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帝国战纪>第五章 妙高峰——天帝降临的圣地(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妙高峰——天帝降临的圣地(二)

小说:帝国战纪 作者:雷霆师 更新时间:2019/5/11 13:08:24

施云宽透着窗户看到了外面数百太平军举着火把,提着大刀,往这里聚集。对洪秀全说道“天父曾经叮咛过我等不宜被除天王之外的人看到,天王要好生应付。”

言毕五人心领神会的各自在这间小屋内找自己的藏身之地,安松诚顺手拿起电脑说道“天王,天上之物不宜被凡人看到。”

洪秀全嗯了一声,这时门外传来了急切敲门声和唤着天王的声音。洪秀全抬头眼睛看了看门外,自己脑海里却在思索“朕是天王,谁也别想替代自己的位置,那个人是天父?我真的是天父的次子?”有些事情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安排好天王一切以后蒙得恩便回到自己的住处,不料亲兵来报,得知天王寝宫附件发现了二十余名太平军的尸体,心中咯噔一下,立即带着数十名女兵奔向天王寝宫而来,呼唤几声里面没有应答,便走进了天王沐浴的小屋,施云宽透着窗户看到了外面数百泰上军举着火把,提着大刀,往这里聚集。对洪贵全说道“天父曾经叮咛过我等不宜被除天王之外的人看到,天王要好生应付。”

言毕五人心领神会的各自在这间小屋内找自己的藏身之地,安松诚顺手拿起电脑说道“天王,天上之物不宜被凡人看到。”

洪贵全嗯了一声,这时门外传来了急切敲门声和唤着天王的声音。洪贵全抬头眼睛看了看门外,自己脑海里却在思索“朕是天王,谁也别想替代自己的位置,那个人是天父?我真的是天父的次子?”有些事情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安排好天王一切以后蒙得恩便回到自己的住处,不料亲兵来报,得知天王寝宫附件发现了二十余名泰上军的尸体,心中咯噔一下,立即带着数十名女兵奔向天王寝宫而来,呼唤几声里面没有应答,便走进了天王沐浴的小屋,见到天王披了一件杏黄内衣做在桌子旁边,提到嗓子口的心慢慢的回落下来,心中暗想,天王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估计自己这条命也就要随着天王而去了。走到天王面前,便将刚才在行宫内见到侍卫尸体的的事情给天王汇报了一通。

洪天王听后吩咐道将死去的天国兄弟找个地方好生安葬,并传旨意下去不得声张,不遵守旨意者过云中雪。还有就是每日三餐全部送来朕的寝宫,其他时间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许靠近寝宫。

蒙得恩得了天王的旨意便退下去办差去了。便走便暗自嘀咕:天王今天是怎么了,大概累坏了,心情不好吧。

屋内留下洪天王一人,房间四处陆续走出了五人,洪贵全道“圣使,刚才的东西我还没有看完,可否继续观看。”

施云宽笑了笑“当然。”安松诚拿出了电脑放在桌子上面,洪贵全求知的学子一般埋头观看。

洪贵全脑海中浮现了刚才自己在那个小小的盒子里看到的画面。他看到满屏的房子,可是房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怎么能那么高?是怎么建成的?有不明白之处,便向施云宽进行请教。施云宽添油加醋的进行解说。

“天国即天上的王国。根据西方神教传统,这是唯一神祇与众天使、圣人居住之地。一般人类若怀有敬虔之信仰心、一生无罪无垢即有可能进入此地。看看这处大楼在天国称谓摩天大楼,高度有三百余丈,里面装有上天国的电梯,或者有天之飞机可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可以直接进入摩天大楼。而且这种摩天大楼在天国李随处可见。”施云宽指着画面中的一处大楼说道。

洪贵全暗自沉思,自己在广州见到的富户人家的房子,哪怕是两广总督府与自己现在看到的场景简直就不值一提。

“这个是地上行走的车子,在天国称谓能源车,可以不用人力、畜力便可以行走,人走一月天的路程不及其一个时辰。天空中的飞机更快,速度比能源车又要快上好多倍。”

洪贵全目瞪口呆,施云宽说的一些东西他现在的认知根本理解不了,天王想了想刚才在他眼前放过的画面,还有自己行走的车子?速度好快?还有那么长长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西方的火轮车?好像没有轮子但是行走的速度奇快。天上飞的是什么?是什么样的鸟?自己以前怎么没有见过?还有很多画面!自己虽然创建拜天帝教但是自己明白那些东西是教化世人听从自己的号令的,完全想象不到自己居然能有一天看到这些东西!这些画面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施云宽又说道“在天国里面人不用耕田,有机器可以耕作,人要是去远方不用行走,可选取出门的用具,比如你刚才看到的能源车、天上飞的飞机,也可以下海。这个是海底城市,就是在海里面建立起来的城市,里面应有尽有。天国的人可以生活在海底城市里面。”

洪贵全连连称奇,不过他又想到,刚才那个小框框中的男人是天父?怎么和自己脑海里面的存在天父不一样呢?脑海中不自觉的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越想越是感觉到不可思议,难道真是天父?还是另有妖人来蛊惑自己?他到底是天父真身下凡还是妖人作乱夺权,这是一个让他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

施云宽看到洪贵全面部情绪有些波动,便继续道“天父不忍心看到人间大众受苦受难,便下凡来,带领泰上军早日建立人间天国,让天下苍生共同过上安康的日子。天父在西方以西方上帝面见世人,在东方以东方之神面见东方世人。所以你刚才看到的天父是东方之神的面孔,不必惊奇,天父乃是天下万民之天父,天下有东西南北之分,也有陆域与海域之分,也有天界、人界、冥界之分,天父统领所有领域。你作为天父次子要能明白天父的辛劳。”

洪贵全忙答道“小子贵全,明白天父之辛劳。”

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施云宽给洪贵全讲解了天国里面的奇闻异事,以及天国的条令天规,讲解了**的**精髓。洪贵全连连叹服。施云宽心想自己和洪贵全对话,好像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很大的挑战,不知道这个洪天王信了多少东西。

天王寝宫,洪贵全今天起了一个大早。叫来蒙得恩,吩咐御林侍卫已经将开朝会的消息传达到泰上天国的各王、各丞相、检点、指挥、将军等。经过自己亲眼所见到的天国世界,以及施云宽解说渲染,洪贵全已经对天父要降临人间的事情深信不疑。自己内心澎湃,他仿佛以为自己在天国世界里一样。

泰上天国金龙殿,金龙殿是洪贵全对自己开朝会地方的叫法。这一天起了个大早开朝会,军帅以上的文武百官,都穿上了红、黄品色官服,齐集金龙殿,分文武两班,肃立在大殿。大殿内外,立着佩剑侍卫三十六人。

天王洪贵全,头戴龙凤金冠。身穿绣龙缎袍,端坐在玉案之前。鸣钟响磬已毕,由左辅正军师、中军主将、东王杨秀清率领文武百官向上跪拜,三呼万岁。

洪贵全扫了一眼大殿的文武百官启口说道“昨天夜里,天父派圣使来到朕的寝宫,朕也见到了天父。”

文武百官一听,这位天王是不是又要开始宣导他的**,杨连清不知所谓的整理整理了自己的朝冠。未等百官脑海中过滤完刚才的那一句话,继续道:“天父对我等诛灭东胡、匡扶神州的大业进度非常不满意,今年我朝连连损失两名大将,而今我们又屯兵长沙城下数日之久,亦未能攻破城池。”

杨连清听到这里心中暗道自己身为天国的中军主将总揽天国军政大权、攻城略地乃是自己分内之事,现在兵锋受挫,今天朝会莫不是这个塾师来兴师问罪于我。自己当时用激将法激西王萧贵带两千兵力攻打长沙,本是想让萧贵知道他的带兵打仗的能力在自己之下,今后服从于他,不要整些代天兄下凡传旨的鬼话来要挟于他,当然他战死是最好的结果,这样冯山死在了蓑衣渡,萧贵死在长沙城下,在天国之中除了他就没有人再有代天父、天兄传旨的权利了,包括上面坐着的洪塾师。这样的天国才太平嘛。

但是今天他感到了朝会的味道不怎么对,现在文武百官皆是有意识无意识的看了看他,暗自骂道这个只知道玩女人的山村塾师今天想做什么?他难道不知道我才是天父的代言人。这厮难道想罢免了我不成?当即起身道“天王二哥,天国兵锋不济,小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辞去中军主将的职位,让贤于天国英才,甘愿做一天国小吏为天国奋斗终生。”

洪贵全一看杨连清误会了,起身安抚道“清袍,你误会了,朕今天不是评判你的功过,而是昨夜朕真的是面见过天父了。”

文武百官听到这里窃窃私语,在议论这位天王说的话的真实性。虽然他们都信奉拜上帝教,天父是他们信奉的最高的神,但是那不过是平时说说而已,谁也没有见过天父、天兄,只见过天父次子洪天王。还有就是东王杨连清的代天父下凡传旨以及已故西王萧贵的代天兄传旨。

洪贵全喊道“诸位兄弟,诸位姐妹,今天晚上子时初刻,天父将会下凡降临妙高峰,亲自带领我们天国圣兵驱逐东胡、匡扶华夏、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这一句一出,文武百官里面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

杨连清无视百官的各样的状态,心中暗想这洪塾师今天有些反常,做出一些让人大吃一惊的事情或者说很难理解的事情。他所担心的是洪贵全的一番话若是实现不了,这天国怕是要有灭顶之灾。急忙上前两步走到洪贵全面前小声道“天王二哥,你在说些什么?天父怎么可能会降临人间?如果今夜我天国将士看不到天父下凡,岂不是军心会大乱?如今我们又在长沙坚城之下,军心一乱,必将是兵败如山倒,天国大业岂不是要葬送在此?你赶快想个办法自圆其说,以免误了军国大事。”见到天王披了一件杏黄内衣做在桌子旁边,提到嗓子口的心慢慢的回落下来,心中暗想,天王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估计自己这条命也就要随着天王而去了。走到天王面前,便将刚才在行宫内见到侍卫尸体的的事情给天王汇报了一通。

洪天王听后吩咐道将死去的天国兄弟找个地方好生安葬,并传旨意下去不得声张,不遵守旨意者过云中雪。还有就是每日三餐全部送来朕的寝宫,其他时间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许靠近寝宫。

蒙得恩得了天王的旨意便退下去办差去了。便走便暗自嘀咕:天王今天是怎么了,大概累坏了,心情不好吧。

屋内留下洪天王一人,房间四处陆续走出了五人,洪秀全道“圣使,刚才的东西我还没有看完,可否继续观看。”

施云宽笑了笑“当然。”安松诚拿出了电脑放在桌子上面,洪秀全求知的学子一般埋头观看。

洪秀全脑海中浮现了刚才自己在那个小小的盒子里看到的画面。他看到满屏的房子,可是房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怎么能那么高?是怎么建成的?有不明白之处,便向施云宽进行请教。施云宽添油加醋的进行解说。

“天国即天上的王国。根据西方**传统,这是唯一神祇与众天使、圣人居住之地。一般人类若怀有敬虔之信仰心、一生无罪无垢即有可能进入此地。看看这处大楼在天国称谓摩天大楼,高度有三百余丈,里面装有上天国的电梯,或者有天之飞机可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可以直接进入摩天大楼。而且这种摩天大楼在天国李随处可见。”施云宽指着画面中的一处大楼说道。

洪秀全暗自沉思,自己在广州见到的富户人家的房子,哪怕是两广总督府与自己现在看到的场景简直就不值一提。

“这个是地上行走的车子,在天国称谓能源车,可以不用人力、畜力便可以行走,人走一月天的路程不及其一个时辰。天空中的飞机更快,速度比能源车又要快上好多倍。”

洪秀全目瞪口呆,施云宽说的一些东西他现在的认知根本理解不了,天王想了想刚才在他眼前放过的画面,还有自己行走的车子?速度好快?还有那么长长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西方的火轮车?好像没有轮子但是行走的速度奇快。天上飞的是什么?是什么样的鸟?自己以前怎么没有见过?还有很多画面!自己虽然创建拜上帝教但是自己明白那些东西是教化世人听从自己的号令的,完全想象不到自己居然能有一天看到这些东西!这些画面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施云宽又说道“在天国里面人不用耕田,有机器可以耕作,人要是去远方不用行走,可选取出门的用具,比如你刚才看到的能源车、天上飞的飞机,也可以下海。这个是海底城市,就是在海里面建立起来的城市,里面应有尽有。天国的人可以生活在海底城市里面。”

洪秀全连连称奇,不过他又想到,刚才那个小框框中的男人是天父?怎么和自己脑海里面的存在天父不一样呢?脑海中不自觉的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越想越是感觉到不可思议,难道真是天父?还是另有妖人来蛊惑自己?他到底是天父真身下凡还是妖人作乱夺权,这是一个让他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

施云宽看到洪秀全面部情绪有些波动,便继续道“天父不忍心看到人间大众受苦受难,便下凡来,带领太平军早日建立人间天国,让天下苍生共同过上安康的日子。天父在西方以西方上帝面见世人,在东方以东方之神面见东方世人。所以你刚才看到的天父是东方之神的面孔,不必惊奇,天父乃是天下万民之天父,天下有东西南北之分,也有陆域与海域之分,也有天界、人界、冥界之分,天父统领所有领域。你作为天父次子要能明白天父的辛劳。”

洪秀全忙答道“小子秀全,明白天父之辛劳。”

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施云宽给洪秀全讲解了天国里面的奇闻异事,以及天国的条令天规,讲解了**的**精髓。洪秀全连连叹服。施云宽心想自己和洪秀全对话,好像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很大的挑战,不知道这个洪天王信了多少东西。

天王寝宫,洪秀全今天起了一个大早。叫来蒙得恩,吩咐御林侍卫已经将开朝会的消息传达到太平天国的各王、各丞相、检点、指挥、将军等。经过自己亲眼所见到的天国世界,以及施云宽解说渲染,洪秀全已经对天父要降临人间的事情深信不疑。自己内心澎湃,他仿佛以为自己在天国世界里一样。

太平天国金龙殿,金龙殿是洪秀全对自己开朝会地方的叫法。这一天起了个大早开朝会,军帅以上的文武百官,都穿上了红、黄品色官服,齐集金龙殿,分文武两班,肃立在大殿。大殿内外,立着佩剑侍卫三十六人。

天王洪秀全,头戴龙凤金冠。身穿绣龙缎袍,端坐在玉案之前。鸣钟响磬已毕,由左辅正军师、中军主将、东王杨秀清率领文武百官向上跪拜,三呼万岁。

洪秀全扫了一眼大殿的文武百官启口说道“昨天夜里,天父派圣使来到朕的寝宫,朕也见到了天父。”

文武百官一听,这位天王是不是又要开始宣导他的**,杨秀清不知所谓的整理整理了自己的朝冠。未等百官脑海中过滤完刚才的那一句话,继续道:“天父对我等诛灭清妖、匡扶神州的大业进度非常不满意,今年我朝连连损失两名大将,而今我们又屯兵长沙城下数日之久,亦未能攻破城池。”

杨秀清听到这里心中暗道自己身为天国的中军主将总揽天国军政大权、攻城略地乃是自己分内之事,现在兵锋受挫,今天朝会莫不是这个塾师来兴师问罪于我。自己当时用激将法激西王萧朝贵带两千兵力攻打长沙,本是想让萧朝贵知道他的带兵打仗的能力在自己之下,今后服从于他,不要整些代天兄下凡传旨的鬼话来要挟于他,当然他战死是最好的结果,这样冯云山死在了蓑衣渡,萧朝贵死在长沙城下,在天国之中除了他就没有人再有代天父、天兄传旨的权利了,包括上面坐着的洪塾师。这样的天国才太平嘛。

但是今天他感到了朝会的味道不怎么对,现在文武百官皆是有意识无意识的看了看他,暗自骂道这个只知道玩女人的山村塾师今天想做什么?难道想罢免了我不成?当即起身道“天王二哥,天国兵锋不济,小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辞去中军主将的职位,让贤于天国英才,甘愿做一天国小吏为天国奋斗终生。”

洪秀全一看杨秀清误会了,起身安抚道“清袍,你误会了,朕今天不是评判你的功过,而是昨夜朕真的是面见过天父了。”

文武百官听到这里窃窃私语,在议论这位天王说的话的真实性。虽然他们都信奉拜上帝教,天父是他们信奉的最高的神,但是那不过是平时说说而已,谁也没有见过天父、天兄,只见过天父次子洪天王。还有就是东王杨秀清的代天父下凡传旨以及已故西王萧朝贵的代天兄传旨。

洪秀全喊道“诸位兄弟,诸位姐妹,今天晚上子时初刻,天父将会下凡降临妙高峰,亲自带领我们天国圣兵驱逐清妖、匡扶华夏、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这一句一出,文武百官里面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

杨秀清无视百官的各样的状态,心中暗想这洪塾师今天有些反常,做出一些让人大吃一惊的事情或者说很难理解的事情。他所担心的是洪秀全的一番话若是实现不了,这天国怕是要有灭顶之灾。急忙上前两步走到洪秀全面前小声道“天王二哥,你在说些什么?天父怎么可能会降临人间?如果今夜我天国将士看不到天父下凡,岂不是军心会大乱?如今我们又在长沙坚城之下,军心一乱,必将是兵败如山倒,天国大业岂不是要葬送在此?你赶快想个办法自圆其说,以免误了军国大事。”

1

第五章 妙高峰——天帝降临的圣地(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