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失落的世界之天兵>1、天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天兵

小说:失落的世界之天兵 作者:银月光华 更新时间:2019/4/23 23:30:08

伊拉克纳杰夫市。

“我们是天兵组织,我们已经不能再忍受异教徒的压迫,他们说我们是恐怖分子,那么我们就是恐怖分子!直到我们的家园不再被蹂躏;直到神圣的信仰被净化;我们是天兵,在真神的旗帜下圣战!直到新十字军被击败!

我们可以承受很多,直到我们无法承受;我们是顽固派,直到我们的信仰被尊重;我们可以不被重视,直到让全世界都重视我们;我们贫弱,直到我们回归本源的精神,再现曾经的辉煌;我们继续更加猛烈的反抗,直到我们从湮没中重生;我们不会去辩解我们是什么,因为我们从来就不是。

我们的追求是和平,幸福,我们的主宰是真神,我们的导师是神圣的先知,我们的明灯是忠诚的信仰,我们不为任何主义而战,不为任何伟人而战,我们只为捍卫我们自己的尊严和信仰而战!!!

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胜利,直到我们团结,我们强大,直到真神意欲。我们没有坚船利炮,我们有坚强的信仰和意志,一时的苦难只是微弱的考验,正信便在此刻成立,真神与我们同在~~~~万岁!!!”

人群在沸腾,信徒们已经陷入狂热,AK47的枪声大作,洗脑这个东西就是拥有着能够让人悍不畏死的魔力,不过悍不畏死和能不能死可是两个概念……

斯达瑞与米克安静的看着自称为导师的首领竭斯底里的演说,他们俩的黑色的长袍下隐藏着极尖端的杀人兵器,只等待伊拉克安全部队将这里完全封锁,他们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的实施行动了,他们根本不需要外围战斗部队的支援,他们的高傲是不允许用别人的力量玷污的,在他们的眼中那种战斗力的部队只是用来收尸的。

米克本是个金发碧眼的白人,而斯达瑞却拥有着黑头发黄皮肤,两个人的实际相貌和当地人的长相十分迥异,可是完美的化妆技术让周围的人根本不能从面貌上认出他们的种族。他们穿着普通的当地人的服装在这样的大型集会里居然像逛街一样轻松。非法武装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这么两个不起眼的男人到底会多么危险。

面对3000名陷入魔障的狂徒,两个并没有一丝的压力,在他们眼里这些人已经是死人了,至于他们是去天堂还是地狱两个人并不关心,米克显得很无聊,他低声抱怨着说:“我们什么时候要沦落到给美国人打工的地步了?”

斯达瑞面无表情的低声说:“伯爵的安排自有道理,打工与否要看利益交换比,只要价钱合适我们就是装哈巴狗也没关系。”

米克淡淡的一笑,示意可以行动了,斯达瑞心领神会,两个人超感开启,共鸣的精神使他们的动作相当默契……米克缓缓的移步到导师的讲台,纵身一跳,蹬上了两米高的讲台,很潇洒,没有多余的一丝动作,导师一愣,随即看看身边拿着AK-47的卫士,他马上镇静下来。对这位突出其来的擅自行动者,他没有过多的戒备,但是仍然很不愉快的说:“你是谁?为什么擅自蹬上圣坛?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你将接受圣裁。”

米克做了个很虔诚的表情,鞠了一躬后,没待导师有所反应便拿过他的话筒,这样的情形下没有人会料到他有这样的举动,数千个人货真价实且群情激奋的狂热武装分子,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米克高声说:“在这样一场有死无生的战争中你们准备好了吗?”

不明情况的武装分子起先一愣,但是狂热的他们脑子似乎缺根弦,误以为是安排好的战前动员,他们大叫着悍不畏死的誓言,冲锋枪子弹像不要钱一般打向天后,一波又一波呐喊声一次又一次响起,米克安然一笑,双手摊开,仰望上天,摆出了个比导师还要虔诚的神情大声说:“你们强大吗?”

“哒哒哒……”又是一阵枪声

“你们是不是钢铁战士?”

“万岁!”

“你们会胜利吗?”

“会!”

米克话锋一转,做了个很滑稽的动作,带着戏谑的笑容说:“可是我不信,因为今天你们都会死!”

导师恍然大悟,气愤得连抬起的手指都在颤抖:“杀了他!杀了他!他是……”

导师的话还没说完,米克一挥手,他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在他的眼中是从未经历过的影像,天旋地转后定格在一幕之中再也动不了,他最后看到的事物是一具无头尸体重重的倒在台上,“那是……我自己的尸体……”这是他最后能想出的句子,在模糊的远端,他忠诚的战士正在一片片的倒下……

米克在台上大开杀戒,手中的“暴风死神”果然如其名般,一瞬间喷身出无数弹药,所有人都在完全没准备的情况下,大片大片的被屠杀,对!是屠杀,尽管自称天兵组织的武装分子均持有杀伤力不弱的武器,可是这样一边倒的战斗只能用屠杀来形容。

“暴风死神”:枪械的一种,各国部队均无装备,天兵的秘密武器之一,装备质量极小的子弹,瞬间可发身一千发,一次性发射完毕后,一名合格的天兵可在1.5秒钟之内使用集装弹匣进行二次装填。

台上的近百人的天兵瞬间倒下,米克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二次装填,斯达瑞暗自苦笑,这下广场上的人不论无辜与否不死都不行了,组织是绝不会允许自己的超级武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斯达瑞从腋下抽出一支长枪,这支名为“郎基努斯”的长枪,主体为白色,拥有着科幻外表的修长枪体,用着非金属材质打造,斯达瑞熟练的启动长枪,瞬间一条几百米长的光束射出,如手术刀般切割着广场上的人体,光束遭遇到人体根本不会形成丝毫阻碍,光束所过人体才迸射裂开,刚才还疯狂的人群此刻加表情都不及有任何改变就成了碎片,一瞬间广场上残肢断臂横飞,喷射的鲜血形成了一层红雾……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拿着镰刀收割生命的死神,3000余人的死亡仿佛就像喝凉水那般轻松,不到十秒钟的扫荡让原本沸腾的广场突然变得如地狱般死寂,连讲台也被扫断,米克腾空跳跃稳稳的落在地上,他尴尬的一笑两手一摊说:“你干脆改名叫地狱使者吧,出手总是比我壮观太多倍,可是你为什么不能留几个给我玩玩儿?”

“郎基努斯”枪:命运之矛,传说中只要手持有该枪,一百二十呎范围以内的人皆尽臣服,持有这枪者更可主宰世界的命运,以此命名的武器同样拥有巨大的威力,该枪实为聚能激光枪,以电能转化激光能,有效射程200米,其激光束的可瞬间切割1000毫米厚的均质刚,相比暴风死神,“郎基努斯”为天兵单兵武器的第一杀器。

一切结束后,斯达瑞不仅不慢的将长枪收入黑色的长袍中,沉默着离开这片杀场,米克急得大叫:“喂喂!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脏活交给我?”

斯达瑞听却却突然加快速度,他用极其诡异的步法,跑起来像飞一样,远远看去像极了超级英雄,总之——很酷!

“切!”米克也快速闪开,当他离开一定范围后,居然还戏剧般的做了个谢幕的动作,然后启动了手中的爆炸装置。城市中心隆隆的爆炸声掩盖了刚刚发生的屠杀,一瞬间所有的尸体被高温烧成灰烬。

1月30日,伊拉克官方电视台向全世界报道这次与“天兵”武装分子的作战,伊拉克安全部队共击毙了200到300名武装分子。极端恐怖组织领导人在此次作战中被击毙,战斗中美军一架直升机被击落,安全部队阵亡10人。

科威特城JW万豪酒店最豪华的包房内,看了报道的米克气愤地关了电视:“呸!撒谎也这么没品味,凭我们俩出手只有死几百人?我们的智慧就是被这群庸人给糟蹋了。”他说的是中文,或者说这话根本就是说给斯达瑞听的。

斯达瑞从在沙发上手中捧着一本《西方哲学史》,一边翻看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米克,你没有必要使用‘暴风死神’,仅仅我们安装的炸弹就够要了那些家伙的命了,若不是你发疯,我犯不着脏了我的手。”

米克无所谓的说:“呸!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单调,在这个没有任何挑战与乐趣的世界,身为天才的我不为自己制造新鲜的游戏,那漫长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斯达瑞对米克投以鄙视的目光:“哲学总是带给我面太多的思考,而你的行为就叫做——没脑子!”

米克投来同样的目光:“你是高原缺氧反应吧!不然为什么总是那么无趣?”

斯达瑞合上书看着米克说:“让快乐在量上超过痛苦,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痛苦够多了,为什么还要在他们死前给予羞辱?”

米克不屑的说到:“这次也算他们招惹到我们了,起什么名字不好非得叫天兵,世界上只能有一个天兵组织,那就是我们!”说罢悠闲地从冰箱拿出一个大西瓜,举着水果刀,左看看右看看,就像在研究一个人头从哪儿下刀可以顺利切开一样,斯达瑞瞥看着他眼神中充满嘲讽,米克像没看到一样啧着舌头说到:“美国人可真大方在中东请我们吃西瓜,不过这味道……呸!比堪萨斯州的西瓜差远了。”

斯达瑞讥讽着说:“除了吃喝玩乐,你的脑袋里能不能有些这之外的东西?”

米克切开小得可怜的科威特“进口”西瓜,吞了一口说:“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天才艺术家,上次仿拉斐尔的画作可是卖了1600万美金哦!”

斯达瑞补上一句:“你是个天才大骗子!不过不得不说与你合作真是省了我不少心。”

米克躺在沙发上,啃光了一大块西瓜,顺手将西瓜皮准确地扔进距离他5米远的垃圾筒内,打了个饱嗝,起身穿衣服。

斯达瑞依然翻着杂志,仍看似漫不经心地对米克说:“爱尔莎来了,伯爵那边应该会有新的指令,你最好不要出什么乱子。”

米克对着镜子打好领带,嘻笑着说:“手枪党,别来管我的事,我一定要让那个妞向我投降。”说着迅速抓起西服,穿戴整齐的走到房门,突然他回头留下一句话:“如果我是伯爵我就要全世界拜倒在我的脚下。”

米克走后,斯达瑞轻叹了一口气:“唉~征服世界吗?如果靠屠杀可以征服的话,世界早被征服一万遍了。”一个令他恐惧又兴奋的想法涌现在他的脑子里,天兵所追求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每个天兵都会有,可是没人敢讨论,因为一想到这个问题心中便会涌起恐惧,这是令他们最不自由的想法了。

JW万豪酒店的大咖啡厅内,中央空调房吹着凉爽的冷气,与外面炎热的天气形成鲜明的反比,爱尔莎,有着瀑布般的金色长发,在外人面前她就是一副冷淡高傲样子,此刻她穿着黑色的休闲蕾丝裙,优雅的喝着冰咖啡,享受着由内而外的凉爽。美丽的外表下,谁也不知道她看似年轻漂亮的外表下有着一个多么可怕的年龄,因为每一位天兵有记忆以来她就一直是这个样子,时间似乎对她没有丝毫影响,所以就算再喜欢沾花惹草的天兵也绝对不敢沾指她,不仅如此每一次她的出现都意味着“伯爵”将有新指令到达,对于喜欢享受自由的天兵来说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感觉。

斯达瑞看似漫不经心的走过来坐在她对面,慢条斯理的拿起墙角杂志架的上的杂志看了一会儿,然后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我们还在这儿停留多久?”

爱尔莎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妩媚扬起她天使般的脸蛋对斯达瑞说:“我的孩子,来看看我是不是更年轻了?”言语与动作间充满了挑逗,以她的魅力足以使定力不深的年轻人上她的床了,可是斯达瑞根本不想回答她这么无聊的问题,依旧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对她说:“总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是什么事让组织决定出动三位天兵?伯爵究竟带来了什么指示?”

爱尔莎无趣的摊开手说:“哎呀呀~我说你,别那么无趣好不好?天兵对于普通人来说简单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一样存在,你还真那么在乎伯爵与美国人搞的那些东西?虽然我承认你很厉害,可是在某些行为方式上我情愿你向米克那小子学学,看看他是在怎么享受生活的,顺便说一下我个人观点,我们是要是不给自己找乐趣,世界真是没有乐趣。”

斯达瑞扬了扬手中的书说:“要知道我们并不比他们强多少,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差很多,人类有史以来智慧的集合真的是一种强大的力量,不得不说我们超越不了时代。”说到这儿,他的声音渐渐降低,像是陷入了自我思考,喃喃自语道:“生命的诞生有太多的偶尔性,有的时候活着就是一种恩赐……”

爱尔莎无趣极了,女人,不管是年轻女孩儿还是老女人,一旦得不到人的承认便要翻脸,她像喝酒一样干了整杯热咖啡,气愤地说:“我现在命令你一分钟内把米克那个小子带到我面前!”

斯达瑞摆了摆手指:“如果没有正式指令的话米克我不一定能带到。”

爱尔莎面对顽固的斯达瑞显得无奈极了,只好一本正经的说到:“我不得不承认,你们俩个在纳杰夫干得漂亮极了,可是正如你所说,时代变了,为了顺应这个时代,伯爵制定了一个新的开发计划,如果计划成功我们真的可以成为神了,只不过这次他要的东西太多了,又都是稀有物品,恐怕这次要找遍全世界,我们能力虽强,可我们毕竟还不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美国人有很多便利的条件,既然借着美国人的名义来了,我们就快点行动吧,这里的气候我也受够了。”说完爱尔莎拿出一个U盘大小的仪器递给斯达瑞。

斯达瑞接过后,看看屏幕上的指令,微笑地点点头:“天兵的历史上曾经与很多国家合作过,这次是美国人也没什么不理解的,但是伯爵的目标是成神吗?为什么组织的所有教材上没有这一条?”

爱尔莎两手一摊说:“你怎么知道没有这一条?也许就藏在那些根本没人读懂的古籍上。”

“那么你认为哪一本古籍最有可能记载这一条?”

爱尔莎却不打算直面回答,又开了起玩笑说:“上面记载如果我能和一百万个男人上床就可以成神。”

斯达瑞这次没有在言语上谦虚:“如果你还没超过三十岁,也许我还会考虑成为百万分之一,但是很可惜,从我认识你开始已经有三十年了——老太婆!”说罢没有理会爱尔莎的目光径直离开了房间,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爱尔莎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此时爱尔莎喷着火的目光足以比朗基努斯强一万倍……

1310号房间里米克盯着躺在床上向他表现出极度妩媚的中东女人,他吞吞口水说:“哇!我可真是迫不及待了。”

那女人展露着她惹火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勾引,而米克表现出的恰似一头饿急了的儿狼,“来吧!宝贝!”米克疯狂的扑上去,用力撕开柔软的睡衣,她的身材可算得上是件艺术品吧,可是他没有在这对艺术品前做丝毫停留,他的也没有一点珍惜艺术品的意思,一下子扑到她身上,肆无忌惮玩弄着她的身体。女人使出浑身解数迎合米克,可是米克的动作已经近乎达到残忍的地步,一开始她还能忍受,可是到了最后本应欢快的呻吟声渐渐小下去,伴随而来是是她紧咬着牙关硬撑着,直到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啊……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啊——”

就在米克享受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时,门重重踹开,爱尔莎皱着眉头对米克说:“够了!她是谁不重要,她的目的是什么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没有时间在科威特胡闹。”

米克光着身子从美女身上褪下来,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摔在地上,本来这赤裸的美女已经没有力气了,倒不是米克威猛,而是米克一直捏着她颈部的大动脉,现在气血不顺畅的美女连站也站不起来,米克在她那对艺术品上狠狠踢了一脚,骂道:“婊子!说,是谁派你来的?盯上我们又是为了做什么?”

那女人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她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但即便这样也是米克不能容忍的,他拎起她的脚踝,以超乎常人的力气将她从地上抡了起来,那美丽的女体又被他摔在床上,虽然伤不重,可是那眩晕感让美女连愤怒的表情都无法表露出来。

米克这头饿狼或许因为兽欲没有发泄完,心中找不到爆发点,他那兼具着淫荡与凶狠的脸凑进那个女人,他舔舔嘴唇说到:“我是割掉你的双峰做个纪念呢?还是剥掉你的皮做个漂亮的灯罩?或者你选择说出来我还可以为你刻个墓碑,再到梵蒂冈为你做祷告,怎么样?有选择了吗?”

那女人吐了一口血沫,气喘嘘嘘的反问:“你们是什么人?”

米克没有回答她,抽出小刀在她那对艺术品上轻轻划了几下,女人要崩溃了,不过她仍然只字未说,或许心底还在怀疑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暴露了,可是间谍行为怎么能瞄过米克的眼睛,虽然他明白或许是哪个地方搞错了这个女人不可能知道天兵的秘密,但是他仍然没有放过这次游戏时间。

爱尔莎很反感米克的行为,按照她的做法就是找个地方干净的做掉,可是米克却把这一切当成了游戏,即不关心那女人的来历,也不关心她为什么要侦察自己。即使她知道了些什么又能怎么样?这世界上还没有任何组织能与天兵称之为对手?爱尔莎资格虽老,可是她却不敢在米克玩得正高兴的时候打扰他,记得上一次同样是天兵的红橙笑话了一下米克特意理的头发,结果被米克打得半残,当然这样的半残发生在天兵身上已经是不可思议了,若放在普通人身上足够他们死上十回。

爱尔莎心里清楚得很,能治住米克的只有斯达瑞,天兵虽然相对普通人来说很强,不过在内部也分强弱,斯达瑞就是这一届最强天兵,不只是智慧和身体,而是他有着比所有天兵更强的被称之为超感官知觉的精神力,这一点在他小的时候就体现无余,他精神力强大到可以预知到未来。爱尔莎虽然不敢动手阻止米克,但是她有伯爵的指令,不想浪费时间去看米克的游戏:“米克!玩够了吧!你光着身子在一位女士面前可不够绅士。”

米克表情很狰狞,他露出一排白牙诡异的笑着:“哈哈哈……老太婆,以后别在自称女士,听到你这么称呼自己我连呕吐的心情都有。”

“噗——”一个极轻微的声音划破,米克身下的女人立即没了声息,斯达瑞进来时像猫一样,在特意压抑精神力的情况下,爱尔莎和米克都没有发现他的到来,只见他用一支伪装成钢笔的小手枪发身出一根“针”,这根针与“暴风死神”的子弹是同一型号,那根针准确的射入女人的头颅,她顿时消失了所有的生命迹象,除了仍然温热的尸体还能让别人知道她刚刚步入天堂。

米克怏怏地看着自己的“玩物”,如果这个人不是斯达瑞他肯定会把捣乱的人撕成碎片,米克愤恨的把刀丢到地上,虽然比针孔大不了多少的伤害,但是鲜红还是顺着额头流了出来,米克很不友好的对斯达瑞说:“你搞乱了我的游戏!”

斯达瑞也冷冷的对米克说:“是间谍,我早就知道,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她把我们误认为是美国情报人员了。现在我开始讨厌这个地方了,干完了活儿,你随便玩儿,我懒得和你在一起,现在收拾东西我们走。”

美艳的尸体和鲜红的血混合成凄凉的画面,这一切映在爱尔莎的眼里是那么的不舒服,不是为了米克的残酷或斯达瑞的冷血,而是那个女人的腿还真是堪称完美,她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年龄大了到底不能和少女相比呀。可惜她要消失了,想到这儿爱尔莎拿出个小瓶子,滴在尸体上面,虽然有轻烟,但是和硫酸什么的绝对不一样,尸体逐渐开始腐烂,仅仅过了一刻钟地上只剩下一滩黄棕色的水,屋子里的排风机发挥了强大的功能,这里的硬件设施果然很强大,爱尔莎清理了残渣,直到味道散尽,她拿出香水,四处喷了几下,香气顿时弥漫开来。

爱尔莎微笑的看着香水自言自语道:“组织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只有这个才是我最喜爱的。”

天兵究竟是什么?天兵组织到底有多强大?即便是内部的人都是凭着自己的想像去判断,是像超人一样强大的异能人组成的集团?还是经过惨无人道的训练后强大的军事组织?定义似乎并不好下,但是有一点是勿容置疑的,那就是——他们真的很强大。

4

1、天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