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威山往事>第二十七章 悲痛欲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悲痛欲绝

小说:威山往事 作者:唐车甘泉 更新时间:2019/5/15 22:07:39

  此刻,加藤的左翼日伪军配合松田紧紧咬住了右翼的田忠军。

  田忠军指挥着部队沉着的应对着,敌人的火力太猛了,压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来,日寇也不敢轻易发动大规模进攻,只是小部队配合重火力进行试探着。田忠军看着黑压压的日伪军,想,要是江源在就好了,他一定会有很好的方法解决眼下这危险的局势。鬼子在试探后,黑压压地发起了进攻,仗着优势的火力掩护,在督战队的军刀下,呐喊着冲向了右翼的田忠军,田忠军指挥部队发起了还击,战斗打得很激烈,战士们打退了敌人五次冲锋,松田在望远镜里观察着山中的对手,生硬地说,要不惜一切代价,继续组织冲锋,一定要拿下阵地,火炮继续攻击!

  田忠军看完受伤的战士们,来到了阵地上说:同志们,鬼子的进攻很疯狂,大家有没有信心打退日寇啊?

  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回答着:有信心!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战士们的口号是那么的响亮。

  田忠军点了点头,进行着部署,他知道鬼子的进攻又要开始了,要抓紧时间看一下防御的阵地,鬼子这一次的进攻更加猛烈,炮火掀飞了田忠军的军帽,战士们的枪管打得发红,伪军被派到了前面,陈光在后面指挥着,日寇紧紧跟着伪军,刺刀上的太阳旗格外醒目。

  正在这时,鬼子方向吹响了撤退的号声,进攻的日寇在前面伪军的掩护下,向主阵地撤去。

  田忠军在望远镜里观察到这一情况,心中兴奋异常,他想到一定是派去的特务大队在副大队长徐明亮的指挥下攻打威山县城,取得了效果。

  日伪军放弃了占领的左侧阵地,快速的集结完毕,后队变前队,朝着威山县城火速前进了。

  原来,派去的特务大队趁着夜色,首先对威山县城发起了进攻。留守县城的藤川少佐指挥着宪兵队和第2、3日军大队凭借着优势火力进行着抵抗,藤川很有心计,他认为自己的任务就是坚守县城,只要保住县城不丢,就算完成了任务,绝不能凭一时的痛快出城去战斗。特务大队在对县城发起了几次进攻后,没有起到什幺效果,鬼子的火力压得他们靠不近城墙,这时,负责外围警戒的战士发现远处来了约千人的部队,急忙报告了徐明亮,徐明亮发现是自己人的对伍,都穿着统一的青灰土布军装,为首的正是老纵队长李明。徐明亮向李明首长敬了个礼,简单汇报了自己的任务和纵队的情况。李明回礼后说,这次总队派他带着两个大队来,就是要协助你们特务大队攻打县城,减轻根据地的压力,另外恢复江源同志的职务。

  徐明亮听了这些话就像是三伏天吃了西瓜一样痛快,尤其听到上级要恢复江源的职务,他更加感到高兴。

  在李明的指挥下,总队的两个大队选择好了地势用火力压住了城墙上的重机枪,特务大队的几名同志在掩护下抱着炸药包来到了墙角,加藤凭着枪声认为共军的兵力至少有千余人,他有些担心了,这时,城外传出了七八声巨响,炸药包把城墙炸掉了几个丈余宽的口子,藤川急忙派部队去那里防守。李明向县城发起了佯攻,藤川怕县城有失,急忙下命令给松田长官发电,报告县城遇到了共军主力的攻击,请求火速进行支援。

  李明他们对县城的围攻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之后集合了队伍赶往威山根据地。

  一路上,李明询问了江源的近况,从徐明亮的汇报中,李明感到苏华对于江源的处理有些过火,他在心里担心着江源和纵队,不由加快了行军的速度。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急行军,目测就看见了威山山脉,日伪军从根据地外围早已经撤去,在进山的路上,满是日伪军和战士们的尸体,李明可以想象的出,刚刚结束的战斗时多幺的惨烈,山坡上的警戒哨发现了是自己的队伍,认出了带队的是李明首长,急忙带着他们去见政委田忠军。

  田忠军此时站在阵地指挥所里,战士小张、大李悲怆的站在身旁,白布下盖着的是欧阳雨晴的遗体。田忠军强忍着听完了小张的汇报,他不愿相信欧阳雨晴的牺牲会是真的,情愿自己只是听错,他颤抖着双手撩起了白布,白布下露出了欧阳惨白的面容,看到她是那幺的安详和宁静,他想起了欧阳往日热情、青春的笑脸,脸上不由滑过了几颗泪珠,他没有去擦眼泪,克制着自己心里的悲伤紧握住了拳头。田忠军缓缓松开自己的手,摘掉了军帽,沉默站立着很久没有说话。

  李明看见老战友默默站在那里眼里含着泪水,走了过去。

  田忠军用力地挤出几个字,欧阳同志牺牲了。

  李明看见了牺牲的欧阳雨晴,他摇着欧阳的肩膀,喊着,醒醒啊!欧阳,你要努力地活着,不能死!看着安详的欧阳雨晴,李明难过得红了眼睛,向大李询问了情况,摘下了军帽,向欧阳雨晴敬了个庄严的军礼。

  李明和田忠军缓过了悲痛,李明询问了战斗的情况后,向田忠军传达了上级总队的决定,总队经过慎重的考虑,一致认为从江源同志数年的表现来看,是忠于党和革命的,决不会与有着特务身份的亲属有任何反动关系,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决定结束对其的调查工作,恢复江源同志的职务。

  田忠军听了这个命令后感到很高兴,他认为总队的判断是对的,决策是英明的。高兴之余,田忠军为难地说,江源还不知道欧阳牺牲的消息,我怕他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李明吸尽了根烟后,说,瞒一时不能瞒一世,必须要当面告诉江源。

  李明和田忠军来到了关押江源的土屋,命令战士打开门,他们走进屋,看见墙角蜷缩着一个人,双手被反绑着,借着昏暗的光线,看见是江源蜷缩在墙角,闭着双眼脸上没有血色全是土灰,嘴唇渴得爆裂。

  江源听见了声响,使尽睁开了眼皮,他认出了来人是李明和田忠军,他激动得想要站起来,可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刚站好又坐了下去,他想说话,声音嘶哑得只能叫出简单的声音来。

  李明忙解去江源身上的绳子,愤怒地喊着,这个苏华,简直就是法西斯!

  江源很长时间没有吃饭喝水了,田忠军喂了江源一口水,江源实在是渴坏了,大口地喝着水,呛得咳嗽着。

  李明拍着江源,红着眼睛说,别着急,慢慢喝。

  江源喝了三大海碗的水,有了些精神。

  李明和田忠军把他扶了出来,外面的阳光刺得江源睁不开眼睛,过了一会,江源稳过神来,李明向他传达了总队恢复其职务的决定和对他的客观评价。

  江源流出了眼泪,说,我,我是忠于党和人民的,我,我不是特务!

  李明扶住了江源,有力地说,组织相信你!

  三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李明瞧了一眼田忠军,说:江源同志,有个事我们要通知你,你可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江源的心一下紧张了起来,他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忙问:是什么事?

  李明望着憔悴的江源,狠了狠心说:在刚刚结束的战斗中,欧阳雨晴同志为了掩护乡亲们安全撤退不幸牺牲了。

  江源听到这句话,头仿佛响了个震雷,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喃喃地说:再说一遍,再说一遍,我没有听好。

  李明悲伤地说:欧阳同志牺牲了!

  江源听完,双手捶打着树干,说:这不可能,欧阳不会死,不会死,她答应过我要好好的活着,亲眼看着鬼子被赶出中国去,她不会死!

  田忠军抱住江源说:江源!你要冷静,要坚强!

  江源的泪水如潮水一般涌出,心中的悲痛使他的呼吸急促,他痛苦地捂住了胸口,蹲在了地上近乎咆哮地喊着:欧阳,你为什么离我而去,我不答应,不答应!喊完,他虚弱地坐在了地上,只有眼泪顺着脸庞淋湿了前胸。

  在江源的心里,欧阳的牺牲就如当初自己的亲人惨死在日寇之手时那么痛心,他觉得自己很无用,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母亲,姐妹已经远离他而去,爱他的欧阳也走了,江源觉得无法再活下去了,他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心里还想再看欧阳一眼,哽咽地说:我要见欧阳,要送送她!

  李明、田忠军陪着江源去看欧阳。映入江源眼帘的是一床白布,白得那么醒目,没有丝毫的生气,李明扶住了江源,江源颤抖着双手,慢慢撩起了白布,看见的是欧阳惨白、安详的面容,嘴角好像挂着一丝微笑,是那幺的宁静、美丽,江源扑倒在欧阳身上,放声嚎哭着,哭声凄惨、悲烈。

  田忠军想要安慰他,李明扭过头去红着眼说:让他哭吧,别憋在心里。

  江源哭着跪在欧阳的面前,轻拂着她的细发,亲吻着她惨白的脸颊,泪水滑落着,喃喃地说:欧阳,说好过的,你让我要努力的活着,咱俩约好要活到抗日胜利,鬼子被赶出中国的那一天,你说话,说话不算数,你,你怎么先走了!

  江源拍打着地面,剧烈地哭喊几乎耗尽了他疲弱的体力,感觉身子发软昏厥过去了。

  江源昏睡了很久,他仿佛又看见了欧阳甜美的笑容,在课堂上用美丽的眼神望着他,和他讲着抗日救国的场景,想起了在执行任务时马背上紧搂住他的双手,把追赶的敌人甩在后面,想起了在自己负伤生命垂危时,给他擦拭伤口的细心和体贴,想起了在自己被关进土屋,她那急迫、委屈的眼泪,江源想要抓住她,努力的喊着,欧阳笑着在远处凝望着他就是不过来,江源看到欧阳中枪的躯体,痛苦的嚎哭着,他跑向了欧阳却跌到了,爬起来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江源急得睁开了眼睛。

  警卫员关伟和刘军医日夜守护着江源已经一夜一天了。

  关伟看见江源睁开了眼睛高兴得跳了起来。

  江源说:我渴。

  刘军医喂了他一大海碗的水,江源一口喝干了水,看着他们熬红的眼睛说,我没事了,你们都去休息吧,刘军医你辛苦了,谢谢你。在江源的坚持下,他以几乎命令的口吻支走了关伟和刘军医。他闭上了眼睛,泪水悄悄地滑落,他坚持着起了床,走出了屋,站在了大树下看着这宁静的夜空。

  夜空是多幺的深邃、美丽,上面点缀着繁星,江源站得笔直,掏出了政委田忠军还给他的佩枪,拉开了保险,把枪管对准了自己的头颅。

  正在这时,关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打掉了江源的手枪,死死抱住了他的胳膊。

  关伟用几乎愤怒的口气对他说:你糊涂啊,队长!

  江源坚定地说:我命令你关伟,把枪给我。

  关伟大声说:队长你就是个懦夫,不配做一名共产党员,你如果这么做,就是一个逃兵。我虽然比你年岁小,可我要说,欧阳政委牺牲了,她死的光荣、伟大,而你想自杀,这是在逃避,欧阳政委要你坚强地活着,是让你带着我们打鬼子,是为了祖国和人民的解放,我想要是欧阳政委泉下有知的话,也不会答应你这幺做,你太糊涂了,我们为了纪念死去的同志,只有完成他们的遗志,多杀鬼子为他们报仇。

  关伟的一句话在江源的心里回响着,是啊,欧阳如果泉下有知的话,也不会同意我这么干的。

  江源扶住了树干,已经瘦削的脸上变得刚毅起来,说:关伟谢谢你,我不会这样了,请相信我,把枪还给我。

  关伟犹豫着把枪递给了江源,江源看着自己心爱的手枪,把它塞进了枪套,说:是啊,我现在如果自杀很容易,可欧阳不会答应我,我要活着多杀鬼子给你报仇,我的欧阳啊,我想你!说完泪水又一次模糊了双眼。

  关伟流出了眼泪,扶着江源一起回了屋。

  三天后召开了威山纵队全体指战员的大会。在会上,李明宣布了对江源同志恢复职务的命令,全场响起了长久雷鸣般的掌声。之后,李明总结了这次反围剿的情况,充分肯定了广大指战员的成绩,同时严肃批评了苏华以经验冒险主义,没有贯彻执行好已定的作战计划,擅自更改,致使张桥村、周里庄的百姓没有快速撤退,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又进行无谓的阵地战,使部队致于日寇的重火力之下,死伤四百余人,所负责的左翼阵地丢失,后果是使右翼阵地腹背受敌,直接暴露于日寇的左翼,被迫展开了阵地战,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单就不顾百姓的安危,使乡亲们处于日寇的追杀,我就要严厉的批评你。

  苏华在台上红着脸一声不吭。

  李明瞅了瞅苏华,看着台下整齐的部队,说:今天,我代表总队宣布,暂停苏华的一切职务,和我一起回总队述职,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我们是人民的部队,要行使好手中的权利,它的一切出发点就是为了人民,在这里,我们要缅怀牺牲的同志,这其中还有我们的副政委欧阳雨晴,她为了救百姓不被鬼子屠杀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们永远值得我们学习、敬仰,我建议大家脱帽、起立默哀三分钟。

  偌大的会场此时静悄悄的,几千名纵队的同志们都以悲痛的心情缅怀着牺牲的战友。

  在青松、翠柏环绕宁静的山坡,欧阳雨晴的遗体被埋下了。江源抓着坟包上的潮湿的泥土痛哭着。李明、田忠军架着泪流满面的江源就要离开。苏华走到了欧阳的坟前流着泪,江源挣脱开他们,冲上去一拳打在苏华的脸上,苏华踉跄栽在地上,口里流出了鲜血。

  李明拦下了江源,说:你不能这样,江源,他还是你的同志!

  听到这句话,江源无力地坐在地上,苏华趁势赶快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李明一行带着苏华离开了威山根据地,田忠军给他们送了行,一路上默默无言。

  

0

第二十七章 悲痛欲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