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梅林埠子>NO.70: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 朝凤崖梅清远感叹人间烟火【大结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NO.70: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 朝凤崖梅清远感叹人间烟火【大结局】

小说:梅林埠子 作者:一炉茶烟 更新时间:2019/7/1 16:32:24

  “攸武,真的回来了?”梅清远颤巍巍地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看见父亲,攸武快步走上前跪在梅清远的面前。“爹,是攸武回来了。”说完,攸武禁不住泪如雨下,十二年以后再见到爹,爹已经白发苍苍。“这些年,你跑哪里去了?”梅清远失声痛哭,老泪纵横。“你知道,爹没有一天不牵挂你。”温如玉看见梅清远情绪如此激动,担心地扶住梅清远说:“老爷,孩子这不平安地回来了吗?你这是干啥呀?”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也‘扑啦啦’落在了地上。

“爹,是攸武不孝。”攸武看见爹的眼泪,更是泣不成声。

“爹,儿媳不孝。”林素婷拉着一双儿女也跪在梅清远的面前。“这是……?”看见一个自称是儿媳的女人领着两个孩子跪在自己的面前,梅清远指着林素婷问。

“爹,她是素婷呀,我们一起去的延安,现在是您的儿媳妇。”攸武一边抽咽着一边介绍。

“哦,是素婷呀。”梅清远仔细辨认了一下,依稀找到素婷小时候的影子。

两个孩子看见爹娘哭成了泪人,抗战稍大一点,还知道一些事故,小盼兮则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嚎啕大哭。

“盼兮不哭,我们到家了,这是爷爷,快叫爷爷。”林素婷抹了一把眼泪对着盼兮说。

“爷爷。”小家伙一边挤着眼泪一边大声地叫。“哎……”突然冒出孩子叫爷爷,梅清远脸上涌现了一丝宽慰的笑容。

“爹,我怎么没有看见娘和二娘?”攸武发现有点不对,这么大的响声,娘和二娘没有理由听不到动静。

“你娘她……你娘她早已去世了。”提到宋知秋的死,梅清远的情绪又有些激动起来。“什么……?我娘她……”梅清远的话,像是一道雷霆闪电,‘啪’的一声在攸武的头顶炸响。攸武愣在那里,然后瘫软地跌坐在地上,眼眶里沁满了泪水,半天没有任何的声音。攸文走过去拍了拍攸武的肩膀:“我娘已经走了十几年了。”

“哥,我娘是怎么死的?”攸武彻底的爆发了,瞪着一双血红的泪眼,直直地瞅着攸文问。

“那年松井太郎带着他们的人马侵略了梅林埠子,我爹为了掩护学校的学生,组织大家跟鬼子干,可是我娘没有冲出鬼子的包围圈,只有跟爹汇合,就在转移的过程中了鬼子的子弹,娘和二娘就……”攸文实在说不下去,素婷跟攸武一起出去,一定也不知道崔秀芝在那次中跟娘一块死了。“和娘一起走的,还有……还有素婷她娘。”攸文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必须要告知林素婷。

“什么?我娘她也……”本来听到攸武娘的死,看着攸武伤心难过,素婷已经泪水涟涟,如今在听到自己娘亲去世的噩耗,素婷再也坚持不住,‘嘤咛’了一声昏了过去。两个孩子看到娘突然下倒在地上,吓得哭着匍匐在娘的身上不停地嚷:“娘,你怎么啦?娘,你怎么啦?”顿时,大家乱作一团,温如玉走过来把素婷揽在怀里,用拇指紧紧地掐住素婷的人中。半天才见素婷悠悠醒来,随着一声‘哇’的声音,令人心酸不已,在场无不落泪。

“狗日的小日本……”攸武双拳紧握,愤怒地冲着空中狂吼。

“攸武,我已经替娘、二娘报了仇,是我亲手杀了松井太郎。”攸文安慰攸武道。“杀得好,杀得好,可是,我娘没了。”攸武咬牙切齿,可是想到娘,又泪水潺潺。“攸武,人死不能复生,三夫人泉下知道你这么伤心,她也会难过的,你还是节哀吧。”梅青山实在看不得攸武如此伤心,上前劝慰道。

“是呀,攸武,不要难过了,娘知道你平安回来了,一定也很开心。”攸文也在安慰。

“一家人难得团聚,攸武快起来,去到你娘坟前和你岳母烧把纸钱。”梅清远长叹了一声。攸武顺从地扶起了伤心欲绝的林素婷,小声地安慰了几句,林素婷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

“攸文,你带着攸武一块去吧。”梅清远交待道。“好的,爹,我这就带攸武一块去。”攸文答应了一声。

“青山呐,攸武平安回来,怎么说也是我梅家大喜事,你今天晚上好好置办一桌,把亲家林子坤也叫过来,大家一起乐和乐和。”梅清远继续安排。“好嘞,老爷,我这就去张罗。”梅青山喜滋滋地应承。

攸文带着攸武和素婷去石佛山给娘烧纸钱去了,程志远回家给岳父送信,告知林素婷回来了。

傍晚,梅家灯火通明,在大厅里摆了一桌,大家一起落座,梅清远和林子坤当然并列坐在上席,攸武紧挨着林子坤坐在一起。席间,林子坤一直盯着攸武看,攸武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爹,对不起呀!”

“啥对不起的,都是一家人了,还给我生了大胖外孙和孙女,以后呐,就不要跟我客气了。”林子坤大笑。

当初他一直被蒙在鼓里,林立豪不敢跟他说实话,直到和梅清远一起上了石佛山,才知道素婷和攸武一起去了延安。知道这个信息的时候,为将来一家里既有共产党又有国民党而犯愁,不知道大家如何面对和相处。同时,他并不看好素婷选择了攸武,那时候共产党很弱小,国民党如日中天,谁知道短短几年,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逆转,如今国民党被追着打,而共产党一天一天壮大,看目前形势,共产党得天下是势在必得。

“攸文,这次回来,你们长官任命你干啥?”大家一直没时间问,林子坤这么一问,正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桌子上除了程志远知道攸武此行的任命,其他人一概不知。

“我这次回来不走了,接到党中央的指令,我被任命为郎溪县的县长。”攸武笑着说。

“什么?郎溪县的县长,攸文,可以呀。”攸武的话,大大的出乎了林子坤的意料之外,当初林立豪坐上了军统淮北站站长的时候,他已经觉得自己林家祖坟冒了青烟,到处领着林立豪嘚瑟,如今女婿竟然成了郎溪县的父母官。而大女婿程志远则是华东野战军区作战部的高参,那也是一个大官,看起来自己家真的祖坟冒青烟了。

“攸武,你小子可以呀!”攸文也为攸武回到家乡被任命郎溪县县长而感到高兴。

“赶鸭子上架吧。”攸武谦虚地说。“现在眼看着全国就要解放了,党中央很重视解放后的城镇接管工作,党中央明确指示,在接管的过程必须要平稳过渡,同时也关注一下民生问题,让城里的人有事情做,让农村人人有田种,让所有的劳苦大众真正的翻身做主人。”

“好,爹大力赞同。我建议大家共同干一杯,为攸武坐上郎溪县父母官。”林子坤似乎很高兴,主动倡议道。大家纷纷站了起来,共同举杯,为攸武的平安归来,为攸武坐上郎溪县的县长。

“攸武,我有一事不明白,这十二年你为什么不给家里捎一份平安呢?”程志远心里一直有个疑虑。“对呀,攸武,这是为什么呀?”程志远的提问,正是攸文心中的症结。

攸武叹了一口气:“我到了延安以后,日本就开始大规模的侵略中国,那时候,书信根本不通。后来,日本投降以后,我以为那样就可以了,可是,国民党政府早已对共产党虎视眈眈,即便有书信往来,也是被当局扣了下来,更何况我这是从红色根据地发出的信件。”

“原来是这样呀!国民政府也太霸道了,一点也不体谅烽火年代,家书抵万金道理,就冲这一点国民政府就该灭亡。”程志远听完愤愤然。

梅林两家十二年以后聚在一起,大家非常高兴,小辈们互相敬酒,大家都高兴得不亦乐乎。

梅清远高兴地看着孩子们在一起畅饮,用胳膊捅了捅身边的林子坤,叹了一口说:“老弟,我们兄弟俩斗了一辈子,到头来成了亲家。”说完,梅清远哈哈大笑。“我知道,你对我梅清远一直不服气,接下来,还跟我斗不斗?”梅清远笑着问。

“是呀,这些年,我就一直在想,我林子坤到底比你梅清远差在哪里?怎么每次跟你斗,都是我败在下风。”林子坤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我一直没有搞明白,这是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主要是你功利心太强,才导致你总是输。”梅清远哈哈笑。

林子坤听了梅清远的话,先是一愣,然后苦思冥想像是在回忆过去点滴,最后竟然微微点头:“你说的很对,我想在回头想一想,我做得那些事,确实功利心太重,害人没害到反而害了自己。人,这一辈子呀,不能太算计,说不定哪天就掉进自己设计的坑里。”林子坤感慨万分。

“你还没告诉我,我们还斗下去吗?”梅清远追问。

“不斗了,老了,斗不动了。我现在唯一的希望立豪能回来,回到改过自新,投入到人民的队伍里来,这样我这一辈子,也算是安心喽。”林子坤长叹。

坐在爹身边的攸文,一直注意着两个人的谈话,一对冤家终于和解,攸文也是由衷的高兴。可是,当说到林立豪的时候,攸文的内心还是一震,在省城他一枪结束了林立豪的性命,他从来没有向外人说过,如今梅林两家成了亲家,这个消息要是被林家知道了,不知道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他不敢想下去。他一直以为林立豪被自己枪杀了,却不知道林立豪已经躲过他致命的一击。

梅清远和林子坤都贪喝了几杯,直到两个斗了一辈子的老个老人都有了醉醺醺的样子,酒席才彻底散去。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下午两时许,隆重举行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向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同年,十一月三十日凌晨,蒋介石等人乘飞机逃离重庆飞往台湾,重庆正式宣告解放。

十二月,已经进入冬季,江南的冬天来得有点晚,梅清远选择了一个阳光大好的日子,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带上温如玉去了一趟石佛山的朝凤崖。全国都解放了,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宋知秋。

宋知秋和姬无双的墓碑前,暖阳慵懒地照射在墓碑旁的松柏上,散发着一阵和谐的暖意。

“知秋,老爷和我来看你了。”温如玉每次来都控制不住自己,她总是认为关键的时候,是宋知秋和姬无双为自己挡了子弹。

“时间过得真快!知秋、无双你们已经走了十多年,我想你们了。”梅清远喉咙里有些哽咽。

“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们,全国都解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梅清远缓了一下继续说:“知秋、无双,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情跟你们商量,我想把梅林学校捐给国家,当初建学校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梅林的小孩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现在看起来,新中国的领导人比国民政府不一样,他们竟然把孩子们列入了义务教育,这需要多大的魄力呀!和我的初衷基本都吻合了,所以呀,我就想把梅林学校捐给国家,你们同意吗?”梅清远立在墓碑前,笑着征求他们的意见。

“老爷,你怎么从来没有提起过?”温如玉吃惊地看着梅清远。吃惊的不是梅清远跟宋知秋和姬无双他们商量,温如玉一点不吃她们的醋,他吃惊的是学校花费了梅清远多少心血,梅清远一直视学校为他的生命。

“今天这个场合正合适,正好你们三个人都在。”梅清远抬头看了看温如玉。

“老爷,你真的想好了吗?”温如玉追问了一句。

“嗯,我想好了,今天就是征求你们的意见。”梅清远坚定地点了点头。

“老爷自己都能突破自己,我温如玉没有意见,我同意。”温如玉微笑着说。

“知秋、无双,你们呢?”梅清远抬头看了看宋知秋和姬无双的墓碑。暖风吹拂,松柏在微风中不停地摇曳,像是宋知秋和姬无双两个人不停地颔首。“既然,你们都保持沉默,我这项决定就算全家通过了。”梅清远抬头看了一眼在风中摇曳的松柏。

“知秋,你对我隐瞒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知道这里面也少不了无双和如玉的功劳。”温如玉没想到梅清远这宋知秋和姬无双的墓碑前,把这件一直烂在肚子里的陈年旧事又提了起来。

“老爷,如玉有罪,是我当年……”温如玉诚惶诚恐地准备给梅清远下跪。

“如玉……不要。”梅清远一把拉住了温如玉,冲着她一直摇头。“如玉、无双,其实我梅清远早就觉察到,这么多年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知道的,当初知秋怀孕的初期,我已经有一种预感,肚子里怀的孩子不是我梅清远的,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了,还有什么比我们梅家有香火得到延续更重要呢?所以,我感谢你们,要跪下应该我梅清远给你们三个人跪下。”说完,梅清远真的对着宋知秋、姬无双墓碑和温如玉面前跪下。

“老爷……”温如玉紧跟着也跪在梅清远的面前。

“老爷,你要怪罪的话就怪在我的头上吧,当初为了延续梅家香火,是我出的主意,是我怂恿无双妹子把你羁绊在苏家,是我让梅青山通知苗大壮给我们家送山货,是我用春药兑在酒里让知秋妹子和苗大壮喝下,是我架着苗大壮上了知秋妹妹的床,一切都是我……”提及那段往事,温如玉不禁泪如雨下。

“如玉,你不要说了,我是真心地感谢你们,你们又是何尝不是为了梅家好,我梅清远何德何能娶到你们三个。这里面只是苦了知秋,她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和煎熬,知秋临死前的那痛苦的眼神和全盘向我托出事情真相,我相信这么多年,她内心一定很苦。”梅清远似乎还在回味着宋知秋临死之前那幽怨的眼神。

“所以,我才执意把苗大壮的尸体埋在知秋的对面,我知道知秋嫁到我们家,她已经把苗大壮忘了。可是,苗大壮毕竟是攸文和攸武亲生的父亲,如果把苗大壮暴尸野外,相信知秋也一定会抱怨我们的,更何况苗大壮对知秋一往情深,不然,他也不会在那样的环境下带着一个连的兵力去救知秋。”说话的时候,梅清远一直看着对过的苗大壮的墓。“兄弟,谢谢你,谢谢你关键时刻救了我们,谢谢你给了攸文和攸武的生命,让我们梅家香火得以延续。”

梅清远的话深深地震撼到温如玉,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他对苗大壮不仅没有一点敌意,竟然还当着苗大壮的坟墓感谢苗大壮,这应当是一种什么样的胸襟。“老爷……”温如玉悲恸地叫了一声。

“只是这件事,没有必要让攸文和攸武知道,至于攸文和攸武是谁的儿子,已经不重要了,关键一点,他们是宋知秋的儿子,就已经够了。就让这件事永远埋在心底,让他们的娘在他们的心中永远是最值得尊敬就好。”梅清远说完,温如玉认同地点了点头,这也是她当初的初衷。

傍晚,夕阳染红了半边的天空,梅清远和温如玉站在朝凤崖上,不远处是一户户人家,傍晚的炊烟,一缕一缕从家家户户的烟囱里袅袅升起,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那么安静与祥和。此时的梅清远心中思绪起伏,为了梅家烟火,三个女人演绎了一场如歌如泣的借种闹剧,无非就是让梅家的烟火得到传承和延续。

接着,狼子野心的日被鬼子为了达到侵略的目的,把战争的烟火沿袭到中华大地,不愿意做亡国奴的中华儿女奋起抗战,不屈不挠的斗争持续了八年,最终还是把日被鬼子赶出了中国。为了让劳苦大众翻身当家做主,共产党的领导着一批又一批革命志士,不畏惧强权不怕流血不怕牺牲,三年的解放战争,终于敲响了蒋家王朝的丧钟,冲破了黎明前的黑暗。

这些种种的种种,不管是为了家族延续烟火,还是抵御外来侵略,还是为了人民而战,还为了和平而战。从大了说国富民强,让中国屹立在世界的前端,让那些跃跃欲试的国家,从此不敢对中国染指半步。从小了说,不过是让人民安居乐业,让老百姓过上舒心富足的日子,远离战争的烟火,世界永远是一片安宁与祥和,家家户户灶头燃气的那一缕缕烟火,永远幸福安康。

0

NO.70: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 朝凤崖梅清远感叹人间烟火【大结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