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八一杠>第31章 华北军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1章 华北军演

小说:代号八一杠 作者:李嘎吾迪 更新时间:2019/9/17 21:48:57

十月底,华北草原的黄昏。

此时,室外临近零摄氏度。寒风肆意掠过,冷的草原生机全无,太阳西下气温骤降,再冷下去怕是风雪降临。一望无际的戈壁上,一队战车发出怒吼在急驰,其后浓烟滚滚,黄沙漫漫。

原本预计明年夏季的演习提前至今冬,刻意考验部队在新兵下连之前编制实力不足,建制不全,在极度严寒恶劣气候环境下,部队快速反应及跨区域远距离机动能力。接到命令后,全旅迅速加强2个陆航大队,分为6个摩托化纵队、12个铁路编组和一个空中编队参加演习。

11天后,二千多公里外的基地,四千余人的重型装甲合成旅,分兵几路向演习基地挺进。

秦朗带领一连一班7名战士,裹着棉衣蜷在轰鸣阵阵的装甲车内,屁股坐在铁疙瘩上似乎没了知觉,身子摇摇摆摆,又饿又冷。一车人欲睡还醒,似醒犹睡。至旅长当着数千之众宣布,全旅进入一级战斗准备,登上装车运输车那一刻起,连续数日蜷曲车内,全副武装枪不离身,不见天日,不知黑白。

战车在戈壁滩驰骋,发动机发出咆哮声,整个车厢内弥漫着几乎令人窒息的柴油味道,教人难受至极。

“几点了?”班副为了暖和点,长时间贴着发动机耳朵震聋了一般,突然吼了一嗓子,却没人回应。耳中全是机器的声音,根本没人听到他的叫吼。班副是七年的老兵,机枪手,壮实黝黑。他起身扶着车壁爬上去想掀开车顶透透气,盖子刚开了一道缝来,冷风带沙一下灌入车内,教人睁不开眼睛,冻得他急忙关紧缩身回来。

“狗日的,好冷!这么大风沙,这是什么地方?”班副骂了一句,蜷身坐下,依然没人回答。

车内众人依旧昏昏沉沉,要死不活。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装甲车猛刹住,整车人都随着一倒。

“怎么回事?”秦朗迅速窜起来,钻到驾驶员身后透过观察镜观察,夜幕中黑烟与黄沙都不曾散尽,一时分辨不清,只得朝副驾驶吼一嗓子,“问问连部怎么回事?”

“洞幺,洞幺,我是洞两,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副驾驶在电台连续喊了几句,耳中只有沙沙的声音,呼叫几遍没有回音。

秦朗觉得奇怪,“启动第二方案,直接联系营部。”

“铁拳,铁拳!我是小铁1号,我是小铁1号!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副驾驶连续呼叫数变,不断更换频率都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副驾驶调着频率,电台却突然传出歌声。

副驾驶茫然,“谁在电台唱歌,这可是通用频道。”

在战前动员便了解,蓝军战术迥异,打法刁钻。此刻,电台中的歌声太诡异。秦朗顿时紧张起来,当下觉得不妙,扭转身大声令道:“所有人下车,战斗准备!”

一声令下,本已昏昏然的战士骤然惊醒,车厢后门打开接连跳下车展开战斗队形,迎着寒风飞沙静静隐蔽于战车两侧。

秦朗跳下车四下一瞧,但见其它各班战士也纷纷下车,都没能跟上级取得联系似无头的苍蝇一样。正想着前往连指挥车问明情况,装甲车顿时熄火,却听得驾驶员在吼叫,“敌袭,敌袭,战车中弹……”

“隐蔽……”秦朗大叫一声,飞身卧倒。话音未落,只见前方数名战友身上的发烟装置都冒起了黄烟,满脸露出死不瞑目的无辜与茫然。

所有参演的士兵,包括坦克、装甲车、步战车等重型装备,都配备了激光模拟对抗训练控制系统。

单兵训练服的各个部位装上接收器及音响、烟火装置。手枪、步枪、机枪、火炮的激光器都略有区别,用计算机可加以分辨。如被对方激光束射中,计算机就会分析“中弹”的部位及“子弹”类型,较轻的就发出“受伤”指令,同时限制受伤者武器的威力,如减少子弹反射频率;如击中要害,就会触发被击中者身上的激光接收装置,发出“死亡”指令,模拟器就会放出代表“死亡”的烟火,武器系统就被关闭,此人就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资格。

坦克被激光弹命中损伤后,会被自动切断油路和电路,失去战斗力。如想再开动坦克,需经导调人员重新解码,才可使这辆坦克再次投入战斗。

这套系统具有仿真火力交战、自动控制态势、实时发送信息、授权干预控制等功能,导演部能通过通信网络,接收每个激光模拟对抗机发来的卫星定位数据、弹药存量、战斗状态等信息,使自动监控演习态势、裁决演习行动和评估演习质量有了充分依据。

一班装甲车中弹熄火,正副驾驶从车中钻出来时同样一脸死相。就连前方连部指挥车都未能幸免,车顶的雷达停止转动,只怕连指领导都凶多吉少。秦朗伏地,回头看身后全连战车长队,阵亡十之八九。少了战车轰鸣,四下清静多了……

雷达和通信设施失灵,莫名其妙的遇袭。阵亡的官兵顿时炸开了锅,骂声遍地一片嘈杂。

“操蛋……”

“都他妈见了鬼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老子未开一枪一炮?就他这么死了……”

众装甲熄火黑烟淡去,秦朗取出望远镜仔细观察四周地形,未发现蓝军一兵一车。全营战车被伏击于低洼处,官兵身陷戈壁的杂草与乱石当中。一望无际的戈壁,荒芜人烟,战车碾压过后深浅不一的道路纵横交错,只怕部队已经进入演习基地深处。

天色渐黑,如一张黑帆布笼罩,凉意骤起。

“一班,报告伤亡情况……”稍稍等待片刻,秦郎站起叫了一声,未得到回应,耳中隐约听到轰隆隆的声响,寻声望去但见西方天际数十架武装直升机正贴地而来。

“霹雳火”,可携带包括红箭-8(HJ-8)线导反坦克导弹、四座7联装火箭弹发射巢或两座32联装火箭弹发射巢,具备反装甲、密接火力支援、对付各式软硬目标的能力。

“隐蔽,战斗准备……”

声音未落,蓝军直升机上发射的线导反坦克导弹与火箭弹的爆炸声已在身侧炸响,顿时火光一片,黑烟四起。

一营战士平时训练有素,士兵们听到命令后迅速进入战斗发起反击。幸存下来的战车纷纷调转炮口和机枪,向远处天空还击。但幸存坦克与装甲不多,单兵携带的火箭筒数量有限。蓝军直升机群有备而来,装备齐全,另外占领地型与时机优势,掠空而来,打的毫无招架之力。紧接着,直升机上一架架链式机炮席地而过,打压的秦朗与众士兵蜷于车底不敢露头。机群掠头而过,正准备趁飞机调头时机进行反击,又听到蓝军装甲群轰鸣呼啸而来,大地颤抖。数十量主战坦克群肆掠,数炮齐发,顷刻间仅存的几辆步兵战车瞬间宣布报销。

从导弹袭击、武直空中支援,到地面装甲正面遭遇,战斗打响仅十余分钟,在蓝军强电磁干扰和持续攻击下,红军装甲合成旅一营重型武器装备阵亡或损伤90%以上,阵地哀号四起。

“六点方向,撤……”

夜色中,蓝军主战坦克灯火明亮,似潮涌而来。秦朗隐约听到孙刚的声音,高声呼应,“一班都有,撤!”令声四起,在一连长的带领下,全营来不及统计实力,趁着夜色迅速向南撤离,纷纷潜入乱石戈壁之中。

一营残部兵力南撤,没有装甲掩护完全暴露在蓝军机载红外热成像仪下,撤离变得毫无章法。蓝军直升机上机炮吐着长舌,追赶着溃散的士兵,有的刚刚从车底钻出就被机炮命中,头顶发烟装置冒出黄烟,宣告阵亡退出演习。

秦朗众人被追得狼狈之极,有的士兵跑累了,跑不动了,干脆断了逃的念头转身持枪无力回击。片刻,便光荣解脱。

蓝军飞机追追停停近半小时,驻停半空朝着黑暗泄愤一般扫射后,直到弹药旦尽才返航。

“娘西皮……”班副扛着机枪,深一脚浅一脚埋头逃命,嘴里没忘大骂一句。

天地一片漆黑,秦朗凭着微弱的星光一路狂奔,被棉衣裹着的身体笨拙而费力。寒风似刀割着脸与耳朵,鼻子冻得除了能窜出两股热气已感觉不到是自己的,头顶冒出热汗,后背却因汗湿了贴心凉。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身后不见蓝军直升机和坦克的灯光,耳中没有任何机器的轰鸣,只听到脚下砂砾磨擦和自己累得狗一般喘气声音,秦朗才稍稍放缓脚步,停下之后取出红外望远镜寻找战友和观察蓝军情况。数十分钟后,只见后侧不远处,有两人猫着腰慢慢向前移动。于是拿出手电,向那边打出信号。待对方回应,确认真是一班战士。

20分钟,一班汇合。正副驾驶员阵亡,5名步兵幸存,其中只有一名列兵。互相询问情况之后,检查装备和伤情,除了一人手掌擦伤,其余都没事。打着手电筒为伤员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喝水休息恢复体力。

“站立,口令!”

“长江,回令!”

“黄河!”

此时,不断有闪光和口令声,各班排都渐渐汇拢,开始摸黑寻找连部。

一班很快与连部汇合。

“各排统计实力,迅速报上来……”因为天黑,看不清孙刚的面容,听声音满满的都是火。

“一排二十一人。”

“二排十八人……”

“三排七人,八班还没有到?”

排长们声音颤抖,不知是冷还是怕。

“快找!”孙刚终于骂出来,“奶奶个熊……真他妈窝囊!”骂完又命令,“十分钟后,各排上报弹药消耗和伤员情况。”

这边情况还未统计,另一边亮光闪烁,却是营部首长过来了。“一连长,情况如何?”

孙刚听出是副教导员的声音,急忙迎上去,“八班还未到,只怕凶多吉少,伤员还在统计。”说完不住报怨,“这仗打的,从来没这么窝囊过。才一个照面,溃不成军……”

二人碰面,副教导员也是一阵唏嘘,“‘苏尼特’之狼,名不虚传啊!我们还好。四营那边,在驻地的火车站编组时就挨了炸,也是惨不忍睹。全旅6个摩托化纵队、还在铁路进行编组时便遭遇轰炸,一路下来行军被炸,宿营被炸,吃饭被炸,不分昼夜,都没有消停过。这才是他们的风格。”

孙刚听之哑然,过了片刻才问,“营长他们呢?”

副教导员自嘲笑道:“打击的第一目标就是营部指挥所,指挥车早报销了,一个没逃出来。我嫌挤,坐的四连指挥车,幸免一难啊。”

孙刚一听,更是无语。这时,全连实力、装备及伤员情况统计上来,确认八班全体阵亡。二班一名战士脚踝崴伤,伤情严重,建议退出演习。

“不行,步一连的兵。宁可战着生,不可跪着死。”孙刚一口否则。

副教导员拍拍他的肩,“算了!虽然演习当出于实战。可都是祖国的娇子,真万一在演习中留下残疾,遗憾终生。”说完又对通讯员说,“将全营伤员统计上来,迅速汇报导演部,退出演习。然后通知各连,召开营党委会议,请各连排长列席会议。”

营长、教导员等营首长均已退出演习,加上各连长和指导员营党委成员只剩余5人。营党委会由副营长组织召开,各连分别汇报情况,分析当前战局。

0

第31章 华北军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