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民国残情>第十六章 离殇前的奏鸣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离殇前的奏鸣曲

小说:民国残情 作者:樱殇飞羽 更新时间:2019/5/28 17:43:26

  他还是在乎我的吧,住院一个多月,他几乎只要有时间,就会往医院赶。

  但我不想去纠结这些了,对于他,我已经……不抱任何非分之想了,因为,真的累了,心真的累了……

  今天就可以出院了,而他,他特意从“百忙之中”抽身出来了,因为没有亲属,所以只能是他,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回家还要再养一个月,因为伤到了背脊,伤口距离脊柱,才不到五厘米而已……难怪一开始会那么容易累……

  说实话,真的挺幸运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万幸,我没有伤到脊柱,如果伤到脊柱了的话,这辈子算是废了……

  第二件事情,这段时间铃木出差去了,这样俊雄就不会被他误会了……不想因为我给俊雄带来困扰。

  “飞,办好了,走吧。”嗒嗒的马靴声由远及近,不禁微笑,他总是可以左右我的情绪,总是可以令我笑……不一会儿,他出现在了门前,倚在了门框上,对我笑笑。

  “好的。”我小心翼翼地起身,后背的伤口,依然在隐隐作痛。他快步走了过来,扶着我。

  私人物品昨天已经叫人送回去了,所以现在,只需要和他一起离开医院就OK了,而且,这个地方,我再也不想来第二次…………

  “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出了医院的大门,我停住了脚步,因为想好要和他一刀两断,便不想有可以令我和他产生暧昧,令我可能改变主意的机会。

  “不可以。”他面无表情,继续向前走着。

  “你这样,铃木他会误会的……”我急了,于是朝他喊,声音却不觉低了下来。

  “不会的,他信任我。”他果然停住了脚步,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面无表情地道。

  于是,我还是要很无奈地,老老实实地跟他回到他的住处。

  “当时怎么想的。”他目视前方,面无表情。

  “没怎么想。就觉得该保护你,于情于理。”

  “你只是我的贴身翻译兼秘书。私交也只是朋友。”他仍是面无表情,目视前方,似是在思考,不知在想什么。

  “这就够了。”我没令他继续说下去,就把话接了过来。

  泪已成灰,爱已成殇,一切皆已成为过往。没必要再多说什么,真的没必要。

  “呵呵……你还是孩子啊……以后会还你的。”他突然笑了,冷笑。然后摇了摇头。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说,我已经是成年人了!然后和他开玩笑,现在,不存在了。

  “不需要。我自愿的,没必要还。”我的语气也同样是冷冷的。

  “伤口还疼吗?”他似是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随他了。

  “还好。刺客抓住了没?”

  “早抓住了,国民党锄奸队的。打了很久,什么都不说,最后到底招了。”他似是很颓丧地,靠在了车座的椅背上。发生什么了?

  “处决了?”我不想让他认为我是一个没有廉耻心的人,说不好听了,就是不想他认为,我是一个很犯贱的人。

  “当然。”他淡淡地答道,尔后一路无话。

  到了他的住处,他把钥匙给了我,然后对迎面过来的保镖队长说,“如果江先生想要出来,必须要告知我,经由我允许才可以。否则,不可以放他出来。如若江先生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是问。”说完,他瞟了我一眼。

  那个保镖队长九十度深鞠躬,一副懂了的样子。然而我,完全不明所以…………

  “真是劳烦您老了。”我真想这么对他说,但不能啊……

  他点点头,然后面向我,“你在这里好好养伤,没事别乱动。”

  “嗯。”我还能说什么。

  之后,他便离开了,汽车绝尘而去。

  “我叫近藤泉一,请多关照。这边请。”“望江先生不要令在下为难。”

  “……”我点点头。跟在近藤身后,向前走去。

  第二次来这里,身份,截然不同……这次,是真的以客的身份,来这里。

  钥匙被近藤取走了。也就是说,现在我的活动范围,只有阁楼和花园。与外界“隔绝”。

  坐在沙发上,我点了支烟,虽然医生说最好不要吸烟,但……无所谓。仔细想了想前后发生的事,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因为…………

  如果是之前,俊雄对我做这些,我只会很感动,只会单纯地认为他是为了保护我,然而现在,冷静下来了,理性多了,所以想法肯定不会那么单纯了。

  从我们两个所处立场的角度上来讲……他很可能…………发现了我的身份!又不想我的身份被其他人发现,因为,我是他的下属,如果我出问题了,势必会连累到他,因为他只是一个情报科科长,就算竭力保我,也肯定会纸包不住火。

  那时不但我废了,他的处境也会很艰难。再就是出于情分,他如果找借口把我杀了,那一切都容易了,但他想杀我却碍于情分,毕竟……

  然而他又不想因为我而使他的国家利益受损,他信仰武士道,不想违背对于他的国家和民族的道义,因此找借口将我软禁起来,严密监视控制我的行动,将风险降到了最低…………

  顿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这种假设……如若真是这样,那么我的处境就很被动了。

  该怎么办……冷静下来,我开始分析现在的形势。

  我很可能已经暴露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不容我逃避,那么也就是说,我现在很可能是,已经被他给软禁了,但他也只能软禁得了我一时,等一个月后,我伤好了,他又该怎么找借口继续软禁我?

  这样看,他现在对我的软禁,完全是多此一举,他不可能看不出来,既然如此……那…………糟了!如果真是这样,肯定是这个月有行动!之前怎么就没意识到!宪兵队那么久都没有动静,本来就反常啊,我竟然没意识到!我不相信是巧合,他很可能是故意错开…………

  他之前是在利用我,他那时在赌,赌我会为他挡枪…………他那时正在焦虑,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然后就有了这样一个时机,于是他拿他和我的私交关系,做赌注…………

  现在没时间考虑私事,现在这种情况,我的处境已经被动到,不能再被动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宪兵队很可能在之后的一个月,有大规模行动。假如,我不冒险出去联系丁玲,那么宪兵队就有可能在这个月,给组织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而我则会可能被组织怀疑,甚至可能会被要求配合接受调查。如果我找借口,出去联系丁玲了,那么以他的性格,他很可能会派人跟踪我……

  对我他狠不下心,但对丁玲……那样我更容易被组织怀疑,好吗……?我瞬间觉得不寒而栗……到底该怎么办?

  这种情况下,赌一把,以生命做赌注,赌他对我有感情,然后和他挑明无疑是很最智的选择,但假设我没暴露,然而我却这样,岂不是自报家门了?

  那样……假设他真的绝情绝义,那么我对这个世界说再见,是肯定的了。毕竟假设他之前,真的是拿我冒险,那么……就不用多说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我焦灼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最后我终于下定决心……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成魔不成疯,不痴狂不往生,为了明处和日寇斗争的同志们,赌一次…………

  然而……我没想到,我竟然是那么天真,竟然妄想斗过他,更没想到,他会那么毒…………

0

第十六章 离殇前的奏鸣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