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混在隋唐当佞臣>11、炒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炒面

小说:混在隋唐当佞臣 作者:木木大失 更新时间:2019/5/16 16:10:37

  “赎金一文钱不能要,而且还要陪些嫁妆。”冷漠的装仁基说。

  满朝文武和百姓都知道,裴仁基年少时就很骁勇,善于骑马射箭。开皇初年,便担任隋文帝杨坚的侍卫。?

  在隋朝消灭陈朝的战役中,裴仁基冲锋陷阵破敌十万,因功被授任为仪同,赐缣彩一千段。

  五十岁之后,裴仁基又在张掖打败吐谷浑,加授金紫光禄大夫。斩杀、俘虏进犯的靺鞨士卒无数,被授任为光禄大夫。

  回到长安,昔日的“少年英雄”已变成百战百胜的“战神”,他一开口,客厅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一时悄然无声。

  趴在窗外偷听的裴翠花,满脸崇拜地望着父亲,心中竖起大大的拇指,这才是说一不二的大丈夫!她又发现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哥哥裴行俨和几位叔伯,现在却变成唯唯诺诺的小猫,不禁哑然失笑。

  客厅,裴仁基看着满脸疑惑却又欲言又止的儿子,淡淡一笑,说:“行俨,为父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卖宇文家一个面子;其次是冲着丁坤这个年轻人。”

  丁坤?不就是会说书唱曲,没想到父亲竟如此看重他,裴行俨的眼神更迷惑了,问:“那丁坤不过就是个伶人,父亲是否高估他了?”

  高估?!

  裴仁基一笑,不答反问:“一个能写出《纪效新书》那样见识卓绝的兵法,而且还能让心高气傲的李靖,都赞赏有加的年轻人,你觉得我会高估他?”

  窗外偷听的裴翠花顿时眼前一亮,丁坤是何许人,竟能让父亲和李靖如此赞许和看重?

  裴行俨一惊,他隐约也听过朝中大臣关于《纪效新书》的争论,想不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竟能写出这样的兵书。他起身拱手说:“父亲教训的是,孩儿一会便去李靖府,拜读这本兵书,稍候会亲自拜访丁坤,向他讨教治军之道。”

  嗯,裴仁基满意地点点头,说:“你能如此想最好,古人云见贤思齐,为将之道贵在谨慎谦虚,万万不可骄傲自大。”顿了顿,又说:“你若能让丁坤去军营亲自训练士兵、演练战阵更好,咱们也顺便看看,他是不是那纸上谈兵的赵括之辈。”

  “还是父亲目光长远。”裴行俨心服口服的拱手说。

  …………

  裴行俨出府,翻身上马直奔李靖府第方向而去,到了府中,红拂女在大堂接待他,他才知李靖因公外出不在家中,犹豫再三,裴行俨才向她说明来意。

  红拂女为人十分豪爽,想都沒想便将手抄的兵书副本借给他。

  谢过红拂女,裴行俨快马加鞭地赶回家中,回到自己房中,迫不及待地拿出兵书,细细研读起来……

  根据士兵的身高、体重、力量,可分为斥侯、骑兵、长枪手、弓箭手、刀盾手、狼筅手;将士一日三餐的配比、战时粮草的携带供给、士兵日常训练方法;三才阵、鸳鸯阵、长枪阵、弓箭手三段射;平原、山地、沼泽等各种地形的具体战术……

  嘶,丁坤的心思如此缜密,如果和这样的对手作战,自己一定会一败涂地,太可怕了,难怪父亲和李靖对他一致推崇。

  裴行俨的心忽然变的躁动不堪,他想马上见到这个年轻人,呵呵,如此大才竟然躲在自家青楼里说书唱曲。

  丁坤像往常一样,溜溜达达按时来到藏香阁,他很喜欢目前的这份职业,客人们很喜欢听《三国演义》,而且大部分都是铁杆粉丝,最主要的还是报酬可观,呵呵,丁坤对自己眼下的状况十分满意。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刻钟后裴行俨的到来,会让他的人生轨迹发生彻底改变。

  “丁公子您来了?”

  “丁公子,博望坡一战,夏候惇后来怎么样了?”

  “是啊,火点着了吗?”

  “丁公子,诸葛亮怎会料到曹军从博望坡进军?”

  丁坤一只脚刚跨进门,粉丝们便纷纷起身问候。

  “各位稍安勿躁,你们想知道的答案,待会儿书里都有。”丁坤面带微笑,向粉丝们挥手示意。

  “嗤!瞎得意什么?”一丝冷笑声传入他的耳朵。

  丁坤一怔,循声望去,只见一位浓眉大眼、面色清秀的白衣公子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旁,神色嘲弄地看着自己。

  呵呵,又是个青春期的问题少年,正处在一切都看不惯、见谁怼谁的年龄,别和他一般见识。

  丁坤一笑无视他的存在,施施然向台上走去。

  竟然看不起我?白衣公子大怒。

  啪!丁坤一拍醒木,说道:上回书说到……,玄德便以剑印付孔明,孔明遂聚集众将听令。张飞谓云长曰:“且听令去,看他如何调度。”孔明曰:“博望之左有山,名曰豫山;右有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又命于樊城取回赵云,令为前部,……孔明笑曰:“我只坐守县城。”张飞大笑曰:“我们都去厮杀,你却在家里坐地,好自在!”孔明曰:“剑印在此,违令者斩!”玄德曰:“岂不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命孙乾、简雍准备庆喜筵席,安排“功劳簿”伺候。派拨已毕,玄德亦疑惑不定……

  听到这里,白衣公子心中疑惑,喃喃地说:“奇怪,孔明为何要赵云只许输而不许赢,为何还未开战,便命人备下庆功酒宴?”

  “呵呵,想必是孔明诱敌之计,此战必胜。”

  白衣公子吃惊,连忙回头一望,只见裴行俨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大哥……”白衣公子垂下头低低叫了声。

  裴行俨坐下,咳嗽了一声,皱着眉说:“翠花你胡闹,居然背着父亲偷偷跑到这种地方?”

  裴翠花吓的一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说:“切,只要你不讲出去,谁会知道?”顿了顿,又说:“别说话!这节书讲到要紧处了。”……

  一个时辰后,丁坤一拍醒木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哎……!大厅的粉丝们一起叹了一声。

  谁料裴翠花这下不干了,豁地起身喊道:“喂,说书的!你这分明是吊人胃口嘛?”

  “就是就是,这位小哥说的对!”

  “再讲一段。”

  “丁公子,你就再来一段吧。”……

  哄,没听过瘾的粉丝们顿时也嚷嚷起来。

  这时,裴行俨缓缓站起身。

  “各位各位。”裴行俨环作一揖,说:“卖裴某一个薄面,在下待会找丁公子还有要事,不如今天先到这里。”

  刷,客人们都不吭声了,因为他们认识裴行俨,知道他是藏香阁的少东家,只得叹了口气,蔫头耷脑地重新坐下。

  这时,侯三快步上台跑到丁坤身边,附耳说了几句,丁坤眼睛一亮,当即一抱拳,遥遥向裴行俨拱手示意。

  裴行俨当即起身笑着回礼。

  …………

  藏香阁后宅,丁坤、裴行俨和裴翠花据桌而坐,桌上摆着候三精心准备的酒菜。

  “裴兄,敢问这位兄弟是?”丁坤一指裴翠花,笑着问裴行俨。

  “哦。”裴行俨一愣,犹豫了一下,说:“他是我三弟,叫……裴壮。”

  裴壮?这名儿起的真土气,丁坤童心大起,起身抱拳促狭地说:“呵呵,壮兄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裴翠花的脸蓦地红了,生气地瞪了哥哥一眼,冲丁坤冷哼了一声。

  裴行俨见状连忙解释说:“丁兄别见怪,我三弟年纪小不懂事,对谁都是这样。”

  果然被我猜对,这小子就是个刺头,怼遍天下无敌手,不过,这名儿起的有趣,裴壮,呵呵,壮壮!想到这里,他不由冲裴翠花做了个鬼脸。

  裴翠花气得脸色涨红,可当着哥哥的面又不好发作,只能强压怒火,大口地喘着气。

  看见裴翠花气得不轻,丁坤心中暗自得意,但是见他身形矫健,个头儿和自己差不多,便怕把他得罪狠了和自己闹起来,自己弄不过他。

  所以他呵呵一笑决定岔开话题,于是扭头问裴行俨:“裴兄,今天找在下,不知所为何事?”

  裴行俨一拱手,说:“是这样,今日我拜读了丁兄的大作《纪效新书》,行俨平生最喜兵法,但看了大作之后,心里对书中所讲尚有几分疑惑,故尔上门请教。”

  “裴兄客气,请教不敢当。”丁坤说:“你有什么疑问讲出来,大家共同探讨。”

  裴行俨点点头,暗道丁坤真会做人,谦虚低调而且没有一点架子,“丁兄,你书中讲士兵可自带军粮,有时不需要后勤补给,这一点我想不通,不知道什么样的军粮容易携带,而且能让土兵填饱肚子。”

  厉害,不愧是隋唐名将,一言便切中要害,自己当初写《纪效新书》时,往里边加了点后世军队的作战经验,没想到居然被他发现了。

  “呵呵,当然是炒面了。”丁坤笑着说:“不过,有肉干更好。”

  “有道理,说的太好了!”裴行俨击节赞道:“肉干耐保存且顶饥,是军粮的首选,不过太贵了难以普及。”顿了顿,又问:“这炒面是何物?”

  

0

11、炒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