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鱼肠射天弓>第三回:二虎逢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回:二虎逢岭

小说:鱼肠射天弓 作者:游梦麟 更新时间:2019/4/12 15:50:10

  南郭阳笑道:“江湖上的这两个顶尖高手居然同时跑到东口镇这穷乡僻壤之地来凑热闹,看来江湖上传言的射天弓和鱼肠剑之事怕是真有此事了,大戏要开唱了,如此之多的江湖高手云集于此,唱起来必定很热闹,不好好欣赏一定会觉得可惜!”

  钟望穷道:“南郭先生不是来跑龙套的吗,怎么要做看客了?”

  南郭阳笑道:“戏唱得这么大,跑龙套其实跟看客根本就没有任何分别了。”

  钟望穷道:“不想见也得见了,在下倒想看看杨快是否不减当年。”

  朱二道:“说实在的,我并不想看到杨快那张老脸。”

  南郭阳笑道:“朱二,你方才说的话也许正是杨快要对你说的。”

  萧逸云听到南郭阳提到射天弓和鱼肠剑的事,顿时想到今天在半路上听到的那奇怪的歌声和终南三老,不过他没有跟朱二他们说出来,只是沉思起来。

  朱二道:“萧兄,你也是为了鱼肠射天弓之事来此凑热闹的吗?”

  萧逸云道:“不是,在下是准备到古图镇见一位多年未见的恩人,当年他曾帮助过在下,此次前往古图镇看望他,路过东口进来客栈投宿,所以在下并非跑龙套的,也非看客,顶多只算是一个过客。”

  朱二哈哈地笑道:“原来如此。”

  南郭阳道:“萧少侠看来也是一位知恩必报之人。”

  萧逸云道:“南郭先生过奖了,报恩不敢说,只是前往看望而己。”

  朱二道:“萧兄,客栈已满,如果不嫌弃,到我订的客房中住一宿。”

  萧逸云道:“那就多谢朱兄了!”

  朱二道:“萧兄千万不要客气。”

  接着他扭头对钟望穷道:“钟兄可有落脚安顿之处?”

  钟望穷道:“朱二你不必担心在下,在下早已叫人订好了客房。”

  南郭阳叹了口气道:“看来老朽要露宿街头了。”

  朱二笑道:“南郭先生无须担心,吃饭没人会忍心让你破费,同样住宿也没人会忍心让你露宿街头的。”

  钟望穷道:“在下也不忍心。”

  南郭阳道:“多谢钟大侠了!”

  钟望穷道:“南郭先生不必客气。”

  南郭阳道:“南邪北正,势同水火,如今杨快和西门别在此镇碰头,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朱二道:“他们一定会一决高下以分胜负,看看谁是当今武林傲视群雄者。”

  钟望穷道:“朱二,杨快真的来了吗?”

  其实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问的。

  朱二笑了笑。

  杨快确实来了,他就在东口镇西二里外的一个小山岗上站着。

  月朦星稀,夜凉如水。

  远远望去,徜若功力深厚之人可以依稀望见一个黑影矗立在小山岗上,像根柱子似的一动也不动。

  不知道的人若看见还以为是自己撞了邪。

  杨快既然已经来了,那西门别也一定到了,人们可以怀疑自己的眼睛,但是绝对没有人会不相信朱二的鼻子,毕竟这只鼻子在江湖上是有口皆碑的。

  西门别确实也到了,他也看见了小山岗上杨快的身影,但他绝对不会以为自己是撞了邪看花了眼,他本来就知道那人是杨快,因为杨快是他约来的。

  看见了一个瘦小的黑影飞掠而来,杨快知道此人一定是西门别,放眼江湖长得又瘦又小像条猴干似的轻功又如此之高的人除了西门别还会有谁,况且他又是此人约来的,徜若连此也看错了的话那今天被约之人早就不是他杨快了。

  西门别的轻功确实很高,快若浮光掠影,流星赶月,那瘦小的身影乍眼望去活象一个幽灵在黑夜中飞掠而过;徜若是不谙江湖世事且又胆小之人在无意中撞见了,那他这辈子都要在神婆与半仙的跳神驱鬼声中度过了。

  只见西门别悄无声息地在杨快的三丈开外停住了脚,他跑得快,身体收步也轻,甚比鸿毛着地还要轻。

  杨快要比西门别高出一个半头,徜若说杨快的身形像是个大孩子的话,那西门别则像是个长不大的娃娃,只是这个娃娃手里握着两把相当精致的刀,而大孩子则只有一把。

  西门别的刀很特别,特别到好像江湖上只有他才用这样的刀,那是两把呈弯月状的小腰刀,刀身只比巴掌略长。

  杨快的刀同样是特别,他的是一把柳叶刀,形状仿如一片柳叶,只不过这张柳叶大了些,约摸有尺半长,三指宽,使这种刀的人在江湖上就像他杨快本人一样也不多见,好像也就唯他一人。

  在江湖上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武器特别的人,他的武功也是很特别的。

  正邪不两立,江湖仿如山。

  一山难容二虎。

  两个特别的人,两种特别的武器,他们就是两只虎,如今正相遇在山岗上,而且这个山岗很小。

  西门别首先道:“杨快,在下似乎来迟了。”

  杨快笑了笑道:“不,你来的刚刚好,只是在下来早了些而已。”

  西门别道:“如此说来在下还是个守时之人。”

  杨快道:“西门兄虽然是另派中人,但却也是坐言起行一诺千金。”

  西门别道:“多谢杨快你的抬举之辞,南邪北正,你的为人在江湖上更是如雷贯耳,有口皆碑,否则也就不会准时应约而来了。”

  杨快道:“此地乃穷乡僻壤之处,实在是不好走。”

  西门别道:“穷乡僻壤,胜在宁静,不惹外人耳目,有些事让太多的人知道了反而不好。”

  杨快道:“就是你约在下来的事?”

  西门别点了下头,道:“不错。”

  杨快道:“到底所为何事?”

  西门别道:“杨快,你应该不难猜到。”

  杨快道:“西门兄见笑,在下猜不到。”

  西门别见他完全不像是个猜不到之人,当下他道:“杨快,你自谦了。”

  杨快道:“哦?”

  西门别道:“其实在在下的面前你完全没有自谦的必要。”

  杨快道:“在下自然知道在西门兄的面前没有自谦的必要,所以也就没有自谦,请说吧,到底何事?”

  西门别道:“正邪不两立,一山难容二虎,杨快,你明白在下言意所指吗?”

  杨快道:“在下这次就听明白了,确实是正邪不两立,一山难容二虎,咱们乃是正邪之分,都以快刀见称于天下,此时更像二虎逢岭,所以不免要恶斗一番,对吗?”

  西门别并不否认地道:“不错,咱们南邪北正都以快刀之法闻名天下,只不过你为正在下为邪,在下很想知道究竟是邪胜正还是正胜邪。”

  杨快却笑了笑道:“西门兄,这个幌子似乎并不怎么样,其实说白了是你很想知道自己的武功到底能否胜于在下,到底是不是天下第一快刀。”

  西门别一下间叫人给兜了底,他道:“想来你方才真的是自谦了,你说得不错,在下确实很想知道自己的快刀是不是天下第一,世上无争,要验证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北正的‘闪电手’杨快。”

  杨快道:“所以西门兄就约了在下来此一见高低。”

  西门别道:“正是。”

  杨快道:“西门兄,在下想让你明白一件事,自古邪不胜正。”

  西门别道:“在下也想让你明白一件事。”

  杨快道:“什么事?”

  西门别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杨快道:“如此说来西门兄不但是有备而来,而且是志在必得。”

  西门别道:“杨快,你怎么了,害怕?”

  杨快道:“在在下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害怕二字,否则在下就不会气定神闲地从容应约了。”

  西门别道:“好!不愧是‘闪电手’杨快!想来你也是很久没有动过刀了。”

  杨快道:“在下向来没有什么仇家,就算有几个,他们也绝对不敢来找在下;其实自从钟望穷约战在下以来,一直都没有人前来约战了,在下本以为可以过几天舒心日子的,没想到西门兄一纸鸿文将在下约了来此。”

  西门别道:“刀放得太久了总会生锈的,用起来不但钝,而且也很慢。”

  杨快道:“所以西门兄要替在下磨亮一些。”

  西门别道:“希望你的刀不会很钝。”

  杨快道:“可能会比以前钝了些,但要用以杀人的话还是游刃有余的。”

  西门别又笑了笑,道:“杨快,你担心吗?”

  杨快道:“在下从来也没有担心过。”

  西门别道:“你很自信。”

  杨快道:“自信是件好事,总比骄狂为好。”

  西门别道:“你是说在下乃是骄狂之人。”

  杨快道:“西门兄似乎还不算是个骄狂之人。”

  西门别道:“只不过他做了些骄狂的事。”

  杨快没有吭声。

  西门别见他没有吭声,于是又道:“杨快,你在想什么?”

  杨快道:“在下在想,咱们此战到底谁是执牛耳者,是西门兄还是在下,又或者是两败俱伤。”

  西门别道:“古有名训,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过你大可放心,应该不会有人坐山观虎斗的。”

  杨快道:“西门兄的仇家遍布天下,多不胜数,特选此穷乡僻壤莫非是以避免蚌鹤相争渔人得利?”

  西门别道:“在下没有想到过此事,连‘闪电手’都不怕的人,其他的人根本就未曾放在眼里。”

  杨快道:“这倒也是,因为据在下所知,江湖上这些天到处都在盛传消失千年的鱼肠剑和射天弓就隐藏于东口镇,以致大批的武林中人皆来此明察暗访,想必西门兄应该也听说了吧。”

  西门别道:“在下好象听说有这么一回事。”

  杨快道:“难道是巧合吗?”

  西门别笑了笑,道:“你以为呢?”

  杨快道:“如果在下所猜不错,这个消息一定是你放出去的,你约在下来此一决高下,放此假消息将一大批武林中人骗来此为你作见证。”

  西门别道:“不愧是杨快,不单止刀快,连脑子也比常人快,任何事情都可以想到有关联,不过在下可以用人格跟你担保,虽然在下在你们所谓的正派人士眼中是邪魔外道,但人格还是有些斤两的,否则杨兄也不会应约而来了,关于射天弓和鱼肠剑之事绝对不是在下散播的,与在下没有任何关系,是因在下也深知以杨快的为人绝对不会在江湖上散布此等谣言,所以固执地认为这纯属一种巧合,甚至不止一次的在想,真的是很巧。”

  杨快笑了笑道:“西门兄真会往在下脸上贴金,不过听西门兄如此一说,在下就算是怀疑自己也不敢不相信西门兄的话,所以,在下完全相信西门兄。”

  西门别道:“无风不起浪,此事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据在下所知,鱼肠剑和射天弓确有其事,而且它们的下落最有可能是在东口镇。”

  杨快道:“是吗,鱼肠剑和射天弓的事且不管其真假,但西门兄约在下前来此,不难看出西门兄对自己的武功似乎很自负,好象一定就能战胜在下。”

  西门别道:“可以这么说,否则也就不会约你来此了,既然敢约你前来必定是有十成的把握将你打败。”

  杨快道:“西门兄是块难啃的骨头,在下也是条坚韧筋,此时有此一言未免早了些。”

  西门别道:“平庸之手决斗所费需时,但高手过招差之毫黍,失之千里,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即胜负已分,生死已决。”

  杨快道:“咱们也算是高手,所以不需多时即胜负已分,生死已决。”

  西门别道:“徜若连我们都不算是高手的话,那天下间就再也没有高手了。”

  杨快道:“西门兄所言极是,所谓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没有高手的江湖是很寂寞的,。”

  西门别没有再说什么,只见他的身手很快,快得让人还未眨过眼来他已经将双刀抽了出来。

  刀在惨淡的星光月影下泛眨着青青的幽光,看上去像鬼影。

  杨快显然已经看清西门别抽刀时的动作,所以对方快他也快,对方的刀在手上握着时,他的柳叶刀绝对没有理由还在刀鞘里。

  柳叶刀果然像极一片柳叶,只是这片柳叶大块了些,并且像一弧冷虹,不时闪着骇人的五彩光环,乍一看上去活像是招魂套。

  西门别忍不住赞道:“好刀!”

  杨快道:“西门兄过奖了,就让在下领教领教‘西门刀法’的真谛!”

  西门别道:“杨快,你小心了!”

  说完,他双足点地一纵,但见一团黑影如离弦之箭扑向杨快,两把利刀仿似两道电弧如影随形地护着他的周身的同时锋芒逼向杨快,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决无半点的迟滞,那辛辣诡异,奇幻莫测的刀法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南邪北正乃齐名之辈,西门别的刀法厉害,杨快同样并非沽名钓誉,浪得虚名;只见他单足点地稍纵一弹,右手握刀一偏青锋,冷虹划空而过,身手之快如若浮光掠影,流星赶月,当真不愧为“闪电手”;那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刀法深厚浑雄,卷起片片骇人的银弧排山倒海似的压向西门别,徜若是让江湖上其他一流的高手瞧见了会顿觉望尘莫及,自叹不如。

  精芒暴闪处,冷虹划空起。

  只见两人兔起鹘落,如影随形地在黑夜中游斗着。

  劲风激荡,银弧片片;飞钹交错,寒芒耀目;银光迸射中呛呛耳刺绵绵不绝于耳,压过虫蛙之声融入夜空。

  高手相拼,狠,准,刚,柔,劲,猛,辣相济,若任何一招击中对手或被对方击中,几乎都是致命的一击。

  西门别所言不差,高手相斗差之毫黍,失之千里,对此杨快也认同。

  他们都是江湖上上乘的一流高手,在刀光剑影中紧紧地盯住任何的一线杀机,对于他们而言,这一线杀机千载难逢,稍纵即逝,因为当你错过时,对方或许已经捕捉到了,而你再也没有机会了,死神却在向你招手。

  啊的一声深沉的惨叫,西门别中了杨快的一刀,他倒飞了出去,身上带着一条血箭。

  杨快看见了,也感觉到了,其实在他没有落刀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他原本就是一刀切向他的腹部的,结果他一击即中。

  这一刀很厉害,如果换作其他人早已当场毙命了,西门别不愧是邪道第一高手,他居然能飞掠着逃了去。

  杨快没有追过去,他虽然完全不相信穷寇莫追之言,但他却没有追过去,他不是不想追,而是实在是无法追,尽管他的轻功丝毫也不逊色于西门别。

  只见他的剑眉紧皱着,闪现着痛苦的神色,他喃喃地道:“西门别,你的刀法好快,你虽然挨了在下的一刀,但在下似乎也没有捞到多少的便宜。”

  他的左手紧紧地后住右肩胛,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涌了出来,握着的刀几乎要掉了下来,但还是让他给抓稳了,要他的刀掉下来,那除非是他死了,但如今他并没有死,所以刀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掉下来的。

  柳叶刀被轻轻地送入刀鞘里。

  杨快的左手取出了金创药涂抹在伤口上,这道伤口足足有两指长,一寸深,若不是在往外涌血,一定可以看见骨头;他忍着巨痛撕下一幅前襟紧紧地按住伤口止住了血,这时才认了认方向后拾步而行,功夫不大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西门别一直都不相信所谓的祸不单行,但他很快便改变了这一看法,这是因为秋无痕的缘故。

  一个人挨了几乎致命的一刀之后刚逃了出来却又碰到了昔日的仇家,这不是祸不单行又是什么?

  西门别碰到了秋无痕,而且是迎头相撞。

  对于西门别而言这似乎可以说是无意中撞上了秋无痕,但对于秋无痕来说这是意料中事,因为他原本就是出来找西门别的。

  秋无痕从朱二的口中知道西门别来了东口镇之后,他很快就从客栈里出来,并一直在东口镇的四周游荡着,却都没有瞧见西门别与杨快,他的鼻子虽远不及“骚手”朱二的鼻子灵,但他的耳朵却也还好使,所以当他听见了有刀剑相拼之声后马上就判明了方向飞身掠来,不想在半途碰到了西门别。

  两人面对面地飞掠着,西门别并未认出对面掠来的人就是秋无痕,不过秋无痕却认出了他。

  所以当秋无痕大喝一声时西门别才知道来人是秋无痕,并体会到了祸不单行的滋味。

  秋无痕挥剑掠过,当即拦住西门别的去路。

  西门别见有人拦路,当即也收腿闪到一边,但动作即慢得让人吃惊。

  秋无痕道:“西门别,你一定是受了伤,否则你的身手是绝对不会如此之慢的。”

  说完他定睛一看,在星光下果然看到西门别满身鲜血,而且腹部还在往外涌血,显然受伤不轻。

  西门别并未作答,他只是冷笑了数声,显然他也知道了来人是秋无痕。

  秋无痕道:“西门别,你一定没有忘记你还欠在下一刀,这一刀暂且记着,虽然在下毫无自命清高之心,但也决无故意乘人之危之意,你走吧,这笔帐咱们来日再算。”

  西门别惨笑一声道:“秋无痕,老子怎么又会撞上你这样的人的,该死的秋无痕,以前怎么没有一刀要了你的命。”

  秋无痕道:“否则今晚也就不会在此碰上说废话了,对吧。”

  西门别却道:“不!否则今晚你也就不会放我走了。”

  秋无痕道:“西门别,难道你想要死?”

  西门别道:“没有人想到要去死的,除非是活腻了的人,但我西门别并没有活腻。”

  说完,他又飞掠而去,只是方才他站过的地方留下一滩血迹。

  秋无痕自言自语地道:“西门别,你伤得如此之重,就算在下放过了你,你也怕命不久矣!”

  能让西门别受此重创的似乎只有杨快,况且杨快也来了东口镇,如今西门别受此重创,也不知杨快情形如何,不过想来他的日子也不会很好过,所以秋无痕马上朝西门别来的方向掠去。

  秋无痕并没有在镇外找到杨快,所以很快便折回了客栈。

  朱二确实是一个看客,因为他要留下来看热闹。

  萧逸云是一个过客,所以一大早他就辞别了朱二前往古图镇。

0

第三回:二虎逢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