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战火往事1成长记>第六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小说:战火往事1成长记 作者:华盛昌 更新时间:2019/3/28 17:54:58

方跃飞在后方医院抢救了十几个小时,身体里面的弹片取了出来,清理伤口,全身大部分皮肤被炮弹的碎片擦伤。

  “啊~好疼……”这是方跃飞躺在医院里面说的第一句话,旁边的护士发现方跃飞醒了,就赶紧的上前去了。

  “你醒了,你别乱动,我去叫医生。”那名护士就匆匆跑出去找医生去了。

  方跃飞那叫个郁闷啊,我倒是想动,全身被绑着沙袋,不动也感觉疼。

  很快,一个洋人医生过来了,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说道:“你醒了,别动,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方跃飞忍着身上的痛,动了动已经干了的嘴皮子说道:“能不能给我喝点水。”

  医生摇摇头,说道:“暂时还不可以,再过四个小时你才可以喝水,你的身体很差,喝水你就会吐出来,很容易造成吐血,再忍一忍,到时候就可以进食了。”

  说完话就安排自己的助手开始给方跃飞用药。

  那名护士看着躺在床上的方跃飞,说道:“你再忍一忍吧,我们也没有办法。”

  方跃飞说道:“好吧,想当初我们在战场上,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也扛过来了,谢谢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护士甜甜的一笑,说道:“我叫姚紫威,接下来几天我就是你的专职护士。”

  姚紫威,很好听的名字,方跃飞看着那名护士,长的瓜子脸,高跷的鼻子,樱桃小嘴,就像是不惹尘世间烟土的仙子,一时间,方跃飞有点呆住了。

  方跃飞缓缓神,说道:“小姚护士,我这多久能恢复啊。”

  姚紫威说道:“你这情况不好说,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半年。”

  方跃飞一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受这么重的伤,便是赶紧的说道:“小姚护士,你跟医生说一声,我身体很好,你们能不能给我加大剂量用药,我尽快好了我要回到我们的队伍。”

  姚紫威摇摇头,说道:“恐怕不行,你进来的时候,就剩一口气了,是弗雷格医生带着两名助手抢救了你十五个小时抢救过来的,你这条命是我们抢救回来的,你得听我们的。”

  方跃飞郁闷的摇摇头,说道:“真麻烦,早知道就往火堆里跳了,一下死了得了,现在倒好,他们在杀鬼子,让我一个人躺在这里,太难受了。”

  姚紫威耸耸肩,说道:“你好好歇着吧,我去忙了,等时间到了,我给你送饭过来。”

  方跃飞刚想再说什么,姚紫威转过身,说了一句:“你老实躺好了,等下会有别的护士过来给你打针,如果不老实,我就让他们关照关照你。”说完还带着那种笑容。

  看的方跃飞后背一冷,神经一紧,感觉身上又疼了几分。

  过了不久,姚紫威拿着一个方管型的东西,一指长的样子,好像跟口红差不多。

  姚紫威走上前,说道:“喂,你嘴唇干的难受不,要不要帮帮你。”

  方跃飞看着姚紫威,弱弱的口气带有一丝紧张,说道:“又不能喝水,你有什么办法,你手里拿的什么?”

  姚紫威拧开盖子,笑着说道:“这是那个美国记者薇薇安小姐给我的礼物,叫什么润唇膏,来,试一试。”

  说着就给方跃飞嘴唇涂了上去,奈何方跃飞全身都动不了,反抗也没有什么用。

  咦?挺好,好爽啊,原本干裂的嘴唇,涂上润唇膏后,变得湿润起来,还带有淡淡的香味,特别舒服。

  “小姚护士,这玩意儿涂我嘴上回头你再拿回去用,是不是我们间接性接吻了。”方跃飞带有戏谑的口气说道。

  姚紫威也没有生气,说道:“这东西我是第一次用,薇薇安小姐给了我三支,但我怕这东西不干净,就没用,你呀,也就是给我做实验用的。”

  我去,方跃飞差点吐血,这都可以,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看给方跃飞涂上之后,嘴唇上干裂慢慢的就湿润了,姚紫威笑嘻嘻的盖上盖子,放在了方跃飞的枕边。

  姚紫威笑着说道:“这一支送你了,告诉你一件事,我一直不敢用,因为这毕竟是涂嘴上的东西,万一有毒呢?”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姚紫威轻轻的把手放在方跃飞的肩膀上,轻轻的抓一抓。

  方跃飞瞬间感觉钻心的疼啊,“哎呦,我艹,小姚护士你轻点。”方跃飞忍着痛说道。

  姚紫威低声说道:“注意你的素质,侮辱一名女性是要被阉的。”说话的时候,带有一丝戏谑的表情。

  方跃飞瞬间感觉某个部位一凉,我去,这太狠了。

  …………

  “我在后方医院躺了四个多月,他来看了我几次,我出院的时候,他来接我的。”方跃飞说道。

  此时的他,看起来有些激动,身体在颤抖。

  “嘀铃铃~”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霍云州,这时,我才想起来,我还没给他回电话呢?

  我接通电话,说道:“小霍,我没事,你放心吧。”

  我和霍云州寒暄了几句就挂了,我不想打扰这种气氛,方老讲的很投入,似乎,我也能猜出来,姚紫威,跟他关系不一般。

  方跃飞把那个绿色的行军袋推到我面前,说道:“这个东西,我算是物归原主吧。”

  物归原主?什么意思?我一时间有点懵,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方跃飞盯着我,看的我心里很毛,不知道说点什么,他开口说道:“其实,我很早就看到了你的寻人布告,我调查了你一下,我才要你来的,我也是深思熟虑了很久。”

  我心里有点不安,难道,我家祖上也跟他们有交情?

  我试探的问道:“方老,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方跃飞说道:“你的爸爸,是不是叫罗淼。”

  我惊呆了,难不成,我就是……

  “没错,你爷爷,就是罗三炮,关于你的一切,我只听说过一些,只有那么一点点,具体的,你还得自己去找。”方跃飞说道。

  我家里从没人跟我说过这些,我对爷爷的印象很模糊,家里人也特意不让我知道,只有奶奶还在世的时候,跟我提了那么几句,但是我想接着问的时候,奶奶就闭口不提了,那如果这样说的,那我小时候的那个爷爷到底谁?以前我问起来我爷爷的事情,大家都是说的很模糊,后来奶奶去世了,爸爸很孝顺,决定在乡下继续守着爷爷奶奶给留的家业,妈妈不怕吃苦,愿意跟我爸爸在乡下。

  我多次想把他们接到市里来享福,他们就是不来,我回去看他们,也是放下钱就回来了,因为乡下的生活太艰苦了,我有点接受不了。

  似乎,从小到大,我从未听说过我爷爷的故事。

  这一刻,对于我来说,是颠覆了我的整个人生一般,葛庄是知道我的身份背景的,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五十多年前,我爷爷救了葛庄,五十多年后,葛庄找到了我。

  我们相遇不是偶然,是葛庄故意找到我的,他故意想让我去找于凤英,让我去帮他完成心愿,也许,这是他早就想到的,他怕我不管。

  天色已经很晚了,世军走上前,说道:“方老,您该休息了,天色不早了。”

  方跃飞说道:“关于后面的事情,我想我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你家人不告诉你,想必也不想让你知道,其实今天我也不想说的,但是,我不想让他带着遗憾,也不想让人忘记这段往事,如果你想继续知道后面的事情,你回家问问你家人吧。”

  我站起身,说道:“方老再见,我先走了。”

  我整个人脑袋都是乱的,万万没想到,整件事竟然跟我还有关系。

  方跃飞说道:“可以,如果有一天你想问我点什么,我我随时都可以接待你,但是,我年龄大了,你越快越好。”

  我没有回头,径直的走了出去,我要回乡下,我爸妈不告诉我的,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外面路灯已经亮了,站岗的士兵还在,依然那么的庄重,依然那么笔直的站着,就像一颗笔直的白杨树一样,大风都刮不倒。

  我连夜买了回雄西的票,给霍云州回了个短信,告诉他我直接回去了,这个孩子还挺好的,我很喜欢,有一股年轻人创业的劲头,如果葛军有他一半的好,我就替老鸟感到欣慰。

  我们家在雄西市东南方向的一个小村子,叫杨村,雄西这里天高皇帝远,政府开发都到不了这里,人们的生活也是特别艰苦,但是,他们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来支撑全家人的生活。

  我们家就在村北,老远就能看见,我这些年挣了钱,给他们盖了红砖砌墙,门口上是琉璃瓦,特别的气派,在杨村,我们家是头一份。

  我走到家门,大声喊道:“妈,我回来了。”不知道为啥,总喜欢喊妈,爸爸就在跟前我也喜欢喊妈妈做事,可能这就是母爱和父爱的后遗症吧。

  我妈打开了门,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脸上长出了一些皱纹,但是,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我妈一看是我,高兴的不得了,说道:“我儿子回来啦,快进来进来,你看你又瘦了,在外面是不是吃不好啊,你有没有谈对象啊,你说你三十岁的人了,连个媳妇都没有,隔壁村有个姑娘,人长啥样可好了……”

  我脑袋都要炸了,每次回家都是这样,不是催婚就是各种的关心,怪不得老人常说,没结婚的人都还是个孩子,额……无所谓啦,我装不懂这句话就好了。

  我打断我妈喋喋不休的询问,说道:“妈,我爸呢?”赶紧的打断吧,不然我脑袋真的炸了。

  老妈说道:“你爸去你六爷那里了,你六爷病重,所有人都过去决定一下怎么办后事呢。”

  乡下就是这样,红白喜事都是大家商量着来,这样大家也能增进感情,大家在一块欢欢乐乐的,其乐融融,当然了,像这个白事确实欢乐起不来。

  我说道:“妈,我包里有两瓶好酒,还有一些吃的,你给做出来,晚上我爸回来我们喝一盅。”

  “诶,我要不要通知你三婶,让她给你做媒,去见见那位姑娘……”老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唠叨。

  我赶紧的摆摆手,打个哈欠,说道:“妈妈妈,饶了我,坐了一晚上车,困的不行了,我先去睡了。”

  说完我就赶紧溜了,其实我不是不想结婚,我只是喜欢一个姑娘,她现在去国外读书去了,我们相约好了,她回来我们就结婚,那一年,我十八岁,她……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们不想听。

  天色渐晚,老爸回来了,身材消瘦,还是以往的打扮,身穿粗布衣,我给他买了好多名牌衣服,说是不舒服,让我那手巧的老妈,给改成吊带了,每次我都是心头一群数不清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起身走出偏房,老爸看到我,没有一丝惊讶,也许是作为男人应有的心理素质,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现在想想,方老告诉我的,也许,这就是祖上遗传的气质吧。

  妈卖批……我的那份遗传哪里去了……

  老爸倒了一杯茶,说道:“你回来了……怎么,想通了,回来守这份家业。”说话的口气很平淡,似乎跟老友谈话一样。

  就这个,我还真不稀罕,但是,我不能说出口,因为,他是我爹,我不能惹他生气。

  我试探说道:“没啥,就是好久不回来了,想跟你喝点。”老爸的脾气我知道,如果直接问的话,他不会说的,只能灌他点酒,说不定还能套出点什么。

  老爹脸色神秘一笑,说道:“真的?你确定没什么事?”

  我心虚啊,从小到大,我什么事儿都瞒不住他,他心机很重,我有时候都感觉我不但没遗传他的气质,还没遗传我爸的心机城府,会不会是我妈……呸呸呸……想尼玛什么呢。

  我嘿嘿一笑,低声说道:“我这次从琳琳他妈那里弄来了一些酒,都是她生意朋友送来的珍品,我想陪你尝尝,别让二叔知道了,不然过来分一杯羹,你不心疼我心疼。”

  这个时候,我只能这么说了,唉,可怜了我的钱包,那可是花了好几百块钱买的,却让葛琳她妈带了高帽。

  老爸表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原来是这样,好,来来来,拿出来尝尝。”

  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喝的有点迷糊了,老爸看我的样子有点醉意,说道:“臭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再不问我,我就算说了,你也记不住了。”

0

第六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