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长城徐达>第十五章 张士诚起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张士诚起义

小说:大明长城徐达 作者:宁献王 更新时间:2019/6/13 23:08:17

朱元璋和马秀英在招待诸将,郭子兴的次子郭天叙和张天祐高兴不起来。马秀英说道:“夫君,我们如今收养两名义子,可是还有很多孤儿,我们也可以一起收养,如何?”朱元璋说道:“还是夫人想的周到。”朱元璋和马秀英的感情非常好,诸位将士非常羡慕不己。马秀英对王氏说道:“大嫂,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啦!”朱元璋说道:“大嫂,你就安心留下来,不要走了。”王氏说道:“重八兄弟,你现在可有前途了,我和文正都沾了你的光。”王氏对儿子说道:“以后你一定要听你义父的话,明白吗?”

16岁的朱文正说道:“我明白,母亲。”大家聊得非常开心,随后叫人准备酒菜来庆祝这个喜事。吃完午饭后,朱元璋让朱文正从一名普通士兵做起。

在同年十月的一天,沐英跟随母亲躲避兵乱,可是不久母亲就死在逃难的路上。

十二月的寒冬,八岁的沐英流浪到濠州城,被当时的守将朱元璋及时发现。

朱元璋对沐英说道:“你爹娘在哪里?”沐英说道:“我爹娘死了,求求你给我吃的吗?”朱元璋吩咐士兵给孩子吃的,朱元璋觉得孩子可怜,打算收留抚养这孩子。

朱元璋说道:“以后你就跟我生活,有吃有喝,可以吗?”沐英说道:“以后是不是不用挨饿了。”朱元璋说道:“没错,孩子。”沐英说道:“好。”

朱元璋说道:“你以后叫我义父,就可以跟我回军营了。”沐英说道:“义父。”朱元璋高兴的笑了。回到军营里,就和马秀英一起抚养这孩子。

两人就认沐英为义子,沐英改姓朱,在朱元璋夫妇身边生活。朱元璋夫妇待他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不仅教他识字读书,还教他如何带兵打仗,让沐英在战乱和征途中度过美好的童年。当初,与郭子兴一同起兵的有孙德崖等四人,各自称元帅,互不相让。孙德崖等四人刚烈而鲁莽,经常打劫抢掠,郭子兴有意要削弱他们。四人为此不悦,便合谋想推翻郭子兴。

有一次,朱元璋对郭子兴说道:“他们越来越与下层士卒合起来,而我们却越来越背离,时间久了必然会被他们所控制。”郭子兴说道:“你的意思义父明白。”

然而,郭子兴对朱元璋的劝告听不进去。在这一年发生许多的动乱,徐州红巾军主将芝麻李被元军杀害,其部将彭大和赵均用率兵到了濠州,彭大与郭子兴交好,而孙德崖等人则拉拢赵均用。

在孙德崖的鼓动挑拨下,赵均用设计绑架了主将郭子兴。并将郭子兴弄到孙家毒打一顿,准备杀掉他。朱元璋闻讯后,在彭大的支持下,率兵救回了郭子兴。从此,这两派之间结怨矛盾更深了。彭大很有智谋,郭子兴便厚待彭大而轻视赵均用。于是,孙德崖等人趁机挑拨赵均用说:“看来郭子兴只知道有彭将军,而不知道有你赵将军啊。”赵均用听后大怒,乘机要捉拿郭子兴,当晚设局将他幽禁在孙德崖家中。

朱元璋从其他部队回来后,大吃一惊,急忙带领郭子兴的两个儿子将此事告诉彭大。彭大说道:“只要有我在,看谁敢伤害你们的父亲。”郭天叙和朱元璋说道:“多谢彭将军。”彭大说道:“不用客气。”

然后,就与朱元璋一起冲到孙德崖家,砸破械锁救出郭子兴,将他搀扶回家。郭子兴回府后,一直都对孙德崖等人有怨气。直到元军围攻濠州时,双方才排解以前的不满,共同守城五个多月。城围解除后,彭大、赵均用都自称为王,而郭子兴与孙德崖等却仍然是元帅。不久,彭大死去,其子彭早住统领父亲的部队。至正十三年正月,元朝政府下诏印造中统元宝交钞一百九十万锭、至元钞十万锭。

元于京畿近地立法佃种,元丞相脱脱以中书右丞悟良哈台、左丞乌古孙良桢兼大司农卿,给分司农司印,西自西山,南至保定、河间,北至檀、顺州,东至迁民镇,凡系官地及元管各处屯田,悉从分司农司立法佃种,给钞

五百万锭,以作为工价、牛具、农器、谷种,作为召募农夫的费用。还招募南人为农师,当时中书省大臣建议道:“近立分司农司,宜于江浙、淮东等处,召募能种水田及修筑围堰之人,各一千名为农师,以教百姓播种。

宜降空名添设职事敕牒一十二道,遣使赍往其地,有能募农民一百名者授正九品,二百名者正八品,三百名者从七品,即书填流官职名给之。就令管领所募农夫,不出四月十五日,俱至田所,期年为满,即放还家。

其所募农夫,每名给钞十锭。”元顺帝听到中书省大臣建议,认为此计可以,就下旨照此施行。三月方国珍多次诈降,让朝廷头痛不己。此时,元朝命江浙行省左丞帖里帖木儿及江南行台侍御史左答纳失里前去招抚方国珍。

方国珍吩咐手下招待使者,对帖里帖木儿等人说道:“既然朝廷招安尔等,我们兄弟几人愿为朝廷效劳。”元朝使者听后非常高兴,方国珍命人给使者一些重金,答纳失里和帖里帖木儿等人高兴的离开了。

方国珍使人至京师贿赂权贵,对朝廷的高官进行拉拢。元朝授以徽州路治中,方国珍兄弟仍横行于海上。当时,方国珍兄弟带头骚乱海上,元朝惮于用兵,一意进行招抚。只有都事刘基认为方国珍是首逆,而且屡降屡叛,不可

以饶恕,但朝议时没有听从他的意见。方国珍授官之后,占据有庆元、温、台之地,兵力更加强大。不久,会州、定西、静宁等州发生大地震,元朝仍然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同年五月,徐寿辉失饶、信等州,元江西行省左丞相亦怜真班、江浙行省左丞老老率军取道自信州,元帅韩邦彦、哈迷取道自浮梁,共同收复饶州地区,徐寿辉部下败退。随后,来自泰州的张士诚发动了起义。张士诚,原名张九四,元末江浙义军领袖与地方割据势力之一。泰州兴化白驹场人,至正十三年正月,与弟士德、士信率领盐丁起兵,不久攻下泰州、兴化、高邮等地。

不久在高邮称诚王,改国号周,并率军渡江攻取常熟、湖州和常州等地。出身泰州白驹场亭民,兄弟四人都以撑船运盐为生。元朝末年,财政收入入不敷出。统治者大量增发盐引,不断提高盐价,盐业成为国家财政的主要

的收入来源。虽然盐价不断提高,但东南沿海的盐民依然生活无着。泰州地处东南沿海,每到盛夏时候,都会遭遇台风侵袭,海潮倒灌,当地的农民苦不堪言。为了养家糊口,张士诚从十岁开始跟乡亲们一起,在白驹场的官盐船

上操舟运盐,有时依靠卖苦力赚来的微薄收入补贴家用。少年时期,张士诚有膂力,负气任侠,身体健壮,为人仗义疏财,每当乡亲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慷慨解囊,有求必应。渐渐地,张士诚在当地盐民中树立起很高的威信。

由于给官家运盐收入微薄,张士诚和胆大的同乡一起做起了贩卖私盐的营生。他们在给官府运盐的同时,随身夹带一部分食盐,再卖给当地的富户。白驹场的富户们常以官府相要挟,不仅不给张士诚盐钱,而且对他非打即骂。

由于身份低微,而且贩私盐是违法行为,张士诚等人只得忍气吞声。白驹场当地有一个盐警名叫丘义,负责监督盐民出工或缉拿私盐贩子。这个邱义不但克扣盐民的钱,要求盐民们每月还向他上贡,一有疏漏,就对盐民拳脚相加。

张士诚和盐民们慑于他的淫威,只能忍辱负重。至正十三年的一天,张士诚秘密联络了弟弟三人及壮士李伯升等十七名盐民,积极筹备武装暴动。事关重大,为了防止秘密泄露,张士诚就把起义的地点选在了白驹场附近的草堰场。

在一天夜里,十八名盐民在草堰场的北极殿中歃血为盟,抄起挑盐用的扁担,在寒风中悄悄摸进邱义的家中,把这个恶霸乱棍打死在床上。随后,他们又冲进当地富户的家中,打开仓库,把粮食和钱财分发给当地的老百姓。

接着,放了一把火把房屋烧了个干净。盐丁们共同推举张士诚为首,攻下了泰州。高邮府的知府李齐招降了他们,但是他们不久又叛逃出去,杀掉了行省参政赵琏,同时攻取了兴化等地。在德胜湖集结一万多人,元朝派人拿着万户的委任状去招降他们,张士诚嫌官太小,不同意接受。他用欺骗手段杀死了李齐,偷袭占据了高邮,自称为诚王,国号大周,年号为天佑。

1

第十五章 张士诚起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