岳家侯府前车水马龙。

  来往送礼之人,个个不是当朝显贵家族,就是朝中三公九卿。军中权贵将门述数到齐。

  今日都中各大府第没有一家遣管家之流持名帖送礼,多是各府世子,或家主自己亲自登门。

  在一院子衣着光鲜,大富大贵的贵人中,有一麻衣道袍老人算得上是一股清流。

  但满院贵人,却无人敢轻视此人。

  恰好邱真人丘处机云游到此,正逢岳家长孙满月,念及和岳甫公渊源,丘处机才亲自前来,给小公子赐福。

  等皇后和宫里的众人相继离开,这时侯府才是喧哗热闹的开始,续忠堂内,岳甫夫妇和兄弟岳观亲自陪同丘处机和几位年长老公爵闲话。

  “实在是怠慢了,邱真人多多包涵!”

  续忠堂内岳甫满面含笑,儒雅抱拳致歉道。

  丘处机自百年前出师以来,足迹遍布大宋各个角落,甚至远至大漠西域,以求挽回汉家疆土,救黎民以水火,又不和任何权利场上牵扯。在朝在野都德高望重。

  丘处机身份地位不同,他与岳甫夫妇齐坐于主坐。岳观和几位老公爵在下首相陪。

  老夫人笑道:“邱真人,你看是先进些斋饭还是先看看我那小孙儿?”

  正在这时岳峥匆匆进来,向上首行了一礼道:“父亲、母亲,鲲儿不知怎的发起了高烧,我以叫管家去请大夫来家看看,怕不好再带出来和邱真人和各位公爷长辈见面,请父亲、母亲大人定夺。”

  上首丘处机道:“不妨事,抱出来让我看看。”

  坐在侧位的开国公曹荣笑道:“你看,这里有个老神仙坐镇,还去请那些庸医做什么?”

  岳老夫人急急道:“还不把我那乖孙抱来,让邱真人给看看!”

  不一会,只见一宫装丽人,怀抱婴儿,在几个丫鬟婆婆陪同下进入大厅,一个丫鬟把提着的婴儿篮放在中间的紫檀条极上,宫装丽人把婴儿放入婴儿蓝后向众人团团施礼。

  丘处机站起身来,走到婴儿旁边,向篮内婴儿看去。婴儿因发着高烧,小脸通红,清水一般的眼睛向丘处机看去。

  岳家几位老人关切的看着邱真人的脸色,忽见邱真人面色一变,伸出中指摸向婴儿人中处鲜红的胎记,然后又单指搭上脉搏一会,缩回手后,在大厅中来回踱步,面露沉思。

  此时整个大厅一片寂静,大家目光都随着邱真人的身影忐忑不安。

  大约小一炷香时间,邱真人转头向岳甫正色道:“岳公,请借步说话。”

  两人来到偏厅,丘处机向岳甫道:“岳公,小公子脉象平稳,不是有疾之状。眉心正中红色胎记,并不是普通胎记。如果我所料不差,小公子这是开了天眼,是福是祸,我也想不清楚。有记载以来,开了天眼之人历史上连小公子在内总计只有三人,第一位是周文王时大将杨戬,第二位是秦汉时的楚霸王项羽,他们两人中,杨戬分封为诸侯,福及几十代子孙。而项羽则断子绝孙,死无葬身之地。小公子的高烧正是和这个有关。药石对小公子无用,只能用冷水敷其天眼处。小公子现在心智脑力还没长好,只有等到三岁,贫道才能试着帮其解困。能不能挺过这三年,全屏造化。”

  

0

第六章 楼头残梦五更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