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墨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墨者 作者:五湖散人 更新时间:2019/4/13 19:22:03

  四个月后。

  城南有一家药铺,卖的草药不全,销量不高。生意不好,就天天守着。可是这家药铺掌柜却与常人不同,今天开门,明天歇业,对于生意好坏满不在乎。话说这并不是一间普通的生药铺子,掌柜也不是寻常百姓。原来这里是楚墨青龙堂的秘密据点!但凡青龙堂的墨者要在这里聚集,而墨者身上的巨子令通常从这里发出。

  不过墨者想要进去,要对接头暗语。

  老掌柜是齐国人,说着一口极浓的齐国话。齐国话语速快,一般人根本听不懂。如果语速稍慢,半懂非懂,墨者想要进入,需要仔细听才能听懂。所以来接头的墨者马虎不得,有一句接不上,牛唇不对马嘴,南辕北辙。墨者根本不能进去,按行规需三日后再来接头。

  齐国话对其他墨者而言非常困扰,但对田仲却毫无障碍,因为田仲就是齐国人。

  田仲一早赶来,掌柜问他买什么?

  这就开始对上了。

  田仲道:“我要买长白山的人参。你这里有么?”

  掌柜道“有倒是有,但是价钱太贵要三两金”

  田仲急道:“别的药铺都卖二两金,掌柜子你不能太黑了”

  墨字由黑和土组成,说黑字暗合墨字,是接头暗语的关键。

  掌柜哈哈一笑,说:“好好好,赚你个回头客。二两金,不能再便宜了”

  田仲爽快地说“好,成交”

  掌柜伸手打开门帘,做一个请的手示,道“客官请随我到室内用茶,那东西金贵,密不外示”

  田仲道:“好”

  田仲从店铺小门进去,跟随他来到后堂。

  穿过后堂,是一个宽敞的院子。院子里站满了人,他们头系黑巾,一身黑衣。正在院中磨剑,练武,见田仲来了,彼此热情地打着招呼。

  田仲心下疑惑,今天难道有什么特殊任务?来的人这么齐全!

  要知道墨者有特殊性,为了不连累同伴,向来单打独斗,独立完成任务居多。像这样集体行动少之又少。

  院落后舍,有一间草庐。

  他昂首走了进去,里面有一个三十岁男子正在榻上喝茶,他皮肤黝黑,长方脸,大鼻梁,留着稀疏的胡须。个子很高,身体粗壮,给人一种精明强悍的感觉!他叫朱安,是楚墨青龙堂堂主。楚墨能够发展壮大,此人功不可没。在楚墨里,如果说一号人物是巨子,那么他就是二号人物。很多墨者认为,如果巨子退休,他将是接任巨子不二人选。对外作战,朱安聪明机智,具有超强战略部署,针对秦墨的行动,他一手策划,无一失利,因此巨子对他言听计从。

  田仲十岁的时候就认识朱安,他能加入墨家,是朱安介绍的。此后他一直留在青龙堂,朱安教他剑法,两人亦师亦友。两人多次并肩作战。在凉山上遭遇鄂东五鬼的袭击,朱安受伤,田仲拼死相救!在湘西中了当地的毒,是田仲挺身相救。多少次出生入死,两人已经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而是彼此肝胆相照的朋友。

  “这些天辛苦你了,和白虎堂那些人不好打交道是吧?可是这事儿你是不二人选,你说说咱们青龙堂上下,谁和韩冰关系好,还不是你。只有你去,我才放心,能够顾全大局。来,来,坐下,我新泡了一壶茶,品尝品尝”朱安热情地招呼他坐到自己身边。

  田仲坐下,一脸阴沉,道:“是啊,看着人家一分力气没出,轻轻松松拿走本属于咱们的金子。我不能生气,不能发火,还要主动帮人家分享自己战利品,我还要顾全大局…”

  朱安拍着他肩膀,笑道:“哎,你不要这么想。拿金子的事儿,赵武事后向巨子请示过了,巨子慷慨地送给了他。再说咱们都是墨者,虽说平日关系不怎么好,但毕竟是一个战壕里弟兄。”

  田仲冷冷地说道:“就怕你把人家当成弟兄,人家不把你当成兄弟”

  朱安尴尬地笑了笑,端起壶给田仲倒了一碗茶,递给他。

  田仲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这些日子,我始终想不明白,那王婴官声不错,仁义爱民。巨子为什么下达这样的命令。当时接到任务时我问你为什么要杀他?你说他是秦墨。如果他是秦墨,我和他交手时,他怎么不会武功。你说堂堂的秦墨堂主,不会武功倒也罢了,他手底下的墨者也不会武功,谁信啊?”

  朱安收起笑容,站起来,走到门前,警惕地看看周围,然后把门关上。说道:“这事儿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我也是日前得到消息,王婴根本就不是秦墨。”

  田仲一惊,顿觉五雷轰顶!急切地问道:“既然他不是秦墨,为什么巨子下令杀他?”

  朱安目光如炬,幽幽地说道:“赵武没加入咱们墨门之前和王婴认识。那时赵武家有几口良田,家境殷实,识文断字,在当地有不小的名声。那年郡守空缺,朝廷要在各地推选官吏,要各地富户竞选。在竞选官吏的时候,王婴是他唯一对手。结果王婴因为家境富裕,懂律法,捷足先登,当上郡守。那赵武落选,他们就此结下梁子。”

  秦朝没有科举制度,选拔官吏,全靠推选,做官主要重视三个条件:一、有一定家资,穷人不可做官。如韩信“始为布衣时,贫无行”,所以“不得推择为吏”。王婴家资丰厚,有做官的资格。二、要会书写、懂法律。秦朝自商鞅变法以来,崇尚法家。赵高也是因为懂法律,才有机会伺候秦始皇。而秦始皇也指定赵高为胡亥法律老师,可见秦代对法律的重视!王婴勤奋好学,恰恰对历代律令颇有研究。

  当然,秦代还有军功爵制、分封制、世袭制等等,所谓“关西出将、关东出相”的谚语,就是打这儿来的。

  朱安顿了顿,继续说道:“王婴做官以后对赵武耿耿于怀,一有机会就对赵武敲诈勒索,打击报复。赵武怀恨在心,一直加入墨家以后,对此事念念不忘。当得知王婴是秦墨堂主,他迫不及待地告诉巨子,才有了那日的行动”

  田仲疑惑不解,那王婴又如何不是秦墨?他细细思索,把来龙去脉想了一遍,恍然大悟,说道:“莫非赵武在巨子面前颠倒黑白,栽赃嫁祸!”

  朱安竖起大拇指,道:“聪明。我调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什么赵武被欺负,被勒索,完全是无稽之谈。原来王婴上任后根本没有为难赵武。相反倒是赵武处处与王婴过不去,经常找王婴的麻烦,一有机会就进京告状。但大多子虚乌有,没有证据,一直没有告赢。从那之后他加入墨家,就没在找过王婴的麻烦。从寂寂无闻的墨者升上堂主,并取得巨子信任。我怀疑赵武为了今天,一直苦心积虑,隐忍不发,当时机来了,所以他选择诬告!赵武这招狠呐?既不用自己出手,又能利用巨子与秦墨的仇怨报了自己的私仇!这真是一石二鸟,手段了得。”

  田仲听完面如死灰,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想起自己挥剑砍死王婴的全家,人头落地,害的王婴的儿子父母双亡,无家可归,内心一阵剧痛。

  田仲抽出青釭剑,眼睛血红,胸中有一团怒火,咬牙切齿说道:“我要杀了赵武”

  朱安连忙按住他,急道:“这是巨子令,你要杀赵武岂不是推翻巨子令吗?”

  田仲忿忿不平道:“那我要找巨子说个清楚,不能让他蒙在鼓里,我要翻案。”

  朱安苦苦劝道:“如果此时翻案,你让巨子如何自处。巨子错了?你想让巨子当着那么多墨者面前难堪么?我告诉你,谁都能错,但巨子不能错。”

  田仲将剑收回,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瘫坐在榻上。

  朱安看了看他,见他面无表情,呆若木鸡,宽慰道:“事已至此,已然大错铸成。再说你杀他全家,这是小人搬弄是非所致,不能怪你,你又何必自责。做咱们这行的,虽然是替天行道,但替天行道就得杀人?你杀了这么多人,你怎敢保证你没冤杀一个好人,反正我保证不了。”

  田仲长叹一口气,泪流满面,道:“哥,我从小母亲就死了,父亲待我不好,一直殴打我!族人任意欺凌,我饱受痛苦。我就像一个无家的孩子一样,孤苦无依。是你把我救出苦海,教我武功,待我比亲人还亲。可是世上哪有你这样多的好人啊,你想想那个孩子,没有父母,没有家庭,他长大以后要受别人的歧视,欺负。寄人篱下,要看别人的脸色。我不想让这个孩子重走我曾经走过的那条路啊”

  

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