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辅警荣耀>第73章 惊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3章 惊醒

小说:辅警荣耀 作者:流亡记者 更新时间:2019/7/8 20:26:58

“还真的是黄鼠狼惹的啊。”看着手中的半截死鱼,张银芝的老公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闷了好长一会,拿起鱼来闻了闻,闻了过后又仔细地看了看。

“已经臭得吃不成,只有喂猫了。”说完他就拿起手中的死鱼,往家里走去。

不管怎么样,他此刻是开心的,反正不管什么样的结局,现在他家已经摆脱了“偷鱼”的嫌疑,成为了清白人。

“我先去把鸡杀了,大家还是要吃饭的。”张银芝一边说,一边拉着他老公忙活了去。

农村人就是这点好,绝不将人往死路里逼。

按照道理来说,现在剧情已经一清二楚,是黄鼠狼吃了万桥莲家的鱼。在这样的情况下,张银芝夫妻俩是有资格说上几句风凉话的。

不过他们没有,还热情地张罗着吃饭。

所以说,农村有些方面的豁达,还真的值得我们学习。

“接下来怎么办啊?”张银芝家两口子走了之后,万桥莲一会看着他家老公,一会看着我,就跟做错事了的小孩一样,有点手足无措,又有点上下忐忑。

“怎么办?道歉呗。”万桥莲的老公倒是一点都不避讳,他说既然你骂了别人一早上,那我们该道歉的就道歉啊,还不赶快回家去割块腊肉,顺便把那床底下的那两瓶酒给拿过来?

听到自家男人这样一说,万桥莲一脸肉疼的样子,不过因为事情是她惹出来的,她也就不敢说什么,连忙朝家中走回去。

“这傻婆娘,尽搞这些没有脑水的事情。”万桥莲的老公望着我,说我们要不要把这条黄鼠狼给灌出来,别让它再祸害我们款洞村了。

真特么会说瞎话,款洞村后的大山里,黄鼠狼没有一千也至少八百,要说祸害的话,缺我们眼前这只吗?

你就是不想现在就跟张银芝一家处吧,找点事情来干,避免小尴尬而已。

当然,虽然看破了,我倒也没说,只是笑**地点头,答应了这个我叫三叔的男人的提议。

当然,他不是那个有名的刘三。

就这样,伴随着中午火辣辣的阳光,我看着这个男人一直折腾:从田边的小沟里引来了灌溉用水,灌注到了那个不大的鼠洞中……

一股股的气泡,不一会就从洞中冒了出来。

万桥莲的男人全神贯注地盯着,眼睛都不眨,握着柴刀的手青筋都鼓了起来,他一边嘘着说不让我说话,一边又自言自语说快要出来了。

果然,不到三分钟的样子,一个黑油油、湿漉漉的鼠头就从洞里冒了出来。也许是被憋得够呛,此时的黄鼠狼根本就没有防范能力。

嗖……

只听见一声轻快的刀声响起,伴随着一个黑点朝前飞过的弧线,一股不大的鲜血就跟水管一样喷向了天空。

刚钻出来的黄鼠狼,成功被斩首。

在一个男人的巨大怨气之下,柴刀也变得和传说中的屠龙刀一样,让这个偷鱼的小东西尸首分离。来不及钻出水面的身体,瞬间就停了下来,堵在洞口上,使得流不进洞的水面越来越深、越来越红。

真特么狠。

这个飘逸的动作,看得我头皮发麻。

“呵呵呵,真解气。”万桥莲的老公大笑着,他截断了刚刚引过来的水源,让黄鼠狼的尸身露了出来。

“这货不好吃,就是皮子还能卖一点钱。”他看着我,说这个黄鼠狼肯定有两斤了,怪不得能把他家里的鱼全部给偷了去,为了复仇,哪怕是味道有点怪,他也要做一回黄鼠狼肉干来吃。

仇恨这东西,真让人害怕。

等我们做完这些,万桥莲也从家里回来了,她真的拿来了一块黑糊糊的腊肉,和两瓶档次并不低的酒,全部放在张银芝家的桌子上,还说了好长一些道歉的话。

张银芝也全没有了上午吵架时那种凶恶的样子,反倒是聊起了家长里短来,问万桥莲农活方面的事情,巧妙地化解了尴尬,然后两人就一起收拾好了桌子,给我们端上了一锅浓浓的土鸡汤。

土鸡汤的味道那是相当不错,再说了万桥莲家的酒本来就不便宜,大酒大肉中,一切都不愉快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这顿饭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万桥莲家的酒喝完以后,张银芝又从坛子里舀了好几瓢的苞谷烧,反正就是这样的气氛里,我们将一只鸡吃得骨头都没有剩下多少。

一直到今天,我都想不起来,当天我是怎么回的家。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床头柜上,放在一大杯的蜂蜜水,不用说那是我老娘给倒的,而国哥则在楼下看电视,可能是因为要照顾我,他今天没有去村委会看成电影,心里多少有些郁闷,就把声音调得老高老高。

我头疼欲裂,苞谷烧这种酒就是有这样的后遗症,喝完醒来头老疼了。

挣扎着下床,我一口气将杯子里的蜂蜜水给干了一干二净。

说实话,蜂蜜水还是热的好喝,要是冷了下来,就有点腻得让人受不了,不过一杯水下肚,脑壳上的疼痛感真的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静静地躺在床上,我作了自我检讨。

按道理来说,现在已经是我人生比较低谷的时候了:从省城回家已经半年多,工作没有找到一个像样的,好不容易干上了个村警,现在却落得坐冷板凳下场……

而在这样的时刻,我却还有心情在不停地喝酒,从昨天回来一直到现在,好像就没有几分钟是清醒的状态。

想起这些,我就有点害怕。

我害怕我堕落,我害怕我就这样再也没有勇气和力气爬起来,我害怕我会愿意做一个现在的自己,我害怕我辜负了我身边所有的人:譬如我父母。

还有何华华。

想起这些,一阵冷汗就从背脊钻了出来,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来到了人生的悬崖上,必须回头了。

不管身体有多么地不舒服,不管疲惫的躯干怎么强烈抗议,我就用这个与心理状态极其不匹配的身体,站起来晕乎乎地走下楼。

“你现在就能起来了啊。”见到我从楼上下来,国哥好像就跟见到了鬼一样,他说按照我的酒量,预想中最早也得半夜才能醒来啊。

很不科学。

国哥还告诉我,跟我一起喝酒的那两对夫妻,都醉得不成样子了,现在都还躺在火坑边上呢。

“我要吃东西。”我懒得听国哥冷嘲热讽,就说我饿了,不管你做的东西有多么难吃,我都要吃一点。

国哥差点被我的话噎死。

骂骂咧咧中,他到厨房给我惹了一碗汤面,给端到了我的面前。

说实话,汤面还是挺有味道的,但是对于一个还在轻度醉酒的人来说,吃什么都不会香的。

我就是硬挺着,将面条全部吞了下去。我能感受得到,当面条和小白菜从喉咙滑下去的时候,那种刮疼感。

吃完面条,感觉自己快掉干净的血条又恢复了一些,我向国哥表示了感谢,然后就爬上了楼梯,来到电脑面前。

我打通何华华的电话,要求她视频。

“你疯了是不是,今天我值班,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究竟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对于我要视频聊天的要求,何华华是有很大的意见的。

“媳妇,我要是堕落了你还爱我吗?”我没有回答何华华的问题,而是反问了过去。

“对面的同志听好了,首先我不是你媳妇,法律意义上更是没有什么瓜葛;其次,你要是堕落了,谁都救不了你?”何华华的回答,跟我想象中的就没有什么差别。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看你爹站在你背后呢。”在说话的同时,她还打字问我,

QQ时代就是这点好,能一边说话一边打字,人格分裂地聊天。就比如现在,何华华就能提醒我,在我的后背站着一个人呢。

“您能不能回避一下,我跟女朋友聊天呢。”我无奈地回头,跟因为不放心而跟着我上来的国哥说。

“女朋友?”可能是被我的这个称谓击中了敏感的神经,国哥顿时变得有点兴奋。他想站到电脑前来,认真看清何华华的样子,可是又害怕自己若是有什么不恰当的行为,影响了我们的关系。

“去休息吧,明天再说。”我对国哥说,这样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明天给你汇报还不行吗?

连哄带轰,我好不容易才把国哥给赶了下楼。

“你真的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何华华问我说。

“肯定不是,只是心中有事而已。”我对何华华说,当然不是这样的,在款洞这个破地方,想要做点伤天害理的事情还真的很不容易,不过我觉得,要是继续在这样的地方呆下去,早晚就会失去你,失去爱情。

“为什么?”这几个字是何华华手打的。

就沟通感情来说,有的时候语言比文字有效,有的时候文字却有语言远远没有的力道。现在我就觉得,视频聊天就是一个错误,我们应该关掉视频。

“我想我不够爱你。”我打下了这样一行字。

7

第73章 惊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