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有故事的人>二十二、惊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二、惊变

小说:有故事的人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19/6/12 12:20:11

从徐家回来之后,骆玉卿便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门了,她这一举动把骆金生和金福山全都搞懵了。

骆金生着急找来金福山询问:“我说老二,那丫头自打从徐府回来就把自己关进房里再没有出来过,这是咋了?”

“咋了?我要是知道咋了,不就好了吗?问题是我也搞不清楚啊!”金福山更加着急的说。

骆金生叹口气点燃了一支雪茄叼在嘴上在客厅里来回踱步,金福山看着他突然灵光一现走过来小声说:“我说老大,你说会不会是咱这宝贝丫头看上哪个公子哥了?”

骆金生眼睛一瞪看着金福山说:“老二,你别胡说,卿儿才多大啊?不可能,再说了,就那些公子哥,没一个像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即便是她看上谁了,我也不同意!更别说她没看上呢!我看呀,肯定不是这个原因,这样,一会你过去问问,没准她会……”

“不用问了,我来了”骆玉卿说着走进了客厅。骆金生和金福山看着她走进来二人异口同声的问:“卿儿,你没事吧?”

“我像有事的样子吗?你们怎么了嘛?”骆玉卿说着伸出右手挽住骆金生的胳膊,另一只手挽住金福山的胳膊看着他们说:“你们两个坐下,我有话说!”

骆金生看看金福山,金福山使了眼色,二人分别坐在骆玉卿的左右,骆玉卿看看他们又看看站在门前的几个壮汉。骆金生一挥手:“你们出去吧”

骆玉卿看看下人们都出去了,这才腼腆的低下头拉着他们的手说:“爸爸,金叔,我看上一个人!”

“你说什么?什么?看上一个人,看,看,看上谁了?”骆金生一下子蹦起来瞪着眼睛看着骆玉卿问。

骆玉卿看看他说:“爸,你要干嘛呀?想要吃了我呀?”

“大哥,有什么话坐下说嘛”金福山说了句。然后转向骆玉卿笑着问:“说说谁家的公子这么有福气,能被你看上”

骆玉卿脸色微红的笑着说:“我觉得白家大少爷……。”

“丫头,那不可能,绝不可能,你知道白家大少爷现在是做什么的吗?你知道徐家大小姐和白家大少爷是什么关系吗?”骆金生看着女儿大声说。

“你让我把话说完嘛,我觉得白家大少爷太过于盛气凌人,心高气傲,虽说长相英俊,但不是我喜欢的那类人!”骆玉卿的话让骆金生不由得叹口气心里道:“说话什么时候变成大喘气了?”

金福山看着她问:“那你看上的是徐……”

“嗯,徐家二少爷徐子云,你看他吧,身材挺拔,长相虽赶不上白家大少爷,但也是剑眉朗目,棱角分明,两腮的一层胡茬,带着一份沧桑感和成熟魅力,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深邃而富有洞穿力,说话幽默风趣,我觉得这样的男人实在不可多得!”骆玉卿说着闭上眼睛沉浸在回忆中。

骆金生看看金福山,金福山摇摇头,骆金生咳嗽了一下说:“徐家二少爷是不错,可惜呀,人家名花有主了!”

“嗯,我能看出来,那个白家大小姐白若梅一定也是看上他了,我看她看徐家二少爷的那个眼神就不对,不过,没关系,我不怕竞争者多,越多越好呢!这证明我的眼光好,选择没有问题!”骆玉卿的话让骆金生和金福山全都懵了,想不到眼前这个丫头居然会有如此心态。

骆金生看看金福山,金福山笑着说:“卿儿,咱啥都不缺,干嘛要跟人家抢一个男人呢?”

“这不叫抢,这是竞争,这是爱情,这是我充分展现自我能力的时候,我不会跟白大小姐破马张飞的去抢一个男人,更不会像疯婆子一样乱来的,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得到我想要得到,我会用我的方式让我心仪的男人主动来找我!”骆玉卿自信满满的看着他们二人说。

“徐家那位大小姐可不好惹,我看呀咱还是别……”

“我又不找她,她好惹不好惹跟我有什么关系?只要她不惹我,我绝不会惹她,她要是敢惹我,那我就不客气了”骆玉卿说着起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停下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俩说:“爸爸,金叔,我就告诉你们一声,别的你们不用管了,不过以后不管有什么社交活动,只要有徐家二少爷参加的,就一定要带上我!”

看着还没容他们说话就走出客厅的骆玉卿,骆金生拍着大腿说:“谁说儿大不由爷?我看呀,是女大不由爷了!”

“报!”随着一声喊,一个青杀门的门徒跑了进来,骆金生和金福山看着他,门徒进来呈上一张请帖说:“五爷,这是警备司令部送来的帖子,人还在门房呢”

金福山接过帖子打开看了看对骆金生说:“是白家大少爷就任上海警备司令部的就职典礼,邀请我们前去”

“给送帖子的人拿十块大洋”骆金生吩咐道。

金福山把帖子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看着骆金生问:“老大,咱们是不是还要……。”

“备一份大礼”骆金生抢先说,金福山想了想问:“你觉得咱们那点什么好呢?他可是什么都不缺啊!”骆金生略微琢磨了一会说:“这样吧,我们送他一份特殊点的礼物,我想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哦,老大,你想送什么?”金福山有点摸不清骆金生的想法。

骆金生神秘一笑说:“还记得去年我的寿诞之时,那个洋鬼子送的那个物件吧?”

金福山一愣看着骆金生问:“老大,莫非你想把皮特杨送的那支……”

骆金生点点头:“没错,就把那支镀铬的勃朗宁手枪送给他,你去派人重新打一个像样点的箱子,给我做的精致豪华一点,你明白吧?”

金福山点点头:“老大你真舍得吗?”

“嗨,有什么舍不得,钱财那身外之物,何况这又不是什么钱财,只是一支枪而已,我平时又用不上,放在那里干什么?莫不如送个人情给他”骆金生看着金福山说。

金福山点点头说:“话是这么说,可是那毕竟是皮特杨送你的礼物,再说了,这种勃朗宁手枪目前已经是稀罕物了,很难再找到一模一样的了!”

“白家财大势粗,白若松又刚刚晋升警备司令部司令,你说说他们能缺什么?啥都不缺,这支枪送给他是最好的礼物,我想他一定会非常高兴,你别忘了,这上海滩上绝不仅仅是你我一家,白家、徐家、荣家、明家这几个家族那个是善茬?别看洋人在上海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但是你记住,上海滩终归是中国人的上海滩,洋鬼子早晚有滚蛋的那一天。现在东北局势不稳,日本人觊觎东三省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不准哪天就打起来了,一旦到那时,盘踞在上海的日本人也不会闲着,说不准啊,会有一场大仗呢,一旦发生战争,我们靠洋鬼子那是不可能的,还得靠我们自己人,白若松是名正言顺的国军军官,统领一方,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用意!”

“老大,还是你想的远啊,这可真是远见卓识,高瞻远瞩,行,我这就去安排,你放心吧!”金福山说着起身要往外走,骆金生补充了一句:“这件事不要让卿儿知道,你……。”

“为什么不让我知道,我都听到你们说的了,我也要去,一定要去”骆玉卿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骆金生的沙发扶手上搂着他的脖子说:“爸爸,我要跟你们一起去,让我见识一下这位白长官的就职演讲吧?”

骆金生抬头看看女儿再看看站在那里的金福山说:“问你叔叔去”

金福山一笑:“那小姐是否还要单独送一份礼物呢?”

“我自己准备,当然要送了”骆玉卿笑着冲着金福山眨了眨眼睛。

位于上海韦恩伯路上的宁沪杭会馆前张灯结彩,门前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大兵。白若松就任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的就职庆典选在了这里。

骆金生和金福山的车子刚刚开到会馆前,庄子卿就跑了过来打开车门笑着说:“五爷,金二爷您们来了,白长官在里面等着您们呢!”

骆金生看看一身戎装的庄子卿拍拍他的肩头说:“好小子,穿了这身衣服还真和以前不一样了,瞧瞧,瞧瞧啊,像样,像样!”

金福山在一旁也跟着说:“子卿,跟在白长官身边感觉怎么样啊?”

“回五爷金二爷的话,子卿要不是跟着五爷哪有今天啊?这一切都是五爷给我的,所以子卿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五爷的,白长官人很好,只是严厉了点,不过我还能承受,谢谢五爷金二爷的挂念!”庄子卿立正说道。

“子卿,还不请五爷他们进去”欧阳晓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喊了一声。

最后从车上下来的骆玉卿看着面前这位娇美而又英气逼人的欧阳晓诺低声问:“爸爸,这个女人是白若松的什么人?”

骆金生瞪了她一眼,金福山拉了一把骆玉卿说:“白长官的副官,卿儿,闭上嘴少说话,懂吗?”

骆玉卿不情愿的点点头看看庄子卿一笑:“子卿哥,等你不忙时我来找你玩”

骆金生看了一眼金福山:“你给我看好她!”

欧阳晓诺和庄子卿走在前面引领着骆金生一行走进会馆。

此时的会馆里已经是人头攒动了,骆金生看到仲谋远、桑爱民等都在场,再就是司令部的人和一些应邀前来的上海军界、政界、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众人看到骆金生进来纷纷与他打着招呼,骆金生也是双手抱拳和众人一一见过。

骆金生一行在欧阳晓诺和庄子卿的引领下来到西侧的贵宾室。一进门,骆金生就看见白若松一身笔挺的军装正襟危坐在正位上,旁边站着的人让骆金生吃了一惊。骆金生回头看看金福山,金福山点点头低声说:“是蒋石毅的副官陈剑”

白若松见他们进来,脸上微微泛起笑容道:“五爷来了,快请坐!”

骆金生发现白若松的脸上不但没有就任司令的喜悦反而多了一份忧虑和气愤的表情。再看看一旁的陈剑,一脸严肃,手一直没离开过枪柄。

骆金生坐下后,金福山和骆玉卿分别站在了他的身后,白若松看看他们说:“晓诺,给骆小姐和金二爷搬把椅子过来”

“不用,不用”金福山忙说。这时,仲谋远走了进来,随后是徐子珊和吴文正,紧接着是桑爱民和马斌等人。

白若松手上戴着雪白的手套拿起桌上的茶杯看看众人说:“各位,请喝茶!”这时,欧阳晓诺俯身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白若松点点头放下茶杯起身道:“各位,大事发生,请随我移驾大厅”

3

二十二、惊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