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双线救赎>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7.

小说:双线救赎 作者:小月草木 更新时间:2019/5/16 10:17:16

新的一周开始了,对万顺的侦查工作正式启动了,但也只是外围阶段,除了局长的指认没有任何证据,这次调查也只能秘密进行,即使在局里也必须保密,由陈海和康勇两人悄悄的进行。由于找不到突破口只能将资料收集的更详细,希望能从中发现端倪。其实,两人也没看出万顺哪里有问题,而且他人长得也高大帅气,再看他这几十年的创业史简直就可以去电视上做青年导师了,调查就僵在了这里,

陈海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对手,人家的潜伏时间比自己的工龄都长,一时间他也感觉束手无策。这天下午康勇拿着一叠A4纸过来。放下东西说:“陈处,你这边有什么发现呢?”陈海冷笑着摇摇头。

“看看这个吧。”将那叠A4纸递过去。“如今有些作家是搞个人历史的,专门为普通人立传,我有个朋友也是这样的作家,他在几年前打算为云泽的创业者写一部合集,标题就是云泽三十年三十人,后来这书也出版了,不过和初稿比起来,换了几个人。其中就有万顺,据说是他主动要求换下来的,具体原因呢他也没说。”

陈海翻看了几页,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中间记录的和他已经找到的没什么不同。

康勇淡淡的微笑着说:“你看万顺的历史,从加盟连锁药店到大型医药代理商,最后收购一家破产国企,打造了一家现代化的药企。看似波澜不惊,这中间的凶险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我查阅过他的交税记录,以及银行流水,他的成功有些说不清楚的地方,比如做医药代理商的时候,竞争对手莫名其妙的住院,收购国企之前,得到一大笔贷款……简单来说,我俩现在将他的事业切成几个阶段,在每个时期,他个人的生活,资金往来都要查清楚,我们要清楚他是如何一步步成功的。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他是否有老婆孩子,没有是什么原因;如果有,那这两人又藏到了哪里。我知道有些事过去了二三十年,要查清楚不容易,我们尽力吧。

说完这些,陈海冲他点点头说了一句,按照你的指示办。康勇显然没多余的时间,匆匆的告别,离开时小声的说道:“我看文娜这个姑娘有点邪气,查查她,也许这是个重要的突破口……”这个提醒也戳中了陈海那敏感的神经,小风以前也谈过恋爱但这次还真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自从坤少被灭了之后,云泽的社会环境好多了,有的商家还专门买来了鞭炮庆祝,连城管也没干涉,环卫工人也是高高兴兴的加班打扫卫生。

被囚禁了好些日子的文娜终于自由了,她和朋友们第一时间出来庆祝,一群时尚男女吃饭,唱歌,蹦迪,闹到很晚才离开。陈风还是看了开饭店的一位朋友发来的视频才知道,那位朋友还很扭捏的说:“哥,我不是多管闲事啊,嫂子也太那个了吧,你看穿那么少,还牵手了……”

陈风电话里就很愤怒,大声的骂道:“不要脸的东西,我不打死她算她命大。”朋友赶忙赔了小心,劝了一通,他才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放下电话,他回想刚才的情景,还好没演过。如今文娜还不是他女朋友,两人也没亲密接触过,就算是他老婆,人家也有自由凭什么不让她出去玩。不过在朋友面前,还是装成古典大男人吧,省的他们背后说自己。话岁如此,他还是担心起来,男人出去嗨的时候,谁心里没点小九九……不敢再想象了,握着电话,寻思着怎么办?

心里想着文娜,她的电话刚好过来,听得出来还有些醉意。

“喝多了点,难受……”

“发个定位过来,我去接你。”

“在回家路上,西二环刘家河一带……发定位给你。”

听那边的声响好像是吐了,醉得挺凶,似乎就要睡去了,陈风不敢怠慢,嚷道:“不要挂电话,我马上过来。”拿起父亲的手机报警,同时飞身下楼,开着家里送货的五菱直奔刘家河。这一路风驰电掣,扣分是肯定的。好在电话一直没断,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说话,这年头,姑娘醉倒街头,被人捡了就不好啦。平时半小时的路程,他只用了十分钟不到。远远的见到一个姑娘走路偏偏倒倒的,一队巡警正在问她什么。警方果然先到了,真的要好好感谢他们,大半夜的来找这么个醉鬼。

说明了情况,查验了证件,警察告诫了十分钟,陈风不停道歉,感谢。好容易把人领到手,文娜已经睡了过去。也算有惊无险人虽然没事但麻烦没解决,大半夜的带回家给父母瞧见可不好。只好开了个房间,再伺候这姑娘睡下,这喝醉的人死沉死沉的陈风也累的够呛。

夜半时分,文娜终于醒了过来她摸摸自己的身体,外套穿的好好的,打开手机才知道这儿是酒店。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将陈风也惊醒了,他坐起来说:“没事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好意思啊,朋友们说庆祝我自由了,我……”她立马捂住嘴巴冲进了卫生间。看来还没吐干净呢?

等了好半天,文娜没出来一个信息发到了陈风手机里。

‘让你担心了,我本来一直不想喝的,都是朋友的朋友,盛情难却,实在没法脱身’

‘可以理解,朋友聚会应该的……不过我也……我也……好奇啊,我们家娜娜貌美如花,就没有那个帅哥送你’

‘当然有啦,可是我有车啊,再说那些男人心里想什么,傻子都知道,我都礼貌的拒绝啦’

陈风刚想夸她几句,信息又来了‘不过当时有个帅哥撩我,那人可帅可帅啦,我的心砰砰砰的直跳。’

‘然后呢?’

‘你希望有什么样的然后啊……’文娜停住不语,陈风的心又悬了起来。不知该怎么问。

‘那帅哥就是个小奶狗,我又不是十八岁的少女,更不是40往上的阿姨,对娘娘腔没兴趣。’

看了这信息,突然间陈海冲动起来,他像听到了某种暗示,推门就进了卫生间,狠狠的吻了上去,文娜刚开始也很惊讶,反应过来之后也迎了上去,两人就这样缠绵一宿。

日上三竿,才从疲倦中苏醒过来,第一次赤诚相见两人还是有点羞涩,整理好之后,文娜突然问道:“我的车呢?”

“我没看到车啊,见你的时候就没车。”陈风也很好奇,没听过她说买车的事啊。

“天啊,一定是放在夜店门口了,现在去还能找回来吗?我可花了2000多买的新车啊。”

‘电动车?’本来陈风还以为是万顺的豪车呢。

这对情人正甜甜蜜蜜,纵然还要面对千难万险,他们也要先享受了当下再说。

其他人可没这样的好日子,大家都忙的四脚朝天。万顺刚接到境外的通知,有几名勇士将来云泽,执行一号计划。至于这个计划,万顺一无所知,他的工作就等待来客然后是配合他们,提供支持。内卫局对他的监控调查一刻不停歇,康勇的进展不大。情报处内部,又一次会面。

康勇扫了周围一圈说:“有价值的信息不多,简单来说有这么几点;第一、万顺二十岁来的云泽,之前的经历查不到了,他的爷爷是云泽面粉厂的退休工人,万顺刚来的时候也在面粉厂做了半年工人;第二、根据一些老领居说,万顺好像有个女朋友,当时也怀孕了,不过之后这女也消失了,是否有过小孩就不知道了;第三、万顺的成功确实和境外资本有关,他几次遇到困境的时候,都在地下钱庄拿到过大额资金,不过为他运作资金的那个钱庄使用的是最古老的技法,为了避免警方查获。这个钱庄只有总账,没有明细账目,老板销毁所有人的证据,所谓的把柄他都是主动销毁,这样一来我们在那头收获不大。

调查了一圈,几乎没有进展,两人也有点泄气。陈海决定一起吃个饭,毕竟事儿还得一步步的做。

与此同时,文娜的详细资料也收集到位,阿森作为资料的收集人,他也想劝几句,说道:“老大,既然万顺是恐怖分子,那他身边的人嫌疑也很大,虽然没发现文娜具体的犯罪证据,不过如果她真的嫁给了小风,再被我们查出了问题,那您的前途肯定会牵连的,您看田晨光处长不就是受他前妻的牵连,这么多年了还是个副处。”

陈海点点头,感谢了他的关心,再看着这份详细的资料心中有了主意,是该劝劝兄弟了,文娜这姑娘不能要。

好容易有一个大家都有空的周末一家人欢聚一堂,陈海夫妇都是工作狂,每月也就一两次父母回家吃饭。酒足饭饱后,父母情绪都不错,听说陈风有了女朋友,他们一直盼着带回来看看,老二能早日成婚也好了了他们的心愿。

陈海随便找了个由头,把兄弟叫道阳台。由于年龄差距挺大,陈风总是有点怕他哥,这也源于小时候哥哥就是学霸自己学习不好被他打过好多回,可惜年纪大了,哥哥居然把这些都忘了。每次回忆过去都是他如何爱护弟弟的故事。

陈海关上阳台门,和善的问:“听说你和文娜走的挺近,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这可把陈风搞糊涂了,寻思还没结婚的想法呢,虽然走的很近,但心中还有一点点怀疑,不过大哥问了起来,他也如实的回到:“还早呢,处处再说吧。”

“那就好,”陈海拿出一份资料说:“我听万顺说过,这个文娜好像在柳宁市歌舞团工作过,我就请那边的朋友了解一下这个文娜,他们昨天给了我这份资料,你看看吧。”

大哥这样的表现让陈风担忧起来,陈海又说:“这个文娜在出国巡演期间,多次违反歌舞厅的规定,特别是有一次当地的总督夫人带领多位名流前来观看演出,还到后台慰问大家,不想一个名贵的手镯丢失了,当时一切线索都都指向文娜,结果她不承认,最后险些闹出外交风波。你想想这姑娘的人品是不是有问题。”

“不会把,我认识的文娜,干练爽快,虽然有些不拘小节,但这种偷窃的是她一定不会干的。”说着拿过资料翻看起来。陈风突然发现了这样一段描述:‘XXXX年1月1日——2月10日,我团赴东南亚、澳洲演出。其中还有具体的时间表……1月9日——1月13日在马来西亚……他的思绪马上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充满死亡的水库工地,一群DK集团的恐怖份子冲入现场,杀害了我国多名工程技术人员,陈风也被击中,昏迷前,他看到一个恐怖分子正在录像,小小的身影像是个女人,更重要的是那身体味却有说不出的美妙,那个瞬间让他忘记了枪伤带来的疼痛。三年后他又在文娜的身上闻到了这个味道。

看到陈风愣在哪里,陈海以为兄弟内心正处于挣扎中,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文娜也还可以,不过人品不好,以后的日子……”陈风一把推开哥哥独自离开,出了门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口中念道‘她不是坏人,不是坏人。’

0

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