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全能战警在非洲>第一章 战斗在非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战斗在非洲

小说:全能战警在非洲 作者:西山君子 更新时间:2019/3/30 15:30:15

漫天遍地的黄沙,偶尔吹过的微风卷动着细小的沙粒,远处是绵延的沙丘。

近处是稀疏分布的植物,低矮的树身努力的舒展着遍布针叶的枝条,勉强的形成一个个淡淡的树影;

沙粒随风飘起又随风落下,覆在地面上,形成一个个奇怪的低凹或或凸起。

头顶的太阳坚定又执着的将热量无私的奉献出来,照在这片本已经干旱的荒漠上,蒸腾的热浪扭曲着远近的景物;

一副荒凉而瑰丽的大漠风光。

近处的树影下,一处凸起突然动了起来,一个人抬起身形,抖动着身上的沙尘。

他咬牙努力地撑起自己的上身,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这个独自在荒漠中醒来的人,名叫云诚。

在非洲工作的他不小心卷入了一场绑架,被挟持到这里,半路上逃脱;

在渺无人烟的荒漠里逃亡许久,最终因为伤痛和饥渴晕倒在荒漠的一颗树下。

云诚刚才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身下一片滚烫,头顶炽热的太阳有些晃眼,不知道身处何地的他有些茫然。

尝试着活动一下自己的手脚,他感觉到身体一阵的虚弱,身上的软弱无力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处于虚弱脱水的状态,

云诚有些恍惚,昨天晕倒前的记忆本来很清晰,却突然多了许多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

突然融入的这些记忆显示,前一刻的自己还在病床上躺着,好像因为受伤严重被抬到了手术室,正在准备手术。

那时的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但是还是隐约中能感受到周边聚集的许多医护人员,就在彻底坠入黑暗之前,耳边还有人焦急的喊着,让医生救救他;

倏然,原本自己的记忆纷至沓来,与脑中的回忆一下子交杂在一起,两种画面不停地在他的脑子里交错;

各种人脸和记忆像是快速播放的电影,头脑中剧烈的疼痛瞬间让云诚忍不住低下头,双手抱住脑袋**出声来。

强大的脑部冲击让他再也忍受不住,痛苦的**一声,立刻又晕了过去。

太阳逐渐西斜,微风也多了一丝清凉的意味,就连沙漠里的植物仿佛都舒展了些。

从昏迷中再次醒过来的云诚,睁着眼睛看着身下的沙漠,忍不住咒骂出来,尼玛,这是哪路神仙的杰作啊,这是给我开的玩笑吗?

这具身体内突然融入了一些散碎的记忆,首先就是无数纷杂人物画面,接着是一些专业的军旅生活和警察经历。

是的,一个牺牲的灵魂,记忆的一些碎片竟然跨过时空来到他的身体里。

这个倒霉灵魂原本的主人18岁参军,当了侦察兵,学了一身的本事。

后来遇上部队改编,他转业到地方去工作,到了大城市当了一名光荣的刑警;

某天城市里发生了劫持事件,他奉命带队到场处置。

他进店与劫匪进行谈判时候,在临机击毙劫匪的行动中,身中两枪;

在撑着伤势将劫匪击毙之后,他也因为胸部的枪伤晕倒在地,被送进了医院;

于是出现了脑中散碎的画面。

这个牺牲的英雄,不知道是不是心有不甘,灵魂没有寂灭,进入到了现在云诚的身体里。

而现在这个倒霉的家伙,云诚,同样也是出身于一个小地方,华国的一个在地图上都没有标明的小村子;

在理想和现实的双重打压下他来到非洲中部的梅纳国打工挣钱;

话说他原来的工作也还凑合,学的外语,毕业后就当了一名光荣的大学老师;可惜工资实在不高,一个月3-4千的工资,刚够自己花销;

自己上学时候欠下的外债一直还不上,还有父母劳作一生还在乡下土房子里受苦的现状,迫使他下定决心做出改变。

国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改变命运,正好这个时期,非洲市场火热,许多公司都在招人,他也因缘际会获得了一个出国的机会。

好在工作这几年他倒是没丢下学习,趁着业余时间学习了国际贸易和市场营销;

加上他自小也是个聪明的孩子,记忆力一直不错,凭着优秀的履历和面试时的表现,一家燕京的设备销售公司录取了他。

一番回忆的纠结,好不容易捋清头绪的云诚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他一个身处于非洲努力挣钱的小人物,跑到这个非洲国家打工为公司推销设备,却无意中落入了当地绑匪的手中。

这样离奇的事情想想都有些滑稽,不过突如其来的记忆倒是为他提供了许多生存技能;

现在的他没有时间去想明白前因后果,面对的棘手问题是自己如何走出眼前的这片沙漠。

看看身边的一瓶还有大半瓶的矿泉水,一包已经打开的饼干,云诚知道,这是自己目前仅有的维持生存的东西。

云诚打开水瓶,小口喝了一口水,在口腔里努力活动一下,让自己干的冒火的口腔和喉咙略为缓解一些,然后缓缓咽下;

融入的记忆提醒着云诚自己现在危险的处境,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荒漠里,高温和饥渴随时会要了他的命;

或许他靠着那仅有的食物还可以撑过饥饿,但是没有水,他绝对活不过两天;

现在剩下的水他已经不敢再动了,他不知道自己还需要撑多久,那些水是他最后的救命之物。

云诚把水瓶拿起来,仔细地把瓶盖再拧紧一点,然后从身上的内衣上撕下来一片布,把瓶子包严实了。

他可不敢大意,这样的高温,水平中的水也会缓慢的蒸发,如果水干掉,自己就完了。

他又把散落的饼干拾起来,用饼干袋仔细的包好,装进自己的口袋,把水瓶小心地放在自己另一个口袋里。

努力站起身形,云诚辨别了一下方向,脑子涌现的记忆和经验,让他努力的迈出脚步,向着判定的西南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他身体脱水严重,还要承受着几十度的高温,在太阳底下行走绝对是危险的举动;

但是云诚没有办法,危险随时会降临;

看着身体的状况还可以支撑,他下定决心,尽快找一个躲避日头的所在。

在烈日下独行许久,终于让他发现了救命的东西,沙漠里的生命确实无比强大,那是一片稀疏的针叶灌木丛;

先前遇到的植物他不认识,也不知道有没有毒,但是现在不同,他辨别出这是非洲沙漠里常见的光棍树;

这些植物可是没有毒的;

看着低矮的植物扭曲着身体将自己的枝叶伸展,形成的那一片小小阴凉对现在的云诚就像是旧约传说中那片神奇的迦南美地;

他挣扎着奋力扑过去,一躲在阴影下,那种炽热的高温也显得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云诚拿出水瓶,又咽下去一口水,忍住自己强烈的把水喝光的欲望,凭着自己最后的理智把水瓶拧紧放回去,然后躲在树下,开始拼命地刨起来。

这种沙漠植物有着发达的根系,深入沙子下几米的地方,哪怕有一点点水分都能让它们生长壮大;

忍住手指被沙子摩擦的剧痛,还有偶尔砂砾划破皮肤的痛苦,云诚咬着牙拼命刨下去一米多深。

还好沙子疏松,不然没有工具的他还真是对付不了,好不容易露出一丛树根,云诚管不了那么多了,用力拔起一丛就放进了嘴里用力的咀嚼。

沙子的粗粝还有树根的苦涩让他难以抑制的想要呕吐,但是生存下去的强大意念让他忍住了,梗着脖子奋力咽下去,紧接着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操作。

努力奋战了许久,勉强把饥渴压下去的云诚躺在树荫下的沙坑里,感受着身下那微不可查的湿润水气,终于镇定下来;

云诚根据地理知识和自己的回忆,判断出一些信息;

自己所处的位置应该在赤道以北15-35度的地带有着大片的沙漠带。

记忆提示他逃跑的地方是非洲中部的布当国,目前大概的位置是在其西北部的荒漠里。

他工作地梅纳和现在的布当是邻国,同样地处非洲撒哈拉大沙漠的南端;

如果没有充足的生存准备,进入这个广袤的沙漠区域的人基本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云诚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出国捞金,家里还有辛苦的老父母等着自己奉养,他发誓一定要回去;

找到生存动力的他躺在树荫下努力闭上眼睛,这个时候睡觉是恢复体能最好的办法,同时也是最节省体力的方式。

迷迷糊糊中,云诚仿佛听到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一下子惊醒过来,他翻身坐起,有了糖分和维生素补充的身体也勉强恢复了状态;

天色已经暗下来,四周的景物隐隐约约,沙坑还有周边稀疏的灌木很好地隐蔽了他的身形;

稍微从沙坑里抬起头来,云诚向四处张望,但是没有看见任何车子和人;

他不得不冒险站起来,在黑暗笼罩下,远处隐约有几点灯光闪烁,随着夜风吹过耳边,传来微弱可闻的马达轰鸣声。

云诚面对着一个两难的选择,他不知道是留在原地还是应该冒险过去拦截;

搭载车辆是最快捷也是最安全的离开方式,可是依稀的警觉提醒他,黑夜里出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的人绝非良善之辈,很有可能是那些追踪他的劫匪。

任何冒险对于此刻的他都是致命的,没有体力也没有武器的他,一旦遇到劫匪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思忖良久,云诚还是没法放弃这个诱惑,冒险一试也是可以的,好歹记忆里丰富的从军经历让他能够勉强应对这种复杂形势。

云诚慢慢地从沙坑里走出来,借助着夜色和灌木尽量掩藏着自己的身形,缓慢地接近前方的灯光;

那看起来200多米的距离对于他就是一个煎熬,强烈求生的欲望和后天培养的警觉让他脑中不停地天人交战;

努力压着步子的云诚小口的呼吸,抑制自己的喘息声,逐渐地接近了灯光射来的一处空地。

大概离着十几米的距离,云诚看到了一处火堆,在火堆的外围是并排而列的两辆车子,那是两辆非洲常见的丰田皮卡,此刻车子已经熄火;

再看过去,几个非洲人围着一个刚燃起的火堆,火光映照下大概有8-9个人在活动,有的在忙着从车上卸东西,有的围着火堆在低声交谈;

看上去几个人穿着各色衣服,有几个还穿着非洲常见的阿拉伯长袍;

随着火光的明暗,正在接近的云诚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仔细辨认一下,认出来这些人正是那帮绑架自己的匪徒,他马上放慢呼吸,压低身形缓缓地往后撤回来;

好不容易撤回沙坑的云诚不敢停歇,拿出自己的储备,吃了两片饼干,又喝了一口水,趁着夜色继续朝着西南方向走去。

8

第一章 战斗在非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