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玉之觞>第五章 两宫主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两宫主位

小说:玉之觞 作者:宣娇 更新时间:2019/5/16 11:25:22

  

  姐妹俩已是身不由已,只得穿戴齐整了,走出汤浴馆来,上了晋诡诸早已安排下的辇车,分别往章含宫和玉蟾宫来。骊嫱在章含宫门口下了轿,一众世妇、女御及宫人已在门口候着,见了骊嫱,一齐跪下行稽首大礼,然后将骊嫱前呼后拥地送入正宫。骊嫱进了门,心中暗暗惊异,只见殿内雕梁画栋,极尽奢华,地上铺着轻巧柔软的簟席,饰以贝壳和钿螺,四周用丝线绣出云气纹的图案。镂刻精美的几案上摆放着各类青铜礼器和器皿,从盘、盂、壶到香炉,油灯,无一不是极具神工,流光溢彩。前殿和后殿之间用丝织的屏风和数道帷幕隔开,微风起处,吹起数重纱帐,逶迤曼妙,如在瑶池中漫步。

  骊嫱在主席上入坐,众女站在下首,骊嫱见为首的是个二十八、九的妇人,遂问道:“你可是章含宫管事的?”

  那妇人道:“妾身女姚,是章含宫的世妇兼任掌仪一职。章含宫原主位是大狐姬,已去世多年,章含宫无主,妾身便暂摄宫中主事。这里是章含宫的人员名单薄册,和数年来的收支帐目,请娘娘过目。”

  女姚献上竹简,骊嫱接过来,打开随意翻阅一回,骊嫱并不识字,也不知上面写的是什么,转手交给女椒道:“你先拿着,回头再看。”

  这里众多女官和宫人按着品阶,一一上前,向骊嫱行礼贺喜,骊嫱点头应付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众人才行礼毕。此时东关五进宫来,向骊嫱宣读晋诡诸的册封诏书,女椒扶着骊嫱跪下接诏,东关五一番宣诏云云,骊嫱听着也不甚明白,任由女椒扶起,上前接了诏书。

  东关五道:“恭喜骊娘娘,从此你就是章含宫的主位,骊娘娘了,这样的荣宠,后宫中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骊嫱哪里在意,只淡淡道:“多谢总管大人了。”

  东关五辞了骊嫱,又往玉蟾宫去宣诏。这里骊嫱正襟危坐了半日,只觉得脖颈僵直,正想回寝宫去,女姚道:“耿夫人刚才送来贺表,请娘娘接表迎贺。”

  女椒在一旁示意,骊嫱早已不胜其烦,见女椒不断眨眼色,只当不知,起身向众人道:“坐了这半日,我也乏得很,诸位要是没事就各自回屋歇着吧。”说完转身就回寝宫去了。这里女椒和女姚等人只得各自退下。

  姐妹俩既入得宫来,受封了嫔女,每日一早,章含宫和玉蟾宫的后妃姬妾都要到正宫来,向姐妹俩请安问好,因她二人刚入宫,又得晋候宠爱,众人都想摸摸姐妹俩的底细和脾气,所以早请安晚问好,分外地殷勤。姐妹俩在骊戎国长大,骊戎是个小国,四周多是戎狄民族,其民风民俗早已随了戎狄人,哪里有这么多规矩。骊嫱一开始还打起精神应付众人,后来日见烦琐,索性推说身体不适,所有人请安问好一概不见,只让女椒应付。众女便开始有些不满,也度量着这位骊娘娘不是和气之辈,背后颇有些非议,只是碍着两人正得宠,面上又无不巴结奉承。

  晋候自得了姐妹俩,便日日夜宿章含宫和玉蟾宫,有时让姐妹俩同住一宫,晚上共同侍寝。但这姐妹俩不似别的姬妾那般,处处以晋候为尊,唯恐有一点怠慢。骊姞虽温婉可人,却总是淡淡的,与晋诡诸若即若离。骊嫱则更是常以冰霜示人,且喜怒无常,开心时肆意玩笑,不开心时哭闹怒骂,全不顺着晋诡诸的意,常令晋诡诸慨叹,自己虽为一国之君,擒虎豹,杀强敌,唯独拿姐妹俩一点办法也没有。

  姐妹俩在宫内住了不多时就觉无聊至极。晋国虽说是诸侯大国,做姬妾的却只能日日关于这深宫大殿之中,哪比得上在骊戎时,骑马射箭、跳舞戏耍来得有乐趣,闷了也只能姐妹两人一起闲聊。

  骊姞所在的玉蟾殿距离章含宫隔了几所宫门,虽不甚远,但互相走动也有诸多不便。唯一让骊嫱略为宽心的是自己从骊戎国带来的一应滕人中,晋侯把两名贴身侍女,一名细柳,一名琼枝的指派过来,服侍骊嫱。这两名婢女自小服侍在骊嫱身边,故用得十分趁手,闲暇时还可解闷儿。尤其是细柳,脾气温婉,还识得几个字,略懂些文墨,更得骊嫱喜爱。耿姬还将一小内竖,名叫且的分派在了章含宫,在骊嫱跟前使唤,这内竖且年龄虽只十四,却十分地机灵,常觑着骊嫱的眼色行事,到也顺意。骊嫱只是不喜欢女椒,但此女即是晋侯指派过来的,不敢十分造次,而且自己初入宫中,诸事生分,要靠她应付周全,所以只得暂且忍着她在跟前出入。至于其他从骊戎带来的滕人,经由耿姬安排后,有的被分配到玉蟾宫,有的则充入宫内各个府库司,担任仆从和使役。

  这日骊姞带了贴身婢女止水,来章含宫闲坐,因耿姬指派了两个婢女,一名伊豆,一名禾秀,来服侍骊姞,这两人仗着原是耿姬身边的人,处处托大,对着骊姞指三道四,骊姞十分不喜,此刻见了骊嫱,不免埋怨起两人来。

  骊嫱道:“你也是太好性情,你一个主子,还怕管不住两个婢女,管她是什么耿夫人、卫夫人派来的,你若嫌她们,我去帮你出了这口气来。”

  骊姞忙道:“咱们初来乍道的,还是不要惹这个是非罢。横竖她们也就是嘴上多话些,忍忍也就过去了。”

  “这个耿夫人也不知是何居心,将咱们从骊戎带来的滕人一应打发到别处去,还另挑了几个人到咱们跟前,难不成是让他们来监视咱们的?”

  正说着,忽听宫门口吵嚷声大作,骊嫱打发内竖且出去看看,且回来说是有一个黑脸赤发的奴仆,正在宫门口嚷着要见骊娘娘,被卫士抓住了,两下正欲大打出手。

  姐妹俩听说,忙走出殿去,到了门口,果真见一身强力壮的奴仆,黑脸赤发,赤手空拳地与几个手执长戟的禁卫打斗,那奴仆坦露着上身,毫无惧色,与众人缠斗几个回合,禁卫一时竟近不得他身。

  骊嫱大声道:“赤奴,不得无礼。”

  原来此人是骊嫱从骊戎带过来的一名滕人,名叫赤奴,原是骊戎国的一名勇士,力大无穷,自愿充当滕人,跟着姐妹俩到晋国来。耿姬听说此人有一身蛮力,便不欲将此人留在章含宫和玉蟾宫,指派了他到牛羊司去当门人。赤奴在牛羊司呆了几天,禁不住被一伙宫奴又打又骂的,便不管不顾地跑到章含宫来,被宫门口的守卫拦住,不久又惊动了宫中禁卫,一齐过来抓捕,遂有了刚才宫门口的一幕。

  赤奴见了骊嫱,方才停了手,跪下道:“娘娘,让奴才好找,奴才愿跟随娘娘左右,就是死,也不回牛羊司去了。”

  骊嫱让禁卫都退下,唤起赤奴来,道:“我又何尝不想将你留下,但此事需由耿夫人作主,你暂且忍耐几天,我再向晋候求求情,看可有办法将你调回章含宫。”

  女椒道:“恐怕此事也由不得娘娘。宫中有宫规,男子十六以下的可充任内竖,十六以上的男子必须到内廷司净了身,才能留在后宫充任寺人。”

  赤奴道:“什么叫净身?”

  女椒走上前,朝赤奴低语了几句,赤奴遂低下头,默然不语,女椒道:“依我看,你还是回你的牛羊司当门人为好,不说这天下的男子,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进宫来当寺人,就算是你愿意,净身这一关也不是这么容易过的,多少人熬不过十天半月,就死在了床板上。”

  赤奴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猛然朝自己下身砍去,手起刀落,血溅之处,半截阳物已掉落在地。骊姞等人失声惊呼,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骊嫱几欲落下泪来,哽咽道:“你这是何苦?”忙命人将赤奴扶进宫去,好生休养。女椒也是被吓得不轻,手抚着胸口,心口兀自跳个不停。事已至此,女椒也是无话可说,羿日去惠安宫向耿姬禀明了,将赤奴留在章含宫,当了个执事寺人。

  

0

第五章 两宫主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