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23)李一平冒出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3)李一平冒出头

小说: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19/5/16 9:01:17

(23)李一平冒出头

李斯逡看着大家激动的情绪,无奈的说:“好了,这会儿怨天怨地有用吗?”

长谷昊天和中村熊颜还有涩谷准尉三个人进来,全体起立。长谷昊天走到位置上,压压手,示意大家坐下。

长谷昊天坐下,目光扫视了一下左右的人,说:“想必大家已经知道,请大家到这里来的目的。由于你们的清乡计划泄密,造成了皇军不可估量的损失,在坐的各位都是接触过,或者是看过那份清乡计划的,为此,请你们每个人把自己12号到18号一周的时间内都干了什么,一样一样给我写出来,有证明人的写上证明人。

有宪兵过来,在每个人的面前发了信笺和笔。

武斯堡站起来

“报告皇军,如果和家人在一起,家人能作保吗?”

长谷昊天肯定的说:“家人不能作保。”

“那晚上在家,还不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吗?否则,那不成还让别人呆在家里看春宫啊?”

“哈、哈、哈……”武斯堡的话引起了大家一阵大笑。

长谷昊天板着脸,看着大家,很快,笑声就消失了。

“请大家务必认真的写。不得有误。”

长谷昊天的话已经是铁板钉钉了。大家互相看看,开始动脑筋动手。长谷昊天和中村熊颜沿河会议桌走了一圈,看到武斯堡的信笺上依然是空白。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武斯堡回头看看长谷昊天。

客房都是标准房,两个人一间的。武斯堡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李斯逡穿着浴衣从浴室出来,武斯堡赶紧站起来,给李斯逡让座,并给他倒了一杯咖啡。

武斯堡将咖啡送到李斯逡的面前说:“主任,你说这些小日本,他们想干什么,怀疑我们是内奸,凭什么?为什么,被怀疑的就肯定是我们中国人,难道说,他们日本人里面就没有内奸。”

“好了,你发发牢骚可以,千万别让日本人听到了。都是你自己不好,那天,你如果不看那份清乡计划,今天,你也不会被带到这里来啊。”

“谁他妈的知道啊,早知道会只有,你给我看,我都不看。”

一个宪兵出现在门口,喊道:“武斯堡,轮到了你了。”

李斯逡提醒道:“注意,别乱说话。好汉不吃眼前亏。”

“恩。”

武斯堡跟着宪兵出去了。

会议室里,中村熊颜和涩谷准尉坐在了长桌的一边,手边放着大家之间写的材料。

武斯堡被带进会议室,指定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中村熊颜问:“叫什么名字?”

武斯堡看了一眼中村熊颜,很不情愿地回答:“武斯堡。”

中村熊颜翻出一份材料,看了看,对武斯堡说:“你把自己那几天的经历在复述一边。”

“时间都过去那么长了,谁也记不清楚了,也只能说个大概,爱信不信,那是你们的事。”

“少废话,说吧。”

709房间是女生客房。

书记员委屈的说:“我有什么错,我是会议书记员,大家说的,全是我书记的,会后,整理成了会议纪要,送达领导。这个程序没问题啊。”

打字员埋怨道:“算我倒霉,打了几年的字,才知道,打字也会惹麻烦。”

“小陈,你家里那位还不知道你被关到这里吧?”

“怎么会知道,早上一上班,就被控制,不得外出,部里的电话全部切断,想打也打不出去。”

“那孩子怎么办?”

小陈无奈地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家那位工作特忙,每天都是我去接孩子,他从来不接孩子的。我现在在这里,出不去,孩子肯定是没人接了。”

“哎,你说,武斯堡怎么也会进来的,这种事好像跟他无关吧?”

小陈神秘地靠近书记员,说:“该不会泄密者就是武斯堡吧?”

“难说。这种事是要有证据的。如果真是他,这回谁也保不住他的小命了。”

长谷昊天站在长谷次郎办公桌跟前,长谷次郎离开座位,在办公室来回走动。

“看来,没有什么效果?”

长谷昊天说:“都已经好几天了,一点进展也没有。会不会泄密的源头并非我们76号?”

长谷次郎盯着长谷昊天,质疑的问:“那些人的口供都没有破绽吗?”

“不是没有,而是破绽百出。如果天衣无缝,那才有问题了,这么多天过去了,谁能把十几天之前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那才怪呢。”

“你感觉谁最可疑?”

长谷昊天想着说:“要说谁最可疑,我觉得武斯堡的疑点最大。首先,他本不该接触这份计划的,他却从李斯逡的手里强行看了这份计划,很难判断他的真实目的。”

“那也不排除李斯逡有意而为之啊。”

长谷昊天没有回应。

“继续查,尤其是那个武斯堡和李斯逡。”

“我明白了。”

中村熊颜问:“那其他的人怎么处理?”

长谷次郎说:“关着,继续查。”

“估计不动刑是不会有人招供的。”

长谷次郎思忖着,看着中村熊颜和长谷昊天,说:“问题是牵涉到李斯逡和武斯堡,这两个人目前对我们还是有很大作用的,如果把这两个人惹毛了,对我们的大东亚圣战是极为不利的。”

震旦大学中文系的一个读书沙龙正在活动。

辅导老师胡国华拿着一本毛泽东的《论持久战》,说:“刚才,我们学习了毛先生的著作,大家也谈了很多感想感受。我想说的是,毛泽东的这篇著作,为我们在抗日战争中的那种着急,急于求成的心态打了一针预防针,真诚的告诉我们,抗日战争是一个持久战。我们作为一个学生,如何支持前方的战事?”

郑达生说:“为了赶走小日本,我们甘洒一腔热血。”

“对。”张祥福说。

郭芷晴说:“胡老师,你说,要我们怎么做。现在,我们除了上街游游行,喊喊口号,烧毁一些日货,好像就没有什么可干的了。”

众人摩拳擦掌请战:“胡老师,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做些什么?”

胡国华提醒说:“大家静一静,小心隔墙有耳。”

大家迅速安静下来。

胡国华继续说:“所以,我们必须得到一个组织的指引,光靠我们个人的力量要想赶走小日本,那是不可能的。”

“胡老师,你说的是什么组织?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郭芷晴问。

胡国华笑笑,看着郭芷晴:“你说呢?’

郭芷晴哑然了。

“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把我们周围的进步学生和老师们拢到一起来。“说着,胡国华竖起手掌,五指合拢,握成了一个拳头。

同学们也跟着握紧了拳头。

青木明音穿着便衣和另一个人从汇丰银行出来,两个人在门口说了几句,然后,握手,东西背道而驰。

青木明音没走几步招手,过来一辆黄包车,他坐到黄包车上。

“先生这是要去那里?”

“去日本宪兵队。”

车夫拉起黄包车上路。

黄包车在宪兵队门口停下,青木明音下车付了车钱,跑步进了宪兵队的大门。

中村熊颜急急忙忙跑到长谷昊天办公室的门口,急切的敲打着办公室门,却没有反应。

真田小泽抱着文件夹走过来看到中村熊颜在敲门,问:“中村君,找昊天啊?”

中村熊颜一回头。

“哦,小泽小姐,长谷君不在办公室吗?”

“中村君,昊天去总部开会了?”

“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清楚,你找他有急事?”

中村熊颜点点头。

“那你直接去找机关长啊。机关长在办公室呢。”

“机关长没去总部开会?”

“没有,我刚从机关长办公室出来。”真田小泽说。

中村熊颜思忖着说:“好,我去找机关长。”

中村熊颜来到长谷次郎的办公室。

“机关长,根据长谷少佐的提议,我派青木明音查了他们这些人的银行存款,果然有问题。”

“什么问题。”

“有一个叫李一平的,账户上在13号突然存入5万元。”

“有什么可疑的吗?”

中村熊颜说:“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这个李一平不一样。他是个瘾君子,每个月的薪水不仅是月月光,到了下半个月,就到处借钱过日子。你说,一个靠欠债过日子的人,帐面上怎么就突然多出5万元了呢,而且,从15号开始,他每天取5千。”

“难道是说,是倒卖情报?”

“应该是这样,从时间上来说,也是吻合的。”

长谷次郎想想,拎起电话:“涩谷君吗,我是长谷次郎……”

王朝饭店7楼的楼道里很安静,只是从客房里传来一些言谈细语。客房房间的门都开着,大家三三两两在一起,谈着山海经。

703客房内,李斯逡坐在沙发上打着盹,武斯堡在一边玩着扑克牌。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个宪兵持着枪,从他们客房门口跑步经过,后面跟着涩谷准尉。

李斯逡顿时张开眼睛,武斯堡也停下来手中的扑克牌,两个人好奇的跑道门口看着。

1

(23)李一平冒出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