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山河英雄传> 第九章厮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厮杀

小说:山河英雄传 作者:言于然 更新时间:2019/4/13 7:15:31

  

  天气炎热,风在山里走,吹动山岗上绿色的树与山下金黄的田地,山野起伏。激烈的厮杀与攻防还在继续,小山岭下方的山道间,双方斥候已经开始发起冲锋。头盔、钢刀、劲弩、甲胃————夏军军备在这个时代总是最好的,草原勇士粗狂的吼叫,展现出的力量更是让人血脉横张,心潮起伏。

  战争,首先接触的永远是双发的斥候,驱逐与反驱逐,渗透与反渗透,在这百余里的战线上不断发生小规模的博杀。

  人音混杂,车马声急。巍峨的古城墙矗立在夏日的阳光里,还残留着数日前萧杀得战争气息,南门外,有苍白的石像静立在树荫里,观望的人群聚集、离散。

  合州,一场大的迁徒,在这一年的仲夏,开始了。

  驾着牛车,拖着粮食的富户,面色惶然,拖家带口的汉子,被人群挤得摇摇晃晃的老夫子,大腹便便的胎妇拖着不明所以的孩子,其间也有穿着官服的公人,将刀枪剑戟拖在车上的镖头,武师,轻装的绿林豪客。这一天,人们的身份便又降到了同一个位子上。

  世事轮回,眼前的一幕,在过往的十年间,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草原人的数次南下,生存环境的苛刻,令的人们不得不离开熟悉的故乡。

  清晨,林地之间,曾经跟随老将军甘象升多年的高青翼,自从北地锦州突围南归后,进过几次大战的洗礼,其战场搏杀更加纯熟,战马喷着白气,与一个契丹勇士对冲,呼啸的交错,兵器的响声伴随人体落地的轰鸣,战马飞奔着冲出去,手中的唱腔钉在地上,拖着尸体而走,随后猛的拔出来。

  红与白交汇在一起,对面的蹄声已经飞快的拉近了距离,马上的契丹骑士挥舞钢刀斩下来,而那奔马的前方,高青翼的身体晃动,一杆大枪仿佛无声的消失在身后,下一刻,长枪从身体的另一侧穿出。

  这是惠马倩中的一招,枪身呼啸着冲向天空,晨露爆绽,那战马的脖子在巨大的冲击下被大枪划开,随后这锋利的枪刃刺向契丹骑士的胸膛,那战马奔行着便在雪地中倒下,骑士在草地上翻滚,站起来的时候,胸口上已经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高青翼已经扑了上来,将这名身形同样高大的契丹斥候按倒在草地中,挥手割断了对方的喉咙。

  他转眼间杀了两名身手高强的女真斥候,迅速的搜摸了一阵,随后变去牵回自己的坐骑,穿过杂草丛生的树林,快速从面前山顶翻过去。

  由于在北地长期作战,练就了一身马战的功夫,甘奉便让其担任整个川南会战的斥候都统,军中不多的良马大多拨付给了这个军种。

  从锦州城破,到自家主将阵亡在自己的面前,再到突围而出,几年来,性格爽快的汉子,便沉默寡言起来,心中的绞痛只能用敌人的鲜血来抹平,每战必身先士卒。

  杀掉巧遇的两名契丹斥候,来到山顶,山峰的那一边的大道上,延绵的旌旗与队列便出现在视野当中,手搭凉棚,仔细的记录着每一支队伍的特征与可能的破绽——————

  三万六千余的草原大队,近七万的跟随的汉军,浩浩荡荡的十余万人一路南行,高青翼便跟随了一路,期间有追逐与厮杀偶尔发生展开,夜晚时间,他与同伴在山间的洞中会和休息,夜空中,有用于传递消息的鹰隼从天空飞过去。

  生死的博弈,铁血的交集,相对而言,十余年前的许多战争场面,犹如儿戏一般。

  大夏京城,原本建康府所在地。淅淅沥沥的小雨又停了下来,回望后方的城池,行人如织的街道上积水还不是太多,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孩子们蹦蹦跳跳的追逐打闹。老城墙上,身披防雨斗帘男子紧了紧头上的帽子,像是在寻找过往平静的痕迹,那道几年前,在这街市上徘徊的身影,此刻怕是正在和草原蛮族舍生忘死的搏杀。

  身后不远处,汇报的讯息也一直在风中传过来。

  :——————事发突然,王鸣之王相爷那头抓人是在六月十六,王源伏法,铁证如山,他从四川前线军资中截留大概三万七千两白银,随后供出长江水师都统制秦品友的手下的粮草管徐伟坤,徐伟坤在逃,秦品友现在正在被陆道之等人参劾,本子上参他仗着和贾家儿女亲家的关系,毫无战功,爬到都统制的高位,贪污腐化,为祸一方,其中也有些言辞,颇有影射贾丞相的意思——————除此之外,借着此次事件为药引,四川军务后勤一事上的问题,王丞相的人已经开始插手了——————”

  “所以贾儒请求辞职——————他倒是不辩解?”

  太子平静的说了一句,目光望着城下,并没转移。

  随着战争的不断扩大,建康不论朝野都骚动起来,柴恒这才理解对手对于敌方的狠辣,也更加理解这天地间世道的残酷和激烈。展现在他面前的不再是阳春白雪,使他不断的成熟起来。

  “贾丞相是没有辩解,不过,手底下也激烈的狠,这几天私底下里可能已经出了几条命案,不过都事发突然,军队那边不太好伸手,我们的人也没能截住。”

  “没截住就证明贾丞相还没有事情,即便真有事情,宫里的哪位也能帮他扛起来。这也证明了贾丞相手段了得,是个做事的人————”他如此说了一句,对方便不太好回答,过了许久,才见他回过头来,“高涛,你说,母后几年前让人查贾儒,是因为宫里呢?还是因为觉得他有问题?”

  此时早朝的时间已经过去,各官员回府,城池之中看来繁华依旧,又是寻常热闹的一天,也只有知道内情的人,才能够感受到这几日朝廷上下的暗流涌动。

  大政争的开端往往都是这样,彼此出招,试探,只要有一招应不上,随后便是雪崩般的爆发。只是眼下局面特除,皇帝装聋作哑,举足轻重的势力没有表明态度,子弹已经上膛,火药仍没被点燃吧了。

  事情颇为讽刺,贾儒的儿女亲家叫秦品友,秦品友的粮草官叫徐伟坤,徐伟坤是负责从京城往四川运送粮草的押运官。一名小小的参将,在这半年的押运过程中尽贪墨了三万七千多俩,平民派竟然和江南四大豪族联合出手,打击后党!而势力最大的将门功勋世家一直在观望隔岸观火?太子柴恒面露微笑道:“有意思!”

  去年朝廷政事堂改组,王鸣之代表的,已经是主战的激进派,一方面配合着太子柴恒呼吁北伐,一方面也促进南北的融合。而贾儒方面代表的是以男人为首的利益集团,他们统和的是如今的南夏正经体系的上层,看起来相当保守,一方面更希望以和平来维持大夏的稳定,另一方面,至少在本土,他们更倾向江南世家的基本利益,甚至一度开始推销“南人归南,北人归北”的口号。

  每一个方向,都是一股利益的体现。诚然,杀掉王鸣之也会有第二个王鸣之,罢免贾儒也会有真儒人妖儒补上,但在此之外,自然也有更多可供衡量人性的标准,比如参劾加入的尽然是江南世家的陆道之,这谁有能想象得到。

  而八大将门勋贵一向以甘家为首主战,但这次站在贾儒一方的,并积极保贾的反而是宁国公赵崇和广平候杨洁亮。主战派里也有奸佞,主和派里也全不是汉奸。比如享誉天下的宋慈,其后世被议为法医祖先,在任官五十年里,不畏强权,破奇案无数,道也是个主和派。毕竟那种看见主战派就热血沸腾,看见主和派就大骂汉奸的单纯想法,才是真正的孩子。

  贾儒也好,王鸣之也罢,都属于父皇“理智”的一面,而自己这个儿子终究比不过这些千挑万选的近臣,自己也就是儿子吧了。在父皇的心中,自己也未必有什么“能力”的人物,顶多自己对柴家是真心实意而已,唯一对自己权利构成威胁的只能是自己。大夏现在这样的烂摊子还是要靠朝中的能臣们。

  这儿戏一般的朝堂,想要比过哪个冷酷决然的草原霸主,实在是太难了。如果自己是朝中的大臣,恐怕也会想着将自己的权利架空起来,想一想,这些大人们的许多看法,也许是对的。他这样想着,随后将话题从朝堂上的事情转开了:“高先生,经过了这场风波,我大夏若能侥幸仍能撑下去——————将来的朝廷,还是该虚君以治,还是像太祖那样说一不二,或者向燕国那样长老会集体决定?”

  高涛笑了笑,并没说话。

  从城墙上往下看去,御街延伸一直到玄武湖,宫城自迁都之日起便在不断扩建,但随后兵事紧急,大夏肃宗便停止了宫城的建设。秣兵厉马以抵御北面的威胁,这停下来的宫城便成了如今皇帝上进的象征,城中士子每每说起,皆慷慨不已。

  炎热的夏季,雨水过后,难得有几分清凉。城市的车水马龙,城市之下的汹涌的暗流格式连接向这个天下的每一处地方。战场上的弑杀还在继续,朝堂上的厮杀不曾停下,也绝不可能停下。

  

0

第九章厮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