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混在隋唐当佞臣>75、倾其所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75、倾其所有

小说:混在隋唐当佞臣 作者:木木大失 更新时间:2019/8/13 15:53:42

  丁坤在江都避而不战的消息传回东都,杨广大怒,大骂王世充、丁坤懦弱无能,丢尽了朝廷的脸面,恰逢上柱国宇文述病重,杨广的脾气变得更加喜怒无常,朝中大臣人人自危,生怕讲错了一句话,便会被拖出午门砍了脑袋。

宇文化及是长公子,又兼着骁果敢统领之职,顺理成章地接手了老爹那一摊子事,一跃成为武官之首,一时权倾天下风光无限。

左翊卫大将军、荣国公来护儿拿着兵部转来的奏折,前来找宇文化及商量,奏折是王世充所上,主要汇报了罗士信率众进犯的整个过程,字里行间把自己撇了个干净,虽然情真意切地替丁坤开脱,但基本把消极避战的罪名全都推给了丁坤。

“王八蛋!王世充这个小人分明是揽功诿过。”宇文化及手拿奏折,咆哮道:“他那两下子,替阿坤提鞋都不配。”

“宇文大人,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来护儿忧心忡忡的地说:“关键是如何帮丁坤,过了眼下的难关?”

“是啊,老将军言之有理。”宇文化及一屁股坐在矮榻上,一时没了主张。

“是啊,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来护儿说:“待会儿面圣时,你我二人可在陛下面前,力保丁坤。”

宇文化及没吱声,忽然想起了丁坤以前对皇上性格的分析,他说杨广刚愎自用,甚至有些孩子气,你越认为不可能办到的事,他却偏偏去做,常常令人大跌眼镜,比方说:三征高丽和南巡。

“呵呵,老将军,也许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说不定可以收到奇效。”

“噢?”来护儿捋须沉吟道:“依着圣上的脾性,这样做未尝不可。”……

上书房。

宇文化及惴惴不安地望着一言不发的杨广,他脸色阴沉,好像极力克制着胸中的怒火,这样做会不会害了阿坤?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犹豫可就真来不及了,一咬牙,宇文化及索性硬着头皮说:“陛下,丁坤这次的表现太差劲了,一定要好好申饬一番,否则其他人也会见样学样。”

“宇文大人言之有理,臣附议。”来护儿双手一拱说。

奇怪?面前这二位是丁坤的死党,尤其是宇文化及,对丁坤更是言听计从、俯首贴耳,听说丁坤的所有生意,宇文家族都有股份。这俩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杨广怔怔地看着两人,嘴角渐渐泛起了笑意,他们这是正话反说,真正的用意是想替丁坤开脱,王世充那两下子能耐,自己比谁都清楚,江都兵马不堪一战,他便将过失全都推给了丁坤,不过,丁坤这家伙也够拧,至现在没上一份奏折,来替自己辩解。

“呵呵,谁是谁非朕心里一清二楚。”杨广一挥衣袖,不容置疑地说:“宇文爱卿,你立即拟旨,敕令丁坤接手江都所有的兵马,并严令王世充全力协助。”

“陛下圣明!”

来护儿、宇文化及齐声奏道,宇文化及心中狂震,暗自叫了声侥幸。

…………

天哪,真是没天理!萧芳宣完圣旨后,王世充在心里绝望地叫道,凭什么?难道就凭丁坤是驸马、皇帝的女婿吗?

原指望给丁坤来个下马威,谁料转眼之间把兵权丢了个干干净净。王世充心里五味杂陈,但依然笑容满面地恭贺说:“恭喜贤弟,你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乃我大隋第一战神,相信江都子弟在你的带领下,一定能打败卢明月。”

喜怒不形于色,不愧为当世枭雄!丁坤双手抱拳还礼,说:“王兄谬赞,若再夸小弟就要飘起来了,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往后还要多多仰仗兄长。”

“好说,好说。”

萧芳被晾在一旁半天,心里顿时不乐意了,忍不住抱怨地说:“我说二位大人,老奴可是换了三匹快马,昼夜兼程赶来的,再怎么说,也该赏杯茶吃吧?”

“失礼失礼!萧公公快里边请。”丁坤连忙笑着把他让进军营。

望着这一幕,候君集在人群中又惊又喜,自从被翟玉娘和两位小卒打败后,他对丁坤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难怪以前和叛军互有胜负,原来是因为王世充曲解了三才阵的本意,领着大伙一通瞎练,致使军队的战斗力大打折扣。不过,现在好了,丁坤来担任统领,一切都将和往夕变的不同。自己这种老实人,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望着和萧芳、王世充谈笑风生的丁坤,翟玉娘凤目含春,心中不禁慨叹,呵呵,没法子,这就是丁坤,走到哪儿都能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中心人物,就算王世充再狡诈,他也有法子应对。难怪杨非儿、阿兰等人都对他痴心一片、青眼有加……

这时,丁坤却在暗自担心:哎,希望王世充别在兵械粮饷上搞小动作,两军作战打的就是钱粮,不过以杨广的精明,自然应该能想到这一层。

“哈哈哈,未将姗姗来迟,还请丁将军勿怪。”

一阵豪迈嘹亮的笑声,打断丁坤的沉思,众人好奇循声望去,只见天宝大将宇文成都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奇怪?这尊瘟神为何来此?王世充素闻宇文成都威名,再加上宇文门阀地位尊崇,便不由自主地起身笑脸相迎,在场其他官员见状也纷纷起身。

谁料宇文成都骄傲地挺着胸膛,看都没看这些人一眼,径直来到丁坤面前,双手抱拳神色恭敬地说:“徒儿宇文成都拜见师父,随时听候师父差遣。”

牛逼!在场众人直接傻了,什么时候天下无敌的天宝大将,变成丁坤的徒弟了?若非亲眼所见,大伙都以为是在做梦。

丁坤微笑着扶起宇文成都,两人寒暄了几句落座,王世充却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插话问:“宇文将军大驾来此,不知所为何事?”

“噢,我差点忘了。”宇文成都从怀里掏出一封公函,递给他说:“这是兵部派我担任江都大营军需官的公文,请王郡丞查验。”

王世充虽然口称不敢,但依然接过公文观看,看完之后暗自心惊,幸亏自己还没来得及使绊子,否则,凭借宇文成都的凶名,一定会让自己身首异处。

兵部?丁坤不禁哑然失笑,这一定自己那连襟——宇文化及想帮自己,不错,他能提前想到这一层,真是长进不小!呵呵,这下好了,兵马粮饷齐备,在乱世中又有了本钱。下一步,就是要彻底把‘无上王’卢明月打怕打疼,然后再威逼利诱,逼迫他归降,收编他的队伍……

一念及此,困扰丁坤多日的愁云立刻散去,只见纵声大笑,起身道:“宇文成都、侯君集听令!”

“喏!未将在。”两人起身凛然应道。

“本官命你二人为左右先锋,各自在营中挑选两万精兵进行操练鸳鸯阵,以十日为限,在陛下驾临江都前,剿灭叛军,若作战不利,当以军法从事。”顿了顿,丁坤用余光冷冷一扫其余众将,又说:“其他众将各司其职,用心操练本部人马,同本官一同驻守江都。”

“喏,我等谨奉大人号令!”在场众人齐声领命。

啧啧啧,不愧是丁俐鬼!排兵布阵井井有条、杀伐果断,陛下真是没看走眼,望着英气勃发的丁坤,萧芳在心里由衷地赞道。

…………

当晚,郡丞府后宅。

咣啷、咣啷,几声脆响之后,接着又传出一阵女子委屈的哭叫声:“呸!你这个杀千刀的,自己没本事在外面吃了憋,回家就拿老婆撒气。”

啪的一声,里面又传来一阵男子的咆哮声:“臭婆娘你敢顶嘴?谁让你上次送丁坤那么多金银珠宝,现在老子在江都几无立锥之地,正打算拿钱上下打点,到外地谋个差事,而你却告诉我,家里没钱了!”

咦咦咦,女子哭的更大声了:“这怨谁?还不是当初你说丁坤圣眷正隆,咱们要倾其所有巴结,如今你和他闹翻,却又来怪我?嘤嘤嘤,若换作我,我会去找丁坤和解,再不济他也收了咱们的好处。”

刷,房间里顿时寂静一片,未几,只听啵的一声,又传来一阵男子开心的笑声:“来,让为夫香一个!哈哈哈,你不愧是为夫的贤内助,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顿了顿,又说:“快去后堂收拾一下,把家里的金银细软都拿出来,我要连夜去拜访丁大人。”

噗嗤,女子转忧为喜,嗔道:“呸,枉你还朝廷大官,见识竟不如我一个妇道人家。”……

江都军营,丁坤和翟玉娘凭栏远眺北方,良久,谁都没有打破这宁静的气氛。

哎,翟玉娘忽然幽幽一叹,问:“喂,你说阿兰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丁坤心中一动,没有作声,眼前不禁又浮现出,阿兰、杨非儿、牡丹她们俏丽的身影、似喜似嗔的神情,呵呵,原来挂念一个是这么让人牵肠挂肚,上帝保佑、阿弥陀佛、无量天尊,请所有神佛护佑她们平安。

0

75、倾其所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