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绝世衰神之帝国崛起>第一百六十三章 近墨者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近墨者黑

小说:绝世衰神之帝国崛起 作者:浣灵子 更新时间:2019/9/11 23:12:28

当魏贤赶到观礼场的时候,这里已经被锦衣卫收拾的差不多了。

宫长陈枢回头看了一眼魏贤又扭过头去盯着远处地面上的血迹,面无表情地道:“怎么这么久。”

魏贤行礼道:“路上出了点差错。”

“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一场好戏。”

魏贤静静地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并没有解释因为什么而耽误时间。他知道宫长陈枢也没兴趣知道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算了,错过了也好。你若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可就苦了我的乖女儿了。”

宫长陈枢的目光停留在魏忠待过的地方,心里想着他灰飞烟灭前的表情。那张沟壑纵横的脸上分明写满了不甘与落寞。

大成中期的境界能造成这种后果,他为什么还不甘心呢?

宫长陈枢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闭上了眼睛。他脸上的表情时而欣喜,时而迷惑,偶尔也会闪过不甘与落寞。就像是突然快想通了某件事,却总觉得差点什么。明明只隔了一层窗户纸,却没有办法捅开。

“这老者的武功招式,我一定在哪里见过!解铃还须系铃人,一定要把他的背景全部查出来!”

宫长陈枢知道空想是很难达到自己目的的,还不如寄希望于会这武功的人!就像自己身上这罡气法门一样!只要找到了武功秘籍或是它的传承者,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贤婿!有件重任要交托予你!”

是夜,魏贤回到宫长府,却发现自己房中的灯亮着。开门一瞧,竟是宫长叚雨。

“雨儿,怎么是你?”

宫长叚雨见到是魏贤回来了,快跑几步扑进他的怀里撒起了娇:“怎么了,你讨厌见到我吗?今天城里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到处都闹哄哄的。我,我害怕。”

“小傻瓜,我喜欢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呢。有我保护你,你什么都不用怕。”魏贤抚摸着宫长叚雨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可是今天你并不在家!”宫长叚雨有些委屈,用半命令半商量的语气祈求道:“这段时间你帮父亲做了那么多事,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明天你就呆在家里陪陪我,哪儿都不许去!好不好?”

魏贤突然想到白天回观礼场的路上昏厥的事,心想:可能真的是太累了吧?可是大人安排的事情又不得不做。这可关系到我和雨儿的幸福!若是早一步找到大人要找的人,我就能早日和雨儿完婚了!

“雨儿。”魏贤将宫长叚雨扶到椅子上坐下,握住她的双手看着她的眼睛:“你父亲交代给我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等我将这件任务完成,我就可以迎娶你了!这段时间就先委屈你一下,好不好?”

宫长叚雨白嫩的脸上现出一抹红霞,娇羞地将头扭到一边不敢正眼瞧魏贤。

“你是说真的吗?这件事做完了,就,就迎娶我……”

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几乎都听不到了。

“对呀,这件事情完成之后我就有资格迎娶你了,大人也不会再有什么理由阻挠我们两个了!我们两个就能堂堂正正的厮守在一起了!”

魏贤看了看门外,轻声道:“我送你回去好不好?现在你我二人无名无份,让别人看到了容易说闲话。若是传到大人耳中,或许他就不让我见你了!”

“不让你见我,我还可以见你呀!整个宫长府谁不知道你是宫长家的准女婿,谁敢说闲话我就让爹爹责罚他!”

宫长叚雨轻轻抬了抬头,快速看了魏贤一眼又连忙将眼神缩了回去,玉颈瞬间变得通红。

“就多待一会儿,就一会儿……”

送走了宫长叚雨,魏贤躺在床上想着这件事该从何查起。

下午的时候他去看过了王林,不止是面部,整个身体都是血淋淋的,像是全身的皮肤都被腐蚀殆尽了一般。看到他身体的时候,只觉得胃里不断翻腾着,几乎难以抑制想要呕吐的欲望。任谁没有亲眼见到都不会相信一个大活人全身的皮肤说没就没了!想想都觉得痛苦不堪!

大夫见到王林身体的时候着实吓了一大跳,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直到眉头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面目狰狞的大夫才终于在宫长陈枢的催促下制定了治疗方案——药浴后用特制的药膏涂满全身,最后用煮熟的锦缎衣服包裹起来!

一罐一罐的汤药被倒入浴桶之中,躺在浴桶里的王林,表情没有一丝痛苦,甚至有些享受!

“药浴十二个时辰,明日下午王林才会出锅敷药。看着他那没有面皮的脸,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也真是难为他了,这个时候还强撑着微笑着呢!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魏贤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嘲弄的摇摇头,心里想到了另一件事:“连宗师都觊觎的武功,等我得手之后要不要私藏一份?”

翻了个身,魏贤又想起了白天昏厥的事情。细细想来,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自己平日里活蹦乱跳的,怎么可能无端端的昏厥呢!

“当时只觉得心里一紧,胸口的心脏似乎被换成了一块大石头,感觉不到一丝生命力!然后就是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那些锦衣卫们说我走着走着就突然倒在了地上。从我昏厥到醒来前后大约有一柱香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竟然没有人去找人救我?!定然是有人暗算我,故意让我不能及时赶到观礼场!

有这个能力的命令锦衣卫的只有三个人:皇帝,宫长陈枢,王林!

皇帝可以排除,他与我无冤无仇的,没理由害我。

宫长陈枢也可以排除,他一个宗师高手不屑于对我下手。再者,我和他的宝贝女儿两情相悦,他也没理由让她伤心欲绝。

那么就只剩下王林了!他想抢功,所以派人暗中对我下手!他又不敢真的要了我的命,否则宫长陈枢查起来,他也没好果子吃!所以他就让人下毒?”

魏贤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只有下毒才会神不知鬼不觉且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在心里冷笑一下,道:“好啊你个王林!我魏贤看走眼了!竟然没有发现你还有这等手段!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抢了我的功劳,否则一丝不挂躺在浴桶里的人就是我了!

等把这件事忙完了,看我怎么好好谢谢你!”

次日天还没亮,魏贤就带着人去翠微阁拍门了。可是等了许久也没见人来开门。

“天星府办案!赶紧来人开门!再不出来小心我们把你这翠微阁给拆了!”

“来了来了!这才几更天啊就来拍门!”张起淮披着裘皮大衣急忙忙卸了门板向门外瞧去,灯笼的火光映出锦衣卫们阴森的脸孔。

“怎么又是你们!白天把客人都抓走了还嫌不够?晚上又来祸害我这个糟老头子?”

“诶!你这老头怎么说话的?也不看看这位是谁,天星府总管大人!我们敬你叫你一声张掌柜,不敬你你狗屁都不是!开门晚了还没找你麻烦,你倒是先在我们面前摆起谱来了!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张起淮冷笑一声:“能起来给你们开门就不错了!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我上下门板的?都是伙计在干!说起来也真是稀奇啊,你们抓人归抓人,怎么把你们天星府认证有官方文书的小二们也一并抓走干嘛!不抓他们不就有人给你们开门了么!”

这个锦衣卫被问得哑口无言,连忙道:“少废话!我们总管有话问你!你可要老老实实回答!敢说一句假话,就请你去大牢喝茶!”说着恭敬地给魏贤让出了地方。

张起淮白了魏贤一眼,没好气地道:“有什么话就问吧!早点问完我早点回去睡觉!老人家的睡眠浅,我又得画上半个时辰来酝酿睡意了!”

“再过半个时辰你也就甭睡了,天都亮了……”

“诶!不许无礼!”魏贤制止了锦衣卫,对张起淮拱拱手道:“张掌柜,我们都是老相识了!一大早过来打搅了您的好梦,实在抱歉!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顿了顿又道:“若非急事,也不会这么早过来!因为镇国将军世子的归祖大典,城里来了无数的暴徒,这个您也是知道的!您要体谅一下我们的辛苦!我们查到暴徒里面有一个贼头子,是个老者,在您的店里住过……”

张起淮打断了魏贤的话,道:“我这店里的人你们全都抓走了,自己问不就行了,来问我干什么?”

魏贤耐着性子继续道:“从小方面来说,这关系到掌柜的您的安危;从大的方面讲,这关系到白水城的稳定;再往大了说,这关系到朝廷的威严……”

“得得得!我知道了!问人是吧!不过我这店里这么多人,你总得让我知道他的面相吧?有画像吗?”

“有有有!”锦衣卫连忙从身上掏出一副画像递给张起淮。

魏贤看着合起来的画像心里道:只顾着王林的事了,竟然把画像这一茬给忘了……不过也不迟,等他看完我看。宫长陈枢都极为重视的人,相貌上肯定也非同寻常!

“哦,这个人啊,的确在我店里住过!不过我得去看看小二的登记!”

锦衣卫们笑道:“还真是个甩手掌柜啊,什么都丢给小二干。”

不一会儿,张起淮抱着登记本走了出来,道:“还不是你们天星府规定的!你们谁见过银子是让小二收取的?”

“诶,查到了,不过小二没有登基姓名……”

锦衣卫们一听就怒了。

“你这个老东西,耍我们!今天非把你这老骨头拆了不可!”

“别急啊!小二没登记不代表我不知道啊!我问了,他自己没说;小二没意见,我就没好意思追问。不过我倒是听他自言自语的时候过了。只是离得远没听太清楚,不太确定而已!”

锦衣卫中有人小声嘟囔着:“一个掌柜的还看起小二的脸色来了!嘿嘿,稀奇稀奇!”

魏贤从张起淮手中扯过画像,耐着性子问道:“说说看,他叫什么名字。”

“他嘴里一直重复叨念着一个名字……”张起淮有意无意地看了魏贤一眼,摇摇头笑了笑,道:“或许是个巧合吧。”

魏贤便打开画像边咬着牙问道:“说!”

张起淮道:“他嘴里一直喊着的名字和总管大人的名字发音一样,都叫‘魏贤’。”

魏贤稍稍一愣,笑道:“还真是巧合!”脸色瞬间变得恐怖吓人:“张掌柜,你不是在耍我吧?这后果很严重的!”

当魏贤的目光从张起淮的脸上移到手中的画像上时,顿时如遭雷击。

0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近墨者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