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八一杠>第24章 中原虎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4章 中原虎师

小说:代号八一杠 作者:李嘎吾迪 更新时间:2019/8/18 15:13:30

骆马湖畔,马陵山下。

特战旅的营房就座落于此,红旗飘飘,前方一片大湖,微波粼粼。恰逢日初,湖面泛着金光。湖边望不到尽头的芦苇,恰似巨幅屏风。

秦朗参加预提士官集训没有结束,直接上了车卡被拉到了这里,人人向往的特战旅集训大队。

秦朗下车,阵阵微风拂面,一下被映入眼前湖光美景吸引,像极了电影《铁道游击队》的画面。与他一道而来还有两名侦察营士官,同是装甲A旅。下了绿皮卡车,分配编队,布置排房、整理内务,犹如新兵。三天之内,将有800余名集训人员在此聚集。

特战队第一天――尽管教官警告他们,到这里还不算真正的特战队。

这一天,平淡而悠闲。特战队没有给他们下马威,竟然安排的是政治教育。未料,一连整个星期都是如此,没有高强度的训练,严格按作息时间,分别进行了全面体检、心理测试,中途参观荣誉室,还去了淮海战役纪念公园,形同渡假。

期间,秦朗被叫至了大队部,大队长、教导员、中队长都在里,还有一名军医。

军医见到秦朗后直奔主题,“秦朗,你的心脏有问题,你自己清楚吗?”

秦朗不以为然,时至今日对自己的心脏非常有信心,辩解道:“报告,您是医生。如果您不能用专业的医学术语描述我心脏所出症状,那么请您别用‘问题’二字。不然容易引起误会!”

军医哑然,扭头看向众人。谁也没料到,眼前这新兵还是个刺头。大队长面露笑容接话,“嗯,这么说你非常清楚你心脏的问题?哦,不对!应称之为特殊,比较特殊。”

秦朗回答:“报告,我一直都清楚,我的心脏超越常人,强悍无比。”

“哈哈……确实强悍!没有一颗强悍的心,怎么干倒东北虎!”中队长跟着笑:“大队长,这兵行,各项指标都不错!留下吧!”

“不行!”军医一口否决,“我坚决反对。”

大队长为给军医留线颜面,斥骂着自己手下中队长,“考核还没开始呢!行不行,你说了算?”

“大队长说得不错,能不能扛得后头的考核,还说不清呢。”中队长嬉皮笑脸,“要不,先跟着练,后头再说。”

四下无声,大队长沉默片刻,“先这样定了!”

谈话结束,秦朗刚回到排房,营区内便响起一阵急促的哨音。

“啾啾……”然后听到教官在楼下举着喇叭喊着,“所有人听着,带上所有的个人物资,记住是所有的,一件不留。20分钟后操场集合。”

命令下达,秦朗众人飞快的整理自己的物资,背褥、衣服、鞋、毛巾、脸盆、牙刷……再到储藏室领取自己的留守包,准时在操场集合。

列队,报数,值班员向首长报告。“大队长同志,集训队应到800人,实到800人,集合完毕,请指示!”

大队长回礼,“请稍息!”值班员下达命令之后,大队长来到队伍前列,“点名……”下面所有人当即立正,“请稍息。赵毅!”

赵毅立正答,“到!”

“张龙……”

大队长一口气念完,无论是点到的,还是没有点到的,心里都是不安。每个人心里明白,这恐怕是两个极端,要么留下,要么走人。

秦朗已提前知道了结果,“待定。”用中队长的话说,“先跟着练!”

大队长念完,将文件夹收起,朗声命令:“现面宣布,念到名字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别问为什么?回去之后会有人告诉你们原因!”

一声令下,场下一片哗然。

值班员吹响了哨子,待场上安静,令道:“没有念到名字的,原地放下所有物资。给你们两分钟告别时间,两分钟后器械场集合。”

军令如山。

两分钟之后,剩余人员按中队列队,由十余名教官组织正式选拔考核。考核内容很简单,“6个100。”即:俯卧撑、仰卧起坐、下蹲、单杠引体向上、双杠屈臂伸各100个,外加10个100米往返跑。

哪个先,那个后,自己选择。只有一个要求,规定的时间内连续做完。看似简单,轻而易举的考核,当场淘汰300余人。

刚才还在因为体检、心理测试被淘汰的,或在伤心埋怨,或在找人理论,或愤愤不平,此刻看到300多人垂头丧气回到操场时,顿时全都沉默了。在为淘汰率感到吃惊意外时,也从他们那里寻找到了一点点心理平衡。

器械场外,通过考核的人员,已累得精疲力竭。本以为考核结束,还在疲惫与怜惜当中,教官一指远处山头,“所有人注意,我手指方向山顶有个石亭,亭里面有电台一部,跑到山上在电台里喊出你们的名字。我在理论教室等你们。”

众人还在遥看山顶石亭时,教官一本正经,“对了,忘了告诉你们。理论教室比较小,勉勉强强才放下150张桌椅。”

众人疑惑。

“愣着干什么?只有150个名额,跑啊!”另一名教官拿着喇叭大吼,震得耳膜欲裂众人才如梦初醒,潮水一般奔向湖边。150个名额,意味着还将淘汰300人。

800人的集训选拔,来自东方战区各部,有的是军校优异生,有的是旅团推荐,有的是通过比武入围,来到这里都是兵中精英,满载连队的荣誉和希望。哪料得,首轮淘汰80%。难道,在特战旅眼中,这些人竟如此不济。

岸上的人计算着淘汰率,可奔跑的人无暇分心。眼里只有前方的路、大湖,还有山顶树叶当中隐隐的亭角。

从营地到湖边预计0.5公里,游到对岸800米,登上山顶1.5公里。全程往返轻装越野奔袭4公里,加上1600米洇渡。

教官们乘坐猛士跟随,大喇叭不断怒吼着:“所有人注意,山上也许会遇到游客,必须保持军人形象!”

“菜鸟们,特战队是拿命玩的,怕死早点回去抱孩子!”

到了湖边,教官们当即弃车,登上冲锋舟,“这湖可以饶过去,不过饶道距离30公里!”

“真他马废话!”秦朗暗骂了句,疯一般冲向湖边扑进水中,短短的4公里越野真不在话下,最气不过的是泅渡是他的弱项。游到一半距离,明显落于众人身后。上岸才爬了一半,便听到了身后高音喇叭叫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紧接着,喇叭连续响起。

秦朗默默记下人数,自己跑到山顶石亭时已是第137名,压力很大。下山之时顾不得荆棘杂刺,半米高的石坎一跃而下,皮肤被树枝荆棘拉出血口,火辣辣的痛。冲到湖边再次跃入水中之时,前面已有人游到了湖心。

营区的岸边,数百人齐聚湖边,默默注视着湖面上每一个由远到近,由小变大的黑影。看着他们游到岸边,拖着水淋淋的身体,累得摔倒爬不起来,却仍咬牙挺起,冲向前方。

看到这里,所有的人不甘和埋怨都烟消云消,甚至对特战旅些许怨恨都荡然无遗。这里是强者的舞台和战场,没能留下来只能怪自己还不够强。

秦朗累得浑浑噩噩,身体摇摇欲坠,无暇顾及任何人的目光,当迈入理论教室的那刻,看到还空着桌椅,一颗心才放松。大步跃过去一屁股钉住,生怕跑了似的。

每个人身上还滴着水珠,教室内湿淋淋的。教官独坐在讲台玩着手机,将脚搁在讲桌上,手机音乐热火朝天。

紧接着又有人拖着筋疲力尽的身躯,带着庆幸的笑意冲进教室,一个,一个,又一个……教室内的空位越来越少,终于,150名到齐。

教官起身,扯扯了作训服前襟的皱褶,“关门,上课。”

现实残酷无比,容不得挣扎抗议。门掩上的那一刻,分明看到一个奔跑的身影跌跌撞撞,无助绝望的眼中,泪水溢出。

世界突然安静极了,无论是坐在教室,还是透过教室的玻璃朝内窥视,人人表情凝重且沉痛无比。

秦朗静静坐着,衣服上还不断滴落水珠,同样透过玻璃望着窗外,压抑的气氛教人透不出气来。

特战队,我们共同的特战大队。

来到这里,没来得换上黑色作训服拍一张照片,没来得及亲吻特战旅大门前的那座石碑,没来不及怒放满腔激情,就被一扇门永远关在了外面。

一天以前,他们还在一个排房,有说有笑,嘘寒问暖。还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同吃、同住、同训练,一同出生入死。

哪知,这扇门掩上,从此天各一方。这扇门关闭,注定就是一生。

所有人,明知特战大队的门早已关上,都坚持跑到理论教室的窗外,透过玻璃默默凝视窗内的战友。

天与地,安静极了!只是隔着一块玻璃,却宛如两个世界。

“窗外是天堂,这里是地狱。”教室里,几名教官分发纸笔。“欢迎各位。在地狱你们没有名字,桌上的编号就是你们的代号。从今天开始,忘掉前世今生……”

秦朗坐在桌前没心理会教官俗套的絮絮叨叨,目光还在窗外心绪尚在飞扬,耳中却分明听到,“……每个人写一份遗书!”顿时,脑中炸了一般,“遗书”两个字令他措手不及。

“对,你们没听错,是‘遗书’。从你们的表情,我想也不必教你们如何写。写遗书,是为了告诉你们,在这里会死人……”

向尚曾提起过特战旅的训练伤亡指标,一直未真正认识。此时此刻,终于明白孙刚那一枪的道理。如果那一枪打偏了,如果跳弹了,如果……一切都可以假象,一切都有可能。但是自己死了之后,这封信是会真的寄到亲人手中。他们打开信看到这两个字时,一定伤心欲决。

没有那一枪,怎么能近距离感受死亡。

今天,秦朗情感仿佛乘坐冲锋舟一样跌宕起伏,离别与生死对他的冲击太大,思绪顿时混乱不堪,鼻子酸酸的,强忍泪水提笔写下:

“亲爱的爷爷奶奶、爸妈、姐,还有未见面的小外甥:

不知道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都在忙些什么?外面是夏天,还是冬天,是晴?是雨?

我只想告诉你们,我现在挺好……”

笔到这里,情绪再也不受控制,泪珠如决堤的洪水倾泄而出,湿透了信笺。

秦朗边写边落泪,信写了很长很长。不知怎么突然变得啰嗦,仿佛要将几生几世的话全部说完。爷爷奶奶的身体,家里的农活、猪,姐姐再找个善良的姐夫,小外甥的成长、读书、上大学、结婚生子……

特战旅算作正式的第一天,整个集训大队都记住了129号,留下来却哭得最凶那个。

秦朗挥泪如雨写遗书的时候,外面被淘汰的650人着装整齐,安静的登上卡车,抬手敬礼做无声告别。

0

第24章 中原虎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