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梅林埠子>NO.56:土匪蔡二麻子作恶多端 二道沟惨遭小鬼子灭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NO.56:土匪蔡二麻子作恶多端 二道沟惨遭小鬼子灭门

小说:梅林埠子 作者:一炉茶烟 更新时间:2019/6/17 16:17:34

  夜半,松井太郎听到枪声,带着小鬼子大队人马赶到皇协军保安大队的时候,梅林支队的人已经人去楼空,看着营房内满屋子的尸体,松井太郎气得哇哇怪叫:“八嘎,付均伟,他在哪里?”

其实付均伟和松井太郎几乎是一前一后到达,只是正赶上松井太郎愤怒地咆哮,他是根本不敢站出来的。如今见松井太郎嚷着自己的名字,知道躲是躲不过了,只好战战兢兢硬着头皮走过去:“松井少佐。”

松井太郎瞪着付均伟问:“我问你,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其实,付均伟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门上的留言。他不相信是二道沟蔡二麻子所为,因为他跟蔡二麻子没有多少交集。蔡二麻子无恶不作,这么多年做土匪,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不管是贫是富,只要有钱赚什么事都做,可谓赚尽了昧良心的钱,付均伟和蔡二麻子属于同一路人。几个月前,鬼子冲进了梅林埠子,小鬼子成立了保安大队,付均伟曾经亲自去了二道沟一次,劝说蔡二麻子跟他一起干,当时蔡二麻子有些犹豫,怎经得起付均伟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蛊惑,也答应同意收编到皇协军保安大队。

蔡二麻子也在心里算一笔账,他带领兄弟们夜餐露宿,整日潜伏在深山老林中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不如加入皇协军保安大队更逍遥自在,兄弟们也不用着整日躲躲藏藏过日子。至于付均伟答应做个副队长,他根本没考虑,以他们山上的弟兄能力,正队长只是迟早的事。

而付均伟只是想借助蔡二麻子的兄弟的能力,给自己保安大队壮一壮声威,蔡二麻子到了梅林埠子,又不是山林中,还不是由着自己摆弄,说让他死他就得死,等蔡二麻子死了以后,再一接手他们的兄弟,那自己就是赚大了。他们之间是各怀鬼胎,最后才达成了这次说服收编。

就冲这一点,付均伟直接否定蔡二麻子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可是,现在松井太郎问起,如果他说不知道,他深信松井太郎一定会大发雷霆。

这时候,付均伟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是二道沟子蔡二麻子所为。”

“哦?这个怎么可能?蔡二麻子不是被你说服同意接受大日本黄军的收编,他怎么又突然变卦袭击了你整个大队。”松井太郎对付均伟的话将信将疑。

“松井少佐,你不了解蔡二麻子这个人,这个人唯利是图,为了钱他什么事都敢干。”最后一句话付均伟倒是没有说错。“你怎么这么肯定?”找出是谁袭击了皇协军的保安大队,松井太郎的火气小了很多。

“松井少佐,大门上的留言你没有看到吗?”

“什么滴留言?”松井太郎一进保安大队的院子,直接就奔着营房而来,至于留言真的没看见。

付均伟带着松井太郎走到大门跟前,赫然一排血红的大字映入了他的眼帘。看完字,松井太郎沉默了,过了一会才说:“这一定是敌人的声东击西计谋,否则对方不会这么傻,竟然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上面。”

“松井少佐,这一定就是蔡二麻子所为。”现在他必须咬死蔡二麻子,不然后面追问起收钱抓人的事来,弄不好自己项上人头就不保了,毕竟那是背着松井太郎干的事。“松井少佐,你看过中国的《水浒传》吗?”为了让松井太郎相信他的话,付均伟也真是豁出去了,连中国的四大名著《水浒传》都搬了出来。松井太郎微微点头道:“也曾看过,但是看不懂中国的文言文,只看得一知半解。”

“《水浒传》里有个宋江,就是在浔阳楼上提了反诗,属上自己的名字,才开始上了梁山做了土匪。松井少佐你对中国的土匪有所不知,宋江说起来就是土匪的祖师爷,中国土匪敢做敢当从不藏着掖着,这是他们一贯的做事风格。”松井太郎被付均伟的巧舌如簧说得有了几分相信。

“这个人大大地坏,竟然出尔反尔。我大日本皇军诚心诚意收编他做皇协军保安大队副队长,他竟敢恩将仇报,明天我们就去剿灭了他,我要让他知道调戏日本皇军的后果。”松井太郎暴跳如雷,竭斯底里吼叫着,抽出随身佩戴的军刀疯狂的砍在蔡二麻子血红的大字上。

梅林埠子的劳工自愿上山后,追峰潭根据地的队伍迅速地得到了壮大,目前人数已经达到了两百八十人,镇子上小鬼子的横行,让很多人忍受不了白色恐怖,还有人不断地加入到队伍中来。

梅攸文和梅世达对新加入的队伍重新进行列分,新成立了第五分队、第六分队、第七分队和第八分队,关大锁任第五分队分队长,关二锁任第六分队分队长,祁二虎任第七分队分队长,杨大力任第八分队分队长,梅世达任梅林支队副队长兼支队指导员。自从回到山上,梅世达直接把八个分队安排好,老的四个分队直接对口新的四个分队,进行一对一的训练和扶持,而且还不定期举办梅林支队大比武。

七月流火,到了一年中最酷暑难耐的日子,不过山上还好,有遮天蔽日的森林覆盖,倒也清净凉爽。

吃过午饭,战士们躲到森林里训练去了,梅攸文和梅世达两个人坐在溶洞里,讨论着下一步如何开展工作。梅攸文突然想起了在梅林埠子时候在大门上留的字,在内心揣摩了好久,才尝试着问梅世达:“世达哥,那天夜里在皇协军保安大队门上留下字,我是不是犯了自由主义错误?”

梅世达没想到攸文会问这个问题,抿了抿嘴吧稍稍思考了一下:“攸文,按说中国人不会借助日本人的手祸害中国人。”

梅世达稍稍停顿了一下:“但是,蔡二麻子在梅林埠子一带臭名昭著,做了许许多多伤天害理的事,人民终有一天不会放过他,更有可靠的情报,在我们突袭保安大队之前,付均伟曾经带着松井太郎的旨意找过蔡二麻子,就是劝他参加保安大队,并且同意给蔡二麻子一个副队长干干,如果蔡二麻子参加了保安大队,受苦受难一定是梅林埠子的老百姓,而且只有比付均伟犹过而无不及,这就是那天晚上我为什么不阻拦你的理由。”

梅攸文叹了一口气:“自从三天前,我们接到消息说蔡二麻子被日本鬼子灭了,我心里一直很忐忑,不知道这件事情做得对不对?”

“攸文,你比我三个多月前见到的攸文更成熟了。”梅世达笑着夸赞道。

“世达哥,你就别拿我开涮了。”

“这不是开涮不开涮的问题,我们端了小鬼子的保安大队,松井那个小鬼子能善罢甘休吗?再加上付均伟这个时候,一定会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蔡二麻子,否则的话,他根本脱不了身,为了全身而退,就凭他三寸不烂之舌,在里面一定也是起了作用。”梅世达一边分析一边说。

“你之所以感觉不安,就是因为蔡二麻子是中国人,中国人的事就应该中国人自己解决,如今你利用了日本人的手把蔡二麻子铲除,所以,你良心上觉得不安。”梅世达直接解剖梅攸文的心理。

“世达哥,你说的我都懂,只是这次小鬼子对待蔡二麻子太狠了,和我们一样也是半夜偷袭,直接用迫击炮开路,二道沟子的土匪没有一个活口。”梅攸文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攸文,凡事有不同的看法,假设蔡二麻子加入了保安大队,我们怎么办?”

“直接灭了他。”攸文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还不一样,蔡二麻子参加保安队只是时间的问题。”梅世达懂得攸文的心理。

“好啦,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我们目前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面对。”梅世达害怕攸文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迫不及待想转移谈话的方向。

“你说的是梅林码头的事吗?”梅攸文知道梅世达下面谈话的中心是什么。

“对呀,鬼子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利用梅林码头地势,想让日本人侵略的步伐继续向西扩张。上级给我们指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阻止小鬼子的阴谋得逞。”梅世达不无担心地说。

“那我们就不让他得逞。”

“攸文,你有什么好想法吗?”见攸文说得这么坚决,引起了梅世达的兴趣。

“世达哥,你看小鬼子不到一千人,为了保护梅林码头,如今派吉田和伊藤两个中队驻守梅林码头,经过了上次夜袭,松井太郎明显对付均伟有点不放心,安排大岛一个中队驻扎在保安大队,自己则带着六个中队镇守学校大本营,其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形成三角鼎立之势,只要任何一方出了战事,都能做到首尾相应。”梅攸文借助桌子上的几个茶碗,摆起梅林埠子目前鬼子的驻扎图。

“以我们目前的战斗力,不是他们的对手,即便是联合石佛山四叔那边的人马,估计连一半的胜算都,我们的优势是熟悉地理环境,鬼子的优势在于武器太厉害了,何况我们都是一些新建的队伍,敌我之间悬殊太大,不能硬碰硬只能智取。”

“那怎么办呢?”攸文说了半天,梅世达还是没有理解他的意思。看着梅世达一脸茫然,梅攸文笑了。“扩大我们优势。”“你的意思是在地理环境上做文章。”梅世达似乎听出了一点眉目。

“对。”梅攸文坚定地回答。“小鬼子的意图就是借助梅林码头,对西南方向的侵略的鬼子运送物资吗?我们就不让他如意,我们就在码头或者半途想办法,坚决不让小鬼子这么自在实现自己的意图。”

终于明白攸文的想法了,梅世达频频点头:“这方法我看可行,以我们的优势打击敌人,同时也扰乱鬼子的所有计划。”

“听说小鬼子自己的铁壳船不够用,正在大量的征收民船,昨天我已经安排人告诉爹,把我们梅家的船全部集中到长江里运输,坚决不走江南的内河。爹带信回来,同意我的想法,也安排人手在内河里等,见到梅家的船就通知返回长江。同时,林子坤叔叔也同意了我们的倡议,他们林家船也是走长江不走内河。”梅攸文又说出一个好消息。

“攸文,你可以呀,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事情办了。这样的话,鬼子在内河里想征到民船就困难了。”梅世达冲着攸文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我爹做出这样的举动完全在我意料之中,倒是林叔叔这次让我刮目相看。”攸文不禁感慨。

“林子坤跟我叔斗了大半辈子,没想到临了他们能把思想走到一起不容易。这说明什么,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可以放下一切恩怨情仇,一致共同对外,这就是国仇家恨的力量。”梅世达笑着挥舞了手中的拳头。攸文看着梅世达一副众志成城的样子,也笑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石佛山上,自从三个多月前梅攸文来一趟山上,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他在省城杀了鬼子将军北川浩二,就一直成了他的心病,有一点他想不通。论资历,立豪比攸文去省城时间久,论当教师,立豪比攸文时间长,为什么梅攸文能杀北川浩二,而立豪却丝毫没有建树。那天在聚义厅里,听着大家都称赞梅攸文,他感觉扎心地痛。

经历了这么多,按说他已经放下了和梅家做比较。因为在这场比较当中,他输得惨不忍睹。可是,当时看着大伙都把赞许的目光给了梅攸文,那一刻他才知道,他放下的只是他与梅清远之间的斗争,下一辈的斗争在他的心里仍然在继续。他对林家还是寄予厚望,就是他们家的立豪和立贤,他期望这两个孩子不要弱于梅家,这是心中仅存的一点自尊了。

石佛山招兵买马,山上一下多了两百多人,再加上原有的七八十号人,石佛山真的就热闹起来。龙一非为了训练那些新入伙的新兵,整天山上都是乱哄哄的,本来林子坤心里就不得劲,听到那些训练的呐喊声,更是心烦意乱。

他绕开了山洼里练兵的那帮人,漫步来到了距离聚义大厅五百米远的几间小木屋跟前停下了脚步,这几间小木屋是苏婉清和林素莲上山以后搭建的,山里孩子多,很多都到了适读的年龄,就是因为山里距离镇子比较远,所以很多孩子至今大字不识。在梅清远的建议下,龙一非在这里搭建了几间木屋,让孩子有一个读书识字的地方。

到这这个地方,林子坤突然想起,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素莲了。听着木屋里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林子坤正在向里张望,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喊声:“爹,你在干什么?”

冷不防有人说话,吓了林子坤一跳,转过身来发现是素莲,瞪了她一眼:“你想吓死爹呀。”

“爹,您怎么一个人溜达到这里了?”

“找个清净的地方,整天打打杀杀的声音,听着就闹心。”林子坤不无抱怨地说。

“爹,您不想给娘报仇啦?”看着爹满腹牢骚,素莲忍不住提醒。

“仇,当然要报,可是,看着都是梅家的人在操持,爹心里不平衡,我们林家怎么落到如此这般光景?”说到报仇,林子坤的怨气更大了。“素莲呀,我林家说起来也不比林家差,他们家两个儿子,我林子坤也两个儿子,为什么他们家儿子风风光光,我们林家却都成了瘪犊子了,爹不服气。”

“爹,你怎么现在还是放不下跟梅伯伯斗?”素莲跺了一下脚。

“不是放不下,是爹不甘心呀!你懂吗丫头?”林子坤瞪了素莲一眼。

“爹问你一句话,如果你是我闺女的话,你就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行吗闺女?”素莲不知道爹究竟想知道什么,又不好不答应,只好被动地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知道素婷到底去哪里了,爹想她了。”说到最后,林子坤声音哽咽,眼眶里已经沁满了泪水。“爹,这个……”素婷有点左右为难,爹最疼素婷她知道,看着爹眼睛里的泪水,素莲抿了抿嘴,眼睛里泪水涌动。这么多年,她最怕爹问起这个问题,为了敷衍爹,一直咬定一个理由,素婷参加了一个秘密组织,这是之前她跟哥哥一直说好的借口。如今已经这个时候,继续瞒着爹已经没有意义了,不如让爹心里明明白白。

“爹,素婷她和攸武去了延安。”素莲说出素婷的下落,压在心中几年的千斤巨石终于落地。

“什么……?她去了延安?和梅家的攸武?”林子坤不相信地重复地问。

“是的,爹。”素莲曾经无数次想她告诉爹关于素婷的事情,她想到爹一定会十分的吃惊,只是爹的反应远远超过她的预期。

“那是共匪的地盘,这要是被国民政府知道是要杀头的死罪。”说话的时候,林子坤左右张望了一下,生怕被别人听到。林子坤远远没想到素婷参加了共产党,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爹,没你想那么邪乎,如今已经合作共同抗日了,现在国共是一家。”素莲看着爹惶恐的样子,拼命的解释,想让爹释怀。

“话是这么说,现在是抗日,抗日结束了呢?国民政府允许共产党跟他们平分天下,闺女一山难容二虎呀,他们终究是不可能融合在一起的,你们在省城的时候,怎么不拦着雅婷一点。”林子坤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切都不可以回头。

“爹,你还不知道雅婷的性子,你说怎么拦,哥是军统的人都拦不住,我怎么……?”素莲说到这里立刻打住了,不小心她已经说漏了嘴,哥再三交代关于他的事情一定要替他保密,一是当时军统的规定,而是哥也是出于一片孝心,不想让爹为他担惊受怕。

“你说什么?立豪参加了军统?”林子坤面露喜色的问。这个消息无遗是最近一段时间最好的消息了,终于他得到了他心中最想要的东西。上一回梅攸文在石佛山上说他在省城杀死了日本将军北川浩二的时候,他心里满是落差,甚至有一点埋怨自己的孩子不如梅家,如今听说立豪是军统的人,心理上好像搬回了一点平衡。

“哥不仅是军统的人,也是淮南站的一个组长,听说最近马上荣升淮南站站长了。”见爹听到立豪的事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脸上有了喜色,素莲索性都告诉了他。

“快告诉爹,站长是什么样的官?”听说立豪还是军统一个官,林子坤更是喜上眉梢。

“这个……我也不知道,好像相当于少校级别吧。这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上管政府官员,下管军队将官,大家都怕军统的人。”这些素莲还是真的不知道,只是觉得平时那些政府官员和军队里当官的这些人,都让着哥哥三分。

“少校的官我知道,相当于团长的级别。这个小子,没想到隐藏这么深,当了这么大的官也从不跟爹说。”听了素莲的话,林子坤终于得到了满足,最起码他目前心理上搬回了一局。

“爹,你就不要担心素婷的事了,国共现在合作了,几个月前攸文和哥哥就是国共联手杀掉日本将军北川浩二的。”其实素婷说这个话的时候也存在自己的一点私心,关于杀死北川浩二的事,他是从程志远的来信中知道的,而且程志远是什么身份,她比谁都清楚,如果爹如此抵制共产党,那么她与程志远的结合,爹一定不会同意。而且程志远在那封信中告诉她,等打败了小鬼子,他就来迎娶她。

“你说什么?你哥哥也参与了刺杀北川浩二?国共合作……?攸文也是共产党?”立豪参加了刺杀北川浩二,太意外了。他一直以为是攸文所为,如今立豪也参与其中,一切的郁闷都烟消云散,梅家的优势没有了,而且林家似乎略胜一筹。攸文是共产党,又是一个意外。

“是呀。”从爹脸上的表情,素莲觉得爹变化太快了。

“天呐,我们林家这是怎么啦?怎么又是共产党又是国民党,这个将来怎么在一张桌子吃饭嘛!”林子坤的脑袋真的大了,今天的惊喜太多,多得让他难以承受。“现在想想,把立贤送出国留学是正确的呀。”

当年立豪在省城留校任教,林子坤就看到了林家的一步先机,为了让立贤更加出人头地,他当初就跟立豪说了自己想法,立豪说不如送弟弟立贤出国吧,林子坤一想,这个办法好,梅家就永远追不到他们林家了,后来就让林立豪做教师的便利,找到了门路,花了大把的银子,最后把林立贤送到美国留学。

林子坤想,只要林家的子孙比梅家的强,花再多的银子他都心甘情愿。

0

NO.56:土匪蔡二麻子作恶多端 二道沟惨遭小鬼子灭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