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辅警荣耀> 第25章 卧血谈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5章 卧血谈心

小说:辅警荣耀 作者:流亡记者 更新时间:2019/4/16 11:26:27

  

  见到眼前凶神恶煞扑过来的人,我和万毅背靠背地防卫着,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已经做好了决战到底的准备,要用不畏死的精神,来捍卫村警的尊严。

  头可断、血可流,村警尊严不可辱。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一切没有实力的念头,都是虚妄的,对方三个人冲了过来,还没有三两下,就把我和万毅给收拾了。

  几招把我们撂倒在地上后,其中两名男子用脚死死踩着我和万毅的脸,让我们动都动不了。

  真特么的现世报啊,这两天我一直听有些傻波伊说什么要把犯罪分子踩在脚上来着,现在居然就被别人如此收拾了。

  一直到过后好久,万毅都经常对我念叨,说当时的心情好难受,也觉得这场遭遇是我们村警生涯最大的耻辱。

  不过又能怎么样,反正几名男子又不打算轻饶我们。他们中的其中一人看向了朱老七,问他该怎么办。

  “让他们帮我们拖一会条子。”朱老七说。他说我们是开赌场的,别人是来快乐的,大家都在是一条线上,要讲诚信、讲友谊,对几位兄弟客气点,手法一定要准,痛苦就会少点,不然出了人命以后就无法向其他朋友交代了。

  听了朱老七的话,没有踩人的那名男子拔出了一把匕首,蹲在我们面前,噗噗噗噗地就是扎了几刀。

  真的是“噗噗噗噗”的,那手法实在是快,快到一时间我都没有感觉到疼。

  “辛苦了两位兄弟,一会警察来救你们的时候,麻烦给陈恚带个话,就跟他说这一单干得漂亮,希望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朱老七说着,从衣兜里取出了一大叠钱,扔在了我们的眼前,说七哥我也是讲究人,希望你们不要把今天的遭遇记恨于我头上。

  然后,他就带着人离开了。

  这个时候,踩在我们头上的脚才挪开,我和万毅也才感受到了钻心般的疼痛。

  刚才那名男子,用匕首刺穿了我们的大腿外侧,穿透伤,不过又没有弄裂血管,高手高手高高手。

  剧烈的疼痛感,让我不由得哀嚎起来。万毅更是搞笑,他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就爹啊娘啊的叫着,时不时还骂上朱老三和朱老七几句。

  当然,这样的情况延续不了多久,慢慢适应了疼感后,我和万毅就开展了自救。

  可以说,朱老七还是给了我们活路的,脚上的穿透伤虽然疼,可是流血并不多,我和万毅脱下了内衣撕成布条,紧紧地绑了起来。

  这样做了以后,我们就感觉好了很多,不过说要是还能走动,那就是骗人的了,我们又不是电视神剧里面的哪些钢铁侠。

  经过和万毅商量,我们两个艰难地爬到了一个相对高一点的地方,斜靠在大石头上,一个劲地喊了起来。

  我们的呼喊,其实是在求救,主要是要让林波他们听见。万毅和我分了工,两个人轮流喊,一人喊三五分钟的样子。

  虽然没有水也没有粮食,但是我们确信自己不会死,不顾需要尽快地被别人找到,好进行治疗。

  “林波,你个龟儿子快来救你大爷!”

  “林波,你个没屁眼的快来帮帮我老人家。”

  “林波你个贱货,再不来小祖宗我就要死翘翘了啊。”

  跟我中规中矩求救呼喊不同,万毅的求助呼喊更像是一种咒骂,什么难听他就骂什么,搞得我都有点怀疑他跟林波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不管他怎么骂,都只能对着空荡荡的洞穴,而我们脚上的伤却是越来越疼了。

  说来非常奇怪,刚开始的时候伤口真的没有多少疼痛感,越往后就越觉得那种伤好扎心……

  最后,我和万毅都实在没有力气了,就躺在石头上胡侃起来。

  我们聊的是初心,因为面对这样的处境,总得要盘算个值得不值得。

  “你咋想的,要来当这个村警。”我问万毅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良的动机啊。

  对于万毅,我还真的就是这样想的,你想想看,一个号称从不缺钱的人来干一份每月2800的活,会是怎么样的诡异?

  我只能怀疑,万毅是为了自己的生意,什么砂场木材厂之类的,现在已经慢慢被国家尤其是环保部门盯上,可能他是因为这个才想着要穿上这身警服。

  “我真的就是一种热爱。”万毅说,你不要想得太多了,很多人以为我是为了自己的产业,其实这些人都想岔了。万毅说现在的社会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是一个企业家只要遵纪守法,服从国家的指挥,那绝对日子好过得很,很少会被职能部门敲诈,甚至还会有很多专门的机构为你服务的。

  “说来你别笑我傻。”万毅说,他以前的时候,对军人和警察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但是因为家里穷、辍学比较早,就失去了机会,一直觉得这个是一个遗憾,现在搞的这个村警就是一个机会,让他圆了梦。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对吗?”我说你现在的职业倒是和警察挨边了,不过刚刚还被人踩了脸,两条大腿一边还挨了一刀,是不是觉得现实跟你的梦想南辕北辙呢?

  “你错了。”万毅很严肃地跟我说,这个其实才是他意想中的警察,这个才是他想象中的人民卫士。

  万毅说,哪怕是在和平年代,在社会上一些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里,也还会有很多的肮脏和龌龊在进行,这种地方就需要正能量,需要神圣的警察去撕开覆盖在上方的黑幕,所以流血和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每一个人都只求享受,那么谁来付出?”万毅说,人活着就要讲一些贡献值,警察就是贡献值最高的职业之一。他还举例说,砂石工为社会有贡献、建筑工也有贡献、工程师也有贡献,但是都没有警察医生教师这样的行业贡献高,尤其是警察,就是牺牲了自己的生活和生命,照亮了别人的人生、呵护了社会的安康。

  对此,我有些不苟同。

  说实话,今天遇到这样的情况,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的,尤其是还负伤了,就跟我的理想相悖得很远了。

  我学的是新闻学,比较崇尚自由,思想就要活跃一点。对于警察这样的行业,我觉得就是一种生存方式而已,用更简单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吃饭的需要而已。

  要不是姜至武那天救了我,可能这辈子我和这个行业都不会有交集。而且当时答应要来做辅警,是给省政法委领导一个面子的同时,也暂时安定了我父母的心。

  龙灯花鼓夜,仗剑走天涯——这个才是我的梦想。

  “你啊,就是不认命是吗?”说完了自己,万毅就说起我来,他说我看你很聪明的一个人,不过又有点瞻前顾后的,还有些不切实际的妄想,是不是对村警的工作是超级不满啊。

  不满那是肯定的,超级不满倒是不至于。

  因为这样的情况,我就没有回答万毅,而是沉默了。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万毅说,我就是见不得你们这些读书人,书读多了想法也就多了。他说你整天想着要干一番大事业、要惊天动地是不是?梦想着一夜成名,然后扶摇直上,光宗耀祖是不?

  “不是说过了,我有我的理想。”我反驳万毅说,你说的这些我当然幻想过,不过现在还是有梦想的,梦想着为民请命、仗义执言呢。

  我还跟万毅说,你是不懂的。

  “我不懂个屁。”万毅说,你以为我不懂吗?刚好相反我是太懂了。他说经过这一个月的村警工作,尤其是这几天的遭遇,他更加热爱上了村警这份工作,更加觉得自己的工作有所值。

  “为民不再于大小。”万毅说,你说虽然我们受伤了,但是这一次的抓捕,一定会让朱三元气大伤,就会暂停了活动,会让多少家庭避免了破裂。

  万毅说,所以说岗位不在大小、职务也不在高低,只要能够在自己的职责范围之内发光发热,哪里不能创造出惊天动地的伟业啊。

  他还教育我,说你不要小看村警这个职位,那是相当的关键的。万毅说,村警就像一根针,活跃在社会的最底端,哪里破了就补一补,那里烂了就戳一戳,虽然岗位是很微小的,但是作用却是大大的呢。

  对于这些,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也有放之四海皆标准的味道。最主要的是:我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难道真的要在村警岗位呆一辈子?

  不可能的,不是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吗?一定还有更高的平台在等着我。

  身上的伤痛,让我有点昏昏欲睡,不过那种撕裂感却又让我无法睡着,在一分钟我真的是在思考:

  村警,我还要不要坚持下去。

  见我不说话,万毅也懒得再理我,他捡起一些小石头,时不时就往远处扔,就是想制造一点动静,引起林波他们的注意力。

  不过,这次我们等得实在是久,直到三个多小时后,林波才带了四名特警寻了过来。

  “林警官好!”万毅挣扎起来,作出要敬礼的样子。他这个举动表明,对于林波他们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实在是很不舒服了。

  “再这样阴阳怪气的我马上转身就走。”林波说万毅你是不是吃了枪药,不按照行动安排行事不说,现在还跟我叽歪起来了?

  

1

第25章 卧血谈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