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学霸常风游大唐>一百 避祸迁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百 避祸迁居

小说:学霸常风游大唐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7/10 9:24:11

如此形成了三股势力,秦王的天策府,太子一脉,和这诸如李神通李孝恭等李唐宗亲的中立派系。

常风他们也深感,此时一统在即,却是山雨欲来啊,波诡云谲之时早已不远了。

李世民久久并未 回归长安,也叫太子不满,在朝弹劾之下,稍显微词。

李渊极力劝解,方才遏制此种局面。

常风此时心头的疑团,在那时和林士弘缠绵的女子是何人?庞恭勋是如何替代了林士弘,来此刺杀李世民的?

而那时四处的武林门派,都在悄然划分阵营,一时有的做和事佬,有人投靠秦王,有人投靠这太子和齐王,简直各尽所能,无所不用。

这时,像地霞派,长河帮这种人,在常风六个人面前,都不值一提。其实从傅菁纬开始进入常风的生活,周围自炎门以下的弟子,都不敢来骚扰他们了。

那时,常风才懂得廉青萌的重要地位,盛鹤彦固然利用廉青萌的狠辣刁钻,克制宵小之辈。

而此时常风固然和傅菁纬没多少利用的因素,但也是无形中,形成了一个隐形的防护罩。

常风他们一时向东边走去,四个人一路也不疾行,缓慢打听庞恭勋和邪煞门的动静。

庞恭勋却是难缠,再次陷入了沉寂,如上次林士弘覆灭前的情况,大为相似。

他们从九江出发,抵达了安庆一带,四处却是慢慢进入秋季,四下树上开始落叶。

安庆一带,东侧濒临芜湖,池州铜陵,再往东即为建康了。

常风他们在此地方歇宿,倒也无事,次日再往东直奔建康。

常风他们抵达建康时,这里早闻得东侧辅公祏称帝了,号为宋王,建都在丹阳。

辅公祏的主要幕僚是左游仙,而且也是此人极力主张他造反,杀死王雄诞也是出自左游仙之谋。

各路将领开始四处攻城略地,在江北已兵进扬淮之地,西侧攻击滁州等地,和宣城以及遒州等处,西南攻击芜湖等处,南面占据了杭州,可谓气势甚大,惹来了唐军大规模进攻。

唐军大规模启动前,常风四个人已经抵达建康,开始打探辅公祏的动静。

辅公祏此时也在丹阳王宫,坐镇此地,指挥各处将领争夺唐军城池。

这是自从林士弘败后,唐军遭遇的第一次反叛,而且辅公祏本为唐王属下,且受杜伏威管辖,有王雄诞监视,可是随着杜伏威北去长安,王雄诞便及独木难支,最终被杀,辅公祏造反。

而此时,他辅公祏造反的根本,还是属于南方士族对于北方统治的不满。

江南之业,苏杭为最,江南之荣,苏杭为盛。只要苏杭平息,愿意归附,则他处定是望风而降。

当初高智慧叛乱,和侯景,以及南北朝之时的几次叛乱,都如此理。

常风他们直奔丹阳,沿途经过黄梅,在此歇宿,这里驻扎着不少的叛军,有徐绍宗在此指挥,护卫整个丹阳西侧重地溧水和溧阳等处。

那时常风他们却在一处岔路附近,看到了那个曾经追击师偃风,纠缠不休的女子。

常风陡然想起,那时勾引林士弘的女子,看来是她的声音,但只是相似,而不能确认。

那女子叫做媚星,也是妖娆万状,一时飞身朝着西北的宝华山而去。

常风几个人尾随,直抵宝华山之境,这里却是因昔日南梁宝志僧在此设庵讲经而得名。

东临铁瓮,西控金陵,南负句曲,北俯大江”,气势雄伟,挺拔而壮丽。宝华山原名花山,盛夏季节黄色野花漫山遍野。开山之祖南朝梁代高僧宝志登山结庵讲经传教,此山遂名声大震。宝志圆寂后,遂改花山为宝华山。

“水流石不动,山静云自飞”是宝华山的真实写照。集“林麓之美、峰峦之秀、洞壑之深、烟霞之胜”于一体,人在山中走,如在仙境行。

宝华山的“雾海”比之黄山云海毫不逊色。那乳白色的岚气时浓时淡,变幻莫测;浓时如絮,淡时如烟,峰峦寺庙,时隐时现;如青春少女神秘的面纱,似九天仙女飘临凡间;溪水潺潺,松涛和鸣,莺声燕语,一切尽沉醉在浓淡相宜的晓岚霭气之中。

常风他们抵达此山下,也是十分敬畏,见山如画,也是微微沉醉。

那时,鹿洵然说道;‘旧闻宝华山之美,却未亲见,此时见之,却是心旷神怡。而气韵不逊于黄山,且有佛韵衬托,却是美轮美奂。听闻辅公祏曾经在此隐遁,假作修道,看来是有点眼力的。“

常风他们也是赞不绝口,一时追踪那女子,那女子却是在山下消失,几个人进山查找。

山上雾气缭绕,宛如仙境,一时前望,却在半山处看到一个似观非观,似庙非庙的建筑。

这更像个奇特的禅堂,在此伫立,却是叫人奇怪。

他们沿着小路登上了此地门口,却是大门紧闭,禅院里传来了淡淡的男女调笑声。

那时他们一时从墙头飞跃过去,一时看到一个大厅里坐着一对男女,在此谈笑。

这女子却是那时和林士弘缠绵的人,而不是媚星。

这男子却是笑道;“乖,你怎么才来找我,想死我了,叫我抱抱。”

这时女子乖巧的坐到了他腿上,和他面面相对,格格笑道;“你啊,真是油嘴滑舌的,叫我来这破地方见你,好多小虫子乱飞的。‘这男子说道;‘你真是挑剔啊,这种地方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修道的所在,嘿,最近那些修道的人都走了,我们才可以在此团聚啊。”

女子忽然秀眉一蹙,说道;‘哼,你都不爱我了,这些日子都不找我,我都闷死了。“

那时男子笑道;“这地盘上,要想坐稳,就要和唐军开战,不死不休啊。‘

女子点了点他鼻头,说道:‘就你会说,那林士弘曾经多么嚣张,没想到遇到唐军如此不堪一击,叫人家摧枯拉朽一般,推了九江,拿了豫章,夺了赣州,宛如丧家之犬,在山洞里自尽了,多可气啊。“

男子笑道;‘你这么熟悉,是不是和他——?“

女子啐道:‘呸,我才没有了,不过是魔音蛊惑,和他做做样子,他都如在梦中啊,呵呵。“

傅菁纬信了,当时在那林士弘与她欢聚的所在,她觉得有点异常,但是并未察觉如此真切,此时她谈起,自己才觉得此女玄功超过自己多矣。

男子笑道;“不会你也和我玩这种调调,可就无趣了呢。‘

女子笑道;“没有,你不是可以摸到我的头发,我的裙子,我的肩膀和我的手臂吗?‘

男子说道;“叫我摸摸你的俏脸蛋啊。‘女子格格娇笑,任他在此调笑。

女子说道:‘左游仙啊,能不能想个办法,永久解决这里的危机,不然长久下去,说实话,你们打不过唐军啊。“

常风几个人一呆,原来此人便是左游仙。

左游仙叹道;“唉,月,我也想过,可是辅公祏不全听我的,他对于谋略上还和我略有差异,他听徐绍宗的,那是他的前线指挥,我可是难以插手啊,不然我能来此和你欢聚吗?‘

这女子绰号妖月,可谓是心思细腻,狡猾如狐,故得此名。

妖月说道:‘哼,你也是不跟我说实话,鬼才信呢。他不信你,就去造反了?’

左游仙说道:‘这不同,造反是他自己去的,他受杜伏威压制久矣,备受猜疑,也受到王雄诞的监视,故而此时爆发,自号宋王,都是他自己的意愿。而此时指挥人马东征西讨,却是徐绍宗的长项,我可是门外汉啊。“妖月嗔道:’那你什么是长项啊?’

左游仙笑道:‘畅游巫山,云雨洗礼,是我的长项啊。’

她格格笑道:‘你就是花中魔王,色中恶鬼啊,还拽文呢,呵呵。“

左游仙此时也是笑如爆豆,在此和她尽情调笑。

左游仙说道:‘不闹了,这时你们也知道,张善安自从湖南败后,就此逃去了夏口,和我们联合,在那抵制唐军过江了。“

妖月说道:‘嗯,张善安诡计多端,那时在江西之畔,都没被唐将所擒,可是十分厉害。“

左游仙说道:‘此时段志玄,常风和那施腾宇,对我们干扰很大,十分难缠。“

妖月说道;‘嗯,也是,他们几个阴魂不散的,从江西豫章直接跟来宝华山,也是有可能的啊。“

几个人真是一时惊呆,没想到竟被人拆穿了意图,忽闻得背后风起,却是有人来此偷袭。

那时施腾宇一时挥手以及飞虎云龙掌,急向背后拍出。

轰的一声,两掌相交,却陡觉对头魔劲强横,一时半身发麻,四个人同时回头抵御。

身后确实是媚星到了,冷冷看着他们,屋里左游仙和妖月同时窜出。

妖月格格笑道:‘嘿,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你们来了,就别想走,上。“

这时媚星在前,妖月和左游仙在后,三人和四个人混战,四下激烈,角逐声此起彼伏。

此时,常风他们深深感到此时,媚星和妖月在一处时的可怕,星月交辉,蓝色和惨白色的气劲交错,扑朔迷离下,都是魔影攒动,十分奇怪,而且魔劲很大,漩涡丛生,宛如船只在未知海域航行,稍有不慎,即有触礁沉船的可能。常风和当时施腾宇都是感应强烈,别说傅菁纬鹿洵然了。

左游仙可是奇人,学得精妙道法,竟然和魔功结合,简直道魔合流,十分霸道。

这时四人对三人,却是丝毫不见些许优势,反受这星月连体的魔劲纠缠,一时十分被动。

那时常风单刀划出,使出了这昔日早已不用的七步断魂刀,七刀连出,才堪堪震开了星月连体的魔劲,一时四个人从一条山路杀了下去,直朝山下奔去。

那时,常风一刀划出,一棵大树倒下去,左游仙三人一时躲避,加之那时这边施腾宇使出了飞虎云龙掌,砂石飞溅下,左游仙他们稍稍躲避,四个人分两路下了宝华山。

常风和傅菁纬朝北,施腾宇他们朝西奔下。

那时,常风他们也是匆匆而去,在山间小路疾奔,却也被荆棘刮破了裤脚,十分难看。

陡然一人从林间飘来,一招袭向了常风身前,常风就知道庞恭勋到了。

那时常风陡然七步断魂刀击出,七刀连环,而且夹杂了谷月刀法的缠劲,一时喷出。

这时庞恭勋也是一呆,没想到他还会这朔州门的七步断魂刀,一时全力抵御。

那时,堪堪到了第五招,常风刀气击出,登时被邪煞气所迫,一时刀刃折断。

两个人急速后撤到了一处林间,傅菁纬和常风双掌齐出,两棵树同时左右砸向了那庞恭勋。

庞恭勋从两棵树中间窜过,直扑常风,他们两人急速向林中窜去。

一时林中传来了这阵阵的魔音,四处鼓荡,傅菁纬诧异时,也不觉难受,顿时知道此人是友非敌。

庞恭勋却是深受激荡,有所减缓攻势,知道炎门有人来了,而且武功不低。

这时,常风他们在此人的护佑下,算是从庞恭勋的手里逃出来了,直奔了北面荒野,急速奔去。

那时,他们到了江边,看到了江水漫漫,而且一个人站在了此间,却是鲁迪梦。

常风两人拜谢,常风说道;“前辈上次帮忙,击杀这天元僧和潘伯隐,我等都是未及道谢。”

鲁迪梦说道;“不必客气,此时庞恭勋前来,形势不比潘伯隐等辈,他潘伯隐不过是脚底疥疮,而这庞恭勋却是大敌,昔日我们几派联合攻打邪煞门,都是毫无建树,还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被迫撤回了赣州休整,忍辱二十多年。而此时邪煞门一出,则清除了豫西南的大部分门派,真是一鸣惊人啊。而此时,庞恭勋志在天下,而不在江湖,不然你们早死了。哎,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啊。”

常风说道:‘从那时他去冒充林士弘刺杀秦王,我就有这种感觉了。此时他又来拉拢左游仙,已知道他所图非小,不可小视。“

鲁迪梦说道:“如果他想在江湖称霸,则早已稳如磐石了,也许只有梵奎前辈可以和他势均力敌。但是他既然开始屠杀豫西南各派,则虽然一时逞威,可是也难在豫西南立足,这也说明他无心称霸江湖,而是非要抢夺天下了。”

常风说道:‘他如此一来,一定对秦王不利,有可能去拉拢齐王和太子,形成夹击秦王的态势。“

鲁迪梦说道;‘这也是我担心的,齐王如此乖戾,太子对秦王建功不满,这也是矛盾危机所在。“

常风说道:‘此时辅佐辅公祏对付唐军,他们也是一个过渡,看来是有所图,但是他们或许也知道,辅公祏难以久持。从妖月的谈话,可知他们对辅公祏的前景,并不如何看好。“

鲁迪梦说道:‘庞恭勋工于算计,此时必定是要消耗唐军的实力,故而才来此协助辅公祏造反。明知其不敌,而非要为之,则用心狠毒,叫人咋舌。其如当初依靠林士弘对抗唐军,亦如此理。可是没想到林士弘败的太快,才逼迫他去冒充林士弘袭击秦王。这也是想造成压力,迫使秦王减缓进攻江南的步伐。而庞恭勋没去利用萧铣抗衡唐军,一来他准备不足,二来萧铣也不想抵抗,是主动投降,,故而他也就死心了,不再用他来消耗唐军的精神了。“

常风点头,说道;‘对了,潜月宫还在此时叛军的范围内,如何是好?“

鲁迪梦笑了,说道;“我们早有准备,早已差人联络了潜月宫,在辅公祏叛乱发起前,就已绕东侧海路迁出,北上了淮北之地安扎,也可脱离叛军控制,早做防范了。”

傅菁纬说道:‘前辈想得如此周全,我们都是甘拜下风了。’

鲁迪梦说道;‘此时不说这种客套话了,我们如今要联合鸿鸣堂的残部,和我们炎门的人,一起抗衡庞恭勋此次的奸谋,万不可叫他得逞。我的计划是,暂时不要和庞恭勋在此地纠缠,既然我们都知道这里不可久持,何必在此和他做无谓的争斗呢?一时我们先向前想一步,如果庞恭勋在这辅公祏败后,会投向何处,我们早做预防啊。’

常风想了想,说道:‘辅公祏若败,张善安也难以坚持几日,那只有北上去联络太子的人了。“

鲁迪梦笑道:‘我知道,和你们谈话最省事了,所以不必在此和他纠缠,也无趣得很,唐军能打,辅公祏也挺不过几个月,我们不必在此,不如北上,想想怎么阻止他们的人,和太子齐王勾连,才是上策。“

常风他们点头,说道:“我们会合了施腾宇他们,在一起北上,当去阻止他们勾连成势。”

鲁迪梦去了,常风他们西去会合施腾宇。

一时,他们在建康北的码头,才遇到了他们,在此寻找船只渡江。

那时,他们过得江去,这里也是开战在即,四处兵荒马乱的,他们直奔了淮北。

在淮北雎溪之畔,才看到了新来的潜月宫弟子,在此屯扎,诸人都是十分高兴,在此安坐。

潜月宫新址,就在雎溪南面,和东侧徐州倒是不远,也地处皖苏鲁豫的交界处,十分关键。

这个地界是鲁迪梦和盛鹤彦,经过和高月晼商议后,立下的地址,也是便于此间和中原之地接洽。

而此时段志玄,毕月暄早已调回了洛阳之东的商丘,拱卫中州,挟制苏皖,可见秦王眼力之独到。

那时,最闹心的还属虞宗褀,他至今都没遭到了庞恭勋的直面攻击,看来是还有后招,这种畏惧是与生俱来的,也是难以度量的,故而他也是宛如揣了七八只小兔子,在此忐忑不安的。

常风他们过来安慰几句,他才是稍显放松,谈起了一时的往事,几个人一时其乐融融。

这里距离东侧徐州不过咫尺距离,而那时的振骧门,却也是扩展到此,直抵这淮北大门。

常风毕月暄他们都深知振骧门的霸道,而当时王世充在时还算不太势大,如今却是做大,向北扩展。

这时这振骧门的北扩,立时和新来的潜月宫,形成了对立,对峙之局悄然形成。

而鸿鸣堂的残部,也就剩下了应洵芳,和左渏芳两女,其余如连丕忱,冷剑亦早已死去。

风离见月殇五门,再有的也即是师偃风和元星轸了,但也不和他们一路,无法可想。

0

一百 避祸迁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