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失落的世界之天兵>19、直面面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9、直面面对

小说:失落的世界之天兵 作者:银月光华 更新时间:2019/5/14 23:24:34

波哥大——埃尔.多拉国际机场

“这么快就要走了?你的事都搞定了?”红橙明知故问,眼角的余光却注视着优莉这个新成员,在自己的地盘儿上这么久居然没发现,他对斯达瑞的预知能力认识又上升到新的高度,自己与米克都是游戏人间的孤寂儿,而斯达瑞注定就是天兵的带头者,在可预见的未来现在的金教官就是将来的斯达瑞。

“这里的事已了,我得去欧洲了,交给你的任务都记住了?”斯达瑞平静的说。

“图皮族长老能读懂结绳语,这是启动‘埃利希女皇号’的关键。我已经联系‘诺亚号’了,你的发现成果都会被完好无损的送回基地,而且告诉你一个消息,基地已经在制定捕捉神秘潜航器的计划了,最近我们都会很忙,希望你不要玩得太久,早点回来。”红橙的话说得像告别一样,不知道哪里触到他的神经了,话里话外居然有些酸楚。

斯达瑞不禁笑了:“说得太严重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之前你说得太过高深,我都想知道你对现实有什么看法。”

斯达瑞郑重的说:“人类的科技越来越发达了,天兵如果不能开启新的未来,当我们被甩下去的时候就是动物园里的老虎了。”

高大的红橙习惯性的拍了拍斯达瑞的肩膀说:“不会的,天兵的高科技兵器一直领先于世界,过去如今,现在也如此。”

“过去很容易,现在很困难。”斯达瑞对着红橙挤着眼睛说。

红橙看了一眼优莉,他并没有从这个小姑娘身上感受到什么特别之处,虽说斯达瑞在女人方面一直以来口碑不错,可也绝对不是什么老实的主儿。不会惹上什么特殊爱好了吧!为了这个想法红橙结实的挨了一拳……

丹尼尔今天打扮得特别帅气,他拿过一大包咖啡送给优莉说:“这是我自己种的咖啡,你离开后喝不到的。”

天真烂漫的优莉欣喜的接过丹尼尔的礼物,张开手臂紧紧拥抱住丹尼尔,年轻的丹尼尔羞红着脸轻轻将优莉抱在怀中,喃喃的说:“你还会回来看我对吗?”

“是的!我会回来的!等着我!”优莉从怀抱中脱出,微笑地看着丹尼尔英俊却还带着稚气的脸。

“优莉,我会想你的……”

红橙和斯达瑞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人相视一笑,人类有很多罪恶,可是人类这份感情真好,红橙犹疑的看着斯达瑞,仿佛在说你会得到这样的感情吗?斯达瑞略显无奈的摇摇头,“老实说预感并不好,不过我已不能自拔……”

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远程客机之一的波音747轰鸣着从跑道划过,四座发动机以巨大的推力将这个庞然大物推送到空中,随着飞机的腾空而起,一开始还有些害怕的优莉兴奋的大叫:“天啊,真的飞起来了!我在飞……”

她那让人听不懂的舒阿尔语引来了隔壁座位人的关注,那个红发青年用着很大的声音对同伴说着:“连不懂礼貌的土著人也坐上了头等舱,南美离文明世界还差得好远。”

斯达瑞早就看到那个小子了,本没有心思与他交谈,但是讽刺了一位天兵却是他不能容忍的,他转过头去正视那家伙说:“彼得!你该庆幸没死在伊拉克,如果你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把你从这儿扔出去。”

这个红发青年就是那些贵公子哥的老大,所谓圣佑骑士团的头儿,一起去伊拉克探险的红发彼得,彼得转头望去惊吓得墨镜都掉在了地上,指着斯达瑞结结巴巴半响才说出一句:“你没有死?”

这话没头没尾的话问得很突兀,斯达瑞无心与他斗嘴,反问到:“你来南美做什么?”

彼得确认了眼前的人就是活生生的斯达瑞,但是他也不想在同伴面前失了面子,便装做很自然的样子说:“我的南美果品公司开张了,这可是欧洲最大的果品公司,做为董事长的我怎么能不来原产地考察一下情况呢?”

“哦,如果只是果品最好,要是我知道你往欧洲贩卖大麻的话你就做好一辈子不要踏进南美的准备,虽然亚马逊雨林不缺你这一块肥料。”

彼得吓得一头冷汗,自己暗自里倒卖大麻的事他怎么猜得这么准?不过这家伙可不好惹,看他在伊拉克搞的事情,自己可没那本事,最好不要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南美今后是真的再也不能来了。他缓和了一下情绪,像老朋友一样说:“菲士说你死了,玛丽很伤心。”

“玛丽在哪儿?”

彼得如实地说:“当初我们迷迷乎乎的,醒来时已经在巴格达了,鬼知道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对我们讳莫如深。玛丽显然受了刺激,我便送她回匈牙利老家修养一阵子,后来菲士回来了,说你死了,她想了解具体情况就去了德国……”

听着彼得的叙述,斯达瑞心中涌起了不好的预感,米克这个混蛋说自己死了?想想自己在基地醒过来时对先前的事也是一无所知,自己不知道的事他肯定也不知道,按照那小子的逻辑自己应该是死了,至少在南极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所以他才开始放肆,这个混蛋!

看到斯达瑞情绪很不好,彼得乖巧的闭上了嘴,先前在伊拉克北部与武装分子枪战的英雄气概此刻一点也表现不出来。

旁边的同伴看彼得紧张的样子小声问他:“那个人什么来头?”

彼得死死的盯住他,威压下,那人额头上的汗珠渗了下来,彼得死咬着牙,声音是用挤出来的说:“不想死就什么都别问。”

那人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点点头……

飞机降落在柏林奥托?利林塔尔机场,一路上小丫头感受到斯达瑞糟糕透的心情,几次想握住他的手安慰,都被斯达瑞拒绝了,现在斯达瑞揣着这样一份心情,把脾气都撒在了彼得身上。

“马上给我安排车,我要游览俾斯麦大街,然后你亲自给我找来最好的造型师,到Galeries Lafayette为优莉挑选衣服和首饰。晚上入住泰坦尼克酒店。”

彼得满头大汗的说:“您说的都没问题,可是我的时间安排得很紧,能不能安排人来陪您?”

“不行!你亲自跟着!”

“……”

蛮牛彼得,现在成了苦力彼得,斯达瑞很少说话,但是他有哪点安排得不满意杀人的眼神立即投向他,彼得完全无奈了,怪自己这张臭嘴,说什么不好非得说玛丽,虽然自己也喜欢玛丽,可到了这个时候,不论是斯达瑞还是菲士,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杀神。

最开心的莫过优莉了,一辆加长版劳特莱斯停在她的面前,她兴奋的叫着:“好漂亮哦!”

坐上宽大而舒适的座位后,旅途带来的劳累感瞬间消失:“好舒服哦!”

看着宽敞而又繁华的俾斯麦大街,她的大眼睛根本不够用,不停的用她仅会的几句赞美语来形容。

她欢喜的问斯达瑞:“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

斯达瑞唯有面对她的时候稍稍有点好心情,奢侈的挤出一点微笑说:“不止,这只是一个城市而已,你会见到更多。”

“哇哦!好幸福哦!”看她激动的样子简直要流下眼泪。

Galeries Lafayette晶莹剔透的橱窗内布满了世界顶级奢侈品品牌,醉心于这里的女人无不被橱窗内的商品打动,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望着那些画册上都见不到的服装和珠宝,优莉像一只小鸟一样,不停的穿梭于一家又一家店中,随着她的奔跑,十几个造型师不知所措地追着这位小公主,他们听不懂优莉的话,斯达瑞只好跑来跑去充当翻译,商场里客人都无心购物,看着这惊奇的一幕连古板的德国人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

“哇哦!这是宝石吗?好亮哦!”优莉在一个闪着夸张光泽的项链面前停下了脚步,“Cartier,嗯,很有名的牌子。”斯达瑞点了点头。

看着这个阵势,卡地亚店的总经理亲自出面了,一个秃顶的法国老头带着高卢鸡的傲气操着法语说到:“小姐真有眼光,这是卡地亚高级珠宝经典系列,看到它的中央宝石了吗?那是一颗34.96克拉的D色、IIa级钻石,是当今世界上最为纯净、罕有的傲世美钻之一,这件项链臻品拥有精巧的隐藏铰链,移除下方的双排链即可绽放另一番优雅别致的光芒。镶饰璀璨钻石的铂金底座华丽优雅,精妙展现了卡地亚自开创花环风格以来一脉相承的杰出珠宝工艺,曾经展出于全世界60多个国家。”

优莉即听不懂,也不想听他啰嗦,扑向另一个展示窗,一支模型手上戴着一支长长的戒指,那个美洲豹造型的戒指让她觉得熟悉又新奇:“那是大猫对吗?”

斯达瑞哼哼笑着说:“对的,灵感来自你家乡,很适合你。”

而这时彼得对法国老头耳语了一番,那家伙吓得不轻,马上打消了那种高傲的神情,抹了抹头顶的汗,凑过来搓着手讦笑说:“这款是卡地亚经典款美洲豹系列戒指,正是因为美洲豹系列的成功设计在19世纪让欧洲的皇室贵族从此回到卡地亚的怀抱。”

小姑娘仿佛过了最初的兴奋,突然对什么都没了兴趣,怏怏的说:“走吧!”

她无意识间散发出了超感,不过这次并不强烈,从她的感官意识中斯达瑞明白了,看到熟悉的动物造型,她想家了,斯达瑞回头示意彼得把这件物品包下,然后默不作声的跟在优莉身后,走出了商场。

夜幕下的Galeries Lafayette被一层金色包裹,显示着它卓尔不群的特性,望着这美景,优莉难以提起兴致欣赏,沉沉的思乡情让她对世界顶级奢侈品百货大厦迷人的夜景也没有任何欣喜。

彼得庆幸这个小姑娘很快就失去了兴趣,自己终于可以不再干这种倒霉的差事了,安排人把小姑娘先前选中的衣服、香水、珠宝送进御林广场泰坦尼克酒店预订的总统套房内,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柏林他是一晚上都不想留,决定立即乘坐私人飞机离开,好远远的躲开斯达瑞这个恶魔。

泰坦尼克酒店座落于有着300多年历史的御林广场,这个区域维持着19世纪的风貌,站在酒店玻璃窗前可以清楚看到法国大教堂的灯光,这里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损毁严重,是古板的德国人从废墟中清理出一砖一瓦按原样重建的,完整的保留了300年前的风貌。

与小姑娘思乡之情相映称的是斯达瑞那抑郁的心情。

优莉平静的自语自语说:“这个房间好大,在塔奇我从没住过这么大的屋子,即使是部落最大的大屋也比不上这个房间,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

斯达瑞逐渐走入小姑娘的情绪中,透过窗户抬眼望了一下夜空说:“他们应该睡觉了。”

“是啊……我也该睡觉了。”她努着嘴一脸低沉的登上旋转楼梯,走进那间为她安排的公主屋。

望着灯火通明的御林广场,斯达瑞的情绪也陷入了低弥,小时候他便与其他人不同,教官只会对自己笑,他亲热的动作只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在天兵中自己就是那种被宠大的孩子。后来自己定居在尼泊尔修炼地,在那里他一样是被人尊崇的。直到面对玛丽、面对优莉才发现,自己的人生中缺失了一课,人类再正常不过的亲情、友情、爱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片空白。他不懂怎样与人接触,不懂得如何安慰别人……

“哇哦~这个好好喝哦,这叫什么?”

天色刚刚蒙蒙亮优莉纯真的声音把斯达瑞从冥想中唤醒,这个小丫头拿着一瓶MIX饮料,用着极不正确的打开方式正从瓶盖处吸吮里面的果汁,看着盖子上的小眼儿,斯达瑞好奇的问:“你是用什么在上面钻了个眼?”

优莉顽皮的从另一只手里拿出一个红酒开瓶器,她就是用这个生生凿了个小孔出来……斯达瑞笑了,从心底笑了,小女孩儿的情绪恢复得很快嘛。等等,斯达瑞感觉到异常,从昨晚到现在自己的情绪一直被这个小女孩儿带着走,她伤心自己便难过,她欣喜自己便高兴?

“这些衣服都是我的吗?可是我穿不了这些啊!”她似乎忘记了昨天晚上是如何一条条试的衣服,凡是她试过的衣服都被买下了。

不过看着她的样子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想杂七杂八的事,他摇摇头微笑着说:“只穿一件就好,余下的以后穿。”

“这样啊……”优莉鼓着小嘴说:“这样就不用再为穿哪件发愁了。”

柏林的天气不比亚马逊雨林,还是比较冷的,斯达瑞只好挑一些看起来厚实的衣服给她,这是斯达瑞有生以来第一次照顾别人。

“那……我去楼上换衣服啦,你在这里等着我哦。”

好久,小姑娘换了一件香奈儿绿色编织珍珠印花裙下来,虽然整体造型看起来有些不和谐,不过衣服还是挺合身的。

斯达瑞从未做过收拾女孩子衣服的活儿,看着这些各式各样的女孩儿衣服,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笨拙的整理着优莉的东西,过去时间里从未做过的事情现在他做起来没有一丝怨言。

“口红?”优莉拿着一支口红发呆,对着镜子想抹,斯达瑞一把抢了下来。

“优莉,你至少应该先洗个脸,看你的嘴角全是果汁。”

“哦。”

趁着优莉洗脸的时间,斯达瑞已经在网上搜索了女孩儿化妆教程,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不过连小女孩的儿的衣服都收拾了,再给她打扮一下似乎也没那么不可接受,想不到自己这个最强天兵还得学习做这个。

斯达瑞的学习能力本来就很强,只不过仓促做起来手脚依然很笨拙,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女孩子的事情是多么耗时间,终于把优莉打扮好后已经接近中午了。镜子前,优莉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哇哦~这是我吗?好漂亮哦!像画册里的人,谢谢你斯达瑞!”

从来没觉得赞美是如此悦耳,斯达瑞欣喜的拿出美洲豹戒指为她戴上,赞美的说:“这个才是最适合你的配饰。”

优莉抬起手看着这个精美的戒指满脸都是幸福感,她点着头说:“戴上它,塔奇就离我不远了,我会随时想起我的家。”

在斯达瑞的打扮下,本就美丽的优莉增添了一份优雅,再也没有谁会说她是原始部落的野蛮人了。

优莉操着刚刚学来的欧洲贵族步伐,居然没人能够想象一天前这个孩子还是生活在原始丛林,一顿纯正的法国大餐优莉居然能够熟练得使用刀叉,对待西餐的吃法也相当得体,诧异的斯达瑞问到昨晚你做什么了?

“看电视。”

“你会看电视?”

“很简单啊,照着说明书就好了。”

优莉的学习能力好强,才一天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变化,斯达瑞有些尴尬的问:“昨晚你不是心情不太好吗?”

优莉微微点点头说:“一开始是的,后来看到电视里有那么多好吃的就忘记了……”

“……”斯达瑞现在完全无法确定究竟是优莉是这样还是所有女孩儿都这样。

“唔,不过你的心情看起来一直不太好。”

“是啊!”

“你还拒绝我的安慰。”

“你知道你拥有安慰人的力量对吗?”

优莉得意的笑着说:“被我握过双手的人不论多么忧伤都会好起来的。”

“你怎么认识这件事?”

“忧伤总会有的,应该学会直面面对是吗?”

斯达瑞有些诧异问:“这句话谁教你的?”

“我们部落的人都知道这句话。”

是啊,生活在残酷自然法则的雨林里的人可能不懂外面的文明,但是他们的心智要比外界的人成熟得早得多。

优莉文雅的用餐巾擦着嘴,完毕后端坐着说:“外面的人嘲笑我们野蛮,可是我们却活得比任何人都直率,我们可以坦然面对所发生的一切,难道你不该坦然一点吗?我的先知大人?”

被一个小姑娘反诘的斯达瑞显然很尴尬,他一甩头说:“我没有不坦然,只是现在我还不能坦然,天兵有仇必报,米克那个混蛋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他抢走了你的女人是吗?”

“……”这还是小女孩儿吗?说起话来百无禁忌,不过话说回来优莉如果真的是普通的小女孩自己会照顾她吗?而她的超感看起来是伴随着伤感而自然发生的,而且随着悲伤的程度而升级,那种恐怖级的超感但愿不要再来一次,想到这儿斯达瑞问:“在我见到你前几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优莉吃惊的看着他,眉头皱在一起似乎在问,你怎么知道?

斯达瑞的脑子“嗡”的一下,该死,这种感觉……能够散发到八千公里外的超感那将是多么巨大的感伤?自己这不是闲着没事做吗?

斯达瑞被强烈的感应冲击着,这样距离内他完全无法抵御这种感应的力量,曾经令他自豪的超感官知觉陷入旋涡中,而他的本体已经双眼迷离,意识模糊……

玛丽……他看到了她,幽森的迷雾中,玛丽回眸凝望他,满脸泪痕,血红的眼底不再清澈透明,仿佛死灰一般,旋即玛丽头也不回的径直向前走,他追着玛丽的背影,却怎么也追 不上,呼吸越来越沉重……

“玛丽……”他用尽力气喊着,可是声音小得可怜,喊声的力量都没有了。

那是悬崖的尽头,玛丽停下了脚步……

“玛丽……不要过去……”

“……”

玛丽头也没回的跳了下去……

“不!”斯达瑞忽然惊醒,看着近乎贴着自己脸庞的优莉,像小孩子的反而是他,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优莉紧紧攥着。

“呼……”优莉长呼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你还好,你吓到我了。”

斯达瑞失神的确认着周边环境,隔壁的包厢内一对情侣亲切的畅谈,服务生端着一杯红酒走过他们的身边,干净的桌面上只有优莉还没吃完的冰点。他狐疑的望着优莉,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陷入了幻境,怎么会那么真实,在从前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情况,再看着优莉一脸天真的样子实在没办法把这一切同她联系起来。

优莉双手紧握着他的右手活泼的笑着说:“前几天图皮族人说要让我们部落献上最美丽的少女,我被选中了,那一刻我觉得生无可恋。可是因为丹,因为你,我来到了这里,一切像没发生过一样,我现在很快乐。”

斯达瑞已经认定了优莉小魔女般的存在,她突变的情绪让人根本来不及把握脉搏,而且在她身边受她的情绪影响太大。

优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还在继续说:“小时候的我是不幸的像征,父亲死掉了,家里没有男丁,哥哥当了酋长,从小我生活得就不快乐,所有人都躲着我,尽管他们需要我,可是他们仍然躲着我。我渴望与人交往,可是他们视我为异类。如果不是我的母亲我一定会被部落抛弃的,前些天母亲去世了,刚刚埋葬了她,哥哥便把我送给图皮人当祭品,就算你不给他那些东西他也会愿意让我走的。”

那个中年酋长居然是他哥哥,一脸市侩相,真想回去揍他一顿,嗯!一定要揍他一顿,虽然优莉说得令人伤感,可是斯达瑞知道这个女孩儿早已经从悲伤中走出来了,不然那可怕的超感会让自己丧命的,现在只是做了一场梦,已经很幸运了!自己什么时候这样无助过?现在的斯达瑞急切需要证明自己强大的存在,米克那个混蛋他敢对玛丽下手就要承受自己的报复我说过要卸掉他的双手和双腿,笃定想法后斯达瑞拉着优莉的手说:“优莉,我们走,你说过总该直面面对不是吗?”

优莉的眼眸直视着他,渐渐露出了笑容……

0

19、直面面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