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有故事的人>终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终篇

小说:有故事的人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1/3/12 13:36:17

躺在病床上的稻叶筱梅雪默默地看着手中的报纸,泪水从她美丽的脸颊上无声滑落。

进入深秋的上海,秋风飒飒,树叶在风中颤抖着,有些站立不稳的叶片便纷纷掉落下来,落在地上,落在江面上,落在山间小路上,落在白若松的墓前。

稻叶筱梅雪慢慢从白若松的墓前站起来,脱下身上那间雪白的羊绒大衣盖在了墓上。

稻叶筱梅雪呆呆地看着那块竖立的墓碑说:“若松哥,自你我相识的那一刻,我这颗心就已有所属。奈何在那样一个年代,一个让人变得不敢爱,不敢想的年代,让我们这一生都无缘。能与君相识,相知,相助,相念,已经是我此生至最大之幸事。短短数月不见,想不到你我竟然已是阴阳两隔,此生难再见。稻叶这一生,父母早亡,又身逢战争,不得已走上涂炭生灵之路,好在我尚有一丝善意在心,天佑得兄相助,让我能及早醒悟,放下屠刀,重获新生。稻叶这一生唯一牵挂的便是若松哥,如今若松哥也离我而去,稻叶便了无牵挂了。不管我身在何处,但是我的心都在你这里,现在我决定了,我哪儿都不去了,留下来陪着你,永远陪着你.......”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躺在沙发上午休的欧阳晓诺吵醒了。欧阳晓诺接起电话问道:“哪里?”

“您是欧阳主任吧,我这里是医院,那位日本姑娘稻叶筱梅雪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都不见她的踪影。”电话里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

“你们先别急,我这就赶过去!”欧阳晓诺放下电话冲着楼上喊道:“诗洋,诗洋!”

娄诗洋匆匆跑下楼来问:“怎么了?”

“稻叶失踪了,我们得过去看看!”欧阳晓诺说。

当她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几个医生围上来说:“欧阳主任,实在是抱歉,我们找遍了医院所有地方,也没有找到她,您看她会去哪儿了呢?”

欧阳晓诺看看他们说:“你们带我去她的病房看看吧!”

欧阳晓诺和娄诗洋跟着医生们来到稻叶筱梅雪的病房里。房间里打扫的一尘不染,整齐有序。一张报纸叠得平平整整的放在床头。

欧阳晓诺走过去拿起报纸看了一眼,转身对娄诗洋说:“走吧,我知道她去哪儿了!”

医生们愣愣地看着欧阳晓诺,欧阳晓诺和娄诗洋离开医院驱车直奔白若松的墓地而去。

当她们来到墓地后,映入她们眼帘的情景,让二人不由得为之动容,二人默默地矗立在那里,任风吹过,落叶在眼前飘过。

稻叶筱梅雪一个人靠在墓碑旁席地而坐,她的那件白色大衣平整地盖在白若松的墓上。在墓碑前放着一束鲜花和一壶清酒两只酒杯。

娄诗洋刚要喊,欧阳晓诺制止了她轻声说:“别打扰她。”

娄诗洋看了看欧阳晓诺问:“欧阳姐,你.......”

“她已经走了!”欧阳晓诺说完,泪水奔涌而下。

娄诗洋愣住了,她看着欧阳晓诺半天说了一句话:“欧阳姐,你说什么?谁走了?”

欧阳晓诺指了指稻叶筱梅雪说:“稻叶走了,可怜的稻叶,这一辈子都.......”欧阳晓诺双手捂住脸蹲下来哭出声来。

娄诗洋那双大眼睛中刹那间充满了泪水和疑惑,她慢慢走近稻叶筱梅雪轻声道:“稻叶小姐,稻叶小姐。”

稻叶筱梅雪脸上带着微笑,长长睫毛下的那灵动双眸却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芒。娄诗洋伸手在她鼻下试了一下便把手抽回来,扭头看着蹲在地上哭泣的欧阳晓诺。

欧阳晓诺起身走过来,娄诗洋泪水模糊了双眼,她看着欧阳晓诺说:“稻叶她走了,真的走了!”

欧阳晓诺看着面带微笑而去的稻叶筱梅雪,伸出手慢慢为她把双眼合上说:“稻叶,我真的很羡慕你!”

娄诗洋看着她不知该说什么好,欧阳晓诺扭头看着娄诗洋说:“她爱了若松一辈子,若松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了。当年她之所以不回日本去,就是因为惦念着若松。如今若松走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可惦念的了,索性跟着若松一起去了那边。在这边不能在一起,但愿他们在那边可以在一起了。我羡慕她,也嫉妒她,羡慕她的勇敢和果决,羡慕她能为自己所爱而随之去,羡慕她的执着和大情大义,嫉妒她的美丽........”

“欧阳姐,你别说了,其实,我也很羡慕你,更崇拜你,你有着美丽的外表,坚韧的性格,善良的内心,以及你对爱情的执着,还有你的宽容和大度,这都是我所不及的,欧阳姐,稻叶筱梅雪离开了,你说我们怎么.......”

欧阳晓诺伸手从坟头上拿起那件大衣,盖在了稻叶筱梅雪的身上对娄诗洋说:“就把她葬在若松旁边吧,那边是亲妹妹,这边是稻叶,就让他们团聚吧。我想这应该也是稻叶筱梅雪的最后愿望。”

娄诗洋擦了擦眼泪说:“欧阳姐,我知道了,你放心,这件事我来安排。”

欧阳晓诺点点头,冲着稻叶筱梅雪深深鞠了一个躬道:“稻叶,不知我这样安排你是否满意?但是,我猜测啊,你可能就是这么想的,安息吧,这里便是你的归宿,也是你终生的愿望,就让你的美丽永远陪着他吧!”

风起,花飞舞,花瓣落在稻叶筱梅雪的脸上,一片一片,欧阳晓诺仿佛看见在稻叶筱梅雪的脸上绽放出花儿一样的笑容。

千禧年过后的一个秋天里,白鸽和白羽飞两个人默默地站在墓前,看着墓碑上欧阳晓诺那张洋溢着笑容的脸庞不由得泪水涟涟。

“姑姑,祖奶奶走了,走得这么突然,走得令我不舍!”

白鸽擦着眼泪说:“是啊,奶奶走了,她早就想走了,这么多年了,其实她内心一直是孤独寂寞的。自从爷爷走了以后,她的心也空了,我想象不出她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支撑着她活下来的?几十年了,她经历的风雨,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是我们所难以想象的,更是我们未必能承受的。”

白羽飞抬头看着纷纷飘落的黄叶问:“姑姑,她老人家为什么不让人把祖爷爷他们几人的墓地迁到陵园去呢?”

白鸽看看他长叹一声说:“唉!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就像奶奶和爷爷一样,他们既是传奇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众百姓。我想应该是奶奶不想让太多的人来打扰爷爷吧。这里安静且优美,应该是爷爷喜欢的地方。再说了,奶奶总不能让稻叶筱梅雪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里吧?也许这更是一种大爱和无私吧?奶奶最了解爷爷,也了解姑姑,还有稻叶。另外,徐家不是也没同意把徐子云的墓迁到陵园去吗?徐子云和他的妹妹子珊,哥哥子谦都在这里了。我想这也许是奶奶就是想让他们都躺在这里,朝夕能相互伴着,一直这样静静地相互守着,不离不弃。过去所有的一切爱恨情仇,都随着他们的离去而消散了,留给我们的只有对未来的期许和美好向往以及永恒回忆。”

白羽飞伸手接住一片落下的叶子拿在手上然后又放在嘴边轻轻地在叶子上吻了一下,然后把那片叶子放在墓前。

“人就像这片落叶一样,由一片嫩绿嫩绿的小芽长出枝头,然后慢慢地,漫漫地迎风在阳光下长大,然后再经历风雨洗礼,烈日灼晒,雨雪浇打,它就越来越厚实,越来越坚强,用一种无法想象的毅力傲然挺立在枝头。直到有一天,它感觉累了,叶脉也不再清晰了,叶片也不再嫩绿了,那就是它要告别大树飘落的时候了。一旦它随风而落,飘然而下的时候,它还会慢慢地落在树下,然后把自己深埋进土里,为大树再一次的萌芽,迎接阳光雨露,而贡献自己仅有的生命力量,直至它完全溶于土中,化为养份,依旧在默默地为新一轮的绿色生命而祈祷和祝福!”

白鸽和白羽飞闻声一齐回过头来,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坐在轮椅上,她身后站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

白鸽愣了片刻,走上前去慢慢蹲下身子看着老妇人问道:“您是诗洋奶奶?您刚才说得可真好。”

老妇人看着她,伸出长满老年斑的颤抖双手拉住白鸽的手点了点头:“孩子,你还认得我?”

白鸽鼻子一酸,泪水无声而下,她拉住老妇人的手说:“诗洋奶奶,您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老妇人点着头颤巍巍地说:“回来了,回来了,一回来就来看他们了,三十多年了,我这一走就是三十多年啊!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他们,每天都看着祖国的方向,想着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些峥嵘岁月。”老妇人说着指了指身后推轮椅的老者说:“孩子,这是你唐爷爷!”

白鸽站起身看着皱纹堆累,一头白发的老者鞠躬道:“唐爷爷!”

老者点点头笑了:“你是小鸽子?”

白鸽点点头:“我是小鸽子!”

老人眼中涌出一行浑浊的老泪说:“小鸽子也大了!”

白鸽看着两位老人问:“您们回来不走了吧?”

老妇人摇摇头:“都这岁数了,还去那儿呀?不走喽,走不动喽!我回来是想看看我这位老姐姐的,可是还是晚了一步,老姐姐走了,他们都走了,我们那一代人啊,现在就剩下我和老唐了。我们也快了,也快要走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叶落归根,不管走出去有多远,总是要回来的,这里是家,是归宿!”

白鸽看了看身旁发懵的白羽飞拉住他说:“羽飞,叫祖奶奶,她就是你老祖故事里的娄诗洋,那位就是唐飞。”

白羽飞看着两位老人深深鞠了一个躬说:“老奶奶,老爷爷,你们的故事,我会一直讲下去,讲给更多的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听,让更多的人知道你们的故事,知道你们曾经为现在这个和平年代所付出的一切!”

老妇人看着白羽飞笑了,白鸽走过来推动轮椅说:“我推您走走,看看,看看这里的变化。”

老妇人指着前面一片绿地问:“我记得钟毓屏那姐妹俩就葬在那片坡地上吧?”

白鸽点点头:“那里已经没有了墓地了,现在是一片绿茵地,改成高尔夫球场了。”

老妇人迟疑了一会说:“哦,没了,没了,没了好啊,让所有恩怨情仇全都消散了吧!人和人这一辈子啊,其实就是一个情字牵扯着我们,让我们有时放不下又拿不起,现在好了,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落英缤纷的季节里,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全都随着这片片落叶在蓝色天空里翩翩起舞,他们舞在一起,笑在一起,让我们无法分辨,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在他们的故事里那永恒不变的爱.......

终篇之时,再次感谢所有阅读和关注这部小说的读者朋友们致以诚挚的感谢,谢谢您们长久以往的关注和阅读!同时,感谢铁血编辑们的辛苦劳作!

1

终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