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铁>第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小说:血,火,铁 作者:岁月流转 更新时间:2019/5/10 13:44:28

  赣北通皖南有一条通衢古道。古道边有一个百年古镇,名叫镇天镇。这个镇四面环水,往来交通只有四个方向的石拱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这个古镇里住着一杨姓人家,主人叫杨宗保,与杨家将里的杨宗保同名同姓。他有一个儿子,名叫杨再宽,在外经商,多年未归。己届而立之年也不曾婚娶。杨宗保甚是着急。

  这一天,儿子杨再宽突然带了个女子回家。杨宗保看去,这女子年方十八,长得那是貌若天仙。儿子告诉父亲,这女子是他的未婚妻,福建漳州人氏,他经商的地方一老板的小女;这次他带回家来是特地与她完婚的。

  杨宗保虽感突兀,但天上掉下了个林妹妹,这林妹妹还将成为他的儿媳妇,他如何不喜欢?于是紧锣密鼓地张罗起来。此地民风淳朴,一家有喜,全镇帮忙。于是,整个古镇就充溢着一股喜气。

  杨宗保有一挚友,外号刘麻子,做茶叶生意的,常在厦门一带行走。此人有“小诸葛”之称,凡事都显精明。当杨宗保说及儿子的婚事,刘麻子颇为疑惑:都是做生意的人,最讲究的是声誉,女方父母何以如此草率地将女儿让男方带回?江西与福建并非天高地远。不管怎么说,两家总得先互相走动走动吧!莫非是私奔?杨宗保听后,觉得很有道理。他对儿子说:“再宽,婚姻大事,岂同儿戏!她父亲何以这样轻率让你带其女儿回家?”

  儿子再宽说:“这有什哩奇怪的?现在是什哩时代呀,你还抱着老皇历过日子?!”

  一句话说得杨宗保直翻白眼。而疑虑是有增无减。

  杨宗保如期给儿子完了婚。婚后俩口子感情甚笃;与大人们相处也和睦。对于儿子带回媳妇的疑问,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淡去。

  儿子度完蜜月要返回漳州去继续经商。杨宗保满心以为儿子会带媳妇一同前往,因为媳妇的娘家正在那边,他们去了,今后理应有个照应。谁知媳妇英子告诉他,她丈夫将一人前往,她在家侍奉公公婆婆。

  此举杨宗保不敢苟同。问儿子,儿子说得竟同儿媳一样。他就不便反对。毕竟“百事孝为先”嘛!儿子孝顺,做父母的应该高兴才对。

  儿子再宽每年均会回来一次,呆个一两天,来去都匆匆。如此两年,英子却始终未见生养。杨宗保恳求儿子在家多住些日子,儿子始终不听。到了第四年,儿子竟然没有回来

  还是在儿子再宽结婚的那年,从漳州英子的老家来了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微胖,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儿子再宽介绍道:他就是英子的哥哥叫王凯,在北京的一所大学里读书,马上就要毕业了。这个青年住了几天就走了。以后一直没有再来过。

  儿子没有回来,杨宗保着急,英子也着急。但英子着急没有用。英子说她目不识丁,自己就是和再宽从漳州到镇天来,别的地方哪儿也没去过,再宽不回来她是两眼一抹黑。杨宗保就想自已到漳州去走走,看看儿子再宽为何不回家。

  这年的夏天,刘麻子来告诉他,他将去厦门一趟,把新下的茶叶运往销售。听说你要去儿子那儿,厦门离漳州不远,你要去儿子那儿可以与我同行。杨宗保欣然答应了。他想带上儿媳英子一同去。他的意思是英子到了漳州便不必再回来,就留在那里与儿子共同生活。他是希望他们能生下一瓜半枣来。行孝的事,以后再说吧!

  王英却不赞成。王英说她的丈夫叮嘱过她一定在家侍奉公婆,若是贸然前去漳州,惹得丈夫生气,休了她也说不定!

  杨宗保没辙,只得自已去了。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劝说儿子回来。现在赚钱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事是他有儿子,还得让儿子也要有儿子呀!这可是最大的孝啊!

  这样,他随刘麻子先到厦门;待刘麻子把茶叶安置好后,又一同到了漳州。找到儿子再宽做生意的地方,杨宗保却没见着儿子。后经多方打听,得到的却是一个晴天霹雳:儿子再宽于两年前患伤寒死了。杨宗保见到的竟是一座已长满野草与荆棘的荒茔。杨宗保哭得嚎天嚎地。刘麻子劝了半天才劝住朋友。

  刘麻子对杨宗保说:“既到漳州不如到亲家门里去拜访拜访。一来认个亲,二来也询问一下英子的将来一一儿子殁了,儿媳该怎么办?问一下亲家也好有个决断。”其实刘麻子的意思是想向英子的家人打听再宽生病死亡的情况,别人不知道再宽的事,英子的家人难道也不知道?

  杨宗保同意。可辗转打听,却始终打听不到亲家的落场①。人们一直不知道他的儿子杨再宽有过这么一个女人,那女人有过这么一个家庭。

  杨宗保遭此打击,整个人早就蔫了,他哪里辨别得了这里面隐藏的秘密。可是刘麻子却不同,他清醒着呐!本来刘麻子就对杨再宽带回那女子有疑惑,到此时这疑惑就更大了。他对杨宗保说:“老哥,这事有蹊跷,这么多人都不知再宽的事,你的再宽倒成了精怪了!可我总觉得侄子不是这种人呐!你是他的父亲,你儿子是什么样人你不清楚?”

杨宗保当然清楚自已的儿子。可是现在儿子殁了,说什么也没有用。他得接受这个事实。

刘麻子不愧为“小诸葛”,他见老朋友神情恍惚,你再怎么提醒又有什么用?没办法,他只得替杨宗保去警局报了案。但刘麻子也知道动荡的年代,警察未必会管这事。

杨宗保跟着刘麻子幽幽地回到了镇天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①落场:赣北方言:住处。

  回到镇天镇杨宗保与英子一说,英子哭得死去活来。她当即在家里设下灵堂,供上牌位,每天对着牌位泪流不止。

  杨宗保悲戚加感动,突然就灵机一动,想要英子带着他去找她的娘家。可英子还是说我大字不识一个,我父亲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人,因为再宽的生意做得大,父亲想巴结他,所以才把自己许配于他;可要她带着去找娘家,她去了也白搭,因为她压根就不晓得娘家住在哪块?

  杨宗保想想也是,一个目不识丁的人,平时足不出户,她能知道什么?如此他只好作罢。问及英子今后的打算,英子说她哪儿也不去,她就守着再宽,守着这个家。

  这件事在当时轰动很大。未亡人守寡不再嫁,时代再不进步,这样的事也不多见。

  锦阳县的县长对此却是赞佩有加,特意制了一块匾送到杨府对英子以示褒奖。后来这块匾就一直挂在英子住的偏屋的大堂上一一杨宗保为了让英子生活得顺心,专门拨了一间偏屋让她住,外加一个丫环小芹服侍她。

  人们对锦阳县长洪儒的做法颇多非议,认为现在早已不是封建社会了,不应鼓励什么烈女节妇。及至后来晓得了真情,(那个英子并非烈女节妇,却原来是一个隐藏很深的日本特务)他才连声自责:“我受骗了!痛哉!痛哉!……”

  但这却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0

第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