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八一杠>第37章 离开A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7章 离开A旅

小说:代号八一杠 作者:李嘎吾迪 更新时间:2019/10/12 10:01:05

新兵下连时,关禁闭的事在连队传的沸沸扬扬。秦朗面对班里的新兵有些生涩,于是将基础训练和思想教育都安排给了班副,自己落得一身轻闲。

孙刚一改往日的痛心惋惜,语言变得有些怪异,热情起来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秦朗,快过节了,有没有跟家里……还有谁联系啊?她们可好?”

秦朗呵呵,不明就里依然如往常一副讨巧卖乖的嘴脸,“好着呢!谢谢连长关心。跟家里打电话了,他们身体什么的都挺好。”

“就家里,没其它别人了?比如同学,异性朋友之类的?”

秦朗顿了顿,皱眉,“没了啊!”但瞧连长笃定眼神,仔细回忆一番,摇头否认,“连长,真没有。”

“你小子,装吧,继续装吧!”孙刚变脸跟翻书似的,咬牙愤愤离去,留下秦朗朦圈一头黑线。

岁月流逝,又到年底。

期间给周星打了电话,互相询问近况。令他震惊意外的是,周星女儿都出生一个多月了。秦朗怪他没有打电话。周星一阵嘻嘻哈哈,说是白天三轮小货车在村头揽活,晚上回家洗尿布……一个字,忙,且忙得一一塌糊涂。问到部队,秦朗长篇大论将演习一一细述,令周星羡慕无比,啧啧称叹。

元旦的表彰大会上,坦克二营五连一班长章华毫无悬念的荣获“二等功”。综合考虑,章华做为车长,在参演双方坦克会战当中,以一敌八,差一点扭转整个战局,功不可没。而装甲步兵一营一连一班荣获“集体三等功”,也是实至名归。

窗外开始飘雪,寂静清冷,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尘埃落定。

秦朗回去之后,想在储藏室找条棉裤,有意无意间翻出了当年辛子荷的信,看着看着便露出笑来。一粒种子悄悄的在心头萌芽,连他本人都未曾觉察。一阵回忆、发呆,直到被晚餐哨惊着,才匆匆离开储藏室。

元旦加餐,没有酒。

连值班员安排好晚上活动和作息时间,组织全连唱歌的时候,一辆车牌为0001的丰田霸道停在了服务社。顿时,营连干部像燕子一般扑过去。

“都别过来。开饭的开饭,该干嘛干嘛!”旅长从车上窜下来,大手一挥将扑过来的军官们制止,“孙刚,在你们连吃了。改善改善伙食。”

孙刚小跑上前敬礼,一脸媚笑,“欢迎,欢迎旅长亲临。”

饭厅极度安静,只有轻微碗筷和咀嚼的声音。旅长排队打餐,找靠墙角落坐下,孙刚和指导员作陪。

旅长将餐盘摆好,抬头四下望了望,“那个兵呢?战地幽侠!”

孙刚起立,大叫一声,“秦朗,过来。”

秦朗跑步过去,行礼,“首长好!”

旅长慈眉善目,敲敲餐桌,“端过来,一起吃。”

顿时,大厅骤静,众士兵纷纷停筷观望。

“是!”秦朗回去端来餐盘,坐在旅长对面,虽有拘谨,但不卑不亢。

旅长吃着饭,众人只得埋头吃不敢说话,气氛有点怪异。旅长吃得不快,似乎刻意放缓速度,待餐厅士兵走得差不多了,才抬头赞许,“这回锅肉味道不错,在家里可吃不着。”

指导员接话,“旅长说笑了,听说嫂子做菜水平不是一般的好,炊事班的饭菜比起来,步枪对导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旅长夹起半块肉笑着,“去年体检血脂略高,像这样大碗吃饭大片吃肉,政策不允许啊!哈哈……”

“呵呵,旅长,您该多注意身体……”

“小秦啊,这次没有评上二等功,对旅部有没有看法?”旅长步入正题,却教孙刚二人面面相觑。旅部集体决策,何需理会小兵的想法。

秦朗坦诚布公,“没有,章华以一敌八,功劳比我大。”

“认识到这点就好。”旅长稍稍停顿,“但是你出手打人,有点说不过去。”

秦朗正色,“确实是我冲动了!但我动手并非二等功竞选,更不会因为那名女学生,他不应该侮辱向尚。班长他,不能因为一次落选而屈辱一生。”

“你们呀……说你们什么好?”旅长意味深长,特意看了孙刚一眼,“好了,今天不说这个。秦朗,正好你们连长和指导员都在,作为一次正式谈话。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秦朗认真聆听,没开口问。

“咱装甲合成旅庙小了,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连北方战区都饶着弯要你。”旅长一本正经,“战狼还是飞虎,任你选!”东方战区的两张闪亮名片:飞虎突击队和战狼突击队。二选一,看来战区司令部给足了面子。

“首长……”秦朗话未开口就被打断。旅首长面露微笑,宛如慈祥的长辈,“秦朗,不用急着回答。你先考虑一下,三天后给我答复。”

俱乐部,电视里播放元旦晚会,群星云集。

秦朗独自在连部,播通了向尚的电话。

“班长……”时隔数月,再次听到向尚熟悉的声音,秦朗忍不住语声哽咽。

“呵呵……还哭了!”电话那头,向尚语气平和,似乎已适应复员后的生活,“班长好着呢!回家甭提多滋润,二十几万现钱揣着,坐屋里等着落实工作。刑警中队,还算可以。这些天,过去的兄弟们,天天好酒好肉招呼着……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呵呵!”

“花天酒地,就不怕嫂子揍你!”秦朗随着他的话打趣,是不是花天酒地不说,不要借酒浇愁便好。

“你嫂子啊,日夜盼着我回去,现在如愿一场。政策特别宽松,说是工作落实之前,由着我疯狂,呵呵……”

“疯狂之后,必定毁灭。”秦朗继续调侃。闲谈片刻,最终聊到关键。“班长,我要离开A旅了!”

“你小子,就知道不会让我失望。是战狼吗?”向尚由衷高兴。

“不,飞虎。”一问一答之间,秦朗做出了困扰他整个下午的决定。

“战狼那帮孙子,记仇!”

“记仇的不是他们,是我!”秦朗长叹一声,“从那里离开,就明白这一辈子回不去了。”

“你小子……”向尚语重轻长,“秦朗啊,飞虎不比装甲合成旅,在那里会进入到真正的战场,生死瞬即,千万注意啊……”

“心怀信仰,何惧死亡。”秦朗大而化之,嘻嘻而过。

电话当中,尽管向尚极力表现出脱离苦海的洒脱,但秦朗知道当兵印记已经深入骨髓,不然他怎么会决定干刑侦,脱去军服换警服。

远处,旧营房灯光明亮。建筑工人们加班加点浇筑混凝土,加压泵车的长臂伸起来,就像大象的鼻子。旧营区完全变了模样,找不到任何过去的影子。

过去,只在记忆里。而未来,在金陵。

金陵,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恰巧上月13号,全营观看了纪录片《张纯如--**大屠杀》,愤怒与痛心记忆犹新。或许,这也是选择飞虎的原因之一。

半个月后,一纸调令,秦朗踏上征程。彭城至金陵,高铁一个半小时。虽不远,却无限憧憬。

临别之际,孙刚拉住秦朗,扬眉嘿嘿,“秦朗,那什么,辛同学,其实不错的!”当兵数载经历无数次送别,本以为麻木了,但真的分开还是不舍,唯有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才能冲淡心头的不舍和伤愁。

秦然背着行李,愕然,“连长,你说什么?”不明白孙刚为什么这时突然提起辛子荷。

“你小子,少装蒜。”孙刚重重拍他的肩,“这次多亏辛老首长,不然旅部怎么会轻易放你。再说,战狼飞虎是你家开的,想进就进,还任选?”

“你是说……”秦朗恍然,本还有点恃才放旷的骄傲,哪料却总走不出世俗权贵。想来有点自讽,“连长,你这不对哦!我跟她真没什么。”

孙刚意味深长,“傻小子,抓住。有你得瑟的时候!”

列车飞驰,秦朗思绪难平。孙刚的话当然明白,入赘豪门,依附权贵,难道刚刚萌发的还算不上爱情的好感,硬生生的掺夹些杂质。

罢了罢了,原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门不当户不对。继已离开,何须奢望,何必苦恼。

0

第37章 离开A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