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有故事的人>三十五、诡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五、诡计

小说:有故事的人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19/7/18 12:21:51

  欧阳晓诺点点头说:“是的,他已经到上海了”欧阳晓诺的话让南飞雁感到一阵害怕,她看看欧阳晓诺弱弱地问了句:“是必须离开这里吗?”

欧阳晓诺点点头:“这也是为了您的安全,请您自己想想吧,我今天来就是转达方志华的话”

“那我跟严先生说一下再走吧?”南飞雁看着欧阳晓诺问。

欧阳晓诺起身走到南飞雁身边坐下说:“跟谁都不能说,尤其是严沛龄更不能告诉他”

南飞雁皱起眉头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欧阳晓诺说:“为什么?这位小姐,您到底是什么人?”

“南飞雁小姐,您知道目前我们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吧?东三省沦陷,日本人觊觎我们中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这个严沛龄又是日本人的座上宾,你知道吗?”

南飞雁想了想说:“我就是一个作家,从不过问政治,再说了,东三省被侵占,我作为中国人也很痛心,更加痛恨那些日本军人,但是我认为并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是带着侵略性质的日本军人,况且我刚从日本回来不久,并没有觉得他们有多么……”

“现在是一个关键而又敏感的时期,你别忘了,党务调查处随时都可以给你头上安一个亲日或者亲共的罪名,孟子聪是什么人?我想你比我清楚吧?现在国人抗日热潮一浪高过一浪,这个时候,你和一个亲日派走得这么近,难道你想在头上再戴一顶汉奸的帽子吗?”欧阳晓诺打断她的话说。

“亲共,亲日,呵呵,我刚才说了,我就是一个靠文字赚钱糊口的人,我的文章从不带有政治色彩,我只立足于女性解放和女性自由方面的话题,这难道也会招来无妄之灾吗?”南飞雁看着欧阳晓诺问。

欧阳晓诺笑了笑说:“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只是不想你再受到伤害,孟子聪难道有罪吗?难道他该死吗?抗日有罪吗?爱国有罪吗?那他为什么会一下飞机就被人……。”

南飞雁用手里的手帕擦了擦眼睛说:“子聪是什么人我最清楚,我不相信他是共产党,我从没有听说他参加过什么政党或者组织,所以,关于他的死,我一定要找出其中地跟由来”

“南飞雁小姐,请你听我一句劝,抓紧时间离开这里,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请你相信我,即便是你不相信我,你也该相信方志华吧,他总不能害你吧?所以,我希望你慎重考虑我的建议,尽早离开这里,我会协助……”

欧阳晓诺的话还没说完,蓝妈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说:“小姐,小姐,不好了,严沛龄来了,还带了好几个人来,气势汹汹的,好吓人的啦!”

南飞雁一惊,欧阳晓诺忙拉住她的手说:“先给我找个地方躲起来,你听听他来说什么?记住我的话,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做任何回答,只说你需要考虑后再定,记住了吗?”

南飞雁脸上现出惊恐之色,欧阳晓诺拉着她站起来,南飞雁指了指里间说:“我记住了,那是我的卧室,你先躲到卧室的衣柜里吧,我不叫你,你别出来”

欧阳晓诺刚刚躲进衣柜,就听见客厅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声:“飞雁,飞雁,我来看你了”

南飞雁起身看着进来的严沛龄微微一笑说:“严先生今天不忙了?怎么有空过来了呢?”南飞雁看着进来的严沛龄和他身后的几个人,心中不免有点惊慌。身材微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严沛龄一下子便看出南飞雁的惊恐之色,于是笑着说:“飞雁小姐,我几天给你带来了几个朋友认识,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严沛龄说着指了指身边的矮粗胖男人说:“这位是日本租界的武官静冈武直先生,他旁边那位是租界参事野塚荒仁先生,剩下那几位都是他们的随从,对了,我要特别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严沛龄说着拉过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说:“这位是你的忠实拥趸者,他叫柳生静云,是日本目前最为有名气的青年作家,也是日本新文化流派的创始人,他的大作《野花》还有《梦魇》想必你都听说过吧?”

南飞雁看看严沛龄介绍的这个年轻人微微点点头说:“久仰柳生先生大名,您的大作我也曾拜读过,的确是视角广阔,文字犀利,寓意深远,今日得见尊颜,飞雁有幸了”

柳生静云冲着南飞雁深深一躬说道:“柳生久闻南飞雁小姐大名,小姐几次前往日本,我都没能拜见小姐,真是失望至极,今日能在此得见小姐芳容,柳生三生有幸,飞雁小姐的所有作品我都拜读过,柳生受益匪浅,还请飞雁小姐日后不吝赐教。”

南飞雁淡淡一笑指了指沙发说:“各位请坐吧”

落座之后,严沛龄看着南飞雁说:“我今天来是有一个好消息来告诉你的,柳生先生在日本国内提议,想要和你联合组建一个中日青年作家交流会,旨在加强中日两国之间青年作家的文化交流和学术探讨。然后以中日青年作家交流会的名义设立一个奖励基金,至于资金嘛,由日本政府和文学界知名人士共同出资,这个交流会由你来做会长,柳生先生做副会长,设立的奖励基金嘛,柳生先生的意思就叫雁云基金或者中日青年作家雁云奖,你看如何啊?这个奖项中有你南飞雁的雁字也有柳生先生的云字,你看这多好啊,中日两国联合起来,大力推崇两国文化和学术交流,这对你和柳生先生都是难得的机会呀!”严沛龄说完看着南飞雁,南飞雁看看一笑说:“严先生,这么好的事情一下子落到我的头上,真让我始料不及啊?我只怕自己目前还没有达到这种成立交流会和设立奖励基金的资格,这件事还需要容我再想想,非常抱歉,我现在不能马上答复你!”

“南飞雁小姐您太谦虚了,你在中国乃至日本有着广泛的读者和一大批拥趸者,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职位的”野塚荒仁看着南飞雁说。

南飞雁看看他道:“野塚先生也关心此事,前些日子我看报纸,说是你们日租界发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好像有一位关东军的将军被……”

“这不妨碍我们建立交流会和设立基金的事情,中野将军遇刺一案已经由关东军接手查办了,相信不日便会有结果,南飞雁小姐不必担心,放心的与柳生君合作就是了”

“你们将军在自己的租界里都会被杀,我一个弱女子,一旦与你们……。我岂不是也要成了被杀目标?”南飞雁看着他说。

“飞雁小姐尽管放心,我会保障你的人身安全”静冈武直站起来说。

严沛龄看看他们对南飞雁说:“飞雁,这你不必担心,跟没必要害怕,我们做的是文化交流,不牵扯政治和军事,任何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要你答应做这个交流会会长,其他的事情都由柳生君来办了”严沛龄说着瞄了一眼桌上的茶杯问:“飞雁,有客人来访吗?”

南飞雁一惊看看那个茶杯说:“这是蓝妈刚才用来喝水的杯子,没来得及收,你们就来了,我这就让她换了杯子给几位沏茶”

柳生静云起身鞠躬道:“飞雁小姐不必客气,请您想想严秘书长的提议,我们的合作一定会是非常愉快的!”

严沛龄摆摆手说:“不用沏茶了,稍后我们一起去红房子,柳生先生想请你一起共进午餐”

南飞雁皱了一下眉看着柳生静云说:“实在不好意思,我最近这几天身子有点不舒服,不想出门,还望柳生君能够体谅,至于组建交流会一事容我考虑一下好吧?”

“飞雁,你,你这就……。”严沛龄脸上现出不快看着南飞雁说。

野塚荒仁摆摆手看着严沛龄说:“严密书长,不要为难飞雁小姐,既然飞雁小姐身子不舒服,就该日嘛,也让飞雁小姐好好想想我们的提议,大家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嘛!”

柳生静云也跟着说:“是的,是的,不要勉强,这件事也不要着急,南飞雁小姐可以想好了再答复我们,没关心,我很有信心也很有耐心的”

严沛龄笑了笑说:“那好吧,飞雁那你就好好休息,多考虑一下柳生君的提议,我们就先告辞了!”严沛龄说着站起身,从沙发上拿起一个礼盒看着南飞雁说:“这是我托人带了两件上好的苏绣面料做的旗袍,我给你拿到卧室去”

“蓝妈,这种事怎么能让严先生做呢?赶紧接过去”南飞雁看着站在门前的蓝妈说。

蓝妈跑过来一把从严沛龄手里夺过礼盒说:“不劳严先生,再说了,小姐卧室也不方便严先生进去,严先生是文化人,明白这个道理的”

严沛龄看了看卧室方向笑了笑说:“对对对,闺房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进出的,冒犯,冒犯了!”

“严先生说笑了,我住的这房子都是您的,何况一间卧室呢?只是这种下人做的事情,怎么能让严先生做呢”南飞雁笑颜如花地看着严沛龄说。

静冈武直瞪了一眼严沛龄,严沛龄忙笑着说:“那我们告辞了”

“几位慢走,恕我不送”南飞雁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走出去,身子一软倒在沙发上,额头上沁出汗滴来。

欧阳晓诺在卧室的衣柜里听得清清楚楚,她轻轻从里面走出来,来到南飞雁身边拿起手帕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你都看到了吧?这是他们的诡计。他们开始想要利用你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为他们的文化侵略做铺垫了。一旦你答应他们的请求,你首先就成了国人痛恨的汉奸,他们会利用你的影响力来哄骗和拉拢一些不谙世事的年轻人来为他们鼓噪游说,为他们日后那些不可告人的勾当做挡箭牌。武力侵略,再通过文化侵略催跨国人的文化信仰,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一点点蚕食我们国人心中的人文领地。到那时,你就真正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汉奸卖国贼了”

“小姐,他们走了,但是别墅外多了好多陌生人”蓝妈跑进来说。

“他们开始监视你了,怕你悄悄跑了,现在越来越明显了,飞雁小姐,你再不做决定,后悔都来不及了”欧阳晓诺看着她说。

南飞雁想了想看着欧阳晓诺问:“可是现在即便是想要走,也走不了了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安排,你只需按着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欧阳晓诺说。

南飞雁点点头,欧阳晓诺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起身道:“记住我的话,时间千万掌握好”

南飞雁点点头,看着欧阳晓诺问:“你怎么离开这里?”

欧阳晓诺一笑:“区区几个日本鬼子还拦不住我,放心吧,我自有办法,飞雁小姐,按我们说定的提前准备吧”看着欧阳晓诺出去,蓝妈长出一口气说:“终于可以离开了,多好的姑娘啊!”南飞雁看看她:“蓝妈,你说她是什么人?”

“中国人”蓝妈未加思索地回答说。

1

三十五、诡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