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虹彩六号 霜降行动>第一幕 狼入羊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幕 狼入羊圈

小说:虹彩六号 霜降行动 作者:雷布蒙德 更新时间:2019/4/10 9:43:53

第一幕 狼入羊圈

文\雷布蒙德 Lebmond

基于《彩虹六号:围攻》角色改编

Erik“Maverick”Thorn

  炎热的空气中没有一丝水分,风滚草漫无目的地流浪在干燥的风中。

  Brent抬手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表,并扭动了一下因长久站立而微微酸痛的脖子。时针准准地指向1500,正好是换班时间。每一次抬腕看表,他对于回家的殷切就多了一分——这块劳力士是他未婚妻的订婚礼物,而现在他儿子都出生了。

  “Scotty!“他回头对着驻地内大喊一声,“快滚过来站岗!”

  正在打球的一个壮汉转过身来,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他开始磨磨唧唧地穿衣服,骂骂咧咧地跟他的战友说着什么。。

  Brent扶了扶他的头盔。Scotty每次都这样”脏”掉不少的站岗时间。十分钟内他要是能穿好衣服就一定是上帝保佑了。

  “抱歉小姐,我交班了。”Brent旁边的Boar向前者抛去一个嘲讽的媚眼,吹着口哨走了。

  Brent又暗自骂了一句Scott。他不喜欢大中午的时候来站岗,这个时候中东的太阳异常毒辣,尘埃拥挤在干燥的大气中。他的蛙衣早就被汗浸湿了,这个时候即使是SOTech超轻的VIPER背心也让他浑身难受。更何况,他想要睡个午觉。

  等Brent缓过神来的时候,一辆小皮卡已经驶到驻地不足200m的地方。Brent从哨塔上走下来,等候在路障的后方并伸出右手示意皮卡停下。

  对方的速度并不快,没有任何一丝想要强行突破的意愿,但是Brent依然看不清里面。挡风玻璃上都贴有黑色的单向膜,这样不论里面坐的是花花女郎抑或满满当当、能把驻地整个掀翻的炸药,外表都并无两样。

  Brent回头向另外一边哨塔上的射手确认,后者向他伸出大拇指,示意安全。他可不希望突然从车上冲下来几个恐怖分子,对着他薄薄的背心就是一番扫射,并将一枚大大的紫星勋章送给他的未婚妻。

  Brent走到驾驶室一侧,用左手敲了敲玻璃。长久的经验告诉他从同舵方向开门会更加安全,方向盘会挡住驾驶员的手妨碍右手射击;而大部分的人使用左手射击时其命中率并不会更理想。虽说如此,他的另一只手还是已经放在枪套的手枪握把上,那是一把HK45,保险已经被悄无声息地打开。

  车窗被摇下来,驾驶员是个金色长发的中年男性,根据肤色和裸露在手部的体毛,Brent判断这应该不是本地人。(注:Erik的概念图、即驻喀布尔期间蓄有长发,而非如同干员肖像那样)

  “请出示有效证件,谢谢。”Brent用操练过无数遍的冷漠声音命令。是的,这会显得他更为专业,至少他觉得如此。

  长发男人把一张纸递了过来,用手指不耐烦地叩着方向盘,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上下打量着Brent。

  ErikThorn准校……奇怪得如同他的长发一般的姓。信件的落款是S国SOCOM特种作战司令部。这个关头,S国该开始撤出才是,特种作战部居然还在派遣专员?Brent确认无误后敬了个礼,把军官证退给了Erik:”欢迎您,长官。”Erik懒洋洋地点了点头,注视着Brent把防御汽车炸弹而设置的路障推到一边,重新关上车玻璃,松开刹车以不到五迈的速度慢慢滑行。

  路的另外一侧,是BalKdam半年前才从反对势力的手中夺回的首都。在S国援军和原政府军合力的干涉下,即使执政党怨声载道,但破破烂烂的国家机器,但总归是在正常运转。

  不出所料,Erik的小皮卡受到了过路群众们的——热烈欢迎,好些人都在朝他的车子丢石块。不用说也知道当地人对S国大兵异常糟糕,糟糕到他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人上来砸他的车、让他在行动之前就成为全场焦点。他不喜欢这样的闪亮登场。一点也不。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上面给他指派了一辆这样的皮卡进城,好像端着一块巨大的告示牌昭示自己不受欢迎的S国人的身份。是的,他想要变回那个在喀布尔”土生土长的幽灵”……不仅是因为这有助于他在本地展开行动,更因为他很享受这样的欺骗。

  “滚回你龌龊的女人窝里去,外国佬!”路边上有个人拿着高音喇叭用当地语大声呵斥道,引得他的同伴一片哄笑;更多的人在向他竖起大拇指,这可太棒了。在这样下去情况会更糟,搞不好他得被他们弄死在这。

  Erik把方向盘猛地往右侧一甩,皮卡怪兽猛地骑下马路,并最终停在一个土丘后面。这里离城市已经不太远,他得把车抛在这里然后步行进城,尽可能减少自己暴露的可能。他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提前暴露。他把自己深绿色的M43夹克穿戴整齐,并从副驾驶座椅上拿出自己标志性的深棕色煎饼帽和羊毛毡。羊毛毡上斑斑驳驳的痕迹和淡淡的血污不少,但Erik从来不会在意的:他认为这样才能跟当地人打成一片。煎饼帽上也有缝补的痕迹,虽然饱经风霜但是仍然能看出有过悉心养护。

  M4静静躺在后排座椅上,这已经算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当背叛和欺骗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Erik知道他能相信的就只有这杆M4步枪。它绝大多数时候都忠实而可靠,这得归功于Erik一有可能就会小心呵护它,但那一次耍浑的时候差点毁掉整个行动:叛军头领逃窜上车的时候它发生卡壳,Erik只好抽出M1911打爆车胎步行追击。但是M4跟他其他的“朋友”比起来,那可真是天使。

  Erik把枪托叠起来(注:别问为什么标准M4能折叠枪托,问就是育碧兵工厂)装入自己的登山包中,并用布条把露出来的枪口部分缠好,确认好车上所有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全部都被清空后,一把火把车烧掉,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仿佛从未来过这里。

  安全屋在Alevyan?r集市旁边某条无名巷道内,被一扇破败不堪的木门虚掩着。看起来唯一的防卫措施就是门口因空袭而还尚未来得及清扫或重建的劣质混凝土块,如果这样也算。Erik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拉开门,高迈开腿直接进入屋内,没有惊扰到设置在门内极难觉察的拌线。

  狭隘。昏暗的电灯因供电不稳而扑朔。摇摇欲坠。砸到地上仿佛只是时间问题。潦倒。房间里没有任何的装饰。

  狭隘的房间,灯光摇曳,不时还困倦极地

  “哦!瞧瞧是谁来了!”在Erik眼睛适应屋内的黑暗之前,一双手就已经伸出来将前者拥进怀中,同时手的主人给了Erik一个巨大的熊抱。

  实打实的熊抱。Erik差点给这一下撞得咳嗽,对方体型至少比他大出两圈,还肯定是吃哑铃长大才可能的巨型胸肌。他能能猜到对方的身份了:“Grizzly,你这个小婊子啊。好久不见。”

  这是个他曾经合作过的佣兵,至少他自己宣称自己如此。这个肌肉看起来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的魁南克人声称自己代号叫灰棕熊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身材跟熊有的一拼,或者说不仅仅是,而是因为他曾经徒手杀死过一头灰棕熊。不管事实是否如此,Erik都不会想要自己亲身去求证一下。

  屋内还有一个人,根据简报这个人应该就是代号“Mustang”。本地人,个子不高看上去5”6’都够呛,瘦削,蓄着八字胡。他眯着眼审视着Erik,使用一种令“Grizzly”困惑的语言向Erik说着什么。Erik以同样的语言回答,“Mustang”嘴角缓缓上扬并定格在一个满意的微笑:“欢迎您,Maverick先生。”

  “Maverick,你以前在喀布尔的时候都杀过什么人?”“Grizzly”问道,并把一瓶没有开过的矿泉水抛给左后座椅上的Erik。

  “很多,大部分是恐怖分子,但是也有政府军,还有平民。”Erik两眼抑制不住地兴奋,仿佛在回忆七岁的生日派对般的兴奋。他拧开瓶盖,小抿一口,然后将水瓶塞到前面座椅的收纳兜里,“当时我不得不这么做。”

  “为什么?他上了你老婆?”

  Erik白他一眼,“我越狱后被他们追杀、走投无路,正巧有个平民驾车路过,我临时征用了一下他的车。顺带一提,那车逊爆了,差点害死我。”

  “你大不必杀了他。”

  “不不不,要是他那个时候被坏蛋们逮到肯定也是一死;而且,他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坏孩子。”Erik看着他,目光如炬。

  “先生们,车就只能到这里了,不能冒着被他们发现的风险。”驾驶员回过头来打断两人的对话。

  Erik点点头,从尾箱取下自己由特战部配发的M4SOPMOD1,将NT—4消声器拧上去并把另一把AKs—74u卡宾枪交给Grizzly。很罕见地,这把AKS—74u装配的并非标准型号的木质护木而是工程塑料,同时B—18短皮轨上的反射式光学瞄准镜取代了常见的机械瞄具,黑色的伸缩枪托使得Erik一时差点没认出这把枪。Grizzly麻利地将TGP—A拧上枪口。

  “你从哪里搞来的这把Krinkov?“

  “信号灯部队配发的,”Grizzly挤出一个油腻的笑容,籍此来回应Erik好奇的目光,“别磨叽了,是时候把你的‘Shuri’掏出来干活了。”

  Erik点点头,用焊枪在围栏上融开一个供他蹲着通过的洞,领着Grizzly摸进花园里。石板路的另一侧站着两名士兵,此刻背对着他俩、小声交谈着什么。

  “右边那个是你的,”Grizzly用手肘顶了顶Erik,“1。”

  Erik将保险拉开,瞄准士兵的后背。从这个角度,子弹能够穿透他的肺部和心脏,不管是哪种情况都能送他去见真主;随后第二发子弹则会瞄准更高的头部。

  “2。”

  “3。目标‘稳定’。”

  Abdullah一如既往地睡到0900过。通常这个时候佣人会毕恭毕敬地敲门叫他起床,然后把为他准备的早餐推进来。今天,敲门声也如约般响起。

  “进来吧。”Abdullah对着门口喊道,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是美好的一天。

  好吧,不是他的美好一日。

  卧室饰有鎏金的上等桦木门从外侧被毫不客气地踹开,Abdullah正恼羞成怒,但是丢进来的血淋淋的人头硬生生把已经到嗓子眼上呼之欲出的怒火压回去。中头奖了。

  “守卫!”

  “起来。”为首的面具佣兵并不阻拦Abdullah哭腔般的呐喊,只是很平静地单手握着aks—74u卡宾枪。若是平时Abdullah看到这个滑稽的荷马·辛普森面具一定会笑出声来,可眼下这个辛普森此时拿着的不是甜甜圈而是一把因缩短而显得格外可爱的卡宾枪,另一只手上的匕首还在滴着血、显然刚刚枭下过佣人的脑袋。

  见Abdullah因过量肾上腺素分泌而动弹不得,后面一个壮得如同熊的大汉快步走上前来,拎着前者的睡衣领就把他拽下床,拖着他肥猪一般的身躯往走廊移动。走廊上,Abdullah看到穿着低仿三沙迷彩衣的反对派士兵把佣人们一个个绑起来;大厅则更为混乱,被微声74u击毙的政府军士兵横躺在大理石地砖上,血淌得到处都是。这个壮汉显然对这片狼籍并不上心,跨过一具尸体继续往外拖行Abdullah。

  高大的红木门外的大理石喷泉旁候有一辆防弹的奔驰S600。S600旁边站着两个反对派士兵,见到Abdullah被押下来,两人迅速向他们敬礼,小跑着去打开后排车门,等待两位佣兵把Abdullah一左一右地拥在中间坐好后又关上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车队带头的白色皮卡开始发动,然后是S600,最后还紧跟着另外一辆小轿车和皮卡。车队穿城而过,人们簇拥着涌上街头,欢呼这位国家领导人,或者前任国家领导人,现在终于从他的王位上走下来,哪怕他看起来并不乐意。

  白色皮卡上的高音喇叭在Abdullah听来格外刺耳:“审判将在清真寺展开,安拉的意志将被执行,Abdullah将被判处死刑!”

  一切都已经结束,Abdullah想到这里只剩下一声重重的叹气。

  “老头,看起来你不怎么受欢迎啊。”他左侧较壮的佣兵说到,“他们倒是很期待接下来呢。”

  Abdullah噤声,只是默默看着窗外。

  佣兵耸耸肩,自知无趣也闭上了嘴。

  车队最终停在城市北部的一座清真寺旁边,用Mustang的话来说,Abdullah的死是安拉的旨意,也必须在安拉的眼下执行。停稳后,早在路边等侯的反对派士兵快步上来把后排车门打开,“Grizzly先生,Maverick先生,Iskandar将军传话说,外围部队正在把敌人挡在封锁线外,现场已经安全,但他们不可能永远支撑下去。请抓紧时间。”

  Erik点点头,回应道:“谢谢你,不会出差错的。”

  “请跟我往这边来。”

  士兵领导着两名佣兵和Abdullah拾阶而上,最后停在清真寺正门前的高地上。Iskandar将军此时正在热情洋溢地发表他的演讲,什么正义,什么人民。Maverick打了一个哈欠,把注意力转移到环境上来。这里大概高出地面20来米,视野开阔,前方广场上人头攒动尽收眼底。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一旦中间混杂有枪手,他也会有极佳的机会射杀高台上的人。广场后就是集市,绝佳的逃跑路线。远处500码开外的六层居民楼上是反对派的狙击手阵地,但是很难辨别他们的身份;一旦政府军的狙击手占领那里,那就将成为绝佳的攻击阵地,整个清真寺都在火力覆盖内。

  Iskandar这个时候走到了Erik的身边,将一把勃朗宁手枪递给后者,“动手吧。”

  Grizzly点点头,一脚踹向Abdullah的后膝弯,好让后者跪下来。Erik从来没有处决过犯人,尤其是这样在众目睽睽下。他杀人要么对方罪无可赦,要么是无可奈何。好吧,那就把他当成前者。腐败,贪婪的肥猪。

  念及此,Erik接过镀铬的勃朗宁Mk2手枪,将冰冷的枪口顶上他的太阳穴。

  嘭。

  随着Abdullah身体往前倾倒,人群一片聒噪,但是旋即热烈的掌声和呼喊声盖过了一切。

  “ForBalKdam!”Iskandar大喊道,身后的反对派士兵迅速地将早已准备好的旗帜挂上旗杆,麻利地升到顶。

  尘风扬起这面新生的国旗,发出呼啦的声响,白底,黑色的“自由”一词,以及一把马刀和卡拉什尼科夫步枪。

  

0

第一幕 狼入羊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