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全能战警在非洲>第十二章 狼烟起江山北望(战争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狼烟起江山北望(战争一)

小说:全能战警在非洲 作者:西山君子 更新时间:2019/4/16 9:23:53

  2月4日,一个无比寻常的日子,但是对于所有在梅纳生活的人来说,却是值得永久记住的一天。

  这一天,东部边境狼烟再起,酝酿了一年多的风暴裹挟着无尽的威势横扫一切。

  叛军领袖阿马特哈桑,在聚集了麾下的所有战士之后,提前一天做出了部署。

  他将部队一分为二,成南北两个军团,北线军团下辖2000人,南线军团下辖1000多人。

  两个军团秘密分两路行军,封锁了整个富尔地区,在接近富尔地区和梅纳政府实际控制线的位置,潜伏下来。

  4日的上午,北路军团从富尔地区一侧出发,快速越过实际控制线,向附近的边境城镇伊尔巴攻击前进。

  北线军团的司令官,是哈桑的得力盟友,阿杜姆,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将军。

  伊尔巴本就作为梅纳东部集团的前哨站存在,仅有100多名士兵,面对叛军的攻击,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很快败退,一半以上的士兵被俘虏,剩余的人匆忙逃回了毕乐定,找到自己的大部队汇合。

  毕乐定作为东部集团的最前出指挥所,总共有着5000人的兵力驻守。其中,毕乐定驻扎3000人,两个卫星城阿哈达和杰哈斯各驻扎1000人;

  当败退回来的伊尔巴驻军和逃离的牧民送上消息的时候,驻军负责人卡巴上校大吃一惊。

  他得到的消息是,来犯的敌军数量不明,仅是攻击伊尔巴的时候已经人数两千以上,而且后续行动中,不停的有后续的运兵车辆到来,增加的士兵数目依然不详。

  这时候他的手下侦查到,占领伊尔巴的敌军,已经分出一部分乘车向西进发,同时分出数百人向南而来;

  还有情报表明,叛军仍然在不断的增兵。

  知道情势危急的卡巴上校,立刻下令两个卫星城的驻军,抛弃一切辎重,全速赶到毕乐定协防。

  他的命令刚刚发出,城外已经传出敌军南来的数百人兵临城下的消息。

  苦于手中兵力不足的卡巴上校,无奈地下达了就地防御的命令,同时他立刻把信息通知了临近的贝歇和阿的黑两个地方。

  其实,这就是阿杜姆将军的一招“无中生有”,车辆载着少数的士兵从伊尔巴向西,在无人的沙漠里绕一个大圈,然后从北方重新进入占领区,如此循环往复,造成了不断增兵的假象,让不远处的驻军吓破了胆。

  他的这一招使出,不单单轻松夺取了毕乐定附近的两个重要基点,也为自己争取到了必要的修整时间。

  叛军的行动还起到了调虎离山的作用。

  前文也说过,一直以来,梅纳东部的守军集团,下辖一万人的部队,迫于守卫的范围较大,分成三个点驻防。

  毕乐定附近是他们重点关注的焦点,兵力较多;位置略微靠南的贝歇和阿的黑则作为布防的次重点,兵力稍显薄弱。这样的布置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兵力分散。

  远在数百里之外的贝歇不知道具体情况,东部守备区的总司令苏勒曼,被前方作战的军官夸大的战情所迷惑,下达了一个错误的命令;

  他将本就不多的贝歇和阿的黑两地驻军,抽出了1500人,携带各类补给北上支援;

  同时他还命令毕乐定驻军分兵出击,收回伊尔巴,将所有的叛军赶回富尔地区。

  这位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司令官,为什么下达这样的错误指令,不得而知,但是,造成的后果就是贝歇和阿的黑的防御变得非常薄弱,剩下的3500人勉强形成防御。

  在毕乐定,两个卫星城里的两千名驻军抛下装备辎重,急行军向毕乐定增援,走到半路却接到了北上收复伊尔巴的命令;

  他们作为前军将首先出发,毕乐定方面将再派出2000人随后北上,两队共同作战收回伊尔巴。

  带队的军官都快哭了,什么样的指挥能够在前后两个小时内下达这样矛盾的命令啊。

  可怜的基层官兵没有抗议的权利,只能饿着肚子就地整队,准备北上。

  在攻占了伊尔巴之后,叛军部队的北线军团没有停下脚步,就地进行简单的修整和补给,就迅速移动,向占领区南部前进,选择了一个位置布下了埋伏。

  这个地点无巧不巧,正是当初云诚他们执行打击任务的地方,看来这个地方注定要成为凶地了。

  毕乐定的卡巴上校在派出卫星城的2000人北上之后,立即组织了部下约2000人乘坐车辆出发,预图两只部队汇合形成优势,对叛军施以重击。

  可惜这支部队刚出城,就遭到了数百名先期抵达叛军的骚扰,不管是必经道路上倒卧的树木石头,还是路边突然射来的子弹火箭弹,让这支部队举步维艰。

  短短的100多公里,花了两个小时还没到一半路程。

  先前北上的2000名卫星城士兵,以前中后的队形向北,当前队刚刚通过那处险地的时候,以逸待劳的叛军,立刻露出身形,数不清的子弹和火箭弹瞬间扫向了这支略显混乱的队伍;

  前对的数百驻军士兵被突然杀出的队伍打了个措手不及,失去队形和找不到指挥官的情况下,数个分队只好各自为战。

  无奈他们饿着肚子急行军半天,还没有携带重型武器;

  在叛军的猛烈攻势下,这支暴露在子弹和炮弹下的队伍没有挣扎十几分钟就崩溃了。

  仓皇下的队伍没有了抵抗的勇气,纷纷掉头或者撒开两腿向着各个方向逃散。

  叛军依仗着数量较多的车辆,从多个方向,驱赶着溃军向后逃跑,预图借机攻击主力。

  好在前头部队的遭袭起了预警作用,带队的驻军指挥官也是个经验充足的老手,立刻下达命令,让所有的车辆一律车头向外,排成粗糙的环形,将随车的重机枪分点布置,参战的士兵按照区块,直接向各自的直属长官负责。

  还没有等他们转换完队形,趁火打劫的叛军就携着排山倒海之势从北向南扑来,

  所有的叛军士兵都紧闭着嘴巴,发起进攻的队伍里没有任何人声,只有枪声和爆炸声不断轰响。

  沉默的队伍就这样以散兵阵型压向防御的部队,在防御队伍紧张的吼叫声中,机枪和步枪的爆炸声首先响起。

  但是稀疏的阵型形不成密集的弹幕,借助着前面车辆的掩蔽,还有不断的躲闪,沉默的进攻队伍带着不断的压迫,快速接近防御阵线。

  而这时,叛军进攻队伍的后方,数量不明的车辆驰援到来,大威力的车载机枪,将一枚枚足以撕裂装甲的子弹射向防御阵型。

  政府军方面经历了初期的慌乱,很快稳住了阵脚,在带队军官的强势弹压下,坚守在阵线上。

  不断的有士兵捂着伤口惨叫着倒在地上,周边炸起的石子和尘土,将整个防御阵线都笼罩在尘雾中,政府军一方,只能尽全力的发出大喊,拼命的将恐惧随着子弹射出去。

  而对面的进攻队伍则始终保持着可怕的静默,就那么一声不吭的冲上前,有人中枪倒地,后面的战士继续冲上,偶然间才有受伤未死的士兵发出细微的呻吟。

  这种可怕的作战模式,几乎击垮政府军的防御阵线,伤亡人数直线上升。

  他们防守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许多漏洞,只能依靠不断移动的车辆载着机枪来暂时封住缺口。

  残酷的战斗继续着。。。

  当北上支援的2000名毕乐定援军,累的半死的到达战场的时候,已经只剩下经历了战败的政府军,在默默的打扫战场、救治伤员。

  是的,他们战败了。整个防线被突破,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伤亡。

  令他们惊讶的是,叛军攻击的队伍没有进行屠杀,也没有俘虏,而是简单打扫战场,带着自己战友的尸体,转而向别的方向移动而去。

  事后统计,这支部队的伤亡很大,前期的数百前军伤亡殆尽,后军的拼死防守,更是付出了血的代价,1500人的中后军,只剩下几百残兵。

  虽然偶尔还有回归的逃兵,但这支队伍基本上已经废了,几百人的残兵,整个队伍士气低迷,没有了丝毫战心。

  支援的这支部队倒是损失不大,仅仅有200多人受伤,几十人死亡,可是经过一路的坎坷,再加上到达现场看到的惨况,士气更是降到了冰点。

  两支倒霉的部队,面对人数处于劣势,武器存在不足的敌人,打成这个样子,实在让他们心里憋气。

  对原本下达狗血命令的上层指挥官,大家就更是一肚子气了。

  离去的叛军北线军团却没有远撤,他们绕过战场,在沙漠里的一处地方简单修整之后,就从沙漠里的小路穿插,悄悄移动到了毕乐定的后方。

  毕乐定驻军长官卡巴上校,还在为派出去的队伍遭袭,损伤惨重而大为恼火的时候,叛军已经兵临城下了。

  此时已经是4日的傍晚,周边局势混乱,而且夜色也成为攻击队伍的最大助手。

  面对突然出现的敌人,卡巴差点挠破了头皮,他手下仅剩1000人的队伍,无论如何也不敢再下达出击的命令了。

  面对人数不详的敌人,他心里怯意早生。况且这支叛军刚刚才攻下了伊尔巴,袭击了自己派出去收复失地的大军。

  他只能一方面向贝歇求援,一方面让所有驻军集合,依靠城郊简易的建筑物还有数量不多的装甲车布下防线。

  在这个没有城墙和战壕的非洲国家,大部分的战斗都是在野外,也就决定了攻击的一方拥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从四面八方发起进攻。

  经验丰富的叛军北线军团,预图釜底抽薪,直接将这个北部的重镇收入囊中;

  他们没有挤成一团从正面硬碰,而是利用自己的流动优势,以两到三辆车子为一组,结合着数量不等的步兵,从四面八方,向城市内部渗透。

  一时间,枪声和爆炸声充斥了这个边境城市。

  数量有限的装甲车在夜色和混乱下成为首批受打击的目标。

  无数的火箭弹和重机枪子弹,带着尖利的啸声射进了驻军的防线,到处是中弹倒地的哀嚎,还有火箭筒击中目标后升起的冲天火焰。

  攻击队伍保持了一贯的沉默,无声的攻击前进,快速穿插的队伍很快就突破了守军的防线。

  战场上的火爆影响到了市区的民众,居民躲在家中的角落,无助的向着真主祈祷。

  可惜,到处穿插的车辆和人影,依旧散布了死亡的阴影,死神在整个城市的上空挥动着镰刀,尽情的收割着生命,不论是士兵还是平民,没有人可以幸免。

  子弹飞过防守部队的上空,穿透了城市内那些薄弱的建筑。无数躲藏在家中的居民,伴随着惨哼倒在自己的家中。炸塌的房屋和死亡的人数直线上升。

  战线被突破的驻军,只能收缩阵型,在卡巴上校的指挥下,占据了城中的几个据点,妄图坚守到援军到来的一刻。

  时间在杀戮和血腥中飞逝,死亡的阴影始终笼罩着整个城市,在无边的爆炸和火焰中,一切的无辜和弱小都成为死神的祭品。

  在外围发起突破攻击的叛军队伍,已经很多都进入了城镇内,还袭击了驻军的最后据点,炸毁了几辆来不及逃跑的装甲车。

  但是毫无征兆的,叛军队伍就收起了攻势,在流水一般的灵活运动中,突然集合起来向着北部的沙漠地带扬长而去。

  躲过了一劫的毕乐定守军,目瞪口呆的看着叛军离去,敌人如水银泻地的狂猛攻击耗尽了他们的勇气和体力。

  趴在倒塌的建筑物后,许多的士兵放下枪开始向着东方膜拜。

  他们在感谢真主的保佑。

  可能他们的祈祷真的发挥了作用,这场猛烈的战斗仅仅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当北线军团在埋伏圈内,发动了对2000北上的政府军部队的攻击的时候,贝歇和阿的黑抽调的1500人正在崎岖的沙漠里奋力向北跋涉,剩下的部队则在紧张的调防。

  早就守在东部边境的哈桑,接到情报人员的通知后,立刻带领南部军团的1000多人,从梅纳的东部边境切入,以骄横的姿态猛扑阿的黑。

  一招声东击西被他利用的炉火纯青。

  奇怪的是在他的攻击下,拥有数量及武器优势的驻军没有出击,只敢依据城镇建立防御线发起抵抗。

  叛军集团在阿的黑的城郊与政府军接战,战斗却不是很激烈,双方都保持了克制,仅仅在战斗半个多小时后,叛军就甩下驻军,开始了战略转移;

  阿的黑附近的战火已经平息了许久,但是枪声却离奇的没有停下,驻军发给贝歇驻军大本营和首都的战情通报是:

  阿的黑附近的战斗十分激烈,叛军集结了数千人,对阿的黑发起了猛攻;

  驻军拼死作战,经过了数个小时的猛烈还击之后,无奈人数和补给限制,牺牲了数百人;目前正退回到市内建立防线,展开还击,并坚守待援。

  此刻的贝歇仅剩下不到2000人的部队,他们保证自己的安危都有些勉强,根本没有能力调动力量出去增援。

  苏勒曼将军只得仓促命令北部的毕乐定取消攻击计划,坚守待援,同时将贝歇原先派出的1500援军召回助守。

  毕乐定正在经受着痛苦的煎熬,哪有时间去抱怨这种荒唐命令?两只北上收复失地的部队还在舔舐伤口后匆匆折返的途中。

  而被派去执行支援任务的部队,刚刚进入重沙区,努力向北龟速前进,却又接到了变动的命令,所有人都被命令折磨的几乎崩溃了。

  哈桑带领的南线部队,攻击阿的黑伤亡不大;

  在战斗尚未结束的情况下,他就带着队伍绕过阿的黑防线,向西进发。

  诡异的是,阿的黑的驻军部队得到的命令是原地防守,以免叛军反戈一击。

  当哈桑的队伍在瞒天过海之下,快速的行军,接近东部重镇贝歇的时候,正好是4日的晚上。

  借助着夜色的掩护,整个队伍也是分成无数分队,如同见到美食的蝗虫,在子弹和炮弹的轰响中,冲向了贝歇的各个方向。

  驻军明显准备不足,他们初始还以为是哪里的援军抵达呢。

  当战斗爆发的时候,苏勒曼将军才临时下达命令,所有能动的坦克和装甲车大约40多辆,全部出动,向着叛军的阵线突击。

  无奈在夜色下打中高速运动的车辆,实在难为这些操作坦克的战士了。

  没有良好的技术,平时缺乏实操,本身设备陈旧,特别是老旧的坦克没有夜视仪和动态射击瞄准等配置,在战场上反而变成了一个个靶子。

  被击毁了十几辆之后,剩余的坦克只能仓促排成一线,变成护盾,为后面的守卫部队提供掩护。

  叛军的战场经验确实非同凡响,在保持高速运动中,多架高射机枪组成的攻击组合,搭配上载有两名技术优良的火箭筒发射手的皮卡车,形成了突破的主要箭头。

  一时间,子弹和炮弹瞄着那些不能动的铁疙瘩扫射。

  在不断的爆炸声中,无数可怜的操作手伴随着自己的坦克陷入了火光中。

  燃烧的火焰形成了天然的指引,叛军的车辆如同在水中游动的鱼,自由的插入各个阵列。在敌我不分中,人员少的一方反而占有了优势,无差别的射击,带给了守军巨大的伤亡。

  与到处呐喊惨叫的守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战场上神出鬼没的叛军士兵,借助着混乱,一声不吭的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战斗没有持续太久,守军就抵挡不住了。

  带队的军官迫不得已之下发出了撤回城里的命令;好在这支部队总算是久经战阵,还能勉强维持着防线。在交替掩护中撤回城中。

  镇守的苏勒曼将军,再次下令,取消一切出击计划;

  他让所有的部队,在贝歇西部和北部蜷缩成一团,沿着进城和出城的道路,依据着城市里几个较为坚固的建筑,开始了最后的抵抗。

  接近3个小时的攻击,驻守的士兵总算没有丧失战斗热情,所有的人都经受住了考验;

  这个时候,苏勒曼为镇守部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1500名北上的援军,正以急行军的方式,返回贝歇。

  这个消息顿时让所有的士兵重新焕发了斗志。

  同样诡异的是,就在贝歇政府军召开临时战地会议,准备会同来援的队伍打一个反包围战役的时候,城外密集的枪声却逐渐消失了。

  前线的观察员带给苏勒曼一个令人咋舌的消息,叛军突然撤退了,数量庞大的车辆和士兵就那样神秘的消失了。

  战斗仿佛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当整个东部区域的驻军在收敛兵力,调整布防,战战兢兢中准备迎接下一波袭击的时候,哈桑带着伤亡不大的部队正在向着贝歇北部的沙漠地区行军。

  整个的战场形势和南北配合行动完全按照他的预期展开。

  他们的群狼战术或者说是闪电战术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完全处于劣势的他们,发挥出了百分之二百以上的战力,利用各种战术,将整个东部区域搅了个稀巴烂。

  哈桑带着自己的南部军团北上到了沙漠里,在手中精密的地图和优秀的向导带领下,

  他们穿越了数百公里,与自己麾下的北方集团在沙漠的一条季节河巴打河附近会师。

  两个有力的拳头集中起来,形成一条粗壮的胳膊,向着中部区域的北部重镇阿迪,开始隐秘行军。

  东部的混乱,还有无数请求支援的电文,堆满了梅纳政府军方的案头。

  原来的轻视早已没有了,剩下的是一帮将军们傻着眼看着汇拢来的情报。

  他们面对这样的行动有些无奈,按说他们早前的军事生涯中经历了太多这种战斗,不过因为所处位置不一样,如今的他们不可能抛掉所有的国土,专心对付那几千个流窜的叛军。

  在无数次的争吵和讨论后,最后由最高领导拍板,调动本就不多的中部集团所属部队,北上沙漠,寻找叛军的影子,择机决战。

  中部集团在一系列抽调之后,军力也变得薄弱,抽调了2000多人之后,不足6000人的军队镇守着老大的地盘,明显不够用啊。

  无奈的中部集团司令官哥衣将军只好缩回了伸向东部和南部的触角,尽量的保证阿迪和蒙哥两个中部重镇的安全。

  

0

第十二章 狼烟起江山北望(战争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