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失落的世界之天兵>20、言出必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0、言出必行

小说:失落的世界之天兵 作者:银月光华 更新时间:2019/5/16 5:31:30

德国萨克森州小镇拉滕(Rathen)拥有一座900年历史的旧拉滕堡,自1261年建成以来一直是王公贵族的居住地,旧拉滕堡在其后数百年的历史中频繁地遭到各方权侯势力、财阀贵族、以及骑士马贼等不同社会阶级的争夺,甚至匈牙利国王都曾横插一脚,现在它已经成了一座可以交易的私人城堡,被米克,不被里奥斯特.海因里希.冯. 菲士,这个臭不要脸的混蛋用卖假画作和骗贵妇的钱买了下来,总之米克在斯达瑞的心里已经打上了十恶不赦的标签,一场纯粹的报复在等着他。

城堡的大门半闭着,它宽敞的大厅内却迎来了两位不素之客,19世纪的古钢琴前坐着一个风度翩翩的有着亚洲血统的人,他身边站着一位印欧血统外表但衣着华丽的小女孩儿,他缓缓的按下琴键,随着乐曲的激荡,他的手指飞快的在琴键上起舞,这是一首没有曲谱的曲子,敲击得是他自己的内心,随着琴键的快速起伏,曲调中复杂、婉转、悲伤、不甘都被敲击出来,这样雄浑的乐章堪称音乐史上的佳作,随着琴声一次又一次的跌宕,里面的主人该坐不住了。

乐声传到了古堡每一个角落,米克对城堡进行过改造,设计过一套高明的导音系统,这可是他的得意之作,可以让参观者在城堡的任何角落都听得到自己的演奏。现在他听到诡异的琴声时,惊吓得从床上忽的坐起来。

斯达瑞!他回来了?这么快?还有一个人是谁?感觉好奇怪!有天兵的气息!两位天兵!同时出现两位天兵意味着什么他最清楚不过,那是强大的战斗组合,斯达瑞在搞什么飞机?他看了看睡在身边的玛丽,为了她?那家伙可没准,发起狠来自己都要害怕三分,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斯达瑞会把他怎么样。

他悄悄的走出屋子来到另一间,换上轻薄的紧身战斗服,感应了一下身体状态,再披上一件睡衣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鼓起勇气走出去,穿梭于古堡的长廊内随着从未听过的乐声越来越清晰的传进耳朵,他忽然有些畏缩了,十几年来这个一直压着他一头的男人,带着他熟悉的感应,和这豪不掩饰愤怒的内心,他已经确信一场战斗不可避免,琴声不断的挑逗着他战斗的欲望,那声音根本就是在说,过来呀!你不敢吗?你害怕吗?你不是一直想超越我吗?快点来吧!

玛丽穿着一身性感的真丝睡袍,从房间走出来,她倚着房门揉着惺忪睡眼,看着米克怪异的表情问:“出了什么事?咦?这琴声?是谁弹的?”

不行,不能让他看到玛丽,管他是不是知道什么我都不能让事态扩大,他扭过头强做镇定的微笑说:“一个朋友,喜欢开这种玩笑,亲爱的回去睡觉吧,什么事都没有。”

玛丽半信半疑的回到了房间,这曲调从来没听过,是谁做的呢?在房间内玛丽仍然能很清晰的听到钢琴声,这个弹奏似乎比米克要高明得多,难以想像还有比米克更高明的钢琴家,这个人是谁?好奇心驱使玛丽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不太优雅的自己,她决定梳洗一下去见这个人。

“啪……啪……啪……”米克装做没事儿人一样站在大厅顶端的二楼回廊扶着栏杆鼓起掌,“真是美妙的演奏,这一点上我可比不过你。”他不敢离斯达瑞太近,万一出现什么事,就算打不过,逃跑还是来得及的,“这位小妹妹是?”虽然米克的面色看不出异样,可是他绷紧的神经随着他超感官知觉的散发出卖了他。

斯达瑞突然松开弹琴的手,激情的音乐忽的成了断章,他连看都没看着声音的方向一手便抄起钢琴猛的一甩,250公斤的钢琴就这么被他生生甩飞,直奔米克袭来,米克连忙闪身同时脱掉睡袍露出轻薄的战斗衣,名贵的钢琴就这样重重的砸在他身后的墙壁上随着一声轰鸣化为碎片,不待米克做出反应,斯达瑞双腿发力直冲向米克,脚下借着踩踏立柱的力度窜上了二楼回廊,米克只有一击的机会他连忙一拳打向斯达瑞,如果一击得手他便赢了,但是斯达瑞对他的动作了如指掌,空中转体回避了他的进攻稳稳的落在回廊,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抬脚前踢米克的小腿迎面骨,同时左手刺拳击出,米克连忙撤步闪避,斯达瑞的动作更快连续几拳击出,米克只有慌忙格挡的力气,无论米克怎么出招斯达瑞永远比他快上那么一点,这就是强大超感的好处,米克的感知只比斯达瑞慢上几毫秒就决定了他一直被斯达瑞玩弄于股掌之上,就在米克慌乱应对间,斯达瑞的一支脚出奇不异的蹬在米克的小腿上,清脆的响声已经证明了一件事,米克小腿骨折,米克疼痛间失去了重心,后仰倒下,斯达瑞欺身而上,抬脚蹬在在米克的胸口,他哇的一声飞了出去,斯达瑞没想饶过他,飞起身一脚踏在他的小腹,将他从空中重重击落在地面,巨大的冲击力令整个回廊发出震颤。

“哇哦~好酷!”优莉用着她第一句学会的英语来形容这场电光火石间的格斗。

“啊——”明显还没完结,斯达瑞接下来一脚踢中他的裤裆,这一击使他沿着地面滑行了三米,从未如此惨过的米克这下鼻涕眼泪横流,再也没有抵抗力了。

没有结束,还没有结束,斯达瑞冲上去麻利的缷掉了米克的两个大臂关节,如拎小鸡般将他拎起重重摔在墙上。

在这样的攻击下米克居然还能说出话:“差距还真大……”

斯达瑞默不作声地掐住他的喉咙,米克的生死只差最后一击了。

米克根本没把死亡放在眼里,不屑的盯着斯达瑞:“下手啊!”

斯达瑞冷眼看着他,根本没回应他的话,径直追问:“玛丽在哪儿?”

“呸!果然是为了她!那个臭婊子!”米克还死硬挣扎着,“啊——”

斯达瑞不容许米克这么说,伸手卸掉了他的左腿膝关节。

“玛丽的事你要这么认真吗?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啊——”

右腿的关节也被卸掉了。

“告诉我玛丽在哪儿?我不会再问第三遍。”

米克垂下眼,就算打不过,他也有天兵的尊严,这种屈辱性的拷问是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过去他无数次败在斯达瑞手下,但他也仅仅觉得自己和斯达瑞差得并不多,现在看来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但是他永远不会承受屈辱,面如死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斯达瑞……你……”米克只有言语还能反抗了。

“我说过,如果你敢碰玛丽我就缷掉你的双手双腿,我言出必行!”斯达瑞看米克的眼神是空洞的,虽然他不可能杀了米克,但是绝对可以让米克生不如死。

“哦,上帝啊!发生了什么?”看着一片狼藉的场面玛丽惊呼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他的耳畔,斯达瑞为之一愣,两人四目相对,玛丽惊呆的看着斯达瑞,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斯达瑞……”玛丽泪水顿时涌出眼眶,她痛苦的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间滴落,一瞬间所有的情感奔涌而出:“他们都说你死了,菲士也是这么说的,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上帝啊……我到底做了什么?”

斯达瑞松开手失魂落魄地丢掉米克,任由他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垂眼帘不敢直视玛丽的泪水,自己真的做错了一件事,如果让玛丽接受自己死了这个现实或许她会更快乐吧。现在自己来了,可是这样的结果又有什么用呢?自己的行为看起来更像孩子的游戏,纯粹是为了揍米克一顿,可是却没想到自己习惯的一切会给玛丽带来这么深的伤害。

优莉在大厅旁观着眼前的一切,这三个人的关系她还不明白,可是她感觉到这三个人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自己究竟该如何安慰他们呢?好像还没来得及学啊,真伤脑筋。

玛丽的啜泣是屋子内唯一的声音,斯达瑞呆滞的仰望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怎样打破这样的沉默,或许沉默的离开能掩饰内心的羞愧,可是自己来了,他真的不希望看到玛丽哭,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自己搞出了这一切,却没想到该怎样善后,此刻他才感觉到天兵和普通人之间隔着怎样一条鸿沟。他把米克打得半死,却无法缝合玛丽破碎的心。自己的智慧和理性呢?哪里去了?

优莉讨厌这种沉默,她决定靠本能去安慰他们,那个哭泣的女人关键。于是她慢慢走过去拉住她的手,玛丽本能的感受到了这个天真的小女孩身上的善意,没有拒绝她,而优莉在与她握住手的一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浸入优莉身体,这个女人感觉果然不一般,连我都生出了亲近感,她身上仿佛生来就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吸引着别人去帮助她,爱护她,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两个不寻常的男人会在这儿大打出手了。

玛丽也同样很惊异,她望着这个女孩儿,感受着一股暖意直入胸膛,自己痛苦一下子减轻了一大半儿,仿佛阴霾的天空突然射入一缕阳光,反复荡涤着自己的心灵。

“现在你好些啦?”优莉用不熟练的德语问候道。

玛丽轻轻拭去眼泪,心态平静了许多,当她看向斯达瑞与米克时,却又想到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向斯达瑞忏悔还是给米克一个耳光?她看着优莉挤出一丝微笑点点头说:“是的,谢谢你。”然后慢慢走到斯达瑞身边,拘谨的欠了欠身说:“对不起,他说你死了,我真的很害怕,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这个混蛋骗了我,我本不该相信他的。”说完她怒气冲冲的走到摊在地上的米克面前对着浑身是血的米克狠狠踢了一脚说:“你这个骗子!”

米克连指头都动不了,不然他怎么会任由别人踢在他身上?现在的他只能用眼神看着玛丽说:“面对一个动都不能动的人你居然下得了手。”

“都是你造成的,都是你造成的!”

“哈哈哈……”米克嘴角还流着血,他却依然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如果你不是自愿的,我又怎么能哄骗得了你呢?你可是一个放荡的尤物,不知道多少人做了你的裙下之臣。”米克毫不掩饰他的恶语,玛丽愕然,她从没想过米克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呸!”玛丽唾弃着他,咬着牙说:“人渣!”

玛丽的表情张力过猛,不成熟的表演被冷静下来的斯达瑞以巨细无比的洞察力看在眼底,当哭泣被优莉打断后,她不留余力的攻击米克来讨好自己,她自以为是的站在强者一边,却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她不能理解的事物存在。

“够了!”天兵不是普通人可以羞辱的,斯达瑞吓止住了玛丽进一步的恶语。

“斯达瑞!”玛丽转过头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希望他还对自己充满感情,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但是从斯达瑞冷淡的眼神里她忽然感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太失常了,玛丽抽了一口气看着优莉这不是自己习惯的行为方式,一番无语的哭泣比什么解释都有用,以往出现这样的事都是这么解决的,女人只要哭泣就够了,可是现在全乱了,全怪这个小女孩儿,她到底给自己施了什么魔法?

“算了!趋向强者不是你的错。”

“难道我做错了吗?就是因为我失去了贞洁,在你们眼里我就成了一个荡妇?”

“没人这样说过。”

“你们就是这样做的,现在你们玩弄够了!”玛丽的眼泪再次从眼角溢出,提起裙角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米克干笑着转动着不太灵活的脖颈,看着优莉说:“这个小女孩儿可真厉害,不然事态还不知道要发展到哪一步。”

“你想知道吗?”斯达瑞蹲在他面前诡异的笑着,双手一动。

“啊……”米克一声惨叫,然后左臂的疼痛感消失了。

“还得再叫一下。”斯达瑞调侃着扭住他右边的胳膊,这一次有了准备的米克只是闷哼一声,斯达瑞还原了他脱臼的关节。

米克长舒一口气,试着活动双臂说:“这一次你可真给了我一个大难堪。”

斯达瑞继续把他的膝盖骨复位,叹息着说:“唉,下手重了,得让基地送点药来,不然你真得躺上一百天。”

“最好把卡尔医生带来,他的医术没得说。”

“他刚死。”

“哦,见鬼!倒霉的时候连医生都离你而去。”米克的表情有点痛苦,随即他问到:“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优莉!”优莉大方的答到。

米克面对着斯达瑞问:“天兵?”

斯达瑞点点头。

“隐约感觉得到,她很特别。”

“和我们不太一样。”

斯达瑞把米克扶到轮椅上,两个人都没有理会玛丽的感受,而米克仿佛是红橙的翻版一样喋喋不休地他说:“在玛丽的问题的上我不想和你道歉,你言出必行了,所以我们扯平了。而且我还要说,就算没有我玛丽也不是你的,你明明知道你们之间是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平静的过完一辈子的,可你偏偏做了最坏的选择,我想不论是金教官还是爱尔莎都不会赞同你的……我一直以为你会和玛利亚在一起,毕竟你们有共同的生活基础,你们之间能更好的相互吸引。玛丽虽然有那一点吸引人,但是没人想过你会这么认真……”

米克的聒噪十在烦人,不论斯达瑞怎么恶狠狠的瞪着他,但是他翻来覆去的就是说个没完,直到他觉得口干舌燥,斯达瑞说到:“或许我该割了你的舌头,或者再揍你一顿……”他缓和了一下情绪说:“就算是天兵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如果没有你搅局或许我情愿做她的裙下之臣。”

米克冷哼着说:“我还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作贱自己,不过看到你的样子我更加坚定决心,绝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那是你的事,偶尔我也不是特别想理性。”

“我也不关心你是否理性,现在我倒是比较关心你带着优莉要做什么?”

“没有目的流浪吧!”

米克无奈的说:“我的一点点小建议还是希望你听一下,这个小姑娘还是带回基地培养更好一些,毕竟基地有完备的设施和足够的技术条件,跟着你流浪怕是又要耽误一个宝贵的天兵成长。”

“在她有生之年里就没在基地生活过一天,我不认为那个地方会对她更好。”斯达瑞面色平淡的说。

“很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们谈第二个问题。”米克现在说话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听说你发现了很多关于天兵未来的线索,可是看你现在的样子又不想管,为什么?”

斯达瑞微笑的看着优莉说:“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

“呃……嘿!小姑娘,你在做什么?妈妈没教过你不可以拔别人家的花草吗?”米克瞥了一眼优莉,却发现她拔了花盆里的郁金香,正在研究它根部的形状。

优莉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说:“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没教过我。”

“哦!”米克捂住了头,“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发发善心,如果你们有需要尽管向我开口,我一定会满足你们的。”

斯达瑞怪异的一笑说:“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善心。”

斯达瑞虽然还没说是什么,但是米克已经懂了:“你这种圣人般的人物自然对钱这种俗物看不上,我这里有一套19世纪的诗歌总集,你可以拿去教小姑娘……”

“一亿美金。”斯达瑞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哦,你是认真的吗?还是杀了我算了。”

“你真的不知道带一个小女孩儿需要多少钱,而且你刚刚说过一定满足我们的,我相信你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

0

20、言出必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