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混在隋唐当佞臣>67、张良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7、张良计

小说:混在隋唐当佞臣 作者:木木大失 更新时间:2019/7/16 21:51:43

  “你还是把丁坤看得太简单了!”当李密再次踏入密牢时,阿兰眼神中充满了自豪和怜悯。

这种神情深深刺痛了李密,呵呵,但是除了自嘲的一笑,他什么事也做不了,因为丁坤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若论排兵布阵,他的确不是丁坤的对手。

一缕惨白的月光,透过破败的屋顶照在他落寞脸上,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这一切完全是因为丁坤的出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此不久前,自己曾因为战胜名震天下的张须陀,而扬名天下。

“阿兰,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再取笑于我?”李密慨叹一声,背对她负手而立,缓缓地说:“自古成王败寇,我自问不如丁坤多矣,夫复何言。”顿了顿,话锋一转又说:“对了!我今日前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昨日下书,打算用王伯当来换回你,啧啧,这小子对你真是情深意重。”

他心中果然在乎我!阿兰心中狂震,身形一颤,两行热泪滑落眼眶,眼前不禁又浮现出,两人初次见面时,丁坤痴迷的神情,酸涩的泪水滑进嘴角,但她心中无比甜蜜、满足。

李密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走了,阿兰一个人呆呆地立在原地,脑海中浮现的尽是往事,这时,对面的骁果敢又开始唱小曲了……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初次见他时,他的眼神是那么灼热,在他眼里仿佛天地间只有自己,但是自己被他吓坏了,躲在自己制造的铠甲里,对他不理不睬,甚至挖苦、打击、讽刺、奚落……,但他对自己的热情,没有因此而有丝毫减退。

阿兰流着泪,跟着轻声哼唱,安静而又漆黑的的夜里只有自己,多么希望自已放下所有的牵挂,跟着他去浪迹天涯。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这是世上最好听的小曲儿,阿兰觉得心快要醉了,噗嗤!也只有这混小子才能写出这样赤裸裸的词,呸!羞死人了,阿兰抬起头,看到繁星满天,在安静的夜空中,丁坤一脸惫赖地向自己眨着眼晴,仿佛在说:“阿兰,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姑娘!”

嘤嘤嘤,寂静的夜色里,忽然断断续续传来女子的抽泣声,显得无比清晰和鬼魅。

扑哧,阿兰一笑,一定是翟玉娘又来了,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阿兰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心底善良、多愁善感的好姑娘,只不过大多数人被她凶巴巴的外表迷惑了。

“咯咯,玉娘你既然来了,又何必躲在暗处呢?”

话音落地,只见翟玉娘神情忸怩的走了进来,怔怔地看着阿兰,眼中尽是羡慕之色:“阿兰,你的命真好,还有一个人肯这么真心真意的对你。”顿了顿,忽又忍俊不禁地扑哧一笑,又说:“不过,这家伙也真够讨厌,编出这么个酸曲来,惹人伤心。”言罢,她的睫毛上犹自挂着晶莹的泪珠。

“是啊,这家伙的脸皮的确够厚。”阿兰上前一步,隔着木栏握住她的手,说:“玉娘你不知道,其实他很好色,嘻嘻,这家伙曾背着公主,偷偷去揩牡丹的油……”

咦?翟玉娘眼前顿时一亮,连忙好奇地问:“那你快说说,后来怎么样了?”

“扑哧!”阿兰掩口笑道:“还能怎么样?当然是被公主狠狠地修理一顿咯!”

“哈哈哈,活该!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偷腥?”

…………

朝廷大营。

呃……,丁坤长吁一口浊气,只觉头痛欲裂、肚内翻江倒海,他娘的!今晚喝的确实太多了,尤其是程咬金,他竟然连敬自己三大碗烈酒。

他摇摇晃晃地走进军帐,倒在床上和衣而睡,不一会便鼾声如雷,迷迷糊糊之间,又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在梦中,两军阵前,他和李密对峙而望,只见李密右手一扬,两名士卒便押着阿兰两至阵前,然后他呵呵一笑,拱手对丁坤说:“贤弟,长安一别数月,一切可好?”

“托李兄的福,一切都好!”丁坤打了个哈哈,还礼说:“白云苍狗,世事多变,想不到过去你我还把酒言欢,畅谈心中抱负,不料今日却兵戎相见,真是感慨呀!”

李密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说:“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贤弟不必如此。”顿了顿,话锋一转说:“咳咳,咱们还是聊正事吧。”言罢,回首一指阿兰,问丁坤:“阿兰人我带来了,王伯当呢?”

丁坤心中暗叹,向后一挥右手,两名骁果敢士卒押着王伯当来至阵前。

至此,两人再无话可讲,便依着约定交换人质,当阿兰和王伯当缓缓走向两军中间,两人一错身之际,一道红影突然纵马从瓦岗军中冲了出来,丁坤定睛一瞧,发现来人正是翟玉娘,只见她在疾驰的马背上喊道:“丁坤小心!李密在山上埋伏了弓弩手,阿兰有危险!”

丁坤闻言心胆俱裂,连忙不顾一切地纵马向阿兰赶去,就在赶到阿兰身前一瞬,他突然发现数道羽箭正无情地射向阿兰,他立刻大叫一声,不顾一切扑向阿兰,想护在她身前……,噗噗!丁坤只觉背上剧痛,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在昏倒的一刹那他好像看到翟玉娘也倒在了血泊里……

啊!他大叫一声惊醒,直愣愣地坐在床上,额上冷汗涔涔而下。

惊魂未定地坐在中军大帐,丁坤忐忑不安,好久没做过这种可怕的梦了,如果没有这项异能护身,自己这个穿越者恐怕早就嗝屁了,还奢谈什么匡扶天下的理想?既然冥冥之中上天警示,自己就该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燃。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一名小校勿勿跑了进来,一抱拳说:“报!禀报将军,瓦岗寨信使来说,今天午时,双方便可交换人质,来人在营外等着回话,还请将军示下!”

李密这厮来的好快,恐怕他早已准备妥当,就等着自己自投罗网,好!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嘿嘿!那就比一比,咱们谁更无耻了!

一念及此,丁坤微微一笑,吩咐小校说:“你速去回话,就说本将正午时分,会依时赴会。”顿了顿,又说:“另外,你速传卫文来大帐,就说我有要事让他去办。”……

正午时分,李密点齐五千精兵,与翟让一齐,在徐茂公、单雄信等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直奔山下而来。

及至山下,发现丁坤早已率军等侯,两人各自催马上前,距五十余步双方驻马,李密发现丁坤脸上充满了自信、玩味的笑容,心中不由一惊,暗忖他难道看出了我的计谋?但转念一想,又不觉哑然失笑,自己今天安排的一切,就连翟让都不知晓,更何况是他一个外人,呵呵,这段时间莫非被丁坤打怕了?

想到这里,他一拱手对丁坤说:“丁贤弟,长安一别数月,一切安好?”

来了,果然和梦中一样!丁坤心中狂震,自己一定要改变即将发生的一切,于是他颇为无礼的一摆手,说:“李兄,今天你我是对手,用不着叙旧,咱们直接互换人质即可。”

李密一愣,暗道丁坤居然比自己更冷血无情,老熟人见面,连最基本的礼数也不讲了?

正在狐疑之间,他耳畔又响起丁坤熟悉的笑声:“呵呵,不过今天我还是想送李兄一份大礼,愚弟近来刚试验成一种抛石车,想让李兄指点一二。”言罢,丁坤大声向山上喊道:“卫文!本将军的故人来了,快轰几炮以示欢迎之意。”

李密一惊,连忙举目向山上望去,只见密林深处嗖嗖飞出几冒着火星的炸药包,朝着对面山包飞去,紧接着轰隆几声巨响,几名蒙着黑巾的弓弩惨叫从树上掉下……

“你……!”李密又惊又怒地指着丁坤,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丁坤轻蔑地一笑,问:“难道这些弓弩手是李兄你的人?”

李密面上一红,又羞又怒:“这个,自然不是!我李密堂堂正正,岂能干此下作勾当?”

“呵呵,不是就好。李兄!”丁坤淡淡地一笑,说:“咱们开始交换人质吧。”…………

眼望着阿兰和王伯当渐渐走近,丁坤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心中不住默默祷告,耶稣基督、如来佛,求你们保佑阿兰,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翟玉娘却一片火红地冲出军阵,一边打马一边大声喊道:“阿兰小心!山包上还有一个弓弩手。”

丁坤顺势望去,只见对面山包上,一名弓箭手正弯弓搭箭,一松弦,一根羽箭直奔阿兰而去,丁坤肝胆俱裂,想要冲过去已然来不及了……。

这时,翟玉娘已然赶到,奋力跃起抱住阿兰,就地一滚,嘭!羽箭已颤悠悠地射中她的后背。

0

67、张良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