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只想吸引你>第一百六十一~六十五章 心太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一~六十五章 心太软

小说:只想吸引你 作者:轩源 更新时间:2019/9/14 15:15:42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心太软

“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安排的。没事情干嘛帮她弄歌,害我上次陪着她练歌。”

“难道你就不懂得拒绝吗?你不是很有主见吗?怎么一遇到这样的事情心就变软了。感情懦弱,难道你就不可以狠下心来吗?心软可是你的特点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没有好果子吃的。”

真得如林阳所说的,我就是这样,心太软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现在总算来报应了。我对李素放不下心,自己却深爱着陈华,先前不敢肯定对李素的情,现在总算有一个初步的结论,我在乎她,我不想她难过下去,我希望她能开心。看着她难过自己也会不开心,总觉得感情的事是那么的美妙,爱情总是让深爱的人心都碎了。

“算了,不怪你,这些事情暂时我也不想提了。”看了一下手表,九点半了,正想去洗漱。

“你干嘛去?”

“没看到我拿这东西吗?洗脸呀!”

“等下再去,我叫无为出去买汉堡了,叫他们一起吃吧,也算为我们的明天比赛祝贺吧。”

“还没比赛就提前祝贺,要是输了怎么办?还有心情吃吗?”

“你这乌鸦嘴,不能说好听的话吗?”

“是我的错行了吧。”“难怪无为不在,原来是替你办事了,那刘斌呢?”

“他还能去哪里,自习去了,我想他也快回来了吧。”

“给你的,等下给她回个电话。”

林阳递给我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看过。但可以肯定这个电话是我们学校的,因为宿舍的电话都是有规律性的,只差一点点。

关于宿舍电话,还有一些小插曲,有的人很粗心,留电话给家人的时候都抄错了,但不会差很远,一般就是在隔壁宿舍或是上下楼之间,以前无为就接到这样的一通电话,一个人操着很浓的河南腔找他家的娃儿,无为郁闷了很久只是一个劲地说并没有此人,后来核对了一下,他打的电话并没有错,和自己是同一个学校的,到最后打听才知道是一个上一届的学长,他这个人比较粗心,电话抄给家人的时候弄错了。接过电话之后,学长握着无为的手,感动得快要掉眼泪了,原因是他盼了好久才知道家里人给他寄钱过来了,虽然钱不多,他说等这一刻很久了,听到这样的消息很高兴,紧紧地握着无为的手不放,当时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肌饿的快要发疯的贫困农民拿到上级部门的一点点微薄的救济款,虽然少的可怜,但是已经满足了。

其实学校分配电话号码也是随机的。有人因为这个还吵了起来,是电话号码的问题,有的人说出现四或三的号码都不要,说这样的数字不吉利,谐音说是“死”或“伤”,出现这样的数字也是难免的,学校也很为难的,按理来说三和四都没有人要的,但是后来有一个号码是这样的,XXXX1314,大家都抢着要,有人说是一生一世,有人说是要伤要死。搞得头都大了,后来利用抽签决定电话号码的分配。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李素报名啦啦队队长

“拿这个给我做什么,是谁要我打的?”我问林阳,今天他很神秘。

“上面不是有写电话号码吗?你自己猜就知道是谁给的,还好刚才无为不在,是我接的电话,等下你不要在宿舍打电话了,我不想等下把局面搞得很坚。”

“是李素的吗?”

“那还有谁呢?”“今天她也去听篮球比赛的规则了。后来走的时候塞给我字条,说要你今天晚上回个电话给她,你刚才睡得跟死猪一样,我不想吵你,其实她刚才也打了一次电话过来,我跟她说等下叫你打过去。她还一直问我你在不在宿舍,我说你出去了。等下记得不要说你在宿舍,不要害得我作中间人也很难受。”

“她去做什么呢?她又不参加去听什么规则?”

“当然有关了,她是主动要当拉拉队的队长。看来你明天打球有动力了。呵呵。”

“去,你又来了,那我问你一下,陈华有没有参加到拉拉队里?”

“那我不是很清楚,当时在会场,我没有碰见过她,她应该不会参加吧,你看她那性格就不怎么喜欢抛头露面,更何况你们现在的局面搞得很坚硬,八成不会参加的,她应该会来看比赛的。”

“等下他(无为)回来,不要提她要我打电话的事情。”

“好吧,我知道了。我不想看到兄弟出现不和的情况,更何况我们明天还要配合打球呢?”

“谢谢。”

林阳给的纸条我紧紧地抓在手里,为什么她还要这样努力?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而且程度越来越深,难道我们之间真的有爱情吗?她的爱正在一步步向我靠近,我都无法应付,该不该接受她的爱?那我对陈华的爱算什么呢?对她公平吗?我对爱情忠诚吗?自己可以接受两个女人的爱吗?我反复思考着忠诚爱情和背叛爱情的问题,此时我已经疲惫,在接受爱情时,我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我永远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只是一味地去逃避,每次都在安慰着自己要理智,荷尔蒙爆增的时期,往往对这种问题很迷茫,有太多自己的遐想,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思想和情愫造成我这样的举棋不定,是她们在诱惑我吗?还是我被她们诱惑呢?这个时候主动和被动显然不是最重要的,自己已经深深地陷了进去,开始无法自拔。考虑问题偏激,容易冲动,我把自己的这些行为和表现出来的不良症状告诉林阳,让他给我一点意见,他说我这是青春期的“更年期”,心烦意乱是难免的,还建议我去服太太口服液,话刚说完,我用“佛山无影腿”往他腰部以下的位置踢去,他一闪,没踢中,我骂了脏话,“让你妈去用那东西,你敢再乱说话下次让你断子绝孙,想死早点说,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扔给他一句话。

第一百六十三章 摇曳在红尘的女人花

“怎么还跟我这样客气,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谢谢两个字,这样伤兄弟感情。”

“好的,那我以后不说了;对了,林阳,最近有没有去阿雅姐那里,我们要不要抽空去她那里一趟。”

“我去过一两次了,她已经好多了,她应该可以挺过来的,上次我建议她不要服用安眠药,现在她也没吃了,她每天还是很晚睡觉,有时我也会陪在她身边,等到她睡着之后我才离开,她说过几天要继续经营美容院,听她这么说我也很高兴,总算可以放下心来了。”

“这总算是一个好消息,你和阿雅进展得怎么样了,她应该知道你对她有好感了吧!上次滑冰你们那么聊得来,她早知道你对她有意思了。”

“她应该知道了吧,我上次亲吻她的额头,她还是清醒的,之后她就笑着睡着了,我猜当时是药性起了作用,她一定知道我对她的好感,每次她都不会和我聊到那个话题,只是一个劲地岔开话题。”

“你觉得阿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真得那么吸引你吗?”

“我觉得她有别人所没有的气质,而且和她有话题,感觉没什么压力。她就像一朵摇曳在红尘的女人花。娇艳而不脱俗。”

“你和她交往的事情你爸爸知道了吗?要是你爸爸知道了他会有什么反应呢?他希望你现在把学习放在第一,更不可能让你胡来的,知道之后会同意你这样吗?”

“我最近也很少回家,他当然不知道了,我根本没打算告诉他,这个是我的自由,他没有权利干涉我,更何况我和他一向没什么话题,他只关心我的学习,其他的事情他一律不管,要是让他知道这些事情,我肯定是半个残废人,现在我真觉得学习是那么的无聊。”

“和阿雅交往是不是有压力,你觉得是年龄的问题吧。”

“不知道,或许因为她是个已婚女人吧,我觉得在这方面我有一点压力,你说我们有没有发展下去的可能。”

从他的眼神里第一次看到她在爱情问题上的无助,自认为是爱情高手的他也有今天的困惑。

“只要坚持了就有机会的,其实年龄不是一个限制,我举例子给你吧,你看人家翁帆和杨振宁,年龄都差有半个世纪,你说半个世纪长不长,中国都快成发达国家了。还有梁锦松与伏明霞,年龄也差那么大,你和阿雅都是同龄人,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人家可都是名人,我怎么跟他们比。”

“你不也是我们学校的‘名人’吗?自从上次你打球暴光之后在我们学校也有一定的‘知名度’。”

“你又在取笑我,等下有你受的,揭人伤疤,很过瘾是不是?”他一脸的奸笑,安排着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只是说着玩的,你不会又在搞什么馊主意吧,我现在也经不起你的打击。”

“等下不要找我算帐就可以了,说真的,你这个人怎么比我还八卦,上次跟我提姐弟恋的事情,现在又跟我提这些。你什么时候对这种消息感兴趣的。”

“都是跟你学的。”

“嘘,不要说了,他回来了。”听到走廊里有轻微的脚步声,还好林阳发现得早,我们马上停住刚才聊得热火朝天的话题。我躺在林阳的床上,而他则是往窗外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为不搭理我的解释

“等下不要提我们聊天的内容,知道了没有,要不然我对明天的比赛也没信心的。无为这个人的脾气,你也知道,关系没搞好,等下什么后果都有可能出现。”他回过头跟我说话,好像跟彩排电影一样,说话神神秘秘的。

“知道了,你要说多少遍,婆婆妈妈的。”

“林阳,汉堡和鸡腿买回来了。”无为人还没到宿舍就在走廊喊着,真的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话一说话,全部宿舍的人都同时开了门,刷地一声,开门声很整齐,你说什么不好,偏偏要在人家要睡觉的时候喊,有人刚刚从水房回来,听到无为这么一喊,又往肚子里吞下口水。这就是他的不对了,毕竟这种事情不可以太张扬了,以免引起公愤,带着这些大家都垂涎三尺的东西,回来是有一定的难度,首先要经过一条恐怖的走廊,有一半以上的灯都是坏的,可以用的灯也会突然不停地闪烁,走这条走廊就像在演恐怖片,特别是有些人有晚上洗头的习惯,回来之后披头散发的,发尖湿湿的,碰到的人有一半被吓得没了魂,要是突然在经过走廊,有老鼠串出来,尖叫声比女生还恐怖。其实这个还不是主要的,担心的是无为在经过别的宿舍被别人抢了东西,宿舍的走廊跟医院里通往太平间的路一样,阴深而且恐怖。

“回来了。”无为提着一大堆的东西进了宿舍。之后刘斌也跟着进来,无为说在教学楼刚好碰到刘斌自习刚回来。

“你鬼叫什么,怎么那么大声。唯恐天下不乱。”“靠,叫你买汉堡,你怎么连鸡腿也一起买了。”

“我看钱还剩很多就顺便多买了一点,你应该不会发火吧!”看到有机会就往林阳身上捞油水,能敲诈就敲诈,我们从来不跟他客气的,毕竟他的家境还不错,说完自己往袋子里抓出一根最大的鸡腿往嘴里送。

“你以为我家是开银行的,还是以为我家是印钞票的。钱多也不是这样花的。算了,反正你们这些‘禽兽’没人性,算我今天碰到一群饿死鬼,花钱消灾吧。”“来,来,大家吃吧!”

说完我们四个就以野狼般的速度把刚刚还有三分热度的鸡腿和汉堡消灭掉。没多久东西就空了,地上散乱一大堆的骨头,之后还是刘斌去整理的,他一向是个讲卫生的人。每次都是很主动打扫卫生,在大家整理东西的时候,我把无为拉到窗口和他商量一下明天的比赛。

“你还在生气吗?”

“没有。”我想这不是他的真心话,至少他觉得我对李素的关心和常人不一样。

“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我投票给她是想给她更大的动力,至于你怎么想我并不在乎,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生气有用吗?这已经是你的事情了,你自己很清楚,我怎么看你并不重要。你到底爱不爱她,我也不是很清楚,既然上次你对我说你不会爱上她,我也相信你。现在的你心里一定很矛盾,我可以体谅你。你也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复杂,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对她那么好,毕竟陈华已经深爱着你,幸福的人应该懂得如何去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

说完之后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拍着我的肩膀,我望着他,他没有正面回我眼神,后来我问明天的比赛有没有信心,他笑着说我们铁三角,肯定可以赢。看他这么自信我也信心倍增。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回到过去

无为说完之后就走开了,我已经放下所有的包袱,本以为他在生我的气,现在听他这么说,也很欣慰,看来明天的比赛我们胜算更多,先不说我们三个是篮球的爱好者,在配合方面也有一定的默契,对篮球也很有研究,每次有NBA的篮球赛我们都不会错过,有时候篮球比赛和课程有冲突,每次都是点完名就跑走了,当然是在一些视力比较差的老师眼皮底下溜走的,在很多老师当中数数学老师的视力最差,每次逃走的时候他都不知道。

上数学课我们都会坐在后面,特别是有NBA球赛更不能例外,那个时候我就没有坐在陈华的旁边,她问我要做什么,我说要看球赛,她拉着我的手说不要,要我认真学习,我说在这里上课也是听不懂,倒不如去看球赛,这样也不会浪费更多的时间,更何况我对数学最反感了,听课跟蹲在监狱差不多。

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而言,数字课,那就是魔咒,不知道学了数学之后有什么用,贯穿在现实当中,应用少得可怜。母亲是个文盲,认识的字不多,常被一些卖菜的小贩骗,特别是在买路边摊的东西,常常都会短斤少两,常常把八两的东西当成一斤进行“敲诈”,所以每次家里要买菜,我都会站在母亲旁边,阻止欺骗的发生,有发现异常,也会吵着他们要一秤立竿,否则不给钱。母亲倒是说不要和他们斤斤计较,人就是因为太善良,才会被欺负。

母亲善良,没文化,这些都不是她的错,毕竟是环境弄人。她会回忆以前在生产队的情况,上夜校,自带凳子去学习,当时中国的经济困难,后来又遇上了**,生活都有很多的困难,更不可能说去上学了,“家庭主妇”的身份,让她只能在家照料琐碎的事情。而父亲常常工作到深夜一两点,在家附近的小厂做事,回来的时候家人都已经睡着了,我没有那么早睡觉,刚躺下去,听到吱吱的开门声,他步伐沉重,走上木制楼梯时发出的脚步声。咯吱咯吱响。偶尔煮宵夜的时候会叫上我一起吃,而姐每次都把好料给我,整个家庭里就我一个最幸福,每个人都是关心我。渐渐地我在他们的关爱中开始懂事。开始成长。开始思考人生问题。

0

第一百六十一~六十五章 心太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