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狐1932>第十四章 丰盛的中饭,似水的午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丰盛的中饭,似水的午后

小说:猎狐1932 作者:蓝色起重机 更新时间:2019/5/16 5:31:23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石小天心中难受得很,看大雨滂沱之后的安庆,只觉破败异常,满目苍夷。

雨水浇灭了热风,酷暑里的稍许清凉。石小天跟在玉楼春身后穿街过巷,走进一处嘈杂所在。

人头攒动,比肩接踵。腥臭味,汗臭味还有玉楼春身上的香粉味混合在一起。

“玉小姐,您家跟这住呀?”玉楼春人比花娇,像一枚熟透的水蜜桃,脸上的媚相很容易让人想起茶寮中说书先生口里的狐狸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再进一步就是靡靡之欲。两人经过的地方行人纷纷侧目,这种地方见到这样的美人儿好比太阳打西边出来。

用老话说,那就是鸡群之中的彩凤,乱草之中的灵芝。

胆小的睁着眼睛看,有那胆子大的又心怀叵测之辈抱着膀子若无其事往这边凑;咸猪手哪个年代都有。

玉楼春是又恼又修,饶是她见惯了世情,久历风尘这会也没了法子,红着脸说:“姐姐家在菱湖门附近,这地方我有七八年没来了,谁想……小没良心的,你那什么眼神儿,还不护着点儿我。”

“玉小姐,您是打算买菜吗?”石小天边说边环顾四周,挤开一个个心怀叵测之辈。

“是呀,一时心血来潮,不是要给你做饭吗?激灵点儿,跟着我。”玉楼春风风火火冲向各个菜摊肉铺,鸡鸭鱼肉、油盐酱醋、葱姜大蒜,林林种种买了几十样,作为保镖兼苦力的石小天终于忍不住开始抱怨了。

“玉小姐,您这是打算要把市场搬回家吗,您倒是不心疼钱,可您瞧瞧我……”石小天满脸委屈。

“噗呲。”玉楼春一回头,捂着小嘴笑弯了眼睛。各种纸皮包裹,绳提几乎将石小天淹没。

肉体上的疲劳使得石小天暂时忘记心灵的创伤。

面前如花的笑靥看得石小天心砰砰直跳,没有走心,是走肾的。

“哎呀,好啦!一个大男人拿这么点东西就抱歉,这可是给你吃的哦!再忍耐一会到大街上咱们叫辆车,你看看姐姐这身也不方便拿,我这身旗袍可是昨天刚做的……”

八百里皖江,老龙头在安庆。

从洋务运动到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安庆云集了曾国藩,李鸿章、彭玉麟、沈曾植、严复、陈独秀、胡适等风云人物,又是徽商的根据地,所以安庆城富豪云集如过江之鲫,菱湖门附近又是权贵人家的云集之地,深宅豪门鳞次栉比。

重视建筑,西式建筑,都建得富丽堂皇让人眼花缭乱。

玉楼春的住所是一栋二进小院。花圃、修竹、小亭、照影、月亮门洞、东西厢房布局相得益彰,尽得中式古典建筑的精髓,古色故乡典雅幽静。

在正堂,石小天看到电灯,电话,电扇等电器,电扇前还放着一盆冰,降温效果比空调还要好。

  “玉小姐,您家厨房在哪?”石小天站着,有点局促不安,主要是自个太脏了,一个浑身散发馊味的人站在一间异常干净的屋子里多少总会有点不自在。

  玉楼春去里屋换了双锦缎做的暗红色拖鞋,笑眯眯地说,“叫姐,叫什么玉小姐,太难听了……瞧给你累的。吴妈,吴妈快来把这些弄到厨房去。”

  “没事没事。”石小天仍然站着,“您家有梯子吗?”

  “啊,梯子?你要梯子干啥,我记得好像有……”

  “……不是您家里屋顶上有块瓦松了吗……”

  “不叫玉小姐了,又开始您您的,听着多别扭,听你口音是北平人吧?都说了让你叫姐,喊一声我听听。块点。”玉楼春眯着眼睛,那驾驶像一个家长在教育自家不听话的小学生,“上次你帮姐的事,姐也不说谢谢了,那太见外,姐真心把你当弟弟看,知道不知道。”说着又翘起兰花指在石小天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

  这会一个四十多岁,全身上下收拾地异常利落的妇人戴着围巾,进了屋子。

  妇人双手放在身前,向玉楼春道:“小姐,您叫我?”

  “吴妈。把这些弄厨房,收拾干净了,一会我去下厨。”玉楼春指了指石小天手上的物什,吩咐道。

  吴妈说了声:“是。”从石小天手中接过鸡鸭鱼肉都物什去厨房了。

  房间里又剩下两人。

  玉楼春笑眯眯地,大眼睛不眨一下,直愣愣盯着石小天。

  那意思不言而喻,石小天没办法只能别扭地喊了一声“姐”。“……我去收拾屋顶吧!”玉楼春哼了一声,“屋顶的事你着什么急,让你喊一声你就喊一声啊,叫我姐你事吃亏了,还是怎么着。”

  石小天汗颜,只好又喊了几声。

  玉楼春高兴了,上前揉着石小的脑袋唤了声“乖弟弟!”

  “你这多少天没洗过澡了,都馊了,也不怕熏着你姐,那边洗漱间里有木桶,有水,赶紧去洗洗。”玉楼春突然邹了邹鼻子,一脸嫌弃的样子把石小天推到洗漱间去。

  合着这么久您才闻到啊!石小天哭笑不得,他知道玉楼春的心思,甚至感觉到那种久违的亲情。

  石小天感觉至少从身上搓出三斤老泥,又在身上打满了肥皂,洗了头发,用雪白的毛巾擦拭干净,一时神清气爽,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你身上那身我给你扔了,这是在街上成衣铺买的,也不知合不合身,你凑合穿吧。”玉楼春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一只白玉般的胳膊伸过来,一间雪白的西式扣扭衬衫,一条黑色的裤子,还有袜子、内裤和皮带皮鞋,都是洋装。

  穿好衣服和鞋袜,石小天从镜子里端详自个,眉眼清秀,就是太瘦。

  “哎吆!姐姐可是捡了个宝,这是谁家少爷呀?”刚到厅堂,玉楼春一声惊呼,上前拉住石小天上下打量,似是刚刚认识一样。

  石小天注意到,玉楼春的衣服换了,不再是那身大红旗袍,而是一件白色卫生衣和一绸制粉色裤子,露出雪白的脚腕,脚下还踩着棉拖鞋,穿着挺随意的。石小天相信,在别的男子面前玉楼春绝对不会是这样的衣着,现在这样无非传达了一种信号说把自己当了亲人,这个发现让石小天暗暗感动,就是玉楼春这风尘女子的出身……哎!

  “姐……”

  “哎,饿了是吧,先吃几片西瓜。”玉楼春微笑瞅着他,“呵呵,饭一会就好,那个我很多年没下过厨了,怕做不好你不爱吃,所以就让吴妈做了,她厨艺很好,会做地道的徽菜,比馆子里也不差多少。”

  石小天愣愣,心说我也没说非要让你做啊。

  午饭好了,吴妈一样一样摆在餐桌上,石小天打眼一瞧:徽州毛豆腐、红烧臭鳜鱼、火腿炖甲鱼,红烧果子狸、腌鲜鳜鱼、黄山炖鸽几乎都是肉食。

  “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让吴妈随便做了几样,对了,你要不要喝酒?”玉楼春问。

  “不喝了,下午还有事儿呢。”

  甩开腮帮子就是就是一阵猛吃,太香了,石小天差点把舌头吞到肚子里,活了两世,他头一回吃这么好吃的东西。材料、做法,都不是后世那些大酒店能比的。

  “你慢点,没人给你抢,以后天天来姐姐这吃……”玉楼春几乎没怎么动筷子,满眼慈爱,眼睛似有晶莹的露珠,注视着石小天。

桌上的菜肴几乎被石小天扫光,最后玉楼春看不下去了,说不能暴饮暴食。

饭后起了风,太阳还藏在云层中。

清风习习,院子里格外凉爽。雨后的花朵和草叶上储着一滴滴的露珠。

玉楼春半躺在一张椅子上。

“你为什么拒绝姐姐呢,我是真心把你当弟弟,姐姐供着你,又费不了几个钱,等你将来出息了再报答姐姐。”玉楼春不解地说。

“姐,我没说不去,我有计划呢,安庆公立中学我会去的,但不是现在,再说了,我自己也有钱。”石小天靠在亭子的柱子上。

“你还没说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你这么聪明可别干糊涂事啊!跟姐姐说说,那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姐,你就放下吧,坑蒙拐骗我都不干……等以后我告诉你。”

“神神秘秘的,跟姐也这样。哎,你这个小鬼头,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和旁人不同。”

玉楼春酷爱养花,花圃里各式名贵的种类都有。清风一吹,花香阵阵。

石小天迈步走进花海,心中一片宁静,不禁想起前世种种,今生几日。

自语道:“桃花飞绿水,一庭芳草围新绿;有情芍药含春泪,野竹上表霄,十亩藤花落古香;无力蔷薇卧晓枝,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妖艳色;花非花,梦非梦,花如梦,梦似花,梦里有花,花开如梦;心非心,镜非镜,心如镜,镜似心,镜中有心心如明镜。”

“凄凉客舍相思切,空叹韶光如水流。”石小天的话音落下,那边玉楼春突然用哎啭的腔调唱了一句。石小天大概听出是黄梅戏,但却不明白其中的意味,要在很久之后才知道这是《西厢记》(拷红)中的唱词。

PS:上一章的江秋雨应为江雨秋,还没弄明白铁血网的作者后台操作,一时无法修改,还请列位看官谅解,蓝色顿首。

1

第十四章 丰盛的中饭,似水的午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