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八一杠>第05章 政治审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5章 政治审查

小说:代号八一杠 作者:李嘎吾迪 更新时间:2019/5/15 21:09:19

体检结束,由镇武装部、派出所民警以及村民兵连长组成的政治审核调查组,分别对检查合格的青年进行政审。

黄国忠也在其中,忙得不可开交。深深刺激着秦朗二人,这辈子怕是与当兵无缘。

秦玉红终究发现了端倪,偷偷在一旁建议,“要不明天到乡里找找徐镇长?”

黄博听出正题,“对,把我爹的好酒好烟带点!”

“那不合适!”

秦朗口中虽然没同意,躺到床上却想了大半夜。次日早晨,偷偷将笼里的大公鸡逮了一只,独自一人到了乡里。来时也没电话联系,得知徐副镇长去了安置点办公。

等到徐海回到乡里已是下午三点,他一看到秦朗便知来意,说了句,“门房里等一会儿,我把包放了下来。”

徐海下来又是半小时以后,一脸歉意,“什么时候到的?”

秦朗回答,“上午。”

徐海一惊,“还没吃饭吧!”见他神情便知猜到,“走!”然后看到他手中的米袋,“袋子里是什么?”

秦朗害羞,连忙散开米袋,“公鸡……”哪料,不知何时那鸡已闷死。顿时面若猪血,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徐海伸手一摸,“还热乎,走!”然后把秦朗带到了自己宿舍。

乡镇府宿舍离政府办公大楼还有一段距离,临江的一幢三层小楼,带外走廊的老式建筑。江边有个小院,院内有桂花古树,白玉栏杆沿江而围。此时,桂花开得正盛,花香浓郁,三五老人正围坐于桂花树下打古牌娱乐。

徐海住在一楼,房屋面积很少,只有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不过四十余平方。妻女都住在县城商品楼,一个星期回县城团聚。

进屋,徐海便提了桶和开水,二人一起到江边把鸡宰杀干净。回到屋里,秦朗在一旁剥蒜洗姜。徐海三下五除二剁了鸡,放了一袋麻辣活鱼作料,直接丢在高压锅里。

桂花树下正好有石凳石桌,扶去桌上落花,置了青花碗,白色竹筷,头顶桂树幽香袭人,倒别有几分风雅。

“能不能喝点酒?”徐海提酒,瞧不出什么牌子。秦朗稍有犹豫,徐海已替他倒了二两。“现在不会,如果到了部队还是要学!”

秦朗本就奔着此事而来,一听这话,还如何拒绝。

二人坐定,夜色已朦胧。江面微风来,又有桂香美酒,很是惬意。也许是饿的缘故,味口极好。秦朗三口烈酒下肚,便感到两眼晕晕,心跳加速。

徐海兴致极高,食量特大,一杯酒喝完,又自行添了半杯,“呵呵……人逢知己千杯少,这话说的没错。我俩有缘……合我味口……”

从始至终,秦朗话不到三句,也不明白他看中自己哪里。此时酒劲上头,话也多起来,“徐部长,我今天来是想请帮忙!您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不去当兵,肯定更难……”

徐海又替他夹了一块鸡肉,“我已安排妥当,先政审。后头事情再想办法……尽力让你去……我说的是尽力,不是保证。你要听明白。”

秦朗连连点头,就凭他毫不见外、毫无顾忌接受一只死鸡,且宰杀烹煮安然畅饮,足以说明此人真心。

徐海酒至八分,从征兵谈到国防,从青年教育谈到民族信仰、国家命运。秦朗回到家里已是半夜,家人破天荒的都没睡,围坐在堂屋里等他。一人一个表情,秦朗瘆得慌,都不敢一一面对。

“徐镇长怎么说?”秦玉红问他。

“等政审了再说。”秦朗丢了一句欲直接上阁楼。气得父亲怒火上头,“瞒着全家去考兵,长辈们关心一下,怎么了……”

“好了,好了!既然都说等政审再说,有什么好问的。早点睡吧!”母亲生怕两人一句不对,又引发儿子心脏毛病,那场景一辈子不愿看到第二次。推着秦朗上了楼,才轻声对老秦说道:“你明天去村里问问黄主任!”

秦玉红却提醒家人,“依朗丫头的身体情况,百分之百考不上。但是政审的时候,我们都要支持他,免得要时候怪到我们头上……”

次日,老秦准备去问黄国忠,巧遇政审工作班子到村里,经不住徐海的政治思想工作,再加上昨晚女儿的警告,没说二话支持秦朗支持国防。

日期慢慢逼近,县武装部如期下发了各乡镇合格名单及本年度兵种、份额分配。徐海也忙着汇报,并筹备资料,拟在党委会上定兵。一个兵能走与否,村、镇、医院、公安局、县武装部相关责任人都必须签字盖章,缺一不可。而秦朗的签字,在医院卡了壳。

“呼吸性窦性心律不齐?”徐海盯着体检表,心生一计,拿出电话拔给了刘明,心中暗想,“这秦朗。天时,地利,人和。他占全了!”

刘明接了电话,马上拒绝了,“徐大镇长,这可不是儿戏!出问题要追责的!”

徐海呵呵一笑,“又不需要刘局长违背原则,照实写,根据最新《应征公民体格检查标准》第二十条,第一款听诊发现心律不齐、心脏收缩期杂音的,经检查系生理性可以属合格。另外今年西方战区肃州卫星发射中心有名额,铁路点号线从事地面辅助性工作,属勤务人员,训练强度不高。”

电话那头刘明不出声,似在犹豫。徐海跟着加工,“刘书记,您想啊!第一不违背原则,第二遵守廉政纪律,第三党委定兵,不瞒上,不欺下,公平公正,集体决策,能有多大责任。另外到部队之后,还要进行体检。即使退回秦朗,别外找个兵补上,这几年不都是这样。再者说了,秦朗这个家庭,我们此时不拉他一把,别说脱贫,我看解决温饱都难!都是为了工作……”

刘明听了他长篇大论,方方面面都提到,也找不出理由推诿,“这样,明天我看了他的心电图检查报告,跟你回话!”

徐海搞定人民医院副院长,在乡党委会上又义正言辞,“廉洁征兵,年年在说,还年年有人打招呼讲人情。这个兵,我当着党委班子承认,我收了他一只鸡,一只死鸡!他提着鸡在门口等了我四五个小时,饿了四五个小时,把鸡都给闷死了……今年期未考试全班第五,年级排名十八。按照今年的分数线,明年高考一本绝对没有问题。可他为什么一门心事还要当兵,他是怕,怕考上大学没学费,没生活费,怕给家里增加负担。这说明我们搞了快三年的“精准扶贫”工作没到位,帮扶措施制定不落实,这是党委政府的责任……我个人意见,以秦朗的成绩,到部队再考军校,这便是这个家庭的出路。”

正如徐海所说,天时,地利,人和,秦朗占齐了。入伍通知书送到的当天,老秦在屋摆了七八桌,亲友一来道贺,二来送行。黄博表情怪怪的,估计是羡慕嫉妒恨,那晚喝醉了。

秦朗也有了几分醉意,“三儿,托你一个事儿,这月底陪我姐去体检……你知道的,她有两个月没去了……”

黄博醉眼迷离,扭头看着秦玉红,表情复杂。

0

第05章 政治审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