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八一杠>第28章 离开战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8章 离开战狼

小说:代号八一杠 作者:李嘎吾迪 更新时间:2019/9/9 23:36:21

对抗结束,集训队进行了训练总结。根据在岛上的表现,结合视频、作战报告对所有队员的战术表现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数据分析,并进行评分,做为后期的考核依据。

方格林能在较短时间内破译“敌军”电脑,取得指挥权并且下达作战命令科学有效,表现非常出色。

秦朗虽然在狙击当中展现精湛的狙击技术,却否定了他离舰登岛作战的一切成绩。理由是团队作战,要求队员之间互相配合协助,不是逞个人英雄主义。在我方已占领敌军指挥部,取得控制与指挥权时,保护指挥部安全远比上岛杀敌重要。正是因为他错误决定,导致再度失去指挥部,从而影响整个战局。

秦朗回到战狼集训队,第一时间打电话去老连队。电话中得知向尚已转业离开部队,都没来得及告别道声珍重。

那一刻,秦朗的心仿佛一下坠入深渊冰谷,茫然无助,越发感到孤独。接连的训练当中,秦朗恍如失魂,为向尚的转业而不解、不平。他一个人拼了命的训练,不理任何人。跟当年向尚训练他一样,直到累得倒在地上,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除了向尚和周星。

队友们以为,他还在为战术研讨会上成绩纠结。

转眼,秋又悄悄走近。秋风比之前任何一个秋季都要来得早,出奇的凉,直入心髓。

集体训队也跟这秋天似的,冷冷清清,安静而显得凄凉。队友们突然不再打闹聊天,甚至吃饭都不曾开一句玩笑。每个人匆匆吃完匆匆离去,早早的埋头训练,表情严肃,甚至连看队友的眼神都变得怪异。

明明是晴天白日,却有说不出名状的阴霾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这一切,都因为考核逼近,预示着三分之二或者更多的人将要离开。

平时训练和对抗都是兄弟,一旦考核淘汰马上由兄弟变成对手!撇开个人荣誉不说,留在战狼,执行不一般的任务,立功、提干、考军校的机会将更多,留下来便可以更改一生的命运和生存轨迹。

这便是人生,撇不开私利。

“狗日的考核!”秦朗烦恨透顶,压抑着一股无名火,全部发泄到拳击沙袋上。

教官将所有人的综合考评成绩进行了公布,秦朗排在第十五。

考核依然是游到山顶喊出自己的名字。俗套透顶,却无人调侃叫冤,个个脸色凝重。

根据成绩排名,从后往前每人间隔5秒钟,依次出发。成绩最好的第一名却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出发,足足落后2分半钟。对于公平与否,考核强度摆在面前,没人去计较。

每名队员按要求携带单兵装备,包括头盔、护目镜、防弹衣、防毒面具、护肘护膝、单兵战术背心、战术携行装载具以及手枪、突击步枪、刀具等。先是100米负重快跑,进到应用射击训练场完成5个手枪靶,10个步枪多姿转换射击靶和5个步枪运动靶的射击目标,其中伴随着浓烟、爆炸、火光干扰。接着穿过障碍场独立桥、高墙、火圈、泥潭、网墙,全程高速水枪冲刷,攀上30米高台,索降地面,再向湖面、山顶石亭出发。

“也不知道有几人能留下来?”

随着哨响第一人出发,30名队员依次跟上。考核场上顿时枪声、爆炸声不断响起,火光、浓烟弥漫。

翻过高墙,爬出泥潭,冲向湖心……在山顶的石亭喊出自己的名字。

站在亭中的那一此刻,时间与思绪都似乎短短的一顿,目光透过树林看向远方的大湖、军营,还有飘扬的红旗……一眼瞬间,似要将这山这水,这里的一切都通通烙在心底,一生一世。

秦朗完成所有考核内容,再一次拖着身躯回到营区,蹒跚的冲入理论教室的那一刻,却突然刹住了脚步。

教室里只有五张桌椅,预示着只有五人留下,也预示着另外二十五人将要带着遗憾和屈辱离去。

从此,含恨终生——亦如向尚。

突然,秦朗不知是神经打了折,还是思维短路,更或是受为向尚报仇雪恨的蛊惑。他看着里面的五张桌椅,将本以迈入的脚缩了回来,退出理论教室,身体无力的倚着门僵直呆立,顷刻间身上的水湿了地面。身后的战友追上来从身前经过,毫不犹豫的冲进教室坐下,莫名的扭头地看他。

秦朗,脑中一片空白。

直到第五名队员同样满是疑惑与惊愕的冲进去……教室坐满,秦朗才幡然抬头,淡然转过身去。

“站住!”教官在身后怒喝,声音如雷有点嘶,“秦朗,你他妈干什么?”

“不干什么!你们的标准太低,我不玩了!”秦朗莞尔一笑,头也不回的离去。

有朝一日站在特战旅门前,大吼一声,把他们踩在脚下,为向尚,为孙刚,为从这里含泪离开的所有战友鸣一声不平。

今天终于如愿。

快意恩仇,本以为潇洒痛快,本以为逞雄英豪,但在教室坐满的那瞬间,涌入心头的却是满满的失落。

战狼容不下秦朗,与考核成绩无关。

秦朗昏昏沉沉的,如同醉后的恍惚和失忆回到了一连。在全营官兵眼中跟当年向尚一样,或许也不一样。

装甲A旅营区改造全面展开,老营区内白墙青瓦的旧排房全部拆除建成楼房。

楼房未竣工,一营官兵全部搬到了老车库过渡。装甲车秋季外训,正副驾驶又去了皖北。另外抽调二十多名老兵到新兵集训基地当骨干,排房内只有两个步兵排留守。

进到连部的那一刻,孙刚二话没说,当即又是一脚。这次,秦朗没有摔倒,只是退了半步,站在那里一句不说。

“为什么?”孙刚眼睛红红,带着怒火。

“我要告诉他们,从特战旅回来,仍然可以昂着头。”秦朗大声叫着。这些天也一直问着自己,为什么?最终才明白:不是对特战旅的恨,是过不了自己那道心坎!脑海中每一次浮现向尚落没孤单的身影,心底就跟着一痛。

孙刚听后突然丢了魂一般愣住,坐下掏出烟点然,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缭绕,熏得眯起了眼,眼角皱纹横生顿显苍老。

“去带三个月新兵,怎么样?”孙刚抽完烟,带着似命令又似商量的语气,“新兵来连之后,回来任一班长。”

“当兵两年,从保障连到步一连,再到预提士官集训队,到特战旅,辗转四处,每个地方待的时间都不长,总觉得自己在空中飘,忽近忽远的,找不到根在哪儿?”秦朗轻笑,笑中隐藏着什么,轻叹一声,“带新兵就算了,干脆去炊事班吧!”这两年辗转各部,时间都不长,还真没有知心的战友和合适位置。

孙刚想骂一句终还是忍住,沉默片刻点头默许。

秦朗安顿好之后,第一时间回到老营区,曾经的后勤保障连猪场。

然而,菜地、猪场的拆除如火如荼。面对破砖断瓦,回忆起从前的点点滴滴,忍不住一阵鼻酸。

他丢了营房,丢了阵地,丢了曾经的过去,无处可诉。

秦朗下到炊事班,任班长。从特战旅回来的炊事班长,令全连官兵又敬又畏,又心存芥蒂。

秦朗被退回,孙刚整日黑着脸,气无处可撒唯有加强体能训练,连炊事班都全员参训。从那天开始,全连官兵在承受连长怒火的同时,训练场上目睹了两代兵王的风采。

装步一连,再次进入“两个疯子”的时代。

秦朗每天除了训练,便到服务社帮厨,也不干别的尽切土豆。直到有一天在饭堂,指导员执着筷子的手停在空中,带着苏北腔调,“秦朗,酸辣土豆丝,是不是可以换换了……”

顿时,全连官兵停筷,扭头看向秦朗,或许指导员说出了全连人的心声,迫于兵王的淫威都不敢吱声。

“是!”秦朗立正答道。

晚餐吃火锅,果然不见土豆,可火锅下菜都是萝卜丝、千张丝、白菜丝……

全连无语。

有一天,孙刚渐露笑容,突然喊了句,“秦朗,咱练练……”几个回合,秦朗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脚把孙刚干翻在地,还带戏谑的笑,“连长,说实话,我还没用全力。”

孙刚从地上弹起来,“再来!还干不翻你!”还未站稳胸口又挨秦朗一拳,退出两步,顿时怒目圆睁,“秦朗,报仇是不?”

秦朗见机早就大步跳开,边逃边叫,“连长,对不起!真不是故意……”

孙刚追上去,从身后挽住秦朗的脖子。两人扭打一起,宛如儿戏。

顿时,全连官兵惊呆双眼,“这样也行?”所有人震惊与羡慕当中,翻然醒悟,“只要足够牛逼,放倒连长也是可以的!”

新兵下连之前,秦朗如期转为一级士官,不仅有近3000的工资,还有15天探亲假。虽有探亲假,但连队有名额限制,每次只能2名同志休探亲假,由连队统筹安排。

孙刚突然把秦朗叫到连部,习惯性的递给他一支烟,带着商量的语气,“新兵要下连了,连队训练任务不重,给你15天假回家看看?”

秦朗本想给他一个面子将烟接住,听到后半句又将手缩回来,“连长,你知道我不抽烟的,您还是一次性把话说完!”

“靠!还怕我给你下套!”孙刚骂了一句,将烟喂到自己嘴里点燃。

秦朗嘻皮笑脸,“您不光下套,就是挖坑!一样一样的。”

孙刚挥手欲打,“欠抽!”

二人嘴上干了遍仗,孙刚一本正经,“回去看看家里,放松放松!回来下连带兵,窝在炊事班,有什么劲?”

“连长,炊事班挺好的!”

“少跟老子扯蛋!”孙刚气得将烟摔在地上,怒火直冒。秦朗见他发火,不作声了。

“旅部有消息,明年七月会有大型实战军事演习,演习地点很有可能在“苏尼特”。”孙刚平息怒火,将烟踩灭,“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去打探亲报告,收拾东西。”

“苏尼特”这个号称“国家训练中心”的基地,占地2000平方公里。地形复杂,由沙漠、草原、山地、沟壑等组成。

在那里就是实战!

0

第28章 离开战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