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楚鼎>第二十二章 奠基(十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奠基(十一)

小说:三国之楚鼎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9/6/13 9:47:16

  此话一出,引起笑声一片。

韩遂和嬴光还算含蓄,以袖掩面,笑不露齿,北宫伯玉为了给这个酋长留面子,也绷着脸不笑。李文侯和犹桑实在忍不住,笑得连连咳嗽,酋长大哥满脸茫然:“难道不行吗?这又不是多难做到的事。”

笑声更大了,快把屋顶掀翻,北宫伯玉不想让他继续出丑,亲自解释:“长老,化整为零不过臆想之策,士兵聚拢可用号令旗帜驱之,犹如一人一心,但分散之后,一人变多人,不再一心,如何随心指挥?况且军法严苛,倘若士兵有怀怨者,鼓动他人,则为大害,能到达目的地的士兵绝不会超过三成。”

古代军队受交通条件和通讯条件限制,以及士兵文化水平普遍低下,加上将为私有模式,化整为零是不可能成功的。一支军队行军尚且有掉队的,一旦化零,那就真的“零”了,北宫伯玉说的比较客气,其实到达目的地的士兵别说三成,能有一成就得感谢老天爷了。哪怕是精锐的楚军,也做不到化整为零再聚拢起来,如果只有一百人两百人这样的小股部队,相互之间熟识,倒也不难化整为零——但既然是小股部队了,也就没有化整为零的必要。

酋长脸一红,丢人丢大了,差点把脖子缩进裤裆里,接下来不发一言一语。

韩遂道:“将军,遂建议联络匈奴人,让他们去攻打鸡鹿塞,联军仍要钉死在灵州。”

“先生认为联军能和汉军耗多久?”

“不乐观,汉军依靠的是三千万丁的大汉,人力无穷,联军则是死一个少一个。不过汉官压迫羌胡过甚,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目前上策是闹得大汉皇帝都知道了,再连败汉军,汉帝害怕帝都雒阳受到波及,联军就可以接受招安。”

“招安?”北宫伯玉嗤笑一声,“招安了不还得受气?不如痛痛快快和汉人打一辈子。”

韩遂和嬴光一起在心里骂道:匹夫之勇的蠢货!

这回换了嬴光说话:“将军,招安是有条件的,比如让汉帝把武威、金城以北全部交给羌人自治,不许汉帝派遣官吏,由羌人管理,不然那些狗官到任后又会压榨羌人,再起兵的话,这场战争就真的没完没了了。”口气不小,上下嘴唇一碰凉州北部就全归了羌人。

韩遂附和道:“军师之言正是遂要说的,将军,西凉苦寒之地,汉人强盛时还能兼顾,衰落时就会丢弃。在位的汉帝好财货女色,并非英主,只要吓一吓,什么条件都答应了。”

嬴光斜乜了他一眼,一个民族有英雄,也有大贼,韩遂如今一口一个汉人,仿佛自己和汉人没关系。西北地区的汉人虽然在血统上和胡羌比较亲近,但文化认同始终以中原文明为主,韩遂又是正经的儒生,对华夷之辨看得比升斗小民重多了,却是如此做派;嬴光心中隐隐不安,韩遂枭雄之姿,不甘人下,现在为了取得羌人信任低声下气,羽翼丰满之日,恐怕就是北宫伯玉授首之时。

“文约先生所说正合我意,那就给匈奴人去信,让他们打鸡鹿塞,事成之后,羌人绝不会忘了匈奴朋友的贡献。”北宫伯玉笑眯眯地说。

嬴光微微摇头,这位老大就差把“借刀杀人”四个字写在脸上了,喜怒形于色,怎么能是成大事的材料?

……

扬远校尉钟离眛一扯缰绳,战马别了一下头,缓缓止步,身后的八百骑兵也在他一挥手间非常整齐地列阵等候。一行人正在去往交州郡治龙编县的路上,钟离眛奉命去拜见交州刺史贾琮,并代表郁林太守项庄述职,听说贾琮为政清廉,项庄没有准备大礼,在季心的建议下,给贾刺史的礼物只占一小部分,多数是给贾刺史的身边人准备的,一个人清廉不代表一群人清廉,糖衣炮弹砸下去,总有中招的。项庄又特意让钟离眛带上八百骑兵,除了以防不测和示威的作用,也是在向贾琮表示:我手中的刀子快得很,如果你想对付士家,我甘愿效劳。

龙编县的交州城遥遥在望,最多还有三十里,以骑兵的速度眨眼可到。

楚军骑兵面面相觑,后面的人都奇怪马上到了怎么突然停住,钟离眛打马上前,道路中间正好被一辆马车横挡;交州道路条件糟糕,官道不多,本就狭窄难行,被马车一挡,真是过个人都困难,而两边都是乱石丛林,不允许骑兵绕路。钟离眛生性谨慎,走着走着有马车拦路,这要是在战争时期,绝对是大大的反常,他将长枪横在马上,缓缓接近马车,身后跟着数名骑兵。

“里面有没有人?”钟离眛问了一声,不见答话,使个眼色给左边的亲兵。

亲兵捉刀在手,挑开前帘,发现空无一人,正想回头报告,一支利箭带着呼啸之声从一侧飞来。钟离眛眼疾手快,把箭镞敲掉,紧接着四下里齐声呐喊:“杀啊——”

数千南蛮骑兵从丛林里杀出,那颇具特色的服饰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原兵马,钟离眛冷着脸道:“应战!”

狭路相逢勇者胜。

郁林楚军和渔阳楚军一样,和外族多次交手,不同的是渔阳楚军选择被动防御,乌桓骑兵南下只求守土,把人打跑了就算完了,毕竟渔阳集团刚刚起家,还没有资本和乌桓人死磕;郁林楚军则选择了主动出击,一开始就把目标定在山越、南蛮身上,不仅大大震慑了交州内外的少数民族势力,也吸纳不少蛮越部族壮大队伍,麾下编成的山越、南蛮子弟兵擅长翻山越岭,是一等一的山地战部队。郁林楚军与南蛮骑兵的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一开始还会被南蛮人脸上画得乱七八糟的东西震住,看习惯了却觉得滑稽,有的南蛮部落以战象为主,被楚军一把火烧得晕头转向;这次偷袭楚军的南蛮骑兵全部骑马,南蛮战士皆膂力过人,武器以链锤为主,舞动起来风声飒飒,砸到人身上就是一个窟窿。

“预备——”钟离眛冷冷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敌人,这样的距离最多射一轮箭,看差不多了立即下令,“放箭!”

瓢泼箭雨瞬间将南蛮骑兵笼罩,上百名蛮兵栽落下马,就算没射中要害,也被自己人的马蹄踏成了肉泥。

“弃弓,拔刀——”

钟离眛的长枪一指敌人,吼声震天动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楚军骑士整齐划一地回应:“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气势磅礴。

有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楚军跟着项羽南征北战,习惯了不把敌人的命当命,当然,他们最大的骄傲是:同样不把自己的命当命。

楚军骑兵与南蛮骑兵杀了一个来回,清点人数,楚军不过少了三十四人,蛮兵那边却有上百人落马,差距一目了然。钟离眛一人挑了四个蛮兵,枪尖满是鲜血,他勒住马头,不让后面的部队乱冲,对面的蛮兵似乎开始犹豫,开始恐惧,不知道要不要再打下去。照这样下去,楚军骑兵可能被消灭,蛮兵自己又能剩下几个?

“如果他们就此撤退,那以后再碰上便不足为虑,因为他们心中埋下了恐惧的种子,锐气尽失;如果他们还有勇气打下去,这个对手的韧性非同一般,以后有的纠缠。”钟离眛默默地想。

蛮兵动了,主帅的刀左右一挥,把两个不肯再战的将领枭首,一指楚军本阵:“冲过去,把汉人杀光!”

钟离眛冷哼一声,看来今天有一场苦战了:“大楚——”

“大楚。”

“大楚。”

“大楚。”

……

楚人永远会为了自己的国家而骄傲,在钟离眛地带领下,楚军骑兵又一次出击。这次没有错开,反而在双方极具韧性地打法下成了胶着战,蛮兵就像一次又一次涌上来的狂潮,血液里的凶狠基因被激发,个个跟不要命似地纠缠楚军。楚军毕竟居于人数劣势,再坚硬的巨石被狂潮连续冲击也会动摇,何况楚军骑士也是血肉之躯,蛮兵统帅铁心把这一仗打成消耗战,自己更是挥舞大锤把钟离眛都逼得不敢近身。

枪尖被大锤一磕,钟离眛握枪的手直哆嗦,心说好大的力气,这是一员勇将。但钟离眛身为项羽帐下五大将之一,平生服气的人很少,这么强的对手在眼前,不怕反喜:“好个蛮子,吃我一枪!”

两人在各自亲兵的护卫下打得天昏地暗,五十回合一过,终究是钟离眛技高一筹,枪尖犹如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直取对手咽喉。而蛮帅招式用老,无法回救,只能闭目等死,蛮帅身边的亲兵忠心,从马背上飞起,用身体遮挡,被枪尖透体而过,登时气绝。亲兵临死前黯淡的眼神刺激了蛮帅,他怒喝一声,欲要再与钟离眛厮杀,为忠心的手下报仇;没想到数千人马从交州城的方向赶来,虽然以步兵为主,但蛮兵和楚军打到现在精疲力尽,有一支生力军的加入绝对是帮了一方,另一方就败局已定。

蛮帅脸色大变,知道这不是救星,连连下令部属脱离战场,向着交州城相反的方向奔逃,钟离眛追了两步,叫道:“吾乃扬远校尉钟离眛,汝是何人报上名来!”

蛮帅亲自带着亲兵断后,猩红的眼神死死盯住钟离眛,凶光毕露,从牙缝里磨出两个生硬的汉字:“董喃……”

0

第二十二章 奠基(十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