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性尖兵>锲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锲子

小说:血性尖兵 作者:孙壮 更新时间:2019/4/15 16:15:31

灌木丛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悉悉簌簌树叶声,愈来愈接近。

微微喘息声,愈来愈接近。

是一张脸,一张年轻的迷彩脸。

他手持着九五式步枪,一身丛林莽纹作战服与丛林融为一体。

一排队伍穿行而过,尖兵打头,伪装成灌木的狙击手断后。

OS:一位国际友人在我国境内遭到恐怖分子绑架,上级命令我们营救人质,然后带回安全点。行动代号——拯救者。

尖兵伸出右拳,后面的队伍停止了动作。

紧接着,后面有一排年轻的特种兵们,他们穿着同样的装束,各自端着枪在警戒。

队长对着耳麦:“什么情况?”

尖兵调整着呼吸,观察着前方:“报告,有河流。完毕。”

队长看看左右的环境:“地图。”

技术员从背囊里掏出地图,其它队员警戒。

队长观察着地图:“我们现在距离目标地还有二十五公里,我们正前方有一条河流。如果我们利用这条河流,顺流而下,就可以到达距离目标地六公里的地方,这样就加快了任务完成的时间。怎么样?同不同意?”

“同意!”

“同意!”

队长轻声道:“好,就这么干了,所有人注意,前进!”

队伍又重新出发。

丛林空地中树立着几顶帐篷,一群套着头套的恐怖分子在用沙包磊成的掩体后端着枪守卫着。

由两挺机枪行成的交叉火力网,黑洞洞的机枪口直指着外围,行成一个机枪阵地。

帐篷里。恐怖分子头目左眼上有一只黑色眼罩。他光着膀子坐在椅子上,两眼盯着对面的电脑显示屏,手里摇晃着高脚杯,杯子里红酒不停的跳动。

显示屏上是营地里各个地方的画面。

他抬手把高脚杯放到嘴边,喝了一口,放到桌子上,嘴角浮出一丝冷笑:“特种部队?”

冲锋舟在水流上飘动着。

上面的特战队员们卧姿警戒着四周。

夏季的丛林总是湿漉漉的,低闷的天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特战队员快速通过。

技术员:“灰狼,结合我们现在的行军速度,预计我们还有五分钟到达目的地。”

队长对着耳麦下命令:“所有队员注意,放慢速度,加强警戒,隐藏行踪,不要惊动树上的野鸟。一旦发现目标,悄无声息的干掉。明确吗?”

耳麦里陆续传来队员们的声音:“明确!”

队伍放慢了速度。

阳光穿过树叶缝隙洒在地面上,灼热逼人。

恐怖分子手持着冲锋枪在来回地走动。

一名恐怖分子拿出一支香烟放到嘴里,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

啪!打火机喷出火苗。

他刚想要点,被另一名恐怖分子制止住。

恐怖分子甲:“你疯了?这是树林,着了火怎么办?”

恐怖分子乙:“哎呀!没事,一个烟头而已,又着不了火。你怕啥呀?”

恐怖分子甲:“老大交代过,禁止生明火。”

恐怖分子乙轻蔑地笑了一声:“他现在又没在这,没事没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别管我!”

背后传来一阵阴冷的声音:“那我在哪啊?”

恐怖分子甲崇敬地:“老大。”

头目点点头:“嗯,回到你自己的岗位上去吧。”

恐怖分子乙猛的把烟放起来,身上冒出一丝丝冷汗:“老大……”

头目瞳孔射出灼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恐怖分子乙:“把烟掐了。”

恐怖分子乙把烟扔到地上,用脚狠狠地溺了两下:“老大,好了。”

头目恶狠狠地:“如果有狙击手,第一个挂的就是你!守好你自己的岗位,再让我发现,我把你嘴给你缝上!”

恐怖分子乙:“是!老大。”

头目狼一般的眼睛扫视着四周的情况,没有什么情况,他又回到了帐篷内。

丛林。特战队停止了运动,所有人警戒着。

队长下着作战命令:“火力支援组在目标的九点钟方向发起攻击。”

“收到!”

“注意周围情况!”

 “放心吧!”

 “狙击组自行寻找狙击阵地,提供远程观察与火力援助。救得人质后,掩护我们撤退。”

狙击手:“收到!”

队长叮嘱着:“注意!别让人给抹了脖子。”

狙击手嘴角一翘:“抹我脖子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说罢,狙击组飞奔了出去,消失在视野中。

队长:“不吹牛能死啊?突击组在跟我一起行动,。都明确没有?”

“明确!”

队长一声令下:“行动!”

树叶被他们刮得有些晃动,一会则停了下来。

火力支援手已到达目标的九点钟方向,盯着前方的目标。

狙击组穿着吉利服快速地跑到高地上,卧倒,伪装成树枝的狙击枪枪咔哒一声架在了地上,对着耳麦:“狙击组已就位。”

队长拿着望远镜,望远镜里是恐怖分子营地的情况,帐篷孤零零的支撑着,几个恐怖分子持枪来回走动着。

队长:“狙击组,清除外围目标。”

“收到!”

哗啦一声,子弹上膛。

狙击手把眼睛贴在狙击镜上:“汇报目标排序。”

观察手拿着激光测距仪汇报着:“一号目标,十一点钟方向,两百二十米,狙击手,可以射击。”

狙击手把眼睛贴到狙击镜上,十字环稳稳地套住了恐怖分子的心脏位置的红点。

隐隐的一声撞针声。

恐怖分子发出一声惨叫,随机躺倒。

队长手向前一挥:“突击!”

突击组冲了出去。

突击组呈三角队形战斗前进,利用恐怖分子的掩体隐蔽,不断的命中目标。

那边,火力支援组也冲了过来,

队长蹲姿射击,一排子弹打了过来,他就地翻滚,子弹打在掩体上。张天野抬手一个短点射,恐怖分子倒地。

队长不断的射击,对着耳麦道:“突击组往帐篷靠近,支援组掩护!”

尖兵:“是!”

突击组两人运动战斗速射,利用工事向帐篷靠近。

帐篷内,头目轻蔑的冷笑一声:“你们来了,可我,却要走了。撤!”

随机,头目一行人从后方离开帐篷。

枪声激烈。

火力支援组两挺轻机枪吐出火舌,在阵地上行成交叉火力网。

狙击阵地,观察手不停的汇报目标:“四号目标,两点钟方向,两百二十三米,机枪手,可以射击。”

狙击手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机枪手中弹倒下。

狙击手淡淡地:“目标终结。下一个目标。”

恐怖分子已被消灭,突击队员无一人受伤。

突击组率先掀开帐篷进去搜寻着。

队长率领着火力支援组在外面警戒。

一名人质坐在椅子上,手被反绑着。

尖兵按下耳麦:“野狼报告,发现人质,发现人质。完毕!”

队长:“收到,按原定计划路线撤退。完毕!”

耳麦里传来:“收到,完毕!”

狙击组两人爬在地上,在后面放置的步兵地雷没起到一点作用,头目带着他的手下们摸了上来,他们已经知道了狙击阵地的位置,谁知他们两人一点都不知道。

头目一挥手,两个恐怖分子哒哒两枪,两人死不瞑目。

队长听到枪声一惊,暗叫不好,赶紧呼叫狙击组。

狙击组两人尸体耳麦里传来声音:“野狼呼叫狙击组,野狼呼叫狙击组,收到请回答,完毕!”

头目看了地上的对讲机一眼,拿起来,把话筒放在嘴边:“收到,准备收尸。”

一声枪响。

尖兵:“有狙击手!隐蔽!”慌忙带着人质进入掩体隐蔽。

火力支援组还没来得及隐蔽,就被对面山坡上的狙击手给点了名。

枪声大作。

一群恐怖分子从营地的四周杀了出来。

突击组奋起还击,最终寡不敌众,壮烈牺牲。

只剩下队长一人,心想“拼了!”他站起来拿起枪开始射击。

“砰”地一声枪响,队长牺牲了。

我猛然惊醒,原来这是一场梦……一个人的夜晚,我的思绪常常从部队开始。

我的班长……我的兄弟……我的血狼突击队……我的何中队……我的大队长,我打过的每一颗子弹,都随着时间逐渐消失痕迹,但是,又默默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群我的兄弟,一群鸟兵,一段说不尽的事,那里栖满了我心灵的诗意。

多年之后,我在我故乡的冬天的黄昏里独倚栏杆眺望东南的方向,我的睫毛被从部队赶来的雪花打湿。

我看见在高楼之间漫天的雪花间飞翔着孤独的鸟,它已找不到归程和穴巢。

它将在这样一个充满寒冷的浓黑的夜晚里死去吗?在那生命将尽的一刻它能梦到母亲雪白且温暖的胸膛吗?

我在部队是很幸福的。我们一起在冬天晃眼的阳光下训练,出勤,开心和聚餐;傍晚,当夜幕下沉,我们又是一片喧闹。

我们没有迷失和孤独,因为我们有着一群兄弟,一群操蛋甚至过命的兄弟。夜色已经来到,我们已经熄灯,四周充满了如水的静谧和安详。值班战士端着钢枪守卫着营区,思念着故乡。在我们的上方,有星星和月亮,那就是我们的寄托。

我的心灵已承受不起在部队的日子,再也承受不起这些回忆。

月亮代表着对故乡的思念,而在我眼里是对部队的思念。

当我离开了部队走进华灯闪烁的城市,在晚饭后独自漫步在人流熙攘的广场上,看着那霓虹灯下的

我,一个人孤独的“流浪”。我是否与这社会格格不入?

我这一生,好像由两部分组成:一,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二,一个无名的商人。

说实话,自从退了伍,我的生活就此改变,部队退役时给我安排的岗位我没有去,我爸给我找了关系,我复学。完成学业后,我在我所在的某个小城里开了家店,生意还算火爆。

我累了,疲惫已极。那一支部队已成为我精神的天堂

我在那一个春天离开部队,我的兄弟们送我到车站;然后,我离开了部队,走向城市的方向。兄弟们回去了,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不可能再回到这里的。部队,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为何年龄愈大,我愈对它魂牵梦绕?

其实,许多个夜晚我都不敢触摸这样一个烫手的词语,它是我的灵魂和根。我的根扎在部队里,扎在部队有一搭无一搭的狗吠声里,扎在长满鸟群和月亮的天空、长满树木的大地上。

我常常在半夜惊醒,我试图想忘掉在部队的一切,想忘掉我的特种大队,可是无论怎么做都忘不掉。忘不掉我的那群兄弟,忘不掉我打过的每一颗子弹。

我走到卫生间内,打开热水龙头,镜子被

水蒸气弄得模糊不清。我弯腰洗了把脸,抬起头,用手擦擦镜子,看着镜子中的我。常常自嘲道:看,自己的变化太大了!

我伸手拽下来身边的毛巾胡乱擦了擦,走出卫生间坐到沙发上。卷起裤腿,看着腿上大大小小的伤疤出了神……我想起了那一次战斗,令我永生难忘。

1

锲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