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楚鼎>第三十六章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五)

小说:三国之楚鼎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9/7/11 9:42:16

我真的要为了个人的野心置万千生灵而不顾吗?我真的愿意为了皇帝那把冰冷的宝座而放弃自己的良心吗?当我在鸡鹿塞的时候,我是天下敬仰的英雄,但到了我龙袍加身,我就成了乱臣贼子。没错,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刘邦能坐江山别人也能,只要治乱循环的怪圈跳不出,每一次朝代更迭,都有乱臣贼子,都有开国元勋。——《林宁日记》

高顺和麴义奉命充当先锋,为大军侦查道路的安全情况,两人都是谨慎的性子,斥候撒出去至少二十里,为的就是避免被人埋伏。林宁对这种谨慎十分赞赏,谨慎无大错,很多名将一生南征北战,载誉无数,有时候就是一次小小的偷懒疏忽,结果损兵折将,一世英名毁于一旦。马上要到青盐泽,林宁下令行军速度减半,这次北上鸡鹿塞,三千楚军本部阵亡数百,都是老兵,把林宁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而那些随楚军作战的并州民兵,全交给刘范了,林宁倒是想收编一些补充兵员,刘范厚着脸皮愣是一个不给。

前方的斥候发现问题,回来报告,高顺、麴义不敢怠慢,一起来见林宁。林宁和田丰、崔琰毫不惊讶,意料之中,嬴光为了不让林宁坐大日后威胁羌人,终究还是要截杀楚军;既然站在不同立场,林宁也没办法化干戈为玉帛,民族矛盾就是这样,最后总要用刀枪解决,等一方把另一方打服,才有和平共处的基础。

“高顺,麴义——”楚军除了亲兵营都是步兵,林宁决定让两个步战专家出面,自己居中调度。

“末将在!”两人下马行礼。

“麴义统率先登死士,高顺统率除了先登死士之外的步卒,两者配合,务必将敌人的骑兵拖住,最好打成胶着战。”

两人不解,高顺沉默寡言,将令理解了执行,不理解也得执行。麴义不同,他得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主公,步卒对骑兵必须结阵,我军经过鸡鹿塞一役仅有不到三千人,若敌人的骑兵较少,我军尚可坚持,若数量超过我军,甚至有数万骑兵,我军列阵以待是取死之道。”

林宁淡淡道:“不瞒舍我,敌人骑兵应有五万之数,皆精练之士。”

麴义大惊,连古井无波的高顺也露出震惊神色,林宁仰天大笑:“但有舍我、雁冰两人,足当十万大军,我安坐无忧,两位兄弟害怕了吗?”

高顺道:“主公,我军为步卒,既然斥候已经在青盐泽发现伏兵的痕迹,敌人骑兵距我们最多四十里,对骑兵来说不过半天不到的路程,我军逃不了了。但主公有亲兵营,骑士皆精锐忠克,又有章邯、波才、许褚、卢三等鬼神之将,必能龙出生天,等主公羽翼丰满,再为我等报仇雪恨。”

麴义默然片刻,长叹道:“主公英才天纵,定能开创不世功业,义此生能追随主公,何其幸也。今日死则死矣,主公万万不能出事,我和雁冰在此阻敌,主公、元皓先生你们快走。”

林宁下马,握住二人的手,坦然道:“我林宁何德何能,要两位兄弟为我而死?放心,元皓先生早就料到羌人无信,已有成计,舍我、雁冰请排兵布阵,我就在你们后面,今天一定要让羌人铩羽而归!”

高麴最是佩服田丰渊深如海的智慧,闻言再不怀疑,麴义最先走向他的先登死士方阵。先登死士定额八百人,鸡鹿塞之战损失不过百,还有七百人左右,这些人都是临时训练出来的,在鸡鹿塞坚守半个月,轮番上阵,血与火的淬炼下,才成了精锐的老兵。麴义把刀一挥,先登死士昂然而列,齐声怒喝:“杀——”

高顺下令剩下的步兵,大约一千五百人在先登死士后方列阵,高顺不善言辞,他给这些士兵的命令是:“谁退一步,杀无赦!”督战队就是林宁的亲兵营,由虎痴许褚带领,有逃兵立斩不赦。

一个时辰后,大地开始震颤,漫漫黄沙席卷而来,天际仿佛连续炸雷,大队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那怪异的服装表明了来者是敌非友的身份。嬴光位于中军,见楚军列阵待命,不禁好笑:用血肉之躯硬抗跑起来的战马,这得多缺弦的脑袋才想得出来?步兵是骑兵的数倍还好说,现实情况却相反,看来今天的战斗可以早些结束,赶得及享用一顿美好的晚餐。

楚军方阵虽然在平原展开,背后却是绵延的山峦,不算险峻,但足以抵消骑兵的冲击力。起初章邯建议全军在山上驻守,林宁看了一眼遍是枯木衰草的群山,摇头道:“不说敌人会不会用火攻,就是单把我军围困几天,没有水源,我军干粮吃完,除了饿死就得下山拼命。那时候饿着肚子,拿起武器又能杀几个人?少荣,我军兵少,且是步卒,若不奋力击败来敌,是脱不了身的。”

章邯不说话了。

嬴光是文人,会剑术,但具体指挥没那个本事,所以指挥权交给了李文侯。李文侯用的战法是典型的马背民族风格,先撒一阵箭雨,靠近了就玩肉搏战。

“射——”

数万支材质不算良好的密集箭矢笼罩了半边天,在这之前,麴义、高顺做出的反应是一致的:“立盾!弓箭手,射——”

一个照面,血肉横飞,楚军这边数百人被射倒,羌军骑兵也有不少骑士落马。麴义默默计算着距离,最多还有两轮箭就该短兵相接了;先登死士一动不动,伏盾于后,仿佛石雕。羌军骑兵狰狞的脸庞已经到了跟前,又是一轮箭雨,高顺下令弓箭手还击,麴义按兵不动。

羌军最后一轮箭雨,更多的是攻击高顺统领的步兵阵型,由于箭雨太过密集,高顺的钢枪舞起来都没有护得周全,胳膊上中了一箭,血流如注。高顺面不改色,心说要是活下来了就向主公建议,建立“陷阵营”,用重甲武装士兵,轻步兵实在不是我的风格!

羌军铁蹄已近数十步,呼吸相闻,麴义猛然大喝:“杀——”

先登死士没有强弩,人手一杆大刀,听到命令立即弃盾,飞跃而起。先登死士主动迎上羌骑,有的刀都没有挥起来就被马蹄踏为齑粉,但其他袍泽皆目不斜视,大刀下斩马腿,中者必倒。虽然先登死士人少,这一招却很是出其不意,而且人人争先,无人后退,硬是靠着血肉之躯打乱了羌骑的进攻节奏。麴义也跟着冲了出去,先登死士军心大振,每一秒都有人倒下,但下一秒就有人填补空白,转眼间七百先登死士就倒下上百。

为了尽可能地拖延时间,把骑兵的速度降下来,高顺看到先登死士一个个倒下,抿着嘴唇冷眼旁观,不派一兵一卒支援。麴义也没有要高顺支援的意思,一名羌兵被拽下马,两个先登死士冲上来,照着脑袋乱剁。麴义抢了马,一跃而上,汉末还没有出现成熟的马鞍马蹬,训练骑兵很考验骑士的技术。麴义步马皆宜,上马之后左冲右突,很快遇到了李文侯麾下大将犹桑。

麴义一看他穿着不同于羌兵的甲胄,心知是一条大鱼,举刀迎战:“去死——”

犹桑最不怕单挑,对这种人来说,一天不砍几个人浑身难受,最好是在尸山血海的战场上才睡得香甜。两人都擅长使刀,一次次劈砍碰撞火花四溅,麴义招式精妙,犹桑则是一力降十会,两人斗了二十回合不分胜负,但麴义已经占了上风,他在心里估算着,再有十个回合应该能把犹桑先生送去阎王那里喝茶。李文侯这时下令在后队的骑兵绕过胶着的正面战场,从两翼进攻楚军,林宁早有所料,守左翼的是章邯,守右翼的是波才和臧旻。许褚督战,张辽、卢三带上百亲兵在林宁、田丰、崔琰、张汛身边保护,羌军只有突破所有防线,才能接触到楚军的核心人物。

嬴光意识到不对,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必死无疑,为什么楚军要把羌军拖在这里?拖下来明显对羌军有好处,楚军只能一点点被吞噬血肉,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一定是漏了某个关键点,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楚军死战不退?

李文侯在嬴光身边眉头结成了疙瘩,喃喃道:“这要是寻常的官兵,早就崩溃了,为什么还能坚持下去?林宁难道还有援兵?”

援兵?

嬴光一个激灵,心脏本来就在嗓子眼悬着,这下完全脱离了身体,眼前的迷雾瞬间消散,差点叫出声:不是援兵,是伏兵!是飞狼吕布的那支马匪部队!

林宁早就料到自己不会放他轻易南返,所以将计就计,为的就是用步兵拖住羌军,羌军机动力丧失,若有一支生力军加入,羌军怎么抵抗?犹如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啊!

“快,后撤,后撤——”嬴光语不成调,抓住李文侯的胳膊大喊大叫。

李文侯从没见过军师这么激动,有点不解,嬴光咬牙切齿道:“飞狼!林宁早就算准了我们会在青盐泽埋伏,他把自己赌上,为的就是把我们拖住,让飞狼从暗处偷袭!将军,事不宜迟,速速后撤,脱离汉军!”

2

第三十六章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