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八一杠>第30章 回家探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0章 回家探亲

小说:代号八一杠 作者:李嘎吾迪 更新时间:2019/9/16 23:36:53

秦朗边走边喝着牛奶,憋气鼓腮用劲吸着,直到罐中发出与此时此景违和感十足的沽沽声音,然后打了一咯。肩上的伤不重,血已凝固。在老街当中寻了家“专治跌打损伤”私人骨科诊所,将伤口简单消毒包扎。值班医生睡眼朦胧,或许是见多不怪,一脸平静,手法娴熟。

凌晨三点,秦朗回到旅馆,倒在床上回想今晚发生的一切,睡意全无。迷迷糊糊当中,收到张瑶发过来了一条长信息,问他为何一声不吭的声先走,估计刚从派出所录完笔录出来,言词当中颇有不满和轻视的意思。

秦朗不肖,懒得辩解,丢了手机沉沉睡去。

刑警大队这边将“傻彪”七人送到医院。经检查,傻彪断了三根肋骨,其中一根只差一厘米便刺入心脏大动脉,情况危急连夜送上手术台。另外六人有的骨折,有的内出血,有的掉了几颗槽牙。都伤的不轻,但问到其中清醒之人对方相貌特征,都是一片茫然。从下车至冲入巷中被秒杀,不到两分钟时间,根本没搞清对方是谁,也不知因何干架。

记忆当中只有一条迅猛模糊,如山一样扑面的黑影,还有植入大脑皮层惨绝人寰的疼痛。

为此,刑警大队连夜调取了“天网”和“雪亮工程”数据库内现场周边的所有视频资料,由于摄像头未覆盖到这条巷内,通过主要路口的视频溯源倒查和旅馆登记信息才确定秦朗身份。

“秦朗,本县柚子溪人,19岁,现役军人,服役于东方战区91集团军装甲合成某旅。”

此时,天已大亮。

城市喧闹,与每一个清新美好的早晨一样。巷内行人来来回回穿梭,步履匆匆,忽视了地上斑斑血迹。

刑警队员再到案发现场时发现围墙上有私人安装的摄像头,虽然像素不高画面也不够清晰,但巷内发生的一切都拍到。短短两分二十七秒的视频当中,一男子徒手二十四秒内击倒七名手持凶器的嫌疑人。这一幕,让看到视频的刑警队员瞠目结舌,热血喷张。

早晨七点半,整个刑警队争先观看巷战视频的同时,三名刑警队员敲响了秦朗的房门。

“门没锁!”秦朗在卫生间刷牙,满嘴泡沫,见到是民警也没感到意外,“进来坐,稍等!”说完,缩回去继续刷牙、洗脸……

三名民警进屋,房间只有一把椅子,除了床也没地方坐,只得依窗而站,观察着屋内情况。

电视开着,声音很小,13频道的新闻。床头有个行子箱,柜子上白色的塑料袋,装有面包的包装,还有一件黑色作训短袖,与视频中相符。短袖有破损,因为颜色的缘故看不出血迹。

年轻民警见此,就准备上前拍照取证,被老同志拦住。

秦朗正好出来,装着没有看见,带着笑嬉嬉的面容打趣他们的工作效率,“我以为你们最多个把小时就能找到这里!”

老民警答着:“担心打扰到你休息,队长让我们迟点过来。”

“谢谢!”秦朗有点意外,心底颇为感动,马上调整心态恢复对民警的尊敬,“我收拾一下,跟你们过去。”

“多谢配合!”

秦朗跟随民警到了公安局刑警中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半个刑警中队的民警或直扑上前或暗地偷窥,都放下手头工作围拢过来,只为亲眼目睹巷战兵神的真容。

秦朗一米七五的个头,身材虽不胖却挺拔硬朗,被刑警队员拥在其中略带青涩,但亦有鹤立鸡群之感。

此次抓捕行动二号嫌疑人“傻彪”落网,为后续案件侦破打开了突破口。秦朗为整个刑警队解决了心腹之患,同时也受到了火热般的接待。

在刑警队的笔录直奔主题,简单明确,很快就进行结束。临走之时刑警大队长有意挽留,想与其多亲近亲近。秦朗以部队规定和保密原则为由,拒绝了一切宴请和表彰活动。大队长不便多问,也明白问也白问,见秦朗执意要走,只好叫了辆警车直接把他送到船码头。

开车的是位年轻的民警,看样子与秦朗同龄。码头分别之时未曾多言,只是向秦朗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眼中满是崇拜激动之情。

秦朗身着便装不便敬礼,只是淡淡一笑算作回应,转身跳上船钻进舱内。

重山夹江,客船似箭一般穿行。乡音乡土,一切如旧。

码头上,黄博穿着迷彩,坐在五菱宏光驾驶室,当看到秦朗却身着便装一步步走近时,不由显得尴尬。即便曾经两人形影不离,分别两年,此时再次见面也似有几分生疏。

秦朗上车坐好,黄博启动车,相互细声略带客套地问候着。秦朗刻意避开部队话题,直到问起家乡变化及玩友近况。黄博才打开话匣,打破尴尬,一路嘻嘻哈哈,一路急驰。

乡村路通到了家门口,一切都变了样。

房屋的瓦换新了,土坏墙重新粉刷,刻意保持原来颜色,屋梁下挂着印着酒广告的红灯笼。香樟树旁的道场边坚着“玉红农家乐”的大招牌。

门前的稻田四周用砖稍稍铺垫,楠竹引来山涧泉水,带动一架小水车搅动着水面,可以看到鱼在水中吞着漂浮的稻花。

黄博长声按了喇叭,屋里人闻声迅速迎出屋来。秦朗下军,未走近喊了一声“爸妈”。母亲早已热泪滚滚。父亲依旧当家人模样,站在一则默不作声,脸中不免骄傲之色。

进到屋里,爷爷奶奶都在,亲人拥簇在一起,虚寒微暖,说不完的话。小外甥刚学会走,摇摇撞撞的在众人膝间穿行。

“热坏了吧!先喝杯凉茶!”秦玉红端水过来,然后拉起儿子到秦朗身前,“等等儿,叫舅舅……”

“等等儿!你叫等等儿……”秦朗一脸惊喜,上前想抱,小外甥不理不睬不哭不闹,只顾扭身挣脱继续乱窜。

“调皮!”秦玉红嗔了句,也不理会儿子继续拉着秦朗问东问西,脸上洋溢幸福之色。

面对亲人,虽然分别不算太久,但在这两年当中,自己也好,家人也好,都尝尽酸甜苦辣。不论得失,只要幸福就好。秦朗心中感慨万分,看着熟悉而有点陌生的家,激动无语。

一家人团聚,秦玉红精心准备的家宴特别丰盛,黄博被留下吃饭。全家人围坐,因为开心都倒了点酒,边吃边聊,说着部队的种种,问及家乡的变化,尽兴开心。

一夜长醉。

次日一早,黄博便开车载着秦朗走东窜西,忙于访亲会友,同学聚会,吃饭喝酒、KTV唱歌、网吧、宵夜…… 零零种种。彻夜纵欢过后,难免厌倦,但碍于各种情面勉强应对。秦朗不善伪装,终究让黄博有所察觉。于是,黄博一改行程,约了人爬山探险,去了几处秦朗儿时都不曾去过的险峰峻岭,穿行奇石流瀑之间,尝到了林中野果。

众人爬累了,静坐下来临崖远眺。秦朗但见群山环绕,雾海长河,一时胸襟大开骤生感慨,景由险处生,甘从难中来。

黄博近坐于旁,身欲静而心不定,几次欲言又止似有心思。

秦朗心有觉察,没有道破。

幸福的日子总是很快,直到假期将尽才突然想起,忘了去看望徐海。带着唯一遗憾,秦朗返回部队。期间县公安局领导来过电话,为表达谢想见见面,秦朗好言拒绝。

离家的那一天,秦玉红与小外甥送行,黄博开车送到码头,硬是坚持弃车登船,大包小包的陪同秦玉红母子将秦朗送到了县长途客车。

短短半月假期,短暂的都回忆不起做了什么,唯有的感触就是肚皮上一圈的油腻。

秦朗坐稳,透过车窗默默向着站外三人挥手。

车启动,再次启程。家是港湾,而梦在远方。

0

第30章 回家探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