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冷枪手 (鱼鹰作品)>第十章 秘密押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秘密押运

小说:冷枪手 (鱼鹰作品) 作者:鱼鹰 更新时间:2019/5/16 9:48:54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底。

  夜色中行进着一支抗联的队伍。大约有十七八个人,其中还有一名冲锋枪手,和两个女战士。有一位老战士驾着一辆马车,走在队伍靠前的位置,马车上装着大约七、八个木箱子,上面洒着干草。

  领队的是新二师侦察排二班班长杜鹏。杜鹏带着副班长柴富东和二班8名战士,是来接应并掩护去县城买药的方岚、严梅馨等一行人的。

  由于新二师卫生处药品奇缺,又到了过冬的时节,通过徐家庄周大夫的关系,他们在县城购得了一批药品,今天天刚擦黑就连忙偷运出县城,用马车悄悄运往师部驻地。

  考虑到这批药品的重要性,新二师李政委特意又让赵德友派出一个班的兵力前去接应,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必须尽最大努力保护好药品和同志们的安全。

  二班班长杜鹏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副班长柴富东又是一个百里挑一的神射手,所以这个任务赵德友就派给了二班。

  他们与原来负责保护药品的朱小乐等几名士兵刚会合没有多少时间,杜鹏做了一些队伍行进的兵力部署后,所有人立刻又出发了,没有任何人可以获得短暂休息的机会。

  这支队伍距离师部驻地还有一百好几十里,虽然不会有大规模的日军部队在路上出现,但他们面临的危险还远远没有解除。

  严梅馨没想到这么快又和柴富东在一起执行任务,自然好奇的又问了他几个问题。杜鹏和朱小乐走在队伍前面,两人偶尔会聊上几句。

  “柴富东,听说上次任务回去你被你们排长训了?”严梅馨边走边瞅着柴富东问。

  “你听谁说的?”柴富东不是不想承认,只是不明白这件事怎么会传得那么远,当时可只有肖亮一人在场,八成是被哪个家伙偷听到了。

  “你问这个干吗?到底有没有?”严梅馨追着他问。

  “我是被训了。排长说我太冲了,胆大心粗。”柴富东如实回答。

  “依我说,咱们那次怎么算也是个小胜仗了。打了胜仗也没有好果子吃,你肯定心里特憋屈吧?”严梅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

  柴富东明白她心里并不是真的为自己抱不平,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其实也没啥。赵排长的话总有他的道理。再说我参军只是为了打胜仗,并不是为了吃什么好果子。”

  “看不出你这人木木的倒有大智慧。这种事情的确不应该往心里去。当官的都是那样,怀里揣着小心,嘴上婆婆妈妈的。就像我们卫生处的葛处长,说起来比你们赵排长更差劲,赏罚不明不说,一天到晚像是个保姆。”

  “葛处长是啥人我不清楚,但赵排长我还是满服的,做事从不婆妈,能耐也大。其他当官的我看没一个有他好。”

  “你倒是挺有主见的。希望你以后最好别当官。”严梅馨说完话,还重重叹了一口气。

  “这是为啥?”柴富东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要是当了官,就没啥个性了,我和你也没这么多话可说了。”严梅馨说完又是一声叹息。

  柴富东想了想,说:“也许你说得对。不过你放心,我哪儿是当官的料,就连班长这职务我都铁定干不了。”

  严梅馨点了下头,过了一会儿,说:“对了,我想知道你念过书没有?”

  柴富东说:“念过三年私塾。”

  严梅馨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要是再多念几年书就好了。”

  柴富东说:“严护士这句话什么意思?”

  严梅馨似乎有些不自在,扭过脸去,说:“我的意思是说,再多念几年书,你就是个文化人了。”

  柴富东当时并不明白她话里的深意,心里想道:文化人很了不起吗?赵排长也没念过几年书,打仗多在行。文副排长倒是个文化人,也没看出有多大能耐。

  严梅馨看他并不言语,又说:“过两天把你打枪的本事教我一点,怎么样,柴富东?”

  柴富东点了点头,说:“打枪是个细活儿,一手好枪法要日积月累的练习才行。严护士,我看你其实枪打得不错,一点不输给男同志,你是跟谁学的?”

  严梅馨说:“你不认识的。一位老同志,牺牲很长时间了。”

  柴富东又问:“听说你家在河北。为什么要跑到东北来参加抗联?”

  严梅馨说:“我家里是开医馆的,我本来是要去北平求学的,后来战争就爆发了,家里人都回到了乡下。我是在母亲的支持下背着父亲跑出来的,一开始去的是山西。”

  柴富东点了下头,解下腰间的水壶喝了口水,一时默默无语。

  过了一会儿严梅馨说:“天气还挺冷的。柴富东,你多留点神,我去前面看一下。”

  柴富东匆匆答应了一声,从她的语气中明显听出了一点异常。

  严梅馨小跑着来到队伍前面,拉住方岚的胳膊小声说:“大姐,我肚子很不舒服,要去‘那个’一下。”

  方岚看着她的脸说:“你咋会这时候拉肚子?”

  严梅馨说:“可能是下午吃了些剩菜的缘故。该怎么办呀?”

  方岚说:“你不能一个人去,这黑天昏地的。我陪着你吧。”

  严梅馨一手捂着肚子说:“可能需要好几分钟吧。咱们会掉队的。”

  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方岚说:“没事。你再忍一下,我去和杜班长说说,让他们停下来等着咱们。”

  快步来到杜鹏身前,方岚说:“杜班长,有件事要麻烦你。我们小梅肚子不舒服,要找个地方休息几分钟。”

  杜鹏并没有停下脚步,边走边说:“一定要现在休息吗?这儿经常有日军部队巡逻的,不太安全。”

  方岚说:“小梅身体不舒服,必须现在休息,五、六分钟就好。”

  杜鹏可不是个脑子笨的人,听方岚的语气比较坚决,大概也猜出了具体什么情况,只是不方便明说。“好吧。方大夫陪着严同志去休息几分钟,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你们。”

  “多谢杜班长的体谅。我这就陪她去了,我们会尽快的。”方岚向杜鹏和善地说。

  杜鹏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对后面的朱小乐说:“让老胡把马车赶到树林里。其他人都下到路边蹲着。这地方,咱们一定得小心。”

  “好的。这种夜色,应该不会有事。”朱小乐将手中的汤姆森冲锋枪子弹上膛,扬了扬枪口,笑着说。

  车夫老胡不时用手轻抚着马背,其他人都蹲在沟梁下不发一语,柴富东一边握着步枪一边四处观察,他这时最想要的就是一只可以保暖手掌的棉线手套了。

  大约过去了十分钟,依然不见方岚和严梅馨两个人,杜鹏有点着急地对朱小乐说:“这么长时间了,她们怎么还不回来?”

  朱小乐说:“不应该出什么意外吧?要不我去看看。”

  杜鹏说:“你不能去。这儿我还需要你照应呢。”他看了一眼,对几米之外的柴富东说:“柴富东,你去看一下在那边休息的两位女同志,让她们快一点。”

  柴富东犹豫了一下,说:“那个严护士好像是啥特殊情况。这种事能催吗?”

  杜鹏说:“你小子哪来这么多废话。你就说是担心她们的安全过来看看。快去吧,这是命令。”

  二班班长杜鹏平时对待柴富东比赵排长还严,因此他只能嘴上嘟囔了一句,慢慢猫起腰,一步一步移了过去。

  走了大约一百多米,柴富东依稀看见一棵树干下站着一个人影,他举平步枪,用眼睛仔细瞅了瞅,小声说:“是方大夫吗?”

  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方岚立刻举起手中上过膛的勃朗宁1922式手枪,问道:“谁在那里?”

  柴富东慢慢放低步枪,往前走了几步,说:“是我,柴富东。”

  方岚也放下手枪,说:“原来是柴同志啊。杜班长让你来的?”

  柴富东走到近前,说:“他不放心你们的安全。专门让我过来看看。”

  方岚笑了笑,说:“是有一会儿了。你们不用着急,小梅马上就好了。”

  柴富东说:“这地方确实不安全。我们应该早点上路。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方岚点了下头,将比利时FN公司造的勃朗宁手枪别在腰里,拿起旁边严梅馨的日制四四式骑步枪和医药包,对柴富东说:“柴同志,你给我们警戒,我去帮一下小梅。”

  柴富东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慢慢蹲了下来,心里面产生了一些说不清的想法,又好像是突然有了一种负担。

0

第十章 秘密押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